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体】风花雪月

时疯:


 风花雪月,就是我想和你,谈个恋爱。——《风花雪月》
 
【风】
 
“将军,这仗总算是要打完了!”副将跟在傅恒身后,“都半年多了,将士们都快撑不住了。”
 
傅恒背着手站在营地外,视线盯着远方,点了点头:“是啊,终于打完了。”
 
副将见他这样,跟在他身边这么久,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半开玩笑地说着:“看样子我们将军是迫不及待地想回家了啊,也是,家里可是有个美娇娘等着呢!”
 
傅恒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反驳,低下头轻笑了声:“我是挺想她的。”
 
眼神温柔。
 
 
傅恒走进营帐,换下了沉重的盔甲,转而换上了常服。床头那堆了许多冬衣,都是她派人送来的,他细心地一件件叠好,平时作战为了方便倒不常穿,可他总不愿辜负她的心意,便自己收着,宝贝着。
 
他看了看身上这件,袖口处针脚的针法一看便知是她的手笔,他曾让她不要费心做这些,恐怕熬坏了眼睛,可她偏不理,一直保持着每月一件的速度送来,像是担心他在这没衣服穿似的。
 
他笑了笑,却又伸手从枕头下拿出个木匣子,盯着看了好半晌才打开来。
 
那里面都是些信笺,有厚有薄,信封的抬头却无一例外都写着“少爷亲启”。
 
是魏璎珞写给他的家书。
 
他随手拆开一封,是三个月前寄来的,他还记得那天他刚小胜了一场,又接到她的来信,不知有多欣喜。
 
“今日皇后娘娘召我进宫,皇上也在,我看他对她一如往昔,你也不必担心。明玉已和海兰察定了亲,只是仍保持着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频率,长春宫倒也热闹。阿玛带着额娘去了杭州,说是要赏景,至于我无病无灾,你不必挂心。”
 
“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啊……”傅恒嘀咕着,随即便又拆开一封。这封和上一封比起来,字数少得看起来有些可怜。
 
“傅恒,我很担心你。”再无其他多余的字。
 
这是上个月他受了伤之后她寄来的。
 
那一场仗他遭到了敌军的偷袭,胸口中了一箭,连军医都差点以为他要挺不过去了,可却硬生生地被他撑了下来。他能想见她听到这消息时的焦虑后怕,虽然心疼,却也无法保证再不让她担惊受怕。
 
傅恒叹了口气,索性将所有的信都拆了开来,一股脑地摊在了床上。
 
信纸很脆,却被保存的很好,傅恒清楚地记得它们每一封寄来的时间,每封信的字数都算不上多,内容也多是些细小琐事,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家夫人倒是越来越直白了。
 
“傅恒,我很想你。”
 
 
营帐外又刮起了风,卷起漫天黄沙,就像过去半年的每个夜晚一样,可今夜的傅恒却再不觉得夜晚孤寂难熬。
 
“璎珞,我要回家了。”
 
【花】
 
今日的富察府中是难得的热闹,就连久不见人的富察太夫人都出了她那个佛堂。
 
“那边那个丫头,还不赶紧把门口的雪扫了!要是把人滑了跤,有你好看的!”
 
“管家,各家大人等会就到,你还在那磨蹭什么!”
 
“厨房里给各位大人的茶点准备的怎么样了?可别到时候人来了没什么招待!”
 
富察夫人从早上开始便是保持着脚不沾地的状态,府里的下人也被支使得昏头昏脑,可却无人抱怨,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笑意。
 
“夫人您盼了小半年可算是把少爷盼回来了。”富察夫人身边的婆子扶着她的手,笑得一脸奉承,“这次少爷凯旋回来可就是正正经经的军机大臣了!”
 
富察夫人笑着点了点头:“战场上刀剑无眼,他去了多久,我便担心了多久。这回金川之战大获全胜,想来也是佛祖保佑,又幸得皇上赏识特许他进了军机处,我儿的心愿总算是成了。”
 
婆子只一味称是。
 
“对了,璎珞呢?这一天怎么都没怎么看见她?”富察夫人四处张望了下,“她不是天天盼着呢嘛?”
 
那婆子复笑的一脸暧昧:“少夫人啊,今天一大清早就起了,正忙着布置院子呢,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这少夫人有多想念少爷呢!”
 
这话听的富察夫人舒心:“别的我不知道,璎珞待恒儿的确是十分用心的。”她对这儿媳妇可是万分满意,毕竟光那十几二十封家书就不是一般女子能坚持的。虽说出身低了点,但却是真心对待傅恒的。
 
 
 
“少夫人,天冷,要不你进房里去吧……”青莲看着正站在梯子上摘花的魏璎珞,两只手紧紧地护着她,生怕她掉下来,“这种粗活奴婢来就行了,您别伤了手······”
 
魏璎珞没理她,手下动作不停地折了几支梅花,这才低下头去和青莲说话:“他快回来了。”语气里是藏不住的欣喜。
 
“他最喜欢梅花了。”魏璎珞爬下梯子却仍止不住话头,举着手中的梅花,“他一定会喜欢的。”活像个孩子。
 
青莲只好哄着她:“是,少爷一定会喜欢的。”这半年来,她的少夫人实在太苦了些,总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看傅恒常看的书,临傅恒的字,这半年下来,她的书法和他的竟有了八分像。听到傅恒受伤的那一次,她恨不得立刻跑到战场上去,可最后却生生地强忍着眼泪写了一封信送去,那样子,就像心被人活活地剐了一块一样。
 
不过好在,傅恒总算是要回来了,听老爷的意思,今天傍晚约莫就能到了。
 
魏璎珞抓着梅花,显得有些惴惴不安的样子:“青莲,我今日的装扮,好看吗?”
 
