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分手6(完结)

填坑的墨香:

前文请点击: 序章   1    2    3   4  5


 


        ·本章OOC有,且略文艺←_←


         ·依旧是两个笨蛋谈恋爱 


  
  鸣人看着窗外,魂不守舍。
  佐助离开已经足足有两天了,这两天,鸣人过得十分艰难。
  
  拥有过跟佐助一起幸福生活的日子,他觉得自己恐怕再也无法习惯一个人生活了。夜晚时分,他会用影分身变出另一个自己,假装屋子里有两个人。可两个鸣人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心里头的那份挥之不去的孤独感半分没有减弱,甚至、更加强烈了。
  
  家里都有佐助的气息。
  
  
  就像是追逐佐助的那些年,鸣人对着护额时时回忆七班时他们的争吵、别扭的关心、小细节里透出来的温柔,一遍遍地回忆佐助用生命去救那个当初几乎什么都没有的笨蛋吊车尾。他看着沙发上的番茄抱枕,想起佐助靠在上面时的模样,那个时候,他会伸手揽住佐助的肩膀,两个人没有正形地把脚放在茶几上交缠着。
  想到这里,鸣人不由得发笑。
  
  佐助素来言行均有其气度,绝少有放浪形骸的状况,在鸣人面前却常常破功。若是外头那些把佐助奉为高高在上的男神的女孩子们见着那副模样的佐助,恐怕会跌破眼镜吧?但在鸣人看来,这样的佐助分外可爱。唔,绝对不能让佐助知道这个形容词。
  
  偶尔他们靠在一起时,会忍不住贴近对方的身体,就像那本书说的那样,相互亲近。这个时候,佐助失去一只手臂的弱点就凸显出来了。相较于鸣人,佐助更敏捷、更具有技巧性,但是一旦这样玩闹起来,他往往处于下风——毕竟这样的玩闹佐助也不可能用出写轮眼,用了可就是变相的认输。纯粹拼体力的话,鸣人自然比只有一只手臂的佐助更有优势。因此,往往鸣人把佐助按在沙发上摸了个遍,佐助还只是摸了摸鸣人的胸膛。
  但佐助不可能任凭自己处于下风,他会在鸣人以为佐助毫无抵抗力的时候,突然袭击鸣人的敏感点,叫鸣人刹那间反应无能,他便趁机反手撸一把鸣人的肌肉。只是一般反击到一半他们就结束了玩闹——鸣人太容易上火了,他们总不可能让鸣人鼻子下面挂着两条血迹继续闹下去吧?
  
  
  ——不能继续这样想下去了。
  鸣人忧伤地站起身来,打算去厨房弄点吃的。
  
  
  对于鸣人而言,他并不在意吃食。只要有泡面,有牛奶——甚至过期也没有关系,他就能一直生活下去,偶尔去吃个一乐拉面算是大餐。但佐助的生活习惯可不是这样。尽管在外头过着并不平静甚至可以说朝不保夕的日子,佐助依旧是一个有款的大爷。不得已时他无所谓,但在日常能够有安稳日子的时候,他可讲究了。
  三餐要吃,早饭不可缺少并且一定要营养,午餐最丰盛,晚餐则是七八成饱就足够。而且绝对不允许挑食。不过佐助起床时间不定,因此早饭往往由鸣人准备,午饭和晚饭则大多由佐助主持大局。
  鸣人跟佐助定下了条约,鸣人吃蔬菜,佐助会每个月几天弄拉面吃——或者干脆跟鸣人一起去一乐拉面走一遭。
  
  鸣人站在厨房,对着锅里的拉面发呆。他手边是番茄跟菠菜——番茄是佐助每日必备的。鸣人一开始并不喜欢吃番茄,那个时候,佐助拧起眉头表示番茄的美味鸣人居然不懂太可悲了。鸣人哼哼着反驳,蔬菜没有一个是好吃的。佐助捏起一片切得不厚不薄的番茄,抵在了鸣人的唇上。
  鸣人看着佐助略带笑意的黑色双眸,听他说:“张口。”
  鸣人不自觉地张开了嘴巴。
  咽下番茄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佐助的品味果然不错,这个番茄、真的蛮好吃的呢。
  
  
  面条沸腾的声音惊醒了鸣人,他把切好的番茄放到了碗里,正打算关火,犹豫了下,又拿起菠菜放到锅里煮。
  “说好了我吃蔬菜,你陪我去一乐的……”鸣人喃喃,但房间里没有任何人回应。
  
  
  心不在焉地吃完面条,鸣人又推开了房门,外头是一小片草地。
  鸣人跟佐助都是实力强大的忍者,亦是宿命般的对手。他们会在这片草地上不用查克拉交手,拳对拳,脚对脚,砰砰砰地打斗着。他们那样默契,实力又是不分上下,因而输赢总是不定——但是打得酣畅淋漓,还有福利。输了的人得听赢了的人吩咐。
  当然他们也没什么事情好吩咐对方做,赢了对方的感觉已胜过一切。
  
