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体】相恋十年二三事

时疯:



 


01. 吻别


 


魏璎珞觉得近期的傅恒变得与以往有些不同,大概是变得,更加喜欢亲她了些。


 


他喜欢吻她,并且不论心情的好坏都喜欢。对此他的解释是,心情好的时候吻她是想与她共同分享喜悦,而难过的时候,是需要她的安慰,那便更是理所应当。


 


魏璎珞对此并不加以反驳,反正她也挺喜欢就是了。但是,傅恒大少爷,咱能不在我睡觉的时候把我亲醒然后您自个抛下我去上朝吗?


 


“嗯······”魏璎珞惺忪地睁开眼,正对上傅恒含笑的眼睛,“做什么······”还没睡醒的她,声音是从未有过的软糯。


 


傅恒笑着离开她的唇,揉了揉她的脑袋:“我要去上朝了。”


 


魏璎珞略微清醒了些,试着从床上爬起来给他更衣,却被他轻轻地推回了被窝里:“我只是想亲亲你,你也不用起来了,睡吧。”


 


被他这么一折腾,魏璎珞哪里还睡得着,只好盯着他的脸,目送着他离开房间去上朝了。困意袭来,她不自觉地闭上眼睛,却也不忘提醒自己晚上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问问他最近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还没睡?”傅恒今日回来的有些晚,原想着她应该已经睡了,却没想到她是这么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发生了什么事?”


 


魏璎珞接过他换下的衣物这才转头看他,脸色有些微红:“我想问你,你最近,早上怎么这么喜欢,喜欢·····”


 


傅恒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笑着低头去看她的眼睛:“这么喜欢亲你?”


 


魏璎珞的脸红的更加明显了。


 


傅恒笑着将她拥入怀中,吻了吻她的发顶:“你可知道最近西洋来的那些使节?”


 


魏璎珞点了点头:“那是自然,不是由你负责接待他们吗?”


 


“那位领头的杰克先生带了他的妻子一同前来,他告诉我,在他们的国家,妻子每天早上都会在丈夫出门的时候吻别她们的丈夫。”


 


“可是啊,我的璎珞太贪睡了,这吻别的活,我便只好代劳了。”


 


傅恒倒是越说越起劲,魏璎珞的面色也是越来越好看:“听起来,少爷好像很勉强的样子嘛。”


 


这语气酸的,傅恒笑着单手扣住她的后脑便吻了下去:“不勉强,谁叫我最喜欢魏璎珞了呢。”


 


这话听着舒坦,而魏璎珞也在心中暗暗做了个决定。


 


 


第二天一早,傅恒睁开眼的时候,魏璎珞正趴在他的身上,见他醒了便是一吻:“早上好啊。”


 


傅恒有些受宠若惊:“怎么今日醒的这么早?”开窍了?


 


“这吻别的活,可万万不能只由少爷来做。”


 


“因为,我也最喜欢少爷了啊。”


 


笑靥如花。


 


02. 吵架这件小事


 


明玉和海兰察又吵架了,这回的激烈程度似乎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烈,因为明玉直接离家出走了。


 


“璎珞,我跟你说,男人都是花心大萝卜,说话做事都是当面一套,背面一套,我算是看清男人了!”明玉越说越气愤,“我要和他和离!”


 


魏璎珞连忙堵住她的嘴:“我的姑奶奶啊,这种话岂是能胡乱说的!海兰察到底做了什么啊,竟让你这样生气?”


 


明玉坐下身,拿起茶杯也不管是否烫嘴就往嘴里灌:“他要纳妾。”


 


“什么?”魏璎珞有些难以置信,“纳妾?你确定你说的是海兰察?”那个整天傻头傻脑只知道一门心思往明玉身上钻的海兰察?


 


明玉还没说话,门外就传来了傅恒的声音:“她倒的确是在璎珞这······”话还没完,某人就闯了进来。


 


“你来干嘛?”明玉对海兰察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去找你的小红小翠去啊,来找我做什么?”


 


海兰察一脸委屈:“哪来的什么小红小翠啊?”


 


“就有就有!要是没有,你每天晚上回来怎么身上都是脂粉味?”明玉叉着腰,嘴巴翘得都可以挂拖油瓶了,“我不管,我要和你和离!”


 


魏璎珞正看好戏看得起劲,却一把被傅恒拉到了身后:“干嘛呀?”


 


“我怕你被误伤。”傅恒的话刚说完,只见海兰察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一把扛起明玉就往外走,声音是难得的凶狠:“我看你敢!”转头对傅恒说了句“告辞”便带着自家娘子回家了,老远还能听见明玉的声音:“海兰察,你放我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了?”魏璎珞给傅恒倒了杯茶,“怎么就变成海兰察要纳妾了?”


 


傅恒笑着接过茶,摇了摇头:“近日顺天府尹走马上任,请了海兰察去那天香楼坐了坐。”


 


魏璎珞瞬间明白了,只因那天香楼是京城有名的花楼,从那里面出来可不就沾上脂粉味了吗。


 


“少爷,你说夫妻之间就一定会吵架吗?”魏璎珞听着那喧嚣的声音,有些不明白,“我好像从未和你吵过。”


 


傅恒见她有些钻牛角尖的意思,便放下茶杯,笑着看她:“那你要试一试吗?”


