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 一家人 (17)完

浮一大白🍥🍅:

✿ 流水账、私设乱来、一家五口幸福快乐但有点智硬的日常…
✿ 这是鸣人的生日贺~
✿ 有「怀孕已生子」设定,佐助健全,若有OOC恕不负责。
============

前文連結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13) (14) (15) (16)


 《一家人》

(17)


终于,十月十日来了,早上鸣人上班前,玖辛奈还特地吩咐要他尽量早点回家,鸣人爽朗地答应了,然后看到一旁的佐助一手抓住了衣服下襬,似乎想说甚么又不好意思的样子,笑道:「不给我个上班吻吗?」

佐助一愕,立时左右扭头看看水门、玖辛奈和三个儿子,然后满脸胀红的冲上去——打他老公一拳,鸣人下意识就举起手来挡,可是举了一半又强行用意志放下来,任他打了好一会,终于出门去。

为了这天,玖辛奈没少和佐助商量,作为母亲,玖辛奈很自然地当儿子依然是个小孩,于是想要不要请鸣人的各路好友师长过来,像个生日派对那样。问佐助意见,他其实也不清楚,去年只是他们一家五口吃点好的了事,毕竟那时佐助才刚生产完乃理不久。

「我想不用了吧。」水门看着犹豫的两位,拍板:「鸣人的朋友大多结婚了也有自己的家庭,要是招待过来人会太多,有机会找卡卡西和伊鲁卡过来吃顿晚饭就好了。」

玖辛奈立刻会意,毕竟他们这边有佐助刚怀上了,人太多真的不适合。于是又开始跟孙子们筹备各种布置去,当然还有生日礼物。

「托酱最喜欢爸爸啊,我在想弄些照片就可以了。」祢宜说罢,掏出近数月来在家里或者外出时给佐助照的各种拍立得。当然因为拍照者是祢宜,所以难得正面笑容照不少,实在,每当佐助听到儿子脆脆地叫一声「爸爸~」,总会微笑回头的。

「这个好!」面码也不禁狂呼叫好,毫不吝啬对弟弟的称赞:「小米米好聪明,我还在想不如买一箱XX牌的杯面。」

「哥哥的主意很不错,」朴克脸的祢宜附和,然后一脸认真地掏出纸笔沉思:「XX牌还有烧荞麦和汤拉面四款,每款一箱刚好一人送一箱,让我抄写下来给明年备用吧。对了,还有季节性的限定版,由今天起注意食用日期也许能买特别版也说不定,既然是特别版那么就算我们四个合起来只送一箱也够矜贵了。」

玖辛奈滴汗,她在想,自家儿子在两个大孙子眼中应该是没甚么形像可言的了。

最后面码提意:「不如我们几个也自拍一张贴上去吧。」

「不用了吧,拍奶奶的就好。」祢宜并不喜欢拍照。

「好主意我说,来来,你们三个站好我给你们照一张喔。」玖辛奈兴奋地执起拍立得,面码抱起三弟,拉过二弟,站好、举V、茄子、拍照。

祢宜本来就想那么一迭相片塞给他爹了事,然而面码毕竟比较用心,这几天又拿着祢宜的拍立得给爷爷奶奶「偷拍」「明拍」了不少,再买个小图本想想怎么拼贴起来好看点。于是祢宜唯有过来帮忙,那边乃理人短手指短,就负责贴上相片后,一巴掌拍下去压实的工作。

最后,由于时间关系玖辛奈只是给鸣人编了一件毛线马甲、不年四季的衣服又买了几套、(在听到面码的食量后)焗了一个三层高的大蛋糕、一大锅拉面、无数大鱼大肉,等着鸣人回来。

佐助早两天就拨了通电话去跟鹿丸打听鸣人的工作,并告知这天是鸣人的生日,鹿丸会意,也知道难得四代目夫妇返阳,这天的工作就安排得比较简单让鸣人早点回家去。

下午才五点鸣人已经回到家了,一拉开门,还没说「我回来了」面码和乃理就拉动手拉炮,纸条纷纷射向鸣人,不过他俩这么矮,纸条极其量只射到鸣人胸口。(不用担心乃理不是一般婴儿,作为继承到漩涡血统的要拉开这种东西小事一桩)

