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体】伞

时疯:



今日早上晨起的时候,天气看起来不太好,冷风直往人脖子里灌,傅察府里的小丫头们端着水盆候在门外,倒也不抱怨。

“醒了?”傅恒站在床边看着刚醒过来的魏璎珞,轻笑,“不给我更衣?”

魏璎珞还迷糊着,哪管得了什么更不更衣的,她把身子往被窝里缩了缩,眼睛半闭,“不更......”

傅恒哪里真舍得她这大冷天的起来,只是看着她半醒不醒的样子,心里有些痒,就想着逗逗她而已。

他坐在床沿,手抚着她的眉眼,脸上的绒毛轻轻蹭着他的掌心,心瞬间就软下去了大半,偏生她还上赶着把脸往他手里凑,要不是要上朝去,他倒想跟她就这么磨上一天。

想来是不会厌烦的。

“你继续睡吧。”傅恒摸了摸她的头发,又吻了吻她的额头,“来人。”

房外的人鱼贯而入,却都不自觉地放轻了脚步,毕竟要是吵醒了夫人就不妙了。


魏璎珞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的时候了。

“爷还没回来?”魏璎珞边梳妆边问丫鬟。

“今日皇上留了爷在宫中用膳,已经传过话回来了。”丫鬟为她梳好发髻,“爷走时吩咐了,让您醒来后用早膳,厨房里一直温着呢。”

“那就上吧。”傅恒一向将她的三餐看得极重,“今日天气如何?”

“不大好,等会怕是要下雪呢。”

“他带伞了吗?”魏璎珞放下碗筷,往窗外看去,天阴沉沉的,树上仅存的几片叶子也被冷风吹了下来。

“爷走时并没有带任何东西。”

魏璎珞有些担心。


皇帝今日有些高兴,放傅恒出宫的时候已接近傍晚。

下雪了,纷纷扬扬的,宫殿的琉璃瓦上有了一层薄薄的积雪。

傅恒倒也不甚在意,抬起脚就往宫外走,一抬头,便见到了等在那的魏璎珞。

“你怎么来了?也不怕冷着!”傅恒快步走上前接过她手里的伞,“不要身子了?”当年辛者库的日子总归是让她的身子有了亏损。

握着她的手,果不其然,冰冰凉凉的。

魏璎珞看着他为自己的手呵气的样子,哪有一点惧怕的样子,她笑了笑:“也不知道哪位少爷出门不带伞,才让我巴巴地在宫门外等了许久。”这样一说,倒像是傅恒的错了。

傅恒一向知道她说歪理的本事,干脆闭口不提,将手递给她:“牵着,回家。”

魏璎珞从善如流:“好啊,回家。”









评论
热度(793)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