【得体/傅璎】七夕

原谅我这个爬墙的人吧:

醋昔昔:



*还有半个月七夕,不偷情了,直接结婚。

*3000+小甜饼

*我永远喜欢得体(;´༎ຶД༎ຶ`)




***
七月的天就没有凉快这一说,走在宫中甬道上热浪能窜到小腿。

明玉抓着绣棚给自己扇风,璎珞悄悄凑过去看花样,把明玉逼问得支支吾吾的,最后恼羞成怒直接把她赶到永和宫去送东西。

璎珞一边走一边笑这妮子心血来潮居然也学着绣花,心下一细想,突然意识到原来明儿个就是乞巧了。

难怪。
璎珞停下步子,落日余晖撒了她满身,紫禁城的风仿佛都被染成微金,带着有形的闪烁晃得她满眼恍惚。

一个身影在她的脑海里闪了闪。

“…傅恒。”


“你叫我啊。”
意料之外的男声突然在她背后响起,璎珞惊得一跳,手里的端的盘子就脱手向地面砸去。
傅恒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一手围住璎珞肩膀,另一手从她身后绕过她腰用力一捞,盘子就被他稳稳给接住了。

傅恒刚想取笑她两句冒冒失失,要是得少女赞他两句身手敏健就更好不过,却猛地意识到自己现在好像把人正圈在自己怀里,一只手臂还堪堪贴着她的腰。

佳人在怀,暗香浮动。

傅恒脸上腾地一下就红了,那条手臂更是好像窜上了火苗。他僵硬地不知如何是好,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竟一时还圈着璎珞一动不动。璎珞好气又好笑,一手挥开他搭在肩膀上的手,接过盘子飞快地钻出傅恒怀里,转身翘着下巴嗔他。少女粉面桃花,明明故作挑衅样,眼波盈盈却都是笑意。

“少爷光天化日之下抱着漂亮小宫女不放,这得体吗!”

还没晃过神来的傅恒没想到她还有这么一出,脸上发烧更甚,强压着面红脑热回敬道:“不知是谁走个路都在想我,还喃喃低语我的名字呢?”


“这紫禁城念叨少爷的漂亮小宫女可多了呢,少爷要找哪一个啊?”璎珞得意地晃晃脑袋,笑的欢得不得了。


傅恒盯着璎珞。少女伶牙俐齿古灵精怪的模样俏丽又狡黠,眼睛弯成天上月,巧笑倩兮叫他心猿意马。傅恒心里痒痒却故意正了颜色,倒是无比认真地开口道:“她们都不及你漂亮。”


富察傅恒本就生了一张端正清俊的脸,当他一心一意看着一个人,一汪清水可见底的真诚倒好像让人不相信他所言的一切都不行。璎珞发了愣,眼睛眨巴眨巴对着一本正经说混话的傅恒哑口无言,反倒是有些不着调地想不知道那些迷恋傅恒的小宫女们听到这句话是什么反应。少女脸颊悄悄攀上一层薄红,在落日掩映下更显人若桃李。


傅恒暗道扳回一城,心满意足地踏前一步,想趁机牵牵人家的手。反应过来的璎珞红着脸往后一退,快语丢下一句“我可不是她们中的一个”就急着步子往长春宫逃。


挺拔的少年站在原地目送那个娇小的身影落荒而逃,佳人身上的茉莉香味还停留在周身的晚风里。傅恒停一停,拔腿就往少女离去的方向走。

这个时候去看看姐姐也无妨嘛。



***
富察容音瞧着自家弟弟一边喝茶一边眼睛往在一旁立着面无表情的璎珞脸上瞟的样子,觉得有点丢脸。






离傅恒向自己摊牌要娶璎珞已过了半月余,当时自己的幼弟坦坦荡荡地讲自己心之所向,坚定从容、掷地有声的样子让她恍然一觉时间竟过得这样快。昨日明明还在闹着自己给他绣手帕的孩童,今日就已经成长为懂得事先筹备万全之策的君子了。处事稳重成熟,少年冲动莽撞已褪色,虽态度仍有些意气,但眼前的人的的确确是能为另一人遮风挡雨的男儿了。瞧着弟弟从小长大的容音心里甚是宽慰。


…可是这么久了,他的策呢?!人家璎珞不还是没松口吗!
心系天下苍生的富察皇后觉得这样不行。



***
从今儿个晨起,璎珞就明显感觉整个紫禁城都比平时要躁动些。就好比一阵春风拂过树梢,新芽旧叶都跟着一起沙沙沙沙地动了。

珍珠和翡翠挤在一起叽叽咕咕,时不时还窃笑一两声,被尔晴一人赏了一个爆栗。明玉则是整个人都喜气洋洋的,皇后娘娘打趣说要准备嫁妆她也没恼,只是羞得跺脚嘴上喊着要陪娘娘一辈子。璎珞微笑着看她们闹作一团逗娘娘开心,心里却在想昨夜娘娘在教她习字时的意味深长。