鸣人当然感觉到了小两只,不过也没躲开的必要。笑着拨了一下身上的纸屑,习惯地洗了手才再回身抱娃去,抱起一只婴儿胖乃理,至于面码和祢宜已经不知跑哪里去了。

「你先换个衣服甚么的,我还有点东西要弄。」玖辛奈笑道,那边水门也跟着她进厨房去帮手。

鸣人转到饭桌前看,已经布满一桌子菜了:「哇,好厉害我说!」

「可不是呢……」只能坐在一旁的佐助道,「全都是……『妈妈』煮的。」终于改口叫玖辛奈「妈妈」了。

「哦?不用你辛苦还要失望呢。」鸣人失笑,「来,给我一个回家吻嘛。」

满以为因此而噘起嘴巴的佐助会拒绝,诡料瞬雷不及掩耳,鸣人脸蛋上短促而温暖的触感,伴随轻轻的「啾」一声,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佐助依然端坐在桌边,只是脸上泛起了红晕。

鸣人摸着被「啾」的脸,呆呆地看着佐助,想:果然是生日福利啊。

然后……

「啪啪啪啪啪……」

「诶?乃理不能打托桑啊。」佐助叫道。

不用说,又是被鸣人称为有暴力倾向的乃理在拍他爹的脸,还好,不是被佐助吻的一边,所以鸣人傻笑着由得他去。

「哎呀你发甚么呆,乃理不可以!爸爸要生气啦……」

「哈哈,今天不和你算账,臭…少池……表…拉我…林……(臭小子,别拉我脸)」

不能拍就捏,看来乃理是这么理解的。最后,鸣人还是爆发了,将乃理放倒在佐助怀里,然后狂揉搓起他的婴儿肚来作为惩罚,那娃就「卡卡卡」地笑起来。

那边佐助也笑了起来,这算哪门子的惩罚啊。

晚饭过后,一家人围着蛋糕唱了生日歌,鸣人许愿吹过蜡蠋后,母亲和儿子纷纷送上礼物来。

「诶……怎么这么多?」看到玖辛奈的礼物后,鸣人笑道。

想着只能为儿子庆祝一次生辰,玖辛奈只能多买些作为补偿,一想到这个心里少不免伤感,不过这天好歹是儿子生日,这么哭哭啼啼就太破坏气氛了,擦擦眼睛责备道:「送你东西还要嫌弃么?」

「明明没嫌弃啊我说,谢谢老妈!」说罢给了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

再然后水门送的就更厉害了,一个他对忍术心得的卷轴,鸣人立刻拆开绳子来看,其实佐助也很想凑上去观摩的,可是想到是水门给自家儿子的东西,这种忍术往往是家族秘密就不好意思上前去,反而还特地退得远一点。

「这个也是给佐助君的。」彷佛看穿佐助的尴尬,水门对佐助笑道:「虽然你们都已经很厉害了,但对于提炼查克拉的精确度我也算有点心得,这对查克拉不稳定期也许有特别帮助。」

「哦!老爸……!」鸣人热泪盈眶已经要不知所语了,像抱兄弟那样搂住水门拍了拍他的背,水门笑了起来,只听鸣人又道:「这太实用了,我爱你!」

「喂!我呢?」这当然是玖辛奈。

「当然我也很爱老妈嘛~」鸣人赶紧赔笑。

而不用说,当鸣人收到三个儿子(其实主要是两位儿子制作)的礼物时,他已经近乎要跪拜三位巨巨了。

「这粮太棒了!你们真是我最贴心的儿子啊!」海带泪的鸣人连同小图本一把抱住三个儿子,这小图本简直令他爱不惜手。

好奇的佐助拿过来一看,当即脸红耳热起来:「这算甚么?」

「诶?妈妈的写真集啊。」面码直言。

「我…我不就在这嘛(有真人在为甚么要看照片)……」

鸣人赶紧将小图本从他手中抢回来,生怕佐助下一秒就会撕掉:「没事没事,儿子们的心血嘛。嘿嘿嘿。」不过那笑容就有点猥琐了。

佐助回心想一想,觉得也有道理于是不和鸣人计较。

可是当那家伙带着小图本回房间蹑手蹑足的不知收到那里去后,又令佐助后悔了,他真的该撕掉的,因为鸣人那模样好像自己拍了AV送他一样,简直令人脊骨生寒。

鸣人重新回到客厅的时候,只剩下佐助没送礼物了,可是他似乎一点也没想起来,依旧和玖辛奈他们吵吵闹闹的吃蛋糕、聊家常,佐助想,他们是不是忘了甚么?

