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为恋爱的幻术(1-2)

逆行沼泽:

看了看大家的文突然也想写写这样的题材www

大概是中了幻术认为佐助是自己恋人的鸣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的故事吧

总之本意大概只是想看看直球结尾不发卡的太子www



1


“…………”

“……所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佐助压抑着怒气,指着身后抱着自己不放手的鸣人,询问着火影办公室中的六代目火影卡卡西。

“……呃,这个说来话长。”卡卡西叹了口气,感受到了鸣人这次的行为就是在给自己本来就忙碌的工作添堵。

“卡卡西老师!你也帮我和佐助说点什么嘛!佐助居然丢下我一个人出村了4个月才回来……明明我们是恋人,佐助根本就一点也不在意我……!而且…而且他居然还和我说他要和我分手的说,我漩涡鸣人绝对不会同意的我说……!!”

鸣人紧紧抱着身前的佐助一副死也不放手的架势朝着六代目咆哮道,卡卡西很无奈,怎么就偏偏在这种时候佐助回村了。

“你是摔到脑袋了吗吊车尾……!我说了,我们根本不是什么恋人,你可以放手了。”

鸣人瞪着身前的佐助只是更加抱紧了他,丝毫没有打算松开,他眼神里满是不甘。

 

四战后的3年来,宇智波佐助为了赎罪顺便调查辉夜相关的资料一直在各个大陆游走,几乎过好久才会回村子一次,期间五代目的纲手婆婆把位子让给了卡卡西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赌博去了,而漩涡鸣人则是和以往一样每天都在重复着出任务,修行,然后想佐助这雷打不动的三件事请。

本应该这样继续下去的日子,不知道鸣人抽什么风,非要和小樱说自己想要修行克服幻术。刚好最近小樱也在学习幻术,而且还意外的有天赋,也许正如小时候卡卡西老师所说的,她很擅长这个,于是就顺其自然的帮上了鸣人修行。

“这和这个白痴变成这样有什么关系……?”佐助听着卡卡西的长篇大论,显然有些不耐烦。

“你不要急听我慢慢说嘛……”卡卡西无奈道,明明自己忙到看亲热天堂的的时间都没有,却要为眼前的两个徒弟解决他们的友谊问题。

所以说,小樱也是一时好玩,所以给鸣人施加了第一时间想到谁,就会喜欢谁的幻术。自然,这个人就是佐助,所以似乎现在在鸣人的印象中佐助就是他的恋人。

听完卡卡西的解释,佐助很无奈,虽然他知道鸣人作为自己特别的朋友想念自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这个人对幻术的抗性未免也太低了。

“为什么小樱不把幻术解开?”佐助开口问道。

“这个……其实小樱当时施展了幻术后什么也没有发生,小樱以为自己失误了所以就没有在意……”

“……”听完后佐助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谁知道你突然回来了这个家伙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直在火影室和鹿丸喊着‘我感受到佐助的查克拉了!他要回来了!’吧啦吧啦的说个不停……”卡卡西模仿着鸣人的语气说着。

“那小樱她人呢……。”

“她去出长期任务去了,她受了雷之国那边的交换委托至少1周内是不会回来的了。”

“……”佐助感觉现在很不好,他突然也觉得自己回来的很不是时候,也许他应该找机会偷偷走掉。

“你们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都说了我根本没有中什么幻术!卡卡西老师你不是也祝福了我和佐助的关系了的吗!为什么你要帮着佐助说谎……!”已经19岁了的漩涡鸣人还像任性的小男生一样抱着佐助不愿意松手。

卡卡西听完哭笑不得,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道理卡卡西和佐助都懂。佐助自然也没有继续纠缠下去,他转身离开了火影室。


鸣人也并不打算就此放开佐助,他紧紧的握住佐助孤零零的右手,生怕松开了佐助就跑掉了一样,虽然也许的确如此。

虽然很麻烦,但是佐助并不想在大街上和鸣人争执起来,所以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朝着宇智波的大宅走去。鸣人也意外的配合,没有在街上像之前那样折腾,只是握着佐助的手紧随其后。

到了村子角落的宇智波宅邸,佐助推开了许久没有进去过的家,地板家具以及各处都积满了灰尘,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场景的佐助只是单手解印分出了两个隐分身,试图整理一下自己的房间。鸣人见状连忙也分出了几个隐分身帮忙。

佐助看见后,说道“只是整理一个房间出来不需要这么多人帮忙。”

鸣人则是说着“这怎么可以,佐助难得回家一次,当然要把家里整理的像家一样才可以!”