  
  
  ——可是现在佐助不在这里。
  
  鸣人突然使用了影分身。两个鸣人对视着,摆出战斗的姿势。
  然后,他们又同时叹了口气,靠在墙上百无聊赖地看天空。
  
  “两天了啊。”鸣人影分身说,“佐助现在走了很远的路呢。”
  “佐助他什么时候能不喜欢我呢?”鸣人本体忧伤地问。
  “他说他喜欢我的程度超乎了他自己的想象。”影分身鸣人说。
  “是我!”鸣人本体严肃地表示。
  “我们是同一个人没差别啦!”影分身鸣人摆手,“说正经的,如果佐助特别特别喜欢我——我们,如果喜欢到了一年都忘不了我们,我们是不是一年都见不到他啦?如果一不小心……他一辈子都忘不了我们,我们这辈子都不能见他啦?”
  “胡说!”鸣人本体跳了起来,“才不会这样呢!让佐助离开是为了以后能跟他一起继续过以前的生活!才不是想一辈子都不能见面呢!”
  “但是佐助他认定了的目标,绝对要完成的。”影分身鸣人忧郁地道。
  鸣人本体抿嘴,没有回答。
  他解开了影分身之术。
  
  
  这正是他担心的事情。
  知道佐助喜欢自己的时候,鸣人无法否认自己是很高兴——或者说高兴得不得了,毕竟被佐助喜欢,就意味着自己被佐助认可了,而且是高度认可。佐助居然觉得我很好很好吗?鸣人心里想。
  若不是因为他要跟佐助当朋友,恐怕他只会为佐助的喜欢而欢呼雀跃。
  如果佐助超~级喜欢自己,一下子切断不了对自己的倾慕,那不是很久很久不能见到佐助了吗?佐助说了,下一次回到木叶的时候,他绝对不会再抱着对鸣人的爱情,那么未断之前他绝对不会出现在木叶,宇智波佐助就是那样一个对自己足够狠的人。而且,恐怕——
  想到佐助说的“长痛不如短痛”,在佐助相关事情上智商总是会上线的鸣人知道,在一切结束之前佐助只怕会避开自己。这不怪佐助,鸣人很清楚,佐助是看到自己为无法接近他而痛苦,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刺痛在胸口出现,愈来愈疼,细细密密犹如针刺。
  “佐助……”鸣人低低地道。
  他想要佐助回到自己身边,想要那样每天跟他一起生活——哪怕是佐助时常会出远门也无所谓,只要佐助最终的归宿在自己这儿,只要他们在一起生活,只要他们在一起,鸣人再也不会感觉到孤独。
  
  鸣人想要回归到跟佐助之前的那种生活。
  可以拥抱他,可以轻轻嗅着他身上的味道,可以填满两个人内心的空洞,这样幸福的普通朋友的生活。
  
  
  但是,如果要回到这样的朋友生活的代价是那么长时间不能见到佐助,鸣人觉得自己无法接受。可是佐助明明是为了自己才离开的。
  ——我对佐助的友情不够深刻啊。
  鸣人谴责自己,但是这无法结束他内心对佐助的思念。
  


  
  
  
  
  突然,鸣人猛然站起来。
  “佐助!!?”他既兴奋又有点失落。
  佐助的查克拉出现在了木叶。
  ——佐助他,这么快就不喜欢我了?
  ——佐助回来了!还好今天晒过佐助的被褥,还打扫过房间!
  ——嗯嗯,今天有吃蔬菜,得跟佐助记上一笔!!
  ——佐助我来了!!!!!
  ——但是佐助喜欢我也没有我认为的那么深啊……
  ——佐助回来跟我继续当朋友了!!!
  各种复杂且矛盾感情在一瞬间爆发出来,快得甚至连鸣人自己都没弄清楚自己想些什么。
  
  他一跃而起,快速跳出了围墙,朝佐助的查克拉方向奔跑而去。
  
  
  此刻,已进入了夜晚。又大又圆的月亮挂在半空,那明亮的月光将所有的星星都衬得黯然。
  鸣人一步步地快速跑着,路上被绊了两下——以他那强大的实力居然还会有这样的情况,可见他有多么焦急了。
  
  
  佐助的查克拉越来越近,鸣人的步伐也渐渐缓慢了下来。
  他一步步地走向佐助。
  
  
  佐助在一棵樱花树上。
  他站在枝桠上,背后是一轮巨大的圆月,那皎洁的月光仿佛给整棵樱花树都加上了一道光晕。
  而佐助正在花丛中。
  夜风吹过,樱花飞舞,从佐助的面颊前飞过,落在了鸣人的肩膀。
  
