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体]傅璎:歌尽桃花时

橘皮泡茶:





向天起誓超级甜 写完想被抢救。[我是文档,我可以证明她说的没错]




歌尽桃花时





三月,桃花,与风。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三月时,京城里的桃花开了,画山水画的画家出来了,美名其曰踏青。画人物画的画家出来了,美名其曰赚钱。


有什么能比让那些爱美的女子站在树下画上一幅意境十足的画更能赚钱的。


于是京城里卖桃花画摊的摊子越来越多,一条主道,半边都是画画的。




傅恒闲来无事带着小娇妻出来逛逛。


那街头的画摊摊主道“少爷您看少奶奶眉眼真的比那桃花还艳三分,您不如让……”


傅恒挡了挡璎珞的脸“算了罢。”



璎珞今日这件浅粉色的褂子上绣了几朵疏疏的桃花,这几日天天被厨房里的玉儿喂着大红袍泡饭,又支了个炉子专门熬鸡汤,早上一碗晚上一碗,养的滋滋润润,夜里搂着,只觉着滑溜溜的,早上起来,看着比从前胖了些,更是肤凝如脂。


她最近也换了新的味道的口脂,是拿牡丹花染的,上回带她逛夜市时,那样艳的颜色,夜市的灯笼在呛咚呛的锣声中摇摇欲坠,暗色的灯光照着她如画中人般的侧脸,唇色是万千好颜色中显眼的一抹红。


让傅恒的心也如锣鼓般跳动的厉害,思索一阵,脱下自己的带帽披风,将小女人的脸锁的牢牢的,方可安心牵着她手继续逛下去。


“少爷……闷……”


“想都别想拿下来。”


“少爷……”


“别想了。”





今日看那些男人都不禁想窥一窥璎珞的容貌,他握着她的手的力道大了些,璎珞窥傅恒这犯愁的样子,得知这是怎么一般回事,故作不知“少爷,你让我画一幅嘛。”


“不可。”


傅恒毫不犹豫。


璎珞扯着自己身上淡粉色的衣裳儿,顺势将另一只手搁在傅恒胳膊上,脑袋悄悄靠在他肩上“京中夫人人人都有,就我没有,丢脸啊。”傅恒侧头陡然闻到她发丝间的栀子花香,轻轻弯了一下嘴角。


“夫君给你画。”



璎珞一听他那比陈年桃花酿更醉人的低语,心里咯噔一下,只好装作对酒馆里跳舞的舞姬十分有兴趣。


傅恒笑着摸摸她的脑袋“要不要去看脂粉?”


璎珞正寻思着家里的口脂味道不够多,一听,眼睛清亮亮地看着他,漾着暖春的涟漪。



傅恒马上知道自己错了。女人的战斗力实在强悍。璎珞为着一栀子花口味的口脂跑了京城东半部的脂粉铺子。顺带买了些描眉的护脸的三四根簪子。


她还嘟囔着没有应景的桃花簪。




傅恒看小女人不满地一踢一踢街上的小石子,哑然失笑,快步走上前去握住她的手,温言哄着“明日……明日下朝我带你来看看。”


璎珞本就没几两怒火,看傅恒这小心样,噗嗤笑出声来,踮起脚捏傅恒耳朵“少爷~原来你是个怕妻的……”



傅恒见小女人这变脸比翻书还快些,不禁呆愣,一会儿又明她在耍自己,心中四下委屈了些,拧了眉,一声不吭。


璎珞大呼不好,傅恒这下可是真的生气了。
完蛋完蛋。


连忙道“少爷,少爷,我错了。”说着便要拉住他的胳膊,整个人吊在傅恒身上,傅恒道“你放开。”


“不放。”贴的更紧。


“魏璎珞你放不放开?”


“不放。”故意呛声道。



傅恒实打实将魏