鸣人难得能说出让人感觉不错的话,佐助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他的好意。可惜就在他心中小小的感谢还没念完之时,就从四处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响声。

“……。”佐助看着面前的鸣人。

“……抱、抱歉!我好像搞砸了!因、因为你知道的嘛!我很少收拾房间的……而且你家我又不熟、所以……”鸣人紧张的和佐助解释着刚才那些噪音的原因。

“够了……我自己来就好,你回去吧。”佐助走到客厅,看见鸣人的两个隐分身收拾着地上已经碎掉的花瓶的残渣,隐分身们看见佐助过来便拼命道歉个不停,真的是和本体一模一样……的蠢。

“不、不可以!我不会走的……”说完鸣人又一把抓住佐助的右手,仿佛知道握住了他的右手他就不会在继续反抗了一样。

佐助叹了口气平静的和眼前的鸣人说道“虽然你根本不愿意相信,不过我说了我们不是恋人,你只是中了小樱的幻术而已。而且当初不是你也赞同我离开村子吗?”

面对着佐助的询问,鸣人直接忽略了不是恋人这句话,他拽着佐助回道“……所以我后悔了啊我说……!佐助果然应该留在村子……不、是留在我身边才对!”

佐助顿时有些无语,他抬头对上了鸣人湛蓝的眸子,原来这个家伙变成恋人会比之前还要难缠10倍吗,虽然之前就已经够难缠了。真不知道当年自己不在的时候小樱是怎么被他烦着的,想到这里佐助不禁有些佩服小樱,他觉得也许只有她才能破解鸣人的死缠烂打之术。可惜佐助熟不知鸣人压根就没有这样缠着小樱过。

“够了……”佐助还未将拒绝的话说完,他便看见面前的鸣人眼角发红,咬紧嘴唇的模样。这样的鸣人他并不陌生,就像当年13岁他从终结谷离开的时鸣人的表情一样,想到这里他内心不知名的什么被触动了一下。不能这样下去,内心的某个声音这样说着。

“我暂时不会这么快就离开的,我会等到小樱回来为止。”于是佐助如此对鸣人说道,他只是不想让自己对鸣人有什么愧疚感,仅此而已。

听到这句话的鸣人从脸上浮现出了和刚才截然不同的欢快的表情,但是马上他又一副认真的态度继续对佐助说道“那、那我可不可以住在佐助这边,就算佐助说不想和我做恋人了……我也不会放弃的!我会一直和佐助在一起,直到你再次喜欢我为止。”

佐助对上鸣人真诚的神态,显然眼前的鸣人很认真的对他说着这番话。而却让此刻的他觉得有些尴尬,虽然知道这都是幻术所致,鸣人如果从术中解脱出来一定会难堪死吧。不过那也是鸣人自己的事情了,佐助暗暗念到这都和我无关。

“不可以,我不想和别人一起住。”于是佐助轻而易举的拒绝了鸣人。

“为什么……!就算佐助不承认我们是恋人至少我们还是朋友、兄弟、家人不是吗!那样让我和你一起住又有什么关系……!”鸣人难得能说出听上去如此有道理的话,佐助差点就被打动了,可是仔细想想又哪里都不对。

看见佐助完全不为所动,鸣人又补了句“我保证什么都不会做的……!”

……?佐助瞬间还没能理解鸣人台词的本意,直到鸣人接着继续说道“而且就算做了也不会再弄疼佐助了!这几个月来我每天都有在拼命学习实践sex的基础!比修炼色诱术还要认真的我说!”

听完此话佐助终于忍无可忍“为什么我要和你做那种事情,你就在妄想中去继续实践吧。千鸟——!”

“哇啊啊——住手啊!佐助,这可是你家房子会坏掉的!”

佐助黑着脸收起了千鸟,的确如此,这里是自己的家,他并不想搞出什么问题。但是此时已经不是不想和鸣人一起住而是绝对不要和他一起住。小樱的幻术有那么厉害吗?总觉得鸣人的认知和之前差的很远,话虽如此,但是佐助还是稍微有些担心鸣人的。

“吊车尾的……”佐助觉得应该先确定一下面前这个人目前的状况才可以。

“什么?”鸣人见佐助收起了千鸟便老实的在一旁听着佐助接下来的话。

“为什么你说我们是恋人?”