  “佐助……”鸣人抬头,愣愣地看着在樱花间的佐助,月光如水,倾泻而下。佐助的眉眼,仿佛被这景色衬得更加美好。
  鸣人一时间居然不想说话,只想好好看看久未见面的挚友。
  
  
  
  
  
  “……鸣人。”佐助打破了宁静。
  “啊!”鸣人惊醒过来,他刻意双手抱臂,“哼哼,你终于回来了啊,你回来得太突然了今天没有准备你的被褥,晚上跟我一起睡吧我说!”
  “……”佐助摇了摇头,“我等下就走。”
  “为、为什么!?”鸣人震惊地忘记了装模作样。
  “我现在还喜欢着你。”佐助冷静地表示。
  “……哦、哦。”鸣人怪不好意思的,他挠了挠脸颊,“那你……回来?”
  “我忘了告诉你,那本《分手的qing♂趣》讲的不是朋友间该做的事情。所以,作为朋友有些事情不能做。”佐助说。
  “啊?”鸣人愣愣地道。
  佐助比划了下:“比如说,你不能随便搂我的腰,不能随便勾我的手指,不能随便摸我——”
  “怎么可以这样!!!”鸣人猛然跳上树枝,“啪”地一下按在了佐助耳旁的树干上,“为了配合你失恋,我已经很忍耐着不碰你了!连拥抱都不允许!还要离你两米远!还要忍受你离开木叶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还不能去追你!!你现在告诉我,以后当朋友也不能做这些朋友可以做的事情!为!什!么!”
  “……这本来就不是朋友该做的。”佐助丝毫没有动摇,“你会对丁次鹿丸他们这么做?”
  “他们是同伴,你是朋友啊!”
  “……总之,这些都不行。”佐助下了结论,“不信的话,你自己去查下朋友之间能不能做那些事情吧。”
  “……”鸣人死死地盯着佐助。他知道,佐助很聪明,会这么说肯定有自己的理由,绝对不是糊弄自己。
  “那我不当朋友了!”鸣人大声宣言,“我要和你成为能住在一起,能随便对你亲亲抱抱摸摸蹭蹭的关系!”
  佐助拧了拧眉头,正打算说这世上没这关系,他突然发现了华点。
  
  “亲……?”佐助对上鸣人的视线,“你刚才说想亲我?”
  
  “诶?”鸣人愣了愣,“我刚刚说过吗?”
  
  佐助是一个十分沉着冷静的人,他提出了一个十分有可行性的建议。
  “不记得没关系,我们试试看。”佐助微微向前,“鸣人,你看着我。你现在想亲我吗?”
  
  鸣人呆呆地低下头,视线落在了佐助的唇上。
  佐助的唇色十分好看,配上他美妙的唇形,让鸣人感觉,仿佛有什么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视线,叫他移不开眼睛来。
  
  “鸣人?”
  
  
  “我我我我我我——”鸣人结结巴巴地说,他依旧盯着佐助一张一闭的唇,一股热气在身体里游荡,他知道自己准是又上火了,今晚的番茄吃得不够多啊,“我想亲你!!”
  
  “……”佐助沉默了片刻。
  “佐、佐助……”鸣人咽了咽口水,他的思绪混乱,只是本能地喃喃着佐助的名字。
  
  
  “鸣人,你喜欢我。”佐助说。
  
  “哦、哦、我喜欢——”鸣人愣了下,“诶!!?”
  
  “我之前想亲你,所以我喜欢你。现在你想亲我,你喜欢我。”佐助下了结论。
  
  
  鸣人不由得抬头看向佐助,他的眼睛越睁越大,他渐渐地恢复了理智,瞬间反应过来了。
  “啊啊啊——我确实超想亲你的啊我说!原来我喜欢你!!!我超级无敌喜欢你啊佐助!!!!!”
  “这么说的话,我们两个是互相喜欢了!?”鸣人欢喜地叫了出来。
  
  
  “是这样没错。”佐助微微垂下视线,外表看不出,其实他也有些赧然。
  
  
  “那、那么说!你不用斩断喜欢我的感觉了吧?我们相互喜欢对方诶!!”
  
  “……不当朋友了?”佐助迟疑着问。
  
  “不能随便拥抱亲吻的朋友当什么啊我说!”鸣人按住佐助的肩膀,他的脸颊有些发红,“那个,我能亲亲你吗?”
  
