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会桃李之芳园 序天伦之乐事

8:30:

*题目出处李太白的《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泛指阖家欢乐。


*二代之间的甜甜小故事 属于前篇 懒拂鸳鸯枕 的番外


*清水甜饼 人物年龄ooc 属于架空了历史


 


今晚就大结局啦,追了一个暑假的剧,还有一点舍不得。我希望有一个很完美的平行世界,里面的容音是自由鲜活的,皇上也能在松手的时候紧紧握住她的手。璎珞和傅恒有很多个幸福的来生。海兰察能亲眼看见明玉穿上嫁衣的那一刻。庆妃和舒妃感情继续好的不行。还有桂芬,娴妃,苏静好她们也都可以快乐。


 


谨以此文,献给理想的她们。


 


 


-


 


【壹】


 


乾隆二十七年,七阿哥永琮赐封哲亲王,原格格佟佳氏晋升侧福晋。同年,迎娶多拉尔氏三小姐为福晋。


 


大婚当日,从小玩耍到大的几人悉数到场道贺。


 


“嘉月年纪最小,结果却是我们这些姐妹里最早嫁出去的。”昭华饮了杯果酒,开始冲着比她大一岁的和嘉公主唉声叹气。


 


福长安一记栗子敲到了自家妹妹的额头上,训斥道“没规没矩,永琮大婚的日子,你叹什么气。”


 


璎珞隔着几桌看过来,无奈的摇摇头。冲着她身边的傅恒吐槽起来。


 


“华儿定是又说错什么话了,我看见安儿又再教训她呢。”


 


傅恒夹了一筷子的菜添到夫人碗里。顺着璎珞的话语看过去,福长安宛如当年的他在装扮着长兄如父的角色,满意的眯了眯眼睛。


 


“依夫人之见,华儿这般任性是随了谁。”


“好在有安儿和安禄在她身边,华儿也不会出什么乱子。”


 


璎珞惊得手中的酒都洒出来。这男人的脸变起来,也没女人什么事了。前些时日还说要让海兰察看管好自己的儿子,别三天五头的就往昭华身边窜,现在居然又开始夸赞起来。


 


男人心,海底针。


 


这边的昭华也是如此想的。


 


“福长安,你就知道说我。”昭华躲在安禄的身后,冲着自家兄长吐着舌头。


 


有安禄护着,福长安自然不敢再多讲什么。气急败坏的坐回位置上,和嘉和舒窈对视而笑。安禄揉揉昭华的小拳头。


 


“乖,今儿个嘉月大婚,别再欺负你哥哥了。”


 


其实今日永琮与嘉月成婚,最高兴的当属安禄本人。


小时候那些鸡毛蒜皮的往事,他可是一件件都记在心里。五岁那年,自个儿玩笑话说喜欢昭华,谁料永琮也和他来争谁更喜欢昭华。


 


虽然最后都被福长安打了一顿……


可这个仇,他是暗暗记下了。


 


永琮早晚都是要成为亲王的人选,上有永琏挡着,也摆脱不了娶妻纳妾的命运。皇亲贵胄,看上去比他们几个是富贵了,可依嘉月这般爱吃醋的性子,纵只有佟佳氏一个妾室,永琮也怕是要难过了日子。


 


“诶你们说,永琮以后还敢纳妾吗?”舒窈掩帕偷笑,结果也挨了记自家哥哥的栗子,不敢再胡说。


 


福长安把握住机会,护着舒窈。惹得安禄只得求助小人儿精昭华。


 


“那应该是不会了吧。毕竟我听说,当初佟佳氏是皇姑父指定的福晋人选,永琮无奈,推脱了好久才求到嘉月的婚旨,谁知道,嘉月那脾气一上来,硬是拖了一年才答应要嫁给他。”


 


最年长的和敬年初前已经嫁给了蒙古小王子,现在她独身一人作为长姊的身份,来出席此次婚礼。她轻声接下昭华的话茬。


 


“错啦。佟佳氏虽然是皇阿玛指定的,一开始皇额娘也并未同意。皇阿玛就封了个格格在永琮身边留着,这两年佟佳一族渐渐在朝廷得到重任,皇阿玛才寻了个由头晋的侧福晋。福晋之位,是一早就给嘉月备着的,一年前嘉月不过才十三四岁,太早了些。所以才拖到现在。”


 


和嘉点头,迎上昭华的目光,出声询问。


 


“富察家二公子今日我怎的未见到?”