“因为我和你告白了,然后我们就交往了啊?”鸣人顺其自然的回答着。

不不不,这明显是这个家伙的错觉,根本没有这种事情。

“什么时候?”

“在终结谷的时候,当时我们打了一架,都失去了惯用手,你问我为什么这么执着于你,我就和你坦白了啊……你不是也答应了我所以才愿意和我回木叶的吗!!”说到这里鸣人有些激动。

虽然好像的确没有错,但是原来鸣人的那个台词是他所谓的“告白”?这绝对是哪里搞错了。

“不对,那个时候我只是承认你是能让我一样感受到痛的朋友而已,并没有恋人这个附加选项。”

“才不是……!明明那个时候因为佐助怎样都不听劝所以我不得已一时冲动才对你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害的你事后用千鸟和我对轰导致我们都失去了惯用手。”

“等等,那样的事情是什么。”佐助迅速的发现了鸣人台词中的盲点。

“非说不可吗……?说出来你一定又会生气的啊我说。”鸣人盯着佐助回道。

“你说。”佐助只是想确定鸣人是在回忆中加入了什么妄想才会导致他无比确信他们现在的关系的。

“就是……就是我强上了你啊。当时我觉得……就算是用这种方法把你干到没有力气再继续反抗,然后强行把你的身体带回木叶也好……”鸣人一边观察着佐助的神态一边吞吞吐吐的说着。

“……”听完鸣人的话之后果不其然佐助的脸色更黑了。

“听好了,鸣人,那都是你的幻想,现实中根本不存在这样事情,如果你敢继续说下去或者对其他人说我就砍了你。”佐助抽出放在腰侧的草薙刀居高临下散发着黑气的看着鸣人。

“停停停!!住手!我都说了你一定会生气的嘛!!所以我才刻意不去提之前的事情嘛,而且我在那之后都没有强迫过你啊!也没有弄疼过你……”

“千鸟锐枪”

瞬间白色的雷光从鸣人的耳边射过。

“我都说了让你闭嘴。”

佐助不明白,小樱明明只是对他设置了一个简单的喜欢上别人的幻术会造成这样的影响,这已经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了,根本就是面前的这个人的记忆就完全不对。天知道他的回忆里塞入了多少这种不存在的妄想成分。更加令佐助气愤的是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只是对鸣人的话感到恼羞成怒了而已。

安静了很久的空气被鸣人的腹鸣声打破。

“……佐助,我饿了的说……”

在这种时候鸣人永远不懂得读空气,佐助只是对他说着你可以滚出去自己去吃拉面,显然他对于之前的事情感到非常介意。鸣人这边则是愣了愣,然后默不作声。

“佐助……对于我的事情,你已经感到讨厌了吗。”

面对着鸣人和以往截然不同的声线,佐助突然感到莫名烦躁,他途中也试图想解开鸣人的幻术,但是似乎完全没用。而此刻他对于鸣人的质疑根本就是没有的事,佐助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讨厌鸣人,但是也不想再和鸣人继续交流着这些根本不存在的事情。去找鹿丸交流一下吧,也许可以成功解开幻术也说不定,现在的他莫名的急躁。

“你要去哪里,佐助!”鸣人见佐助没有回答自己独自一人准备离开的样子突然紧张了起来。

“去找火影室找鹿丸问话而已,你不需要跟上来。”

“为什么,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一起去啊。”

“不需要,你就留在这里就好。”

佐助不希望鸣人跟着他继续添乱,但是总觉得就这样放他到处乱跑也不好。

“那你会马上就回来的对吗?”鸣人站在门口,看见站在庭院中的佐助,透着月光总让他觉得有种虚无缥缈的不安感。

“是的,我会回来的,所以你在家里等着我。”

佐助和鸣人都是守信的人,也都是说到做到的人,从这点上来看他们也许很像。鸣人也并没有打算过多的介入佐助的思想,毕竟他们也都不像从前那样年幼无知,无谓的争执就这样避免就好,而且佐助的那句让自己在家等他……让鸣人感到有些莫名高兴。

 

 

2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指鸣人他将自己的妄想当成了真正的记忆?”