虽然,自己的礼物实在过于平凡,但也是预备了不少时间的啊。

佐助纳闷地坐到鸣人身边去,想突显自己的存在感似的。

本来趴在鸣人大腿上的乃理就打算由他爹的大腿爬到他娘的大腿上去,佐助正伸手想去抱,鸣人双手已揪起那娃的腋下又放回自己那边去。

佐助下巴微点向后,从下往上盯住鸣人,大有:干么不让我抱儿子的意思。

彷佛感到佐助的情绪变化,鸣人扭头看他失笑道:「这家伙现在长大了不少,力气也大,我怕他一个抬腿踹到你。」

「……好…好吧。」

「怎么?」

「我……我有东西…送你呢。」低声道。

「哦?真的?」听到此话,鸣人双眼顿时放光。

「当然!难道我是不送生日礼物的人么?」

「啊…不,还真不是这个意思,我想你最近都没有外出嘛……」仅此而已,「你预备了甚么?」

佐助「哼」了一声后从沙发上站起来,拉开往小花园的落地玻璃门走出去。

已经是十月天,木之叶隐村的天气也凉了不少,看见他也不多穿件衣服就出去,鸣人将儿子放下来后就追出去。

四个波风和玖辛奈都伸长了脖子看向小花园去,只见佐助捋起了衣袖,又退下了手套露出手腕的术式。

见识过佐助术式能藏异空间的本事后,鸣人在想:该不会掏出一尾一米长的鲣鱼来吧。

结果,「蓬」的一声,一阵薄烟过后,鸣人眼前的景物扭曲,像通过鱼眼镜一样,赶紧后跳一步,只见佐助坐在一个逾两米高的——「巨形透明水晶球」上,水晶球倒真的十分晶莹剔透,反映着满月夜的月光,佐助坐在上面有点像黑夜中的精灵。只听精灵抿地嘴巴,高傲地道:「送你的。」

「哈啊?!」

「你不是说要那个……石英么?」

『石英?』鸣人脑筋快速地运转起来,他甚么时候想要过甚么鬼石英……他都快想到要头爆,而佐助的脸色也渐渐地黑了起来。

屋里,祢宜戳戳他哥,又指了指自己的脖子,面码恍然,掏出挂在脖子上的项链,那个吊坠正是他生日时祢宜用豪火球搓给他的深红色石头。于是老大和老二就在屋里不断「嘘!」「嘘!」的唤着他们爹看过来,然后玖辛奈也加入这个行列。最后,由水门拾起一块花炮内的深色纸屑并灌进查克拉,他料到佐助大多数时候都不会运起查克拉不会察觉,再手指一弹纸屑便像飞镖一样射出去,撞上鸣人小腿,那家伙终于懂得回头看看屋内了。

看见面码拼命比划着脖子上的石头,祢宜也狂指着那块玉石——『可是……可是,颜色和大小完全不同啊好吗?』

面码和祢宜读懂他们爹的表情后,默默放下了手:『算吧,那个人,还是由得他 自生 自灭好了。』两兄弟相互一觑,各自点了下头。

不过好好歹歹,鸣人也不至于会忘记自己说过甚么,只是他完全没想到佐助会对那番话认真对待,甚至——

「是那个…用豪火球弄的……玉石?」

听到鸣人这一说,佐助的脸色终于由阴转晴了,虽然不至于眉开眼笑,但显然欢容起来,拍了拍那颗巨大水晶球后,静静地应了声:「嗯。」

「可是,你不能用查克拉呀!」鸣人这算会抓重点还是不会呢?

「只是用一下豪火球,不至于呀!」再说他只是查克拉絮乱,又不是废了查克拉,在身体没不适时用一下忍术不至于会小产的。「再说,我分开很多天弄的,一天下来耗不了多少查克拉。」

「诶?」玖辛奈探头看看佐助的水晶球和面码脖子上的深红色石子,忍不住问道:「用豪火球怎么整?」

只见佐助微微一笑:「其实很简单,祢宜那个是用就近的砂子烧软搓成,所以还有杂质,而这杂质刚好多是铁质,所以石英就染上了深红色,变成了类似玛瑙的晶石。」

「那你这颗……?」鸣人问。

「其实一样的,只是我从沙子中提纯再加上钛白粉增加折射度。」看见鸣人呆若木鸡的样子,续道:「我知道自己怀孕了,所以原材料的选择上也有注意,不过也因为这样,原材料有限不能搓大一点……」说着说着,好像还有点不好意思样子。

『诶?这还不算大么?』不止鸣人,估计看见这颗水晶球的人此刻心中也有此疑惑。

——这个,还真不好挂在脖子上啊。

鸣人陷入了相当的思虑中。

「不……不喜欢吗?」有愧于自己的水晶太「细小」,佐助愈想愈觉得不好意思,怕鸣人嫌弃。

这次,鸣人反应快极了:「没有,喜欢!十分喜欢!」跳上水晶球将人抱回地面后,笑道:「真是熠熠生輝、太漂亮了!」

看到佐助开心地勾起的嘴角,鸣人觉得,甚么也值了。

至于第二天早上,由于水晶球折光率太好,导致将阳光集中折进了屋里面,烧焦了一面墙壁,就无视好了。

 

