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梨】Someone Like You

往声:

今年年初为吧刊赶的文,充分说明了什么叫文力全死……



SomeoneLike You

 

文/追月之鸟

*******************************************************

2013年春节&情人节吧刊应征

《死神BLEACH》同人 CP:日番谷冬狮郎×黑崎夏梨

*******************************************************

把游子收拾出来的最后一批旧物搬进地下室后,夏梨终于直起腰来松了一口气。想到自家姐姐这几天来与往常截然不同的雷厉风行严肃无比,不由得心有余悸地摇了摇头。

新年之前总会有那么几天的忙碌,放在自己家里大概就是一向温柔体贴的姐姐也保持着如临大敌的模样。事实证明,无论平日多么尽心尽力地维持着家里的整洁干净,到了年关还是躲不了一场人仰马翻。

自从母亲不在了,游子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许多,拼命地学各种家务,把照顾家人的职责全都揽到自己身上。夏梨还记得年幼的游子踩着凳子跟着邻居阿姨学做菜时视料理台如战场的样子,也记得母亲去世后的第一个新年偏偏赶上老爸出远门,三个孩子面对怎样都理不顺的打扫工作时沮丧的心情。

至于现在,一护哥不在,总是藏在布偶里的那家伙不添乱就谢天谢地,大概也加剧了游子本来就没有根除的紧张。

然而不管怎样,最艰苦的战役总算顺利结束了。

拍了拍双手,锁好门,过去的一年便随之一起被关在了身后。

 

日番谷冬狮郎连续第三十二天看到黑崎一护,地点是尸魂界四番队病房走廊。

大战之后的尸魂界损失惨重百废待兴,总队长至今下落不明,有几位队长直到现在都昏迷不醒,日后能否继续作为战力还是个未知数。依橘子头少年的爱操心程度,这次居留时间之长也不是不能理解。

他还记得前两天六番队长朽木白哉终于醒了过来,外伤仍未痊愈的朽木露琪亚眼角带着泪扑进了病房,之后头上绷带还没卸掉的黑崎一护也被叫了进去。

一直守在一旁的阿散井恋次面上带着几分苦涩,神色里的释然和祝福到底还是不容错认。

看来经历了这样长久的波折与聚散,他们终于得到了兄长坦率的承认与托付。

一路走来多少羁绊都看在眼里也记在心里。日番谷始终记得多久之前,连卍解都不知道的橘子头少年风风火火闯进尸魂界是为了谁;他也记得朽木白哉还没醒过来的时候,四番队走廊拐角处不经意撞见的,橘子头少年打着石膏被绷带捆成了粽子仍努力把颤抖着哭不出声音的露琪亚拥进怀里的瞬间。

 

翻了翻日历,距离新年还有三天。

日子始终平淡,过了这一年,自己就要国中毕业了。

曾经热爱着的球场慢慢变得不太常去,夏梨想,或许不仅仅是即将升学课业渐紧的原因。

不知道这样的心境变化算不算得上是成长。

自从知道了自家哥哥是如何往返于两个世界、如何把这两个世界的重负都揽到肩上以后,夏梨有时候也会想,这样看起来理所当然的安稳平和,背后又需要怎样沉默的勇气与坚守呢。

那些不被人所知的,也最好不被任何人所知的付出与牺牲。

而自己,终究也是在因缘际会下遇到了那么一个人,相见的次数算不上多,一举一动每一个神情的变化却始终记在心上,无论如何都放不下。

和自家大哥一样,所有的事情都拼命一个人背负,始终沉默着从不提及。总是板着脸,以为意识得到意识不到的踌躇与动摇都被自己掩饰得很好,不过是一直强迫自己变得成熟罢了。

总是这样,却意外地让自己有了担心与安心并存的情绪。

究其原因,大概也只能说,因为是他。

视线透过窗子,落在不知名的方向。自家大哥已经一个月没有出现,想来又是忙着那边的事情,从三年前与露琪亚初遇算起,各种麻烦事件就没停过。照这个架势,新年怕是不能回家过了吧。

只是不知道,那个世界是不是如自己这边一样,还有支撑得住一个平顺圆满新年的安和气氛。

 

直到现在,日番谷偶尔仍会有不真实的感觉,仿佛经历过的这些都只是一场梦境,醒来之后眼前依然是润林安老房子的屋檐,自己不过是在走廊上睡了不长也不短的一个午后。初夏的阳光照在身上是暖洋洋的一片,暖风穿堂而过,每一寸皮肤都舒服得起皱。奶奶坐在院子里,苍老的手指缓缓抚过植物叶片的边缘,神情满足安详。林荫道上落了一地被裁碎的阳光,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少女正笑着奔过来,自己只需要压下满心欢喜垂下眼角,拖长声音喊出会让少女瞬间炸毛的外号。

