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徒然恋曲[短篇合集]——第三十二曲——

百鬼夜泠:

依然是傻白甜......怎么办我要在傻白甜的道路上回不来了_(:зゝ∠)_




第三十二曲




心に響くこの思いを 誰より一番に伝えたいよ あなたと同じ夢を歩く 願いを明日が包み込むように


[在心中回响的这份感情 比谁都想要第一个传达给你 为了能与你向相同的梦想迈进 把这份愿望寄托于未来]


——Azu《Love letter~君がいるから~》より




◆原著向+帝光时期+HE




※※※




“阿哲。”




面容黝黑的少年回过头来。从窗帘缝间泄露进室内的阳光在他脸上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光影。




黑子哲也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能察觉到他的语气里带着少有的忧伤。




“青峰……君?”




他不由得小心翼翼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大家都死了。”




听到这样的事情,纵然是总是没什么表情的黑子也不由得大吃一惊。




“怎么会……”




“都是我的错……”




少年的声音在黑暗的环境中犹如鬼魅。




黑子的眼神中透露着谴责:“的确都是青峰君的错。”




窗帘被“嗤啦”一声拉开,光线顿时蜂拥而至,把不大的理科准备室照得明亮起来。




“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偷偷摸摸的养小龙虾啊?”黑子看着水盆里的小龙虾的尸体,不解地问道。




刚才听到有女生说起理科准备室里最近总是会传来奇怪的声音,打开门却看不到人的话题,他大概就能猜出来了。




“因为除了这里没什么地方能藏起来了。”青峰大辉说道,“可是我忘了给它们喂食了。”




这人看来真的不适合做这种细心的活呢。




“事到如今也就只能好好埋葬它们了。”黑子说道。




“是啊。”青峰遗憾地说道,“对了,你为什么到这里来了?”




黑子不知怎的看起来有些犹豫:“青峰君,你有没有见到黄濑君?”




“黄濑?不知道。”




今天体育馆在进行维修,他们也没办法进行训练。而青峰从下课就一直在这里伤神,并没有见到其他的队友们。




“是吗。”




黑子拉开门向外走去。




“青峰君,如果不好好埋了小龙虾们的话,说不定它们会变成幽灵来找你报仇的。”




然后他如愿地看到了青峰的脸顿时吓白了不少。




※※※




黑子沿着走廊慢慢走着。




指尖在碰触到衣兜里的东西的时候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那是一封信,一封怎么想都跟他沾不上关系的信——




情书。




在鞋柜中发现的,淡蓝色的信封。




因为自身存在感的原因,即使他一向很有礼貌,黑子也甚少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到现在为止,对他表示了明显好感的女生也就只有篮球部的经理桃井五月而已。




所以像收到情书这样的事情,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但是他并不觉得高兴。




他掏出那个沾上了汗渍而有些皱巴巴的信封,内心感到一丝无奈。




尽管没有署名,但黑子确信自己是认识这个字的主人的——




难道那个笨蛋以为不署名自己就认不出了吗?




突然间,黑子撞倒了什么。




“啊,好痛。”




这个懒散的语气,黑子不用抬起头便已经猜出了是谁。




“抱歉,紫原君。”他揉了一下自己有些痛感的鼻尖,仰起头来说道。




“原来是黑仔啊。”高大的紫发少年一边吃着薯片一边口齿不清地说道。




“黑子还没有回去吗?”站在紫原敦旁边的赤司征十郎问道。




“有些事情。”他飞快地把信封塞回衣兜里,打算蒙混过去。




“对了,紫原君知道黄濑君在那里吗?”黑子记得紫原是跟黄濑一个班的。




“黄仔?好像今天是值日生的样子。”




那就应该是在教室里了,可是最开始的时候黑子并没有在教室里看到他。




真是奇怪。




不过还是再去一次好了。




“紫原君,赤司君,我有事先走了。”黑子向两人鞠了一躬之后便向楼上走去。




赤司微微眯了一下眼睛。




好像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呢。




※※※




站在教室门前,黑子突然有些犹豫起来。




这封情书,说不定只是一个恶作剧而已。虽然黄濑对他很亲近,黑子也并不觉得他会做这种事。




更何况——




“黄濑君,今天不用训练吗?那等下要不要去约会?”




“为什么要跟你约会啊?绝对是跟我们一起去卡拉OK更有趣!”




“……”




看吧,他的身边明明有这么多可爱的女孩子。




“抱歉,今天我想一个人呆着。”




黄濑凉太的声音传来。虽然还是平时的语调,但却带着些疏离的味道。




黑子从门缝向里看去。




橘色的夕阳从窗外倾落,为他染上了一层迷离的光晕。




他的嘴角是弯着的,脸上却带着阴影。




黑子的心中蓦然一动。




黄濑君,为什么你会露出这样的神情呢?