还没等青莲答话,门外便传来一个温润的声音:“自然是好看的。”
 
魏璎珞猛地抬头。
 
傅恒推开门,身后的披风随着动作扬起一道好看的弧度,空气中的尘埃也随之而起,他也不在意,逆着光大步走向她,竟让魏璎珞一下子想起了当年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的少年风流,一样的意气风发。
 
“我的璎珞,自然是好看的。”他伸出手去摸她的头,轻勾嘴角,“无论怎样都好看的。”
 
魏璎珞眼眶微红地看着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摸他的脸,生怕这只是个幻象,她不敢用力,只是蜻蜓点水般碰着。傅恒不满这力道,干脆地将她的手覆在了脸上:“璎珞,我回来了。”不是幻觉。
 
她的眼泪彻底掉了下来,却也不忘将手中的梅花递给他:“我记得你喜欢的。”
 
傅恒没有接过去,却是折下了一朵簪在她的耳边:“我最喜欢的花,自然要配我最喜欢的人的。”
他笑的温柔,魏璎珞却再也忍不住地扑进了他的怀抱:“欢迎回家。”
 
傅恒搂着她,将头埋在了她的颈窝处,吻着她颈间的那块软肉轻声呢喃:“欢迎回家。”
 
【雪】
 
皇帝今日高兴,傅恒又是三军主帅,宴会、封赏自然少不了,等到这所有的流程走过一遍,天色早已挂黑。
 
“傅恒,今日天色太晚,要不你就住在宫中吧,你姐姐也想你了。”皇帝提出了让傅恒留宿的要求,“你府上差个人回去禀告一声也就是了。”
 
傅恒摇了摇头,轻笑:“我要回去的,璎珞还在等我。”
 
皇帝看着他那缱绻的眼神,撇了撇嘴:“行行行,走走走。”女儿乡,英雄冢啊!
 
“多谢皇上隆恩。”他倒是转身就走,头也没回,直把皇帝看得目瞪口呆。
 
 
傅恒原以为魏璎珞会在房中等他,可怎么也没想到她竟就站在庭院之中。
 
茫茫天地间,万籁俱静,唯有她提着一盏孤灯含着笑在等他。
 
空中飘着细碎的雪花,温度有些低,也不知她等了多久,傅恒皱着眉从她手上接过了那盏灯,语带责备:“也不怕冻坏身子?”空着的那只手顺势将她的手包进掌心,牵着她往屋里走去,“你就想惹我心疼是不是?”
 
魏璎珞笑着跟在他身后,手指微动,勾了勾他的掌心,他停下来看她:“怎么了?”
 
“傅恒,你要不要亲我?”魏璎珞抽出手,指了指天空,“在下雪呢。”
 
傅恒眸色渐深,干脆地将那盏灯扔在了地上,捧着她的脸就吻了下去,像是要把这半年来积攒的情绪一股脑的全都发泄出来,这个吻并不温柔,甚至算不上美好,却偏偏让魏璎珞甘之如饴。
 
傅恒松开她,笑得极好看:“求之不得。”
 
屋檐上的积雪顺着瓦沿掉落下来,无声,却很美好。
 
【月】
 
傅恒走出净室的时候,魏璎珞早已换上了里衣,正坐在床上等他。
 
“你过来啊。”魏璎珞冲他招了招手,拍拍身边空着的地方,“你坐到这儿来啊。”

她眼神晶亮,他无法拒绝。
 
待他坐定,魏璎珞便自然地趴到了他的膝盖上,撑着脸看他,像是怎么也看不够的样子,好半天才挤出一句:“你瘦了。”
 
傅恒捏了捏她的脸,半开玩笑:“可我的璎珞却胖了呀。”
 
魏璎珞着急地起身,却被他压了下去,下巴抵着他的膝盖,说话一顿一顿的,十分可爱:“我才没有!”
 
“我没有的······”
 
傅恒看她情绪有些低落的样子,心知大约是自己说错了话,搂着她的腰轻轻将她拉高了些:“是,是我说错了,璎珞没有变胖,璎珞最好看了。”
 
魏璎珞皱着眉,捏着他的手,委屈巴巴地说:“我一直都在想你,真的没有变胖的。”
 
傅恒突然有些心疼,他不该说这些话的。
 
但所幸魏璎珞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她又躺了下去,搂着傅恒的脖子,和他絮叨着这半年来京城里发生的事情。
 
“皇后娘娘又有身孕了,皇上别提多开心了。”
 
“尔晴和明玉都许了人家,明年初春就要出嫁了。”
 
“弘昼那个家伙,他竟然也要娶亲了!你说那个姑娘是不是很可怜?”
 
魏璎珞说了许久,明明这些在她的信里都提到过的,可傅恒却偏生觉得怎么也听不够似的。
 
“我们以后,都一起过中秋吧。”傅恒低下头吻了吻她的鼻尖,“在关外的时候,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他只想他们一直团圆。
 
“好啊。”魏璎珞勾下他的脖子吻了上去,“求之不得。”
 
傅恒和她都是半生孤寂之人,好不容易遇上对方,没道理放手的。
 
 
夜半,傅恒看着早已窝在他怀里沉沉睡去的魏璎珞,轻轻将她耳边的鬓发别到耳后,轻声笑了出来。
 
皇帝昨晚曾问过他,魏璎珞之于他,到底是什么。
他没有回答他。
 
不是不想对他说,而是只想对她说。
 
“你啊。”傅恒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是我这一生最美的一场的风花雪月。”
 
 

评论
热度(584)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