* 

鸣人在征得佐助同意后,将巨大水晶球搬到湖中去,就是那个纪念木叶遭逢佩恩袭击的洼洞,填了三分二,剩下的由于雨水变成湖泊。在卡卡西掌火影期间决定将之维持,好让木叶的人们记得这条村子的和平得来不易,也希望警剔大众忍者又可能带给别人的何种灾难。

然而,这些对今天的木叶居民都不重要了,那个纪念湖已经成为木叶的普及休憇场所,再添个水晶球就是增加其美观度罢了。由火影室的大窗正好将水晶球一览无遗,不然鸣人也不会将那东西搬来这里,二来,当然因为在湖泊正中央,水晶球只露出四分一,应该不会再因折射而做成火灾好了。

距离鸣人生日会那天又又一星期,这天,四代目夫妇终于还是要回去他们属于的世界了。

鸣佐两人商量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不带三个魔怪去送别,这种生离死别实在没需要过早去明白。人生在世的种种苦楚,避不了的总会要面对,却也不致于要他们过早体会。爷爷奶奶永远离开的道理是需要知道,但此外的一切,无论是那份伤感还是周遭的后果,则不需要了。

来送别的还有卡卡西,不过他只是将老师和师母送到木叶村大门,就替鸣佐带着三个小孩回去了。此后,鸣人和佐助一直将二人送到村外的树林里去,直至自来也的坟前。

早听说过儿子提及自来也的种种,水门简单地祭拜过后,抬头看天一会,转对鸣人笑道:「坦白讲我还真没(在彼岸)遇到过老师的印象,实在,我想就算到了那边,他老人家还是忙着游历写作和吃喝玩乐吧。」

鸣人擦了擦鼻子,也是笑道:「不然怎么会是好色仙人呢。」

在四战时,水门已经跟儿子话别过一次,没想到会再以这种形式遇面的,还能相处这么长的一段日子,已经很足够了。

至于玖辛奈,当然更是舍不得,可是她也很清楚自己已经死了,得见儿子长大、娶媳妇、还有这么可爱的几个儿子,简直已经是幸运得不能再幸运了,所以这天,她并没有露出丝毫难过的样子。反倒是一路走来,拉着佐助叮嘱这叮嘱那的,因为从这不足一个月的相处里面,她已看出这孩子不够看重自己,导致的是——很会照顾人,却完全不会照顾自己,而自己的儿子偏偏又是个粗神经,这可不让她操碎了心么。

「老妈放心吧,好歹是怀的第三个了,我会照顾佐助啦我说。」鸣人双手枕在后脑,大剌剌地笑道。

「你这样子我更不放心了!」

「……」

「不会,鸣人很会照顾人的。」佐助带点腼腆,站在鸣人身边道。

「就是!」说罢鸣人就抽手搭到佐助肩上去,「我老…公由我照顾!你得信任你儿子啊我说!」

两母子就这样互相唠叨了一顿,时间已快到正午,水门和玖辛奈身上的裂纹渐多,天空射下两束光线将二人包围,原本附身用的「身体」开始破碎,鸣人搭在佐助肩上的手不自觉地用力起来,佐助略为转头看向他身边的人,鸣人的笑容依旧开朗,可是心里面又岂能不难受。

「不要惦着我,我好得很!」鸣人朗声道。

「不要让我太早再见你……」玖辛奈的身形飞速地在光束中消散,也高叫道,眼中到底泛起了泪光,「一百年后才好让我见到你俩啊!」

水门苦笑,也像鸣人一样搭上玖辛奈的肩,只听玖辛奈还没说完:「笨儿子要好好照顾我儿媳妇!还有我四个孙子,是四个!佐助君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跟美琴说你们过得很好很好的……!」

随着一声又一声的叮咛,一下又比一下遥远,终于,水门和玖辛奈保持着挥手的动作消失,光束褪去,森林中回复一片宁静。

「走吧。」鸣人揽一揽佐助的肩,也没看他道。

「嗯。」佐助点头。

两人慢慢走回去,经过自来也的墓地时,佐助忽道:「下年,你拜祭的时候也叫上我吧。」

「怎么?」

「我……想和你一起来……」由于四代目是为木叶牺牲的英雄,在英雄碑上有名,所以二人以往也会到那里祭祀四代目夫妇。只是由于他们过世的日子比较特殊,因此他们一般只会在盂兰盆节那阵过去。

「佐助……」鸣人心中感动,侧侧头用额角轻碰了佐助一下。然后倏地想起甚么似的,停下来转对佐助正色道:「你之前去潜水,不会是……」去打捞好色仙人的遗体吧?