 


“试什么?”


 


“魏璎珞,你自诩聪慧,却连我所说的话都不懂,怕也是言过其实之人。每日你待在这府中,丝毫不懂为夫君筹划,在中馈一事上也不甚了了,你当真把我当做你的夫君吗?”傅恒的眼神冰冷,竟毫无一点温情可言了。


 


魏璎珞顿时如鲠在噎,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半晌,眼眶微红。


 


她怎么就自己提了这么个好问题呢?


 


傅恒叹了口气,蹲在她身前,握着她的手,笑着说:“还吵吗?”


 


魏璎珞的眼泪是真掉下来了。


 


“哭什么?”傅恒轻轻地将她的眼泪拭去,抬眼看她,“这便是我想告诉你的事情。”


 


“璎珞,我不是海兰察,你也不是明玉,没有道理要参照他们的生活方式来过我们的日子,我们是夫妻,是这世上最为独一无二的夫妻。我们从未吵过架,一来是因为我知你心思细,万事都能想的周全,我没什么好和你争辩的;二来,是我不愿你伤心。万一像现在这样掉金豆子,心疼的可是我啊。”


 


魏璎珞抓着他的手:“那你刚刚说的话,可都是你的真心?”她定要问出个答案来,傅恒对她,真的有这么多不满?


 


傅恒敲了敲她的头:“自然不是真心,我的璎珞既聪慧又处事妥帖,阖府上下莫不夸赞,我这夫君心中自然是欢喜的。再说你要真这么差,我做什么要和姐姐偏把你要来?傻。”


 


魏璎珞摸了摸额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哪还有一点难过的样子。


 


傅恒,就算你有不满也没用,你退不了货的。


 


03. 惊鸿


 


魏璎珞曾经听姐姐说过,少年人的第一次心动往往最为惊艳,即使岁月变迁,沧海桑田,这感觉依然不会变。彼时她年纪还小,对姐姐说的话完全不屑一顾,在她的脑海中,怎样的惊艳都比不过父亲与姐姐的平和安康。


 


可当她见到傅恒的时候,她突然懂了姐姐说的话。


 


的确,令人惊艳。


 


也令她心动。


 


傅恒的眉眼生得极好,和富察皇后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可却完全不显女气。他的眉毛极富英气,像是魏璎珞小时候看过的画片里豪迈的英雄好汉,可却比那些绿林之人多了几分贵气和精致。


 


要说魏璎珞最难忘记的,当属他的眼睛。他的瞳孔并不是纯正的黑色,而是浅浅的棕色,就像是琥珀那样的颜色,看着他的眼睛,魏璎珞会无来由的平静下来,简直像是魔法一样。他的眼睫毛很长,却不很翘,魏璎珞甚至能想象他的睫毛在自己掌心划过的感觉,一定会有点痒,再混合着眼皮的温热感觉,光是想想就让她有些心动。


 


“人头猪脑?”他的手挡在她面前,“璎珞姑娘似乎对男人有很大的误解。”


 


她没有立时回答他的话,反而盯着他的手看了一会。他的手上有很重的老茧痕迹,想必是这么多年练武留下的“后遗症”,可他的皮肤却很白,不像其他每日在烈日下奔走的侍卫那般黝黑。他的指尖有些红,大概是因为天气有些冷的缘故,想到这,她连忙抬起头回话。


 


“像皇上和富察侍卫这样的男人自然是人中龙凤,自然是不包括在奴才所说的那些人之中的。”她颔首低眉,却盯着他的鞋子出了神。


 


那明明就是双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侍卫黑靴,可穿在傅恒脚上却硬生生地让她看出了一股威武和不凡的气息。魏璎珞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说了声“告退”便逃一般地走了。经过他的身侧时,她甚至还能闻见他身上淡淡的油墨味道。


 


她走得飞快,却没能听见他嘴里的那声“魏璎珞”,声音低浅,满含深意。


 


 


魏璎珞睁开眼,看向身边睡得正沉的人,突然有些想笑,怎么就想起那时候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场景了呢?明明成亲都这么多年,孩子都那么大了,可想那时的场景,这颗心啊,还是会“砰砰”乱跳。


 


她笑着伸出手去碰他,这么多年过去,他的眼廓渐深,下巴上也有了一些胡渣,他变得有些坏心眼起来,每每亲她的时候,总喜欢用那些胡渣去碰她的脸,而当她想抗议的时候,嘴便被他堵上了——他似乎对此乐此不疲。


 


许是她碰的他有些痒,他连眼睛都没睁,便将她的手从眼皮上拉了下来,凑到嘴边亲了亲,嘟囔了一声:“睡觉。”


 


看上去极为熟练的样子。


 


魏璎珞轻笑,也不将手抽回来,就这样复又闭上了眼睛。


 


傅恒,我们,梦里见。



评论
热度(401)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