那是一切都还没开始的时候。

至少没有后来的冷淡与疏离,没有连孤独都渐渐习惯的成长,没有动荡与牺牲,没有背叛与伤痛,没有与相遇相伴的犹豫不前。

没有开始,自然不必惧怕未定的结局。

想到这里,日番谷用力甩了甩头。自己大概真的是一个懦弱的人,再怎么逼迫自己前行,在现实面前总会有些不自觉的逃避。与眼前从旅祸到救尸魂界于水火的功臣的这个橘子头少年相识的时间也不算短,自己还是丝毫勇往直前的气魄都没有沾染上。身为他妹妹的黑发少女还曾经戳着自己脑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着“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呢?一直向前看不就好了吗”,皱眉的样子和她大哥如出一辙。

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可能并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但就是能够看穿自己强硬遮掩之下的动摇与不安,能够明白自己永远说不出口的顾虑与担心,能够懂得自己都未必意识到的痛苦与躲藏,那就一定是她了。

一定只有她。

日番谷不由得一阵恍惚,上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呢?

 

被游子拉出屋子的时候夏梨正忙着用右手把围巾戴好,忙乱间夏梨不禁叹了口气:“不用那么着急啦游子,神社就在那里又不会跑掉。”

“才不是呢!等一下人就多了,要排很长的队啊!果然还是让一护哥来掌握时间比较好……”

“没事啦,现在也不算太迟,一护哥每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间带我们出门的。再说了,反正都要等钟敲过了才回去啊。”

“诶,真的吗?啊,你的围巾又掉下来了……”

……

一路小跑着到了神社,好在排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夏梨漫无目的地看着周围的人群,再看着自家姐姐松了口气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果然在关于家人的事上游子总会多三分紧张啊……不过看样子一护哥今天是真的不打算回来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在这里,由一护哥带着,谈笑间看着前面的队伍一点一点缩短,后面的队伍渐渐拉长,人群的喧嚣在呼出的白色水汽中氤氲起来,新年将至的喜悦与期待将每个人的表情都染上了些轻快的颜色。摇麻绳,拍手,闭上眼睛许下新一年的愿望,而后夏梨会和哥哥一起在一旁等着游子把绘马挂好,三个人等到最后一下钟声落地,再一同踏上回家的路。

夏梨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她最喜欢的便是时光交替之际的钟声。一下一下沉实地落在心底的钟声,总有着能够让心境平和下来的力量,就算是不甘和愤懑也能被过滤成一片清明,如同蒙上了祝福的恩泽。

就像注视着那个人苍翠瞳眸的深处,多少惊慌焦虑都能平静成无风的清潭,从此不必再有任何忧惧与无措。

许愿的内容每一年都相差不大,从三年前开始所有祝愿赠予的对象便多了一个,只是不知道这微小的祈愿乘着铃铛清脆的声音能够飞多远,即便本就没有把希望寄托在这上面。

尽管少了一个人,该有的顺序还是没变,夏梨想,终归会有那么一天,这趟不算太远的路途上不再是三个人一起说笑着走过——只是到了那个时候,希望能有某个人陪在她身边。

是自己的愿望,也或许真的是太过奢侈的愿望。

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可能无法总是陪在自己身边,但就是能够始终在自己的心里牢牢占据一个位置,能够明白自己的所有担忧和顾虑,能够让自己没有来由地安心,能够让自己觉得仅仅是仰望同一片天空也能称之为幸福,那就一定是他了。

一定只有他。

 

回去的路上,夏梨多少有点心不在焉,游子和妹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神情是担心的,但终究也没去问。

大概就算是双胞胎姐妹,经历的事情不同,总会有无从知晓的东西存在,偏偏这样的无从知晓正是无法诉之于言语的范畴。至于为什么没有去问,也只能说她相信一向勇敢果决的夏梨不是会被一件事绊住从此不能前行的人。

比谁都坚强,也比谁都温柔,她的妹妹。

到了离家最近的一个路口,一直小心注视着妹妹的游子突然被什么抓住了视线,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一路神游的夏梨被吓了一跳,赶紧抬起头向前望去。

 

家门口的路灯和往常的每一个夜晚一样明亮着,不同的是,此刻那光像是有了实质一般,安静撒下的样子柔软明净如初雪。在那细雪无声的覆盖下,橘色和银色的发丝正闪着温柔的光。

于是,她终于露出微笑迎了上去。

 

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唯一的一个人。

我想,那一定是你。

 

【FIN】


评论
热度(16)
  1. Yvonne.T往声_鸟羽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