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体】舞

时疯:


我说过我曾想过写他们跳舞的



魏璎珞从来不是平常女子,傅恒一直都知道的,是以当他应付完一众宾客回到婚房看到早已自行摘下红盖头的她时,惊讶不过转瞬即逝。

“我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魏璎珞就那么直直的站在床边,完全没有一点挪步子的意思。脸上的脂粉早已洗净,可身上还穿着那件大红色的吉服。

傅恒看着她脸上满满的“你快点过来邀请我啊”的神色,轻声地笑了笑,大步走向她:“求之不得。”
 
魏璎珞将手轻轻地放进傅恒的掌心,立刻自然地被他掌握,她坏心地抓了抓他的掌心,腰间便立时多了一只大手,将他们两个之间的距离拉进了不少。

他的面色有些红,想来是刚刚在前厅喝了酒的缘故,魏璎珞从未见过他这样子,一时有些好奇,便想伸出手去碰,可接踵而来的舞步便打乱了她的全盘计划。

她竟从不知道傅恒还有如此疯狂的一面,他的脚步太快了,魏璎珞所学的那点的皮毛完全跟不上他,他像是在发泄,却又像是在借舞步来表达对她的疯狂。他闭着眼,可眼前、鼻尖满满都是她的样子和味道,又不得不睁开眼来看她。她抗议的神情实在太过明显,却让他笑了出声。

他想吻她,一刻都不能等了。

他的吻比不上他的舞步来的猛烈和疯狂,却也不似平常那般的温和,酒精的催化加速了这个吻的温度,魏璎珞没有闭上眼,她想看他。

他的肤色很白,像是上等的羊脂玉,她一直都奇怪,明明练了那么多年武,在战场上又是风吹雨打的,他却偏生是一幅毫无影响的样子。他和她离的很近,这个认知让她心生波澜,他身上的味道是佛手柑的香气,混杂着淡淡的酒气冲击着她的鼻腔和口腔,她闭上眼,轻轻地给了他回应。

傅恒没有再进一步,反而停了下来,将她抱进了怀里。他的头紧紧地埋在她的脖颈处,呼出的热气扑在她裸露的皮肤上,身子轻轻地抖动,看上倒有些像在哭。

 不过傅恒是个什么人,别人不清楚,魏璎珞还能不知道?不是她自夸,在今天这种娶她为妻的大好日子里,傅恒光笑都来不及了,更别说哭了。

魏璎珞拉了拉他的衣袖,笑着说:“少爷明知我学这西洋舞蹈不过才半月有余,偏偏还跳的如此之快,是想要我出丑吗?”

傅恒这才抬起头,脸上是满满的笑意:“为夫怎敢?”他怎么舍得。

魏璎珞的脸瞬间红了大片,“为夫”什么的,也太过了。

“刚刚是你邀我,我自当尽我的全力,可要是我邀你······”

“你邀我怎样?”魏璎珞有些好奇。

傅恒没有说话,反而后退了几步,行了一个标准的男士邀请礼:“那不知魏璎珞姑娘可还愿意与我再跳一支舞?”

他弯着腰,虔诚的样子让魏璎珞不忍拒绝,她再次将手放进他的掌心,笑意温柔:“那你可要好好待我。”

一语双关。

傅恒吻了吻她的手背,活像个英国老派绅士:“义不容辞。”
 

魏璎珞赤着脚踩在傅恒的脚背上,将全部的信任都交托给了傅恒。随着他的步子,轻轻地摇晃着身子,也不知喝了酒的人到底是他还是她。窗外的蝉鸣像是最好的伴奏,气氛宁静而美好。

而傅恒这会倒是恢复了原来那慢悠悠的步子,只是眼神却一刻都没有离开魏璎珞,他停下脚步,将下巴轻轻地抵在她的头顶:“璎珞,我很高兴。”

魏璎珞轻笑着用双手环抱着他,踮着脚尖在他耳边说:“傅恒,我也很高兴。”

前半生的我们囿于朝堂诡谲和后宫波澜,原以为此生不过如此度日,却幸运地遇上彼此,虽然后半生的生活模式不会有太大改变,但总归身边多了一个人,共看山长水阔,同赏夏雨冬雪。

所以,多高兴遇见你。
 
“傅恒,陪我跳一辈子舞吧。”魏璎珞将他抱的更紧了些,“真正的一辈子。”

傅恒没有说话,却吻上了她的唇,温柔至极。
 


那,魏璎珞,我当真了。
你说的一辈子,反不了悔了。

评论
热度(236)
  1. 千与千寻JYJ时疯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