面对着鹿丸的猜测让佐助感到有些不安,虽然他并没有告诉鹿丸鸣人的记忆内容,只是简单说明了鸣人的回忆中很多事情根本不存在。好在鹿丸马上就理解了佐助的话,按照现在所知道的事情,能得出的结论就是也许这个幻术比他们想象中的要更为复杂。

“幻术解不开说不定是因为鸣人是这样希望的呢……哎,真麻烦……。”鹿丸抓了抓脑袋立刻打散了这个猜测,因为如果是这样就真的很麻烦了。

“他所希望的?有什么好希望的,我并没有觉得他现在很开心。”佐助否认这个说法。

“呃……你看那家伙不是没有家人吗,也许他会渴望这样的存在呢…”鹿丸思考了一下要怎么合理解释当下的情况。

“你是指他把我当成自己的亲生兄弟的事情?”佐助很快就理解了鹿丸再说什么。

“恩,而且对于他来说唯一的家人一直都不在身边,在加上你曾经叛忍的名号浩浩荡荡的,让他一直很担心。所以在他的潜意识里希望可以找到个让你留在木叶选项,所以才导致了现在的状况也说不定。”

鹿丸看着沉默的佐助接着说道“其实在你不在的时候,我经常被六代目安排到和鸣人一起出任务……真的是麻烦死了,那家伙经常在吃饭的时候莫名的念着你的名字,还有对话里永远都是围绕着你进行,就连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要让我听见‘佐助’这样的梦话……真的是超级麻烦,再也不想和那家伙一起出任务了。”

听完鹿丸的迷之抱怨,佐助面色一红感到有些莫名的难为情“那个笨蛋……。”

“总之如果你也重视他的话,就想想他真正想要什么吧,也许顺这样他自己也会发现现实和他的妄想不一样的地方呢。”

“……”佐助不知道回复鹿丸些什么,但是如果正如同鹿丸所说的,那个白痴一直在为自己的事情烦恼的话,那么这个答案让他很讨厌。

佐助不希望漩涡鸣人继续为自己干什么,否则他自己独自一人的赎罪之旅岂不是变得毫无意义了,宇智波佐助并不喜欢这个村子,但是也并不讨厌这里的人,从头到尾让他感到愧疚的人大概也就只有漩涡鸣人了。他甚至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人,但是又深深知道他的重要性。所以佐助选择了游走世界,这样就不需要去思考这些问题,但是他现在感觉到头来都是自己的肆意妄为,因为鸣人还在这里,在这个木叶哪也没去,而且那个鸣人希望自己也留在这里。

如果说鸣人的家是木叶的话,佐助的家……也许就仅仅只是这个木叶其中的这个名为漩涡鸣人的人身边而已,但是这样的话他并不承认也并不希望让谁知道,包括鸣人本人,甚至包括他自己。

“总之,我能告诉你的也就只有这些了,我想我应该要下班了,不然手鞠等会会啰嗦个不停的。”鹿丸无奈的看着眼前曾经的同伴,他们之前并不熟悉,也没有什么需要叙旧的台词需要说,这样下去,他觉得自己和佐助的交流也只会继续围绕着漩涡鸣人而展开,这种情况似乎在哪里见过。

“恩,谢谢。”

鹿丸对于佐助轻描淡写的道谢其实还是有些惊讶的,也许这几年来佐助的确变了很多,四战刚结束的时候,他们几个同龄人和佐助的关系可谓是僵硬至极,不是因为鸣人一直偏袒着佐助,也许同伴中急性子的牙或或者说话过于直接的佐井都会直接和佐助打起来。鹿丸认为佐助的思维太绝对,而且他一点也不信任大家,除了鸣人以外。啊啊,真的是麻烦死了,明明自己最需要烦恼的人是目前暂时留在木叶的他的恋人手鞠才对,干脆自己请假公休个一周吧,鹿丸看着佐助离开的背影暗暗想道。

 

 

佐助回到宇智波的宅邸,从外面看见他的家中灯还亮着的,让他差点产生了双亲还有鼬还没有死的错觉,他嘲笑了自己怎么和鸣人一样做梦,然后推开了家里的门。

“欢迎回来!”