 


“你可是说我二哥?他啊,有要事在身,一早便和永琮打过招呼,今日不能出席了。”昭华和舒窈二人年纪相仿,性情也差不多,话题也多了些。姐妹间的心照不宣,默契的交换了个眼神。


 


舒窈戏谑称“公主若是想见,三日后嘉月回门,自然可以见到的。”


 


和嘉性子有些软,是她们一行人中少有的安静。经不住舒窈的三言两语,便羞红了脸。和敬自然是帮衬着妹妹,和昭华你一言我一句的吵闹。福长安和安禄随永琮前去一桌桌的敬酒。她们几个成年后难得相见的姐妹,少了拘束,话匣子就打开了。


 


欢声笑语间,不知道听谁高呼了一句。


“可以闹洞房了——”


场面霎时又引起一阵热闹。


 


-


 


【贰】


 


嘉月在烛火摇曳的光照耀下,柔和了棱角,加深了些新娘子的娇俏。


她盖着红盖头,扯着红绸的一端,和另一端的那个男人一同弯腰行拜礼节。


 


额娘在前一夜扯着自己谈心。


尽管有比自己大了半炷香时间的舒窈在旁宽慰,母女二人还是泣不成声。


 


明玉抚上嘉月的眉眼,心里也未曾想过有朝一日能和皇家攀上亲。


 


“额娘是最欢喜你们两个女儿的,如今你嫁给哲亲王,是天赐的恩典。你可不要辜负了皇后娘娘对你的喜爱。”


 


额娘曾是长春宫出来的宫女,这份感动,她懂。


 


她和舒窈出生当晚,璎珞姨娘就带着和敬和昭华来看望。她的闺名是皇恩所赐,当时皇后并不知晓明玉腹中有双生子。只拟定了一种女孩的名。


嘉月取自楚辞,意为春。


而舒窈,则是明玉和璎珞一同商量出的。


 


一开始,就决定了两人的去向。


从小嘉月都怪明玉对她严苛了点,舒窈有阿玛买的糖人娃娃,可以随意出入富察府寻昭华他们玩。自己只能待在闺阁,习着无聊乏味的功课。


 


就连明明是自己先喜欢上的福长安,也要因为皇恩放手。她有些恨舒窈姐,夺去了自己最后一点自由的光。


 


婚约下发到府中的时候,她终于是选择了认命。


永琮待她极好,她承认。


不曾享受过的时光,他带她去重新走一遍;没吃够的糕点,他也尽数给她买来。独享着七阿哥的宠爱,舒窈都有些羡慕。


 


“不是额娘狠心对你。而是爱新觉罗家,不能娶一位整日只知晓如何玩闹的福晋。”


 


她懂了那些年额娘严厉的话语间蕴藏着的心疼。


只因为,她爱着的,要嫁的人,姓爱新觉罗。


 


只是不知额娘侍奉多年的皇后,自己即将要开口唤一声皇额娘的人,在这些深宫锁住清秋的岁月里,有没有过和自己一样的想法。


 


锣鼓喧天的吵闹截止了她的回想。


永琮隔着喧闹,用一种她能听见的声响说。


 


“阿月,你是我见过最美的新娘子。”


 


嘉月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沉浸在这片永琮给的缱绻美梦中,一步一步被指引着。而终点,是永琮能给她的幸福。


 


婚礼的步骤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永琮先出去应酬宾客,自己留在房里等候着一会要来闹洞房的好友们。


 


“三妹!你是我们家族的骄傲。”是大哥安禄的声音。


“弟妹今日可好美,哎呀,我都有些羡慕永琮的福气了。”和敬面不改色的打趣。


“嘉月,一瞬太短,一生太长。我希望你岁岁年年有今朝。”舒窈替她理好衣襟,她抬眸,瞧见自己这个一直都以笑靥示人的姐姐生平少见的红了眼眶。


 


亲友的祝福如山海般涌来,在嘉月脑海中始终盘旋着的,只有舒窈的那一句岁岁年年。


从此,她是大清的哲亲王妃,是皇家的儿媳,是和敬的弟妹,是和嘉昭华的嫂子。


再其次,她才能做回多拉尔氏的小姐,安禄和舒窈的妹妹。


 


“愿你们朝朝岁岁,平安喜乐。”


 


-


 


【叁】


 


婚礼后的第三日,嘉月归宁。


再此后,安禄福长安等一众到了可建功立业的年岁;身为女子的昭华舒窈和嘉三人也不得不面对起择婿婚配的问题;和敬公主随额驸回到科尔沁短住几月。


 


已经有半年不曾小聚了。


 


京城下了好些日的雨,时过境迁,朝堂之势也转变的此般阴沉。


 


听说佟佳氏落人把柄,牵及哲亲王的侧妃一道被废。皇后与王妃又为哲亲王选出几位秀女入府。


又听说战事不平,和嘉公主险些被派去和亲,富察家的少公子首担主帅,操起刀剑的样子当真与他父亲有七八分像。洞悉敌方致命之处,连打了数月,打的敌军那叫一个落荒而逃。


 


皇上一时兴起,赏赐了富察府上上下下。


福隆安竟一并退了回去,恳求圣上准许一个恩典。


 


“瞧瞧,真是你生出来的好儿子!”皇上把折子扔到傅恒身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和你当年的手段可真是一模一样啊!”