果然,只见佐助也没看向他,嘟囔:「没…没找到……」

「傻瓜!沉在那么深的海底你怎么找?」扶着佐助的肩,鸣人不无生气道:「这么危险的事,根本是没必要的。」

「如果不是怀上了,那种程度对我来说根本不是事。」

「欺山莫欺水,深海里情况千变万化,为那种事去冒险根本不值得,而且还说不准有没有尸体呢!听着,以后不要再去了……」

「……」佐助才想说甚么,鸣人已经打断,一字一吐道:

「我是认真的。」

「……」佐助有点委屈,明明只是想为眼前人做点事,怎么反而被他怪责起来了?

「你究竟有没有听明白?」

只见佐助鼓起了嘴巴,像小时候团子助不高兴的样子。

「诶……我又不是怪你。」

「明明就是。」

「我……」轻轻叹了一声后,鸣人道:「我怎么会,我是心疼。」伸出手,指背轻轻掂着佐助的脸蛋,养了好些天皮肤是有点光泽了,但依然有点脱皮,「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弄丢你。」我怕,真的怕,怕到连「失去」两个字都不敢说出来。

「我……」佐助本来想说「这么大个人不会走丢」,可是转念忆起以前的种种,也许鸣人的心情他实在不够谅解:「我不会有事的……我会照顾好自己。」

鸣人忍俊道:「你说的啊,真的要好好照顾自己才好,怀孕期间真不要再随便用忍术了,搓这么大个水晶球都不嫌费查克拉么。」

「那…明明是你想要的……」

『我只想要一小颗,要不是怀孕你不给我弄个月球大小的出来么?』鸣人暗忖。

他这个恋人、老公,明明很聪明、情感上又很纤细,却又总会有这么点傻里傻气的,其实是因为他患得患失,老是想做得更多更好……

「其实……」鸣人静静地开口,「你弄不弄那个水晶球,我对你都不会变的。」

佐助略为一愕,抬头看向对方,旦听鸣人继续说:「你要对我有信心,而我……也该对你有信心,我们都不会忽然离开对方身边的,我们会永永远远地在一起。」

鸣人觉得自己似乎忽然了然,佐助为甚么要潜水打捞自来也的尸体、给四代目夫妇用上阴阳遁之术、又为甚么会搓了个巨大水晶球出来,其实,跟三个儿子受了点皮外伤就发飙,都是一样的——太在乎了。

鸣人整个手掌覆上佐助尖瘦的脸颊上,拇指轻轻摩娑:「我知道我还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够好,又笨又粗心,但我会努力学习去让你放心的,」你的笑颜,永远是我追逐的目标。稍顿,「我会永远爱你……」

鸣人话没说完,佐助已经抱住他了。鸣人收拢起双手,轻轻抱着他,手掌摸着他后脑轻轻顺抚着。

「不……没事……」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佐助不懂该怎么说只是紧紧地抱住了鸣人:「……你很好。」

其实,这两个自小失去太多的小孩,都害怕失去。曾经,他们因为对方跟自己一样孤单而不再寂寞,所以他们最懂对方,反而难免会过于小心翼翼。

心意相通后就「从此以后永远幸福快乐」是童话,现实生活中爱情是需要经营的,老天爷并不会掉下这种没内涵的涵饼。

「我们都知道对方很好……」鸣人笑道。

「嗯!」埋在鸣人肩上,佐助应道。

「我们都很爱对方。」

「……嗯。」

「我和你都要好好记住啊我说。」

「嗯。」

好一会,佐助终于从鸣人怀中放开来,只见鸣人咧起嘴巴,小太阳一样对他笑着;佐助对他也回以一个笑容,虽然没露出牙齿,但眯起了的眼睛也代表他现在真的很幸福。

「回家了我说!」

「嗯,回家去。」

「诶,要不要我抱你呢,今天走太多路了……」

「我想没事的……」

「说过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呢。」

「可是我真的觉得很好啊。」

走着走着,两小口又争了起来,最后佐助还是拗不过鸣人,被他用公主抱捞起,又再行云流水地飞舞一样回家去。



〈本文完〉

==========
超長完結章! 平淡地结束,发现自己并不太会写言情,不过无论如何,总算填平了,希望大家喜歡
其实我真的很争扎要不要让好色仙人登场的……连出现的原理都想好了,不过最后……还是作罢。

 

评论
热度(163)
  1. Yvonne.T浮一大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琉歌浮一大白🍥🍅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