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面】必不可缺

椒盐咸鱼:

生子注意哇,有小面码
时间线清奇,佐助手接回来了!鼬还在!
就想写一个放纵傻爸爸带孩子的下场。
@折心付火 gn的点梗~



这也是凑巧,从忍者学校放学回家的漩涡面麻在路上遇到了出任务快一个月没回来的那个爸。他揉了揉自己眼睛,确定自己并不是因为饿而出现的幻觉之后便舍弃了平日里“高官子弟要有规矩”的心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冲向佐助。嘴里还说着:“爸!您总算回来了!!您再不回来我就要变成拉面坛子了啊!!”


其实在佐助离开前他在冰箱里准备了不少吃的,而且还嘱咐了鸣人不要暴饮暴食,还有就是看着面码把蔬菜都吃点。但关于这两点,佐助早就知道那对父子是绝对做不到的。事实也和他想的一样,前三天两个人就吃掉了大部分的菜,准确的说是大部分的肉。导致之后的土豆炖肉只有土豆,饭团只有梅子馅的。导致在那之后,巳月看到他带过来的便当都以为是他家父母又闹“感情不和”了呢。得知这个错误消息的大蛇丸表示“随时欢迎佐助去他那儿住一段时间”。


这种菜色并不能勾起父子两人的胃口,从那之后直到佐助回来为止,两个人的吃饭问题都是在一乐解决的了。起初面码的确很高兴,吃起面来能吃两碗!但随着次数的增多和拉面劵的减少,他渐渐意识到自己的胃开始无比思念另一个老爸做的东西。



推开家门的瞬间,父子两人听到了“嘭”的一声。还未完全消散的查克拉让佐助能确定那声音的始作俑者应该是鸣人的影分身。


多半是感知到自己的查克拉了,所以派了个影分身回来收拾家里了吧,还算他聪明些。而面码也是对着突然整洁的家中表示“是不是自己进错屋子了”。


直到太阳被月亮取代了,这个家的太阳才回了家。


“佐助!!!欢迎回来啊!!”回来就踢掉鞋子的漩涡鸣人寻着香味冲向厨房,从后面抱住正在向锅里放调味料的人。还好佐助手稳,不然这锅番茄炖牛肉就可以加不知道多少水直接变成汤了。


“你想被咸死么?白痴。”话虽然这么说,那个盛了些许汤汁的勺子还是凑到了鸣人的嘴边。


吹了吹,抿了一口,那张有着六道胡须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佐助看着想要退开的表情。“好吃!好吃啊!!果然这个家里真的不能少了你啊,以后还是让你不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了,面码这几天一直埋怨我不会做饭啊我说!!”这话里透着委屈,但听的人却觉得的确有必要让这位火影学会几道菜来果腹用。


“去洗手然后叫面码出来吃饭。”他关了火,用后肘戳了戳抱着他不撒手的人。催促他快去,别饿着儿子。


“啊我知道了啊,不过小佐助是不是忘了和我说什么?”金色的脑袋蹭着黑发人的脸,撒娇似得不愿意撒手。


“欢迎回来……”


“我回来啦!”说完这话还不忘在那许久不见的脸上亲上一口。


而这时,本打算下来看什么时候开饭的面码也十分‘凑巧’的目睹了这虐狗的全过程。他迅速转身,在心底默念道:“我是来吃饭的,我没有吃饭狗粮,我不是单身狗,我会有女朋友…”






说实话漩涡鸣人也是尝试过做饭的。那个时候面码还是个穿着纸尿裤满地爬的婴儿,佐助被大蛇丸叫过去做身体检查,大概要2、3天不回家的样子。起初是想麻烦哥哥帮忙带两天面码,但抵不住鸣人自告奋勇说要自己照顾儿子试试,这也导致悲剧的开始。


去之前佐助告诉了他面码常用的一些东西都放在哪里,如果放在外面的不够楼上靠近窗户的柜子里还有很多。鸣人的确认真听了,也仔细的记了下来,但这都在佐助离开的那半天。身为火影的他自然大半的时间都要在火影室,在家里留下了一个影分身照顾面码后他便也去了需要他的地方。工作家庭两不误,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和谐平静。


“叩叩,这是新送过来的……哎!!这是什么?”过来送文件的鹿丸险些踩到脚底下一摊不明液体,他向前越了一步,站定,才发现原本应该坐在火影桌后办公的鸣人不见了。准确的说是没有坐在那里,因为他听到了这些,“面码,来,来爸爸这里啊。这里不是家里啊我说!地上不干净的!”身着火影袍的男人正蹲在地方看着已经爬到墙角却丝毫不想回头爬会他怀里的面码。


“咳……这是怎么回事?现在是工作时间啊这位火影,带孩子还是回家带为妙。”鹿丸轻咳一声说道。


“鹿丸你来了啊,你说这孩子怎么不过来啊,我很可怕么我说。”


‘佐助怎么就同意跟了他的呢?’看着眼前傻爸爸对儿子束手无策的样子,鹿丸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鸣人的问题。


其实是鹿丸是这样认为的,鸣人大概只是不太能吸引自己家孩子注意力而已。



面码已经到了可以吃辅食的年纪,当然之前制作辅食的工作都是佐助来完成的就是了。而现在呢,鸣人看着面前的土豆,指腹摩擦着自己的下巴认真思考了起来。




出乎意料,隔天就回来的佐助被鼬叫去了医院,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双眼睛便立马变成了血红色的三勾玉。但到医院并没有他想象的鸣人被袭击或者面码受伤之类的,只是自家儿子被小樱抱着又是揉肚子又是拍后背的。而他儿子呢?正一抽一抽的打着嗝。


“你们两个搞什么?这么小的孩子给喂那么多吃的不怕撑坏了么?还有啊,好在小孩子的味觉还没发育完全,不然估计就要吐死过去了。”


他从小樱手里接过面码抱在怀里,看到佐助的面码似乎突然有了精神,冲着佐助笑了起来。小脸的确好看,不过这口气……那个白痴到底给他们儿子喂了什么。想到这儿,他开始四下寻找没有出现的鸣人来。


“对了,小的吃的有些多。大的那个味觉好啊,你去隔壁看看吧,现在估计还虚着呢。”



宇智波佐助离开家一天后,他家里剩下的两个人便都去了医院。也是那之后,他便不让鸣人再开火做饭。那段日子鸣人也打趣过他,说一定是佐助做的饭太好吃的缘故所以他才会做饭那么烂,他说这样两个人就互补了。一个爱说另一个不爱说,一个有些莽撞另一个沉着冷静,一个在外应对另一个负责持家……这样佐助也不会离开他,因为他们对彼此都是必不可少的,他们都擅长彼此苦手的事。


不擅长的就交给对方吧,负担就分一半出来吧。两个人,三个人,这个家越来越稳定起来,没有什么可以拆散。


——————

评论
热度(125)
  1. Yvonne.T椒盐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