 


傅恒回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节的微笑。


 


“……”皇上气的想踹李玉屁股。


 


“你知道,朕给他许了和婉作妻,他居然拒绝了朕,还说一生只认和嘉一人,要八抬大轿迎她入府。这语气,可是你教他的?”


 


傅恒表面无辜内心有点想笑。


 


“朕就知道是你!还有那个魏璎珞,她生出来的儿子和她一样!以为有点小聪明就沾沾自喜。”皇帝来回踱步,不断的回忆陈年往事,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头顶。“可是珊林倒是真聪明。这战打得真深得朕心,但是他怎么就……唉。”


 


“皇上为何不答允犬子的请求?”傅恒忍住笑意。


 


“朕本来想着,和嘉与诚斋,和婉与珊林,自幼一同长大,没有感情也培养出感情出来了吧!结果……唉!你看看你教出的好儿子。”


 


旁边的李玉脸色刷的一下变白,自家万岁爷这乱点鸳鸯的招怎么还不曾改掉。


 


“启禀皇上,前些时日,富察侍卫已经下了聘礼往索伦大人的府邸去了。”


 


李玉所言的富察侍卫自然指的是福长安。


皇帝瞪傅恒,想踹李玉又怕闪着自己的腰。傅恒装出一脸不知情的样子。


 


“你……你去把海兰察给朕一起叫过来!”


 


最后谁也不知这三人谈了些什么。


只知道,这次对话之后,赏赐依旧不断的被送往富察府。


 


一月后,和嘉公主被赐婚于富察家二公子福隆安。


舒窈与福长安也定好了终生。


 


京城的风吹在脸上,终于是温暖了些。


夏日要到了。


 


昭华写信寄往科尔沁给她最好的和敬。


 


放下笔墨,从屋里出来走走。


 


“喜事终于又要接二连三的来了。”


 


-


 


【肆】


 


昭华有一个小秘密。


她从小就对安禄这个哥哥很中意。


 


听哥哥说,自个儿小时候抓阄的时候,抓着抓着就抓到了安禄身上。阿玛和额娘还纳闷了好久,是不是被人掉包了闺女。


 


然后,这个梗就成了昭华过不去的少女情结。


 


眼巴巴看着周围的兄弟一个个有了心上人,或被皇上指婚或直接送个聘礼到人家家里,反正最后,都有个好结局。可独独自己这块,一点动静都没有。


 


明明最该先成亲的是自己,怎么会不明不白的就落了单。


 


月上柳梢头,夏意的蝉鸣在扰乱着昭华的思绪。


 


“唉,我们昭华啊,生的标致。但这桃花儿可太差了。”


 


额娘最喜爱揶揄自己。昭华气不过,又不能当着阿玛的面,与母亲大战三百回合。


同样是小霸王,自己这样的在额娘面前,还是修为不够。


 


“华儿可有意中人了?”阿玛清澈的声线响起。


 


明知故问。


 


昭华决定不理会这对只会拿她寻开心的父母。转而把目标移向自家兄长——


 


就看见福长安搂着舒窈花前月下登对的背影。


 


好,打扰了。告辞。


 


昭华忿忿的出府,在门口碰见自己日思夜想的安禄。


 


掐指一算,今日不宜出门。


 


“你是不是来找舒窈的,她在……”


“不,我是来找你的。”


 


昭华差点眼一黑,咬到自己的舌头。


 


“我……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昭华现在有点想跳进清池,清醒一下自己在说什么。


抬头对上安禄的眼睛。


 


这双可以包容六月清泉结冰,包容世间星辰万物的眸子此刻只容得下她一人,在熠熠生辉。


 


“昭华,我是特地来寻你的。”安禄一字一句的重复。


 


就是这么一句话,引得昭华那颗初尝爱意的心怦怦直跳,而后本能的跟随安禄。


 


如果这仅仅是梦一场,那我也不愿醒来。


昭华想。


 


“嗯?昭华,我再问你话呢?”