鸣人脑袋上系着不知道哪里找来的布,佐助看了看他然后看了看周围,鸣人似乎是趁着自己离开的时间给他家整个来了个大扫除。

“干得不错嘛,吊车尾,这是给你的奖励。”佐助提起刚才路过一乐打包的拉面递给鸣人。

“哦哦thank you!我差点就要饿死了,我翻遍了你家居然什么吃的都没有。”鸣人不顾形象的接过拉面就直接坐在客厅的桌上吃了起来。

“因为我很少回来所以不需要准备食物,倒是你饿了就自己出去吃啊。”

“我想等你回来嘛。”

“白痴。”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碗筷后,佐助安排鸣人睡在二楼的客房,鸣人死活不愿意,说是一定要和佐助一起睡,如果不行至少也要睡在佐助隔壁的房间才满意。

佐助并不想让鸣人睡在他隔壁的几个房间,因为那里是父亲母亲还有鼬曾经的房间,其实连他自己自从那年后,就很少打开那里了,也许他内心还在介意着什么吧。

“那你和我睡一个房间吧。”佐助也不想在刻意回避鸣人或者是什么其他的,反正这样的要求而已满足他也没有什么问题。

“耶!”鸣人像被纵容了的小孩子一样,一把打开了佐助卧室的门冲了进去然后就直接扑到了床上。

“你好脏,不要没有洗澡就接近我的床单,而且为什么你知道这是我的房间。”佐助好奇道。

“因为刚才我打扫的时候看见了这个!”鸣人从床上跳了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有些旧了的恐龙布偶。

“我看见过哦!你小时候的时候还拿着他上街过!”

也许鸣人的话中并没有嘲笑的意思,但是在佐助耳里却显得格外刺耳,为什么这个家伙会提起这种小时候连自己都不记得了的丢脸事情。

“把他放回原位!不要随便乱懂动我的东西!”佐助说完一把抢过那个布偶,然后将它塞入了柜子里。

“有什么关系嘛,明明很可爱啊,小气。”

“快去洗澡,然后去柜子里拿棉被打地铺。”佐助决定直接无视他们前面的对话,制造新的对话。

“不是说一起睡吗?”鸣人询问道。

“这里我才是主人,我说什么你听着就好,不然你就出去睡吧。”

“唔……。”知道不能继续得寸进尺的鸣人发出了微弱的抗议,然后没有办法的走向了浴室。

佐助则是从柜子里翻出了尘封已久的被子。

“咳、咳咳……”被翻出来好多年不见日光的被子,散发出了严重的潮湿霉味和灰尘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佐助实在是无法接受,他把它们打包一起拖到了走廊,显然今晚要洗干净它们是不可能的了。

然后他去客房看了看那边的被子,一样散发着让人难以接受的味道,那为什么只有自己房间的被子是正常的,佐助凑近闻了闻,似乎还散发着刚刚洗过的洗衣剂的香味。

此时鸣人从浴室探出头来冲着佐助喊道“佐助——那个、我没有换洗的衣服……。”

那个白痴。佐助没有办法,打开了自己的柜子,那里有着四个月前他回家时候清洗过的干净衣服,大概是这个家为数不多的没有散发出奇怪味道的布块了。

鸣人一把接过佐助丢来的宇智波一族特有的传统黑色高领短袖和裤子,他把他们套在身上,然后在镜子里看了看。呃、真是说不出的微妙,鸣人觉得自己不适合穿这类衣服,果然它们还是更加适合在佐助身上。

接着换佐助也去浴室洗澡去了,鸣人躺在佐助的床上无所事事,他抬头看见床头柜上的照片,然后鸣人把它拿了起来。那是小时候七班的合照,佐助一直没有带走留在这个房间好几年了的照片。

“我可是每天都有把它带在身上呢……佐助,和当年你留下的叛忍的护额一起。”虽然护额早已还给佐助,但是那段追逐佐助的时光对于鸣人仿佛还是不久前的事情一样。

“你在念叨着些什么。”佐助看着拿着自己桌上照片发呆的鸣人不解。

“没、没什么!”鸣人一把将照片放回原位。

真是奇怪的人,佐助并不打算深究鸣人在想些什么,他走到了床边然后直接盖上了被子对鸣人草草说了句晚安便打算睡觉了。

“咦——!这么早就休息了吗!”鸣人扑过去试图扯开佐助的被子。

“白痴吗你,我们又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做,既然如此为何不早点睡觉。”

“那我也要和佐助一起睡……!”鸣人拉开被子朝着佐助的方向靠来。

“你不要挤过来。”佐助对于答应鸣人莫名其妙的要求就已经是极限了,他并不想和鸣人分享他的被子。

“但是佐助还没有亲我……。”

“哈……?”佐助回头看着面对着自己侧躺着的鸣人,如果不是他提醒自己,也许佐助都快忘记了现在鸣人觉得自己是他恋人的这个设定。

“为什么我要亲你不可。”

“佐助明明以前回家都会给我晚安吻的!”