娘娘说,璎珞,虽有时候浓荫蔽日,但花终究会开的。
璎珞,你不要急。有些事情也是很重要的,可别错过了。




***
牛郎织女一年一次相会夜,把皇后放到心尖尖上的皇帝自然不会放过好时机。

烟火升空,灯河粼粼,博君一笑,聊表爱意。
愿你我两情终在长久时,永始如初日。



璎珞瞧着娘娘喜不自胜的模样,自己也如沐春风。她想悄悄离开,在回身时却撞进了一人的眼瞳。 





众人皆在赏盛景,唯独富察傅恒站在回廊尽头望她,目光灼灼。


璎珞有些没辙,这人直白的模样若是被人瞧见,恐怕明儿个紫禁城的众多狂蜂浪蝶就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但是无奈归无奈,心里还是有一丝丝甜味从她拼命握紧的瓶子里溢出来。


啊,不管了。
璎珞一闭眼,快步走向傻立在那不知在想什么的傅恒,往人手里塞下一个荷包就转背又走。


傅恒怔在原地,愣愣地见她走过来,愣愣地接着东西,又愣愣地看她走开。刚打好的腹稿全忘了,盯着手里的荷包借着烟火光亮左瞧右瞧,心里那个想法昭然若揭。


哎不好,人不见了。
明明以冷静著名的富察侍卫紧紧攥着那小荷包拔腿就追,火急火燎的样子幸得没被人瞧见。


那边璎珞七拐八拐拐到了御花园,左看右看还不见人来,心里还暗自后悔是不是走的太快,就见拱门里那人探了个头。

好像夏天都顺着那人的身影探了过来。


“璎珞!”傅恒喜滋滋地唤她,尾音还没完,人就已经凑到了她跟前。

“闭嘴,不怕人听见啊!”璎珞瞪他一眼,悄悄翘了翘嘴角,移过目光看水里的河灯,就是不去看他。

“璎珞,”傅恒只是笑,又小声补了句,“这个荷包你是绣给我的啊。”

璎珞撇撇嘴,信口胡诌:“不是,是明玉绣给海兰察侍卫的,托你转交。”

“啊?”傅恒恍若当头一棒。

璎珞偷偷瞧他脸上明晃晃写着失望二字的样子,笑意憋都憋不住,“骗你的!也不好好看看这上面绣的什么。”

“这绣的是…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傅恒又慌忙再仔仔细细把荷包上的花样看了一遍,一边小声念叨一边小心抬眼瞧璎珞的眼色,脸上又不知不觉烧了起来,“这,你这什么意思啊……”


“什么什么意思啊。”
璎珞忽然转过头来看着他。
“这是‘春和’景明呀,少爷。”她说。

她笑起来,最后一颗烟花升空爆裂,照亮京城万千灯火又转瞬即逝,重归寂静。她素白明净的脸庞却依旧明晃晃的,照得傅恒心里一片春和景明。

于是他也笑了,喃喃低语:“璎珞,你竟知道我的表字。”

璎珞打量他一眼,故意放凉了语气:“我知道少爷的可多了,少爷对我恐怕远没有我对你这么了解。”


“乱说。”
傅恒走进一步,少年高挑挺拔的身躯近得可以把她拢在他的影子里。璎珞下意识敛了呼吸,她心跳如鼓,害怕成了二人皆可听见的雷。

“我知道你喜欢小小的狗,喜欢福建的荔枝,喜欢御花园池塘里的莲;我知道你喜欢着靛蓝,虽然你现在只能着月白和青绿;我知道你喜欢嘴不饶人,但心肠其实软得不行;我知道你喜欢口是心非,但是答案都藏在你的眼里;我知道你最大的心愿是为姐姐报仇。狗我们可以养,荔枝我可以以后带你去吃个够,荷花我府上的池塘里开得满满当当的,靛蓝色的衣裳我也想看你穿,你嘴不饶人刚好我脾气特别好,口是心非我也懂得你的意思,你姐姐的仇,我愿尽全力助你了此心愿,护你周全。魏璎珞,魏璎珞,魏璎珞,”他着了魔般喃喃念着她的名字,顿了顿,“我还知道你最大的秘密,你要不要我说出来。”


璎珞睁大眼睛,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屏气屏得太久,竟觉得目眩神迷,对着傅恒赤诚坦荡的一番话毫无招架之力。明知道对方埋了坑等着自己,还是不由自主地追问了下去:“你说来听听。”


傅恒朗声笑了起来,璎珞的心也跟着他的笑声颤了颤。眼前的少年丰神俊朗,剑眉星目,一汪清泉却满是自己。

“我还知道,你切慕我,如同我切慕你。”





——————————————————————
皇后:还不是本宫的功劳!
傅恒:耶,赢了!
璎珞:…搞什么,怎么突然这么会撩了???
皇上:我家皇后今晚真美,昨天也好美,明天会更美
明玉:给海兰察那个傻子绣什么好呢……哎呀好难……


评论
热度(1115)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