“黑子?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突然的声音让黑子吓了一跳。他回过头,发现他的队友之一——绿间真太郎正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没什么。”黑子有些慌张地转过身,却不小心撞到了门,发出了一声钝响。




察觉到教室里的人似乎发现了门外的动静,黑子向绿间说了一声“失礼了”之后,便匆忙地向楼下跑去。




怎么回事?绿间奇怪地推了推眼镜。




“有谁在外面吗……咦,小绿间?”推开门的黄发少年惊讶地看着绿间:“你怎么在这里?”




“我只是刚好经过而已。”绿间问道:“说起来很奇怪啊,刚才黑子为什么在门外?”




“小黑子!?”黄濑紧张地左右看了看:“在哪呢?”




“向楼下跑去了。”




黄濑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明的情绪。他一把把手中的扫把塞到绿间怀里,一言不发地也向楼下跑去。




只留下了不明所以的绿间站在原地。




真是的,今天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奇怪啊。




※※※




黑子在教学楼后面的空地停了下来。




仔细想想他其实并没有什么需要逃跑的理由,只需随便找个借口就可以了。




他按住自己的心脏,感受着那剧烈地鼓动。




为什么呢?




为什么心脏会如此的……




他想起了黄发少年的微笑,还有他带着阴影的眼眸。




甚至还有他那上扬的句尾……




“小黑子!”




真是的,还是被发现了。




“小黑子。”黄濑在他身边停了下来。




逃避并不是黑子的作风,所以他暗暗下定了决心。




“黄濑君。”他拿出那个已经变得皱皱巴巴的信封说道:“请问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黄濑愣了一下之后说道:“原来小黑子你已经知道是我写的了啊。”




黑子有些无奈:“黄濑君,你的字迹我还是认识的。”




“啊,是吗。”黄濑尴尬地笑了两下,似乎这才注意到这个问题。




沉默了十几秒之后,黄濑说道:“就如信上所说,我喜欢你,小黑子。”




面容之上是少见的认真,带着决绝的坚定。




“你是认真的吗?”黑子问道。




“当然!我也不会拿这种问题开玩笑的。”




即使知道黄濑不是在开玩笑,黑子也还是觉得无法置信:“为什么是我呢?黄濑君身边明明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的。”




没错,他们的距离是如此的遥远——就如同天空中耀眼的太阳与角落里一眼不起眼的清泉,差不多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存在。




“理由什么的我也说不出来啊。”黄濑垂下嘴角,看起来像是快要哭出来了一般,“但是我喜欢你,只有这一点我可以确定。”




真是暧昧不清的回答。




“其实我并不明白。”黑子说道。




喜欢什么的,恋爱什么的。




但是心跳的鼓动却有种跟平时完全不同的感觉。




“小黑子不用现在就给我答复的。”黄濑微微笑了起来,“我会让小黑子喜欢上我的!”




如同比赛前的宣言一般,他的眼眸中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真是有自信呢。”黑子忍不住也弯起了嘴角。




“当然!”黄濑笑着弯下腰,迅速地在黑子的唇上印上一吻,“小黑子的初吻我就先收下啦。”




柔软的触感似乎让双唇都变得灼热了起来。




“……谁说那是我的初吻了。”




“诶!?难道不是吗?”黄濑先是一脸震惊,随后他的脸色变得阴沉了下来。




“是谁?我一定要去做掉他!”




还真是单纯呢,这么简单就被骗到了。




这份心情,虽然现在还不明朗。




——但是,能肯定的一点是,我并不讨厌你。




※※※




“赤仔,你在看什么呢?”




紫原把吃空了的包装袋扔进了垃圾桶,懒懒地向站在窗边的赤司问道。




“没什么。”赤司收回目光,“只是观赏到了有趣的东西而已。”




青峰一边埋着土一边念念有词地说着:“我已经超度你们了可千万别来找我啊……”




“那边的眼镜君,知道黄濑君去哪了吗?”




“不知道。”绿间皱起眉头,语气十分的不爽。




“为什么我要来帮黄濑值日啊!”




“说起来你为什么要写情书呢?当面告诉我不就好了吗?”黑子奇怪地问道。




而且还没有署名。




“因为……想要先试探一下小黑子……”黄濑捂住脸。




“哈……”试探什么的,总让人有种火大的感觉啊。




“那我最开始去找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在教室里?”




“小黑子之前就去找过我吗?”黄濑想了一下说道:“应该是隔壁班有个女孩子找我……啊,等等我啦,小黑子!”




果然还是,让人火大啊。




※※※




夕阳沉入地平线,墨蓝色的天空之上闪耀着星辰的光芒。




“小黑子,一起去M记吧?”黄濑悄悄地握住了黑子的手。




黑子看了他一眼,却并没有挣开他。




“好。”




也许是喜欢吧。




想要告诉你,这份感情的温度,这份心意的形状。




我喜欢你。




所以——




快点在这份心情之上,署上你的名字吧。




第三十二曲 終わり



评论
热度(23)
  1. Yvonne.T焚詩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