“够了!我不想听,你可以闭嘴了。”说的和真的似得,天知道此时鸣人的回忆里是些什么剧情。佐助继续背对着鸣人躺了回去。

鸣人则是更加的靠近佐助,他将头埋在佐助的肩颈里,然后环着佐助的腰。

热……佐助很想让鸣人松手,鸣人的呼吸和他偏高的体温让他感到说不出的难受。

拒绝的话还未说出口,鸣人小声念到“让我抱一会就好……”

鸣人颤抖的声线让佐助感到心脏好像被什么揪住看一样难受,也许真的就像鹿丸所说的那样,鸣人只是渴望一个家人一样的存在而已。就像小时候的自己,也会缠着鼬,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不肯松手还会要求对方读书给他听。

鸣人一直以来并没有这样一个可以让自己任性的人存在,佐助觉得有些心疼,也许这正如鸣人所说的,如果你痛苦的话,我也会感受到痛苦,比自己一人的时候更加……。

虽然他此时不知道要如何安慰鸣人,但是就这样任他抱着,佐助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忍受的。其实他也并没有很讨厌这种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偶尔会让他感到害怕,害怕再一次失去它。

 

“佐助……”鸣人略低的声音回荡在佐助耳旁,让他感到有些不适的黏腻的气息扩散开来。

“佐助,其实我没有穿内裤。”说完鸣人张开嘴巴对着佐助的脖子轻轻舔咬了上去。

“……!!!”仿佛触电一样,佐助立刻挣开了鸣人的手坐了起来,因为他分明感受到了刚才鸣人的那玩意顶着自己。

“……你干什么……!”突如其来的袭击和鸣人让人无法理解的行为,让本该还在思考问题的佐助大吃一惊,他涨红着脸捂着自己的脖子靠在床沿。

“因为佐助没有给内裤我所以我没有穿,现在觉得有点难受啊”

鸣人的声音很正常,就好像刚才的事情不存在一样,如果不是佐助视力很好也许他会就这样被鸣人耍了。因为鸣人脸上分明也漂浮着不明的红晕,这家伙刚才绝对是想对自己干些什么,佐助可以确定。

“我这里没有那种东西可以借你换上,你可以选择现在就回家,立刻马上。”佐助觉得之前还在思考着那些什么家人什么兄弟问题的自己简直就是白痴。

“我才不要——!”鸣人按住佐助继续说道“我都说了我什么也不会做的……!为什么佐助一直在让我离开!”

“因为你中了幻术!”佐助一把扯开鸣人。

“明明中了幻术的人是你才对吧……!”鸣人继续抱了上去喊道。

“明明说好了的会经常回来的……你根本就没有顾忌我的感受,而且还想否认我们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羁绊……中了幻术的分明是你才对,我明明每天都在想着佐助的事情,你稍微有一点点在想我吗……。”鸣人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紧紧抱着佐助不愿意松手。

“…………你会后悔的。”佐助没有继续推开鸣人,只是用着平淡的句子陈述着事实。

“我早就已经后悔了……最开始的时候就不应该同意你离开!”

现在的鸣人也许无法理解,但是佐助明白,等到幻术解开他们之间就会和以前一样,也许到时候鸣人还会讨厌,否认他现在所说的这番话,佐助不想看见那样的场景,那对于他来说是致命的。

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除了漩涡鸣人。

越是珍贵的东西就越需要像呵护雏鸟一样小心翼翼的保护起来,包括接触的距离,观察的角度,而现在这个脆弱的平衡点就在被那个人本身所打破,而且还并非他本人的意识。

 

不想再次失去最重要的东西,所以这样就好。

 

 

 

 

tbc



评论
热度(288)
  1. Yvonne.T逆行沼泽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