  “……”佐助看向鸣人,他从鸣人的腋下反手拥住了鸣人的后背,他微微勾起嘴角,竟显得那样温柔,“……我也想亲你。”
  
  
  
  月光之下,纷舞的樱花中,两个身影越靠越近,最后仿佛融为了一体。
  
  
  
  
  
  
  “就是这样,我们来领证。”佐助淡定地朝卡卡西说。
  人逢喜事精神爽,佐助也是如此。他难得地露出了笑意,略带些骄傲地道:“鸣人这个家伙居然连自己喜欢我都不知道,简直是超级大白痴。如果没有我的话,他恐怕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喜欢谁了吧?”
  一边的鸣人也很少见地没有对佐助的话进行反驳,反而摸着脑袋嘿嘿嘿地笑。
  
  卡卡西一言难尽地看向自己的弟子们。
  他要不要告诉佐助,其实他也没有比鸣人好多少的残酷事实呢?
  ——嘛,还是算了吧。这太残酷了。
  
  
  
  =======
  
  
  鸣人跟佐助正式在一起了。
  对于同期们而言,他们也算是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一本名叫《分手的qing♂趣》这本书开始在木叶暗中流行,甚至辐射到了其他国家,原因不明。
  
  
  既然成为了恋人,鸣人跟佐助自然要跟进一步了。实际上最近他们两个已经明白他们之前擦擦碰碰之后的气血上涌并不是上火的征兆,而是某些不可言说的大人的事情。
  佐助神情严肃地对着新到手的教科书进行研究。
  
  “佐助……”鸣人从背后抱着佐助,他的脸上带着青涩与跃跃欲试,“我们开始?”
  “……嗯。”佐助放下教科书,“鸣人,你分出影分身。”
  鸣人吓了一跳,没想到佐助居然这么大胆!
  但是他没有说话,乖乖地分出了个影分身。
  影分身鸣人紧张地跟本体对视了一眼,才上前,悄悄地按住了佐助的肩膀,并且轻轻地揉着他的肩颈。
  
  却得到了佐助的冷眼。
  
  “过来干什么?去外面跳广场舞。”佐助吩咐,“一个不够,多些。”
  “诶?”
  “不,广场舞地方太小……还是让影分身去村子里跑圈。”佐助表示。
  “诶?”
  “快点吧。”佐助说,他的脸颊上也浮现了红晕,于是鸣人愣愣地照做了。一大波影分身倾巢而出。
  
  “佐助这是要干什么啊?”鸣人在心里嘀咕。
  “还不明白吗?这个宇智波太阴险了,他想消耗你的体力!”看戏很久的九喇嘛终于忍不住发言了。鸣人默默地在内心把九喇嘛推到房间里:“今晚麻烦你睡一觉,不然佐助肯定要生气了啊我说。”
  “哼哼。”九尾不屑地道,“老夫看过多少,早就没兴趣了!完事了再跟我说。”他伸出手,自己关上了大门。
  
  
  在外头,佐助还跟鸣人分析起了上下方的体力消耗问题。
  佐助在两个小人身上画了许多受力图,叫鸣人看得头晕。
  “这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说躺在下方的人体力消耗会远远少于上方的人,”佐助严肃地表示,“那我当下方的。”他可不想出现那样的场景,一方腰酸背痛腿已软,另一方还精力十足地问“结束了吗”,简直是画美不能看。
  作为鸣人的宿命对手,佐助对于鸣人的体力与可怕的恢复力十分了解,一般跟鸣人对战,他都会故意让鸣人无意义地消耗大量体力,现在也是如此。毕竟一起做这种大人做的事情,当然要双方要一起舒服才行。
  “好!”鸣人响亮地答应。
  “记住步骤了吗?”佐助认真地确认。
  “记住了啊我说!怎么亲你抱你这种事情我的身体早就记住了!”鸣人目光灼灼,俨然即将面临一场期末考试。
  “那好,把影分身收回来吧。”佐助表示,该把影分身上的疲劳叠加在鸣人身上了——虽然他知道这个消耗其实不算什么。
  当一切准备妥当,他们开始了拉灯的夜生活。
  
  
  
  
  
  虽然认真做了功课和准备,宇智波第二天还是没能爬起来。
  “……可恶……计算失误……”
        鸣人把佐助抱在怀里,既心疼又开心地揉着他的腰。
         “要不然再试试其他的吧!”鸣人提议。
         “哼,这次是不熟练,”佐助挑衅地抬头看他,“到时候别累趴下。”
         看看谁更厉害些!他们的眼神这么说着。
          即便成了情人,他们依旧喜欢比个胜负。
          
  
  
  PS.
  影分身鸣人的狂奔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有人问影分身鸣人,鸣人表示:“佐助超过分的啊我说!明明说好了一起睡觉!他却让我来跑步!”
  “……”大家纷纷对他报以同情的眼神。
  
  
  基于影分身鸣人的动静太大,佐助最终还是取消了每日夜生活前的“鸣人狂奔”规划。反正也没什么卵用,还不如凭自己的技术消耗鸣人的体力值呢。


(完)


======


本文设定鸣佐觉得喜欢的标准是接吻233333


毕竟原著里他俩就对接吻反应比较大吧

评论
热度(512)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