“你说。”


“十二阿哥与我,谁更得你欢心?”


 


昭华一愣,让安禄抵着后脑勺,凑至眼前,唇贴唇。昭华再傻,也知道这样是何意味。笨拙的踮起脚尖,想起额娘给她的话本里的样子,小心翼翼的品味着安禄唇齿的清香。


 


她的少年郎啊,也是喜欢她的。


 


“安禄……你此举,不…不甚得体。”


 


安禄笑意愈深。


 


“我明白了,终究是我在你心里占了上风。”


 


昭华庆幸尚好是夜间,安禄看不清她双颊的绯色。飞奔着逃离了现场。


 


“阿玛额娘?大哥?舒窈?”


 


回首是一排偷看的亲友团。


不用想,肯定是额娘起的头。


 


昭华气恼,粉拳刚要捶上福长安的肩膀,被安禄攥在手心。整个人也被紧紧箍在怀中,挣脱不得。


 


“姨娘,昭华她怕羞。我先带出去吹吹风。”


 


哎,真没志气。


就这样被安禄拖出了府。


 


昭华打心眼里瞧不起没出息的自己。


 


-


 


【伍】


 


“和敬,这大概是我以富察昭华的身份最后一次给你写信。”


 


“明日之后,大哥要娶舒窈入府成为我的长嫂。你之前说过我与舒窈的婚礼,你定会出席。可惜舒窈成亲,你是见不着了。这封信送到你那儿时,舒窈就已是我富察府的人了。你放心,我这个小姑子断然不会委屈了她的。人人都说长嫂如母,我还不觉得。可一月前舒窈就进宫求着容音姑母,请教了一名宫里的礼仪嬷嬷,如何做好额娘之后的新主母,如何做好我的长嫂,如何做好大哥的妻子。以前的舒窈,是最怕这些约束。可是现在,她告诉我,这是她的快乐。”


 


“纯贵妃所出的和嘉,虽与我们交情是浅了些,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来二去,和我二哥对上了眼。那日嘉月大婚,想必已经有些苗子了。皇上的本意是要和婉下嫁给我二哥,但我阿玛帮着我二哥明里暗里不从,多亏了二哥的坚持,和嘉不必遭受和亲之痛,也能与心上人共结良缘。想来,纯贵妃也是极开心的。他们的婚事比大哥要晚一些,可能你正好来得及赶上。赶不及也不碍事,等你归来,我说与你听。”


 


“嘉月在上个月派人通知明玉姨娘,说是怀有三月身孕。皇上知道,高兴地不得了,还放言嘉月这胎必定会是一个小贝勒。永琮表哥倒不是很在意,他说无论是男是女,只要是嘉月所出,他都喜欢得很。你还记得婚礼当天,我们猜测永琮敢不敢纳妾吗。佟佳氏被废后,诚然他不敢,嘉月也敌不过王公贵族的夫人们,何况永琮还是个王爷。她择了些品行样貌皆上等的秀女送往永琮的府邸。她说,这是皇家的宿命。比起经旁人之手,还不如自己亲自挑选培养。嘉月她不再是我们眼中的小醋包了,她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哲亲王妃。”


 


“宫里今年添了很多皇子和公主。我有幸见过那十公主一面,和你有些像。我有些想你,姑母也很想你。等你回来,我定要拉着你和舒窈,痛痛快快的饮上个不醉不归。”


 


“还有我,忘了和你说了。我之前入宫陪容音姑母的时候,老是在宫里碰见十二阿哥。永璂每回来找我玩,都能撞上安禄当差的日子。安禄也不知道偷着喝光了谁家的醋坛,那天夜里,拉着我就问他和永璂,我更心悦谁。真是个大呆瓜。”


 


“明年初夏,是明玉姨娘给我们挑的好日子。我想,我怕是也要成为第二个舒窈。我决不能让那些王公大臣们,瞧我们安禄的笑话。总之,我的婚礼,你是千万不可缺席的。”


 


富察昭华亲笔






-




【注释】




1.福长安字诚斋 福隆安字珊林 是有历史依据的


2.福隆安历史上真的娶了纯妃所生的和嘉公主


3.福长安福隆安是我觉得傅恒孩子当中名字取得最好听的两个 忽视年龄bug


4.皇后所出的几个孩子我都尽力让他们幸福了 同样忽视年龄bug


5.本文这几个孩子的年龄排序:




永琏-和敬-安禄-福长安-福隆安-昭华-和嘉-舒窈、嘉月-和婉-永璂



评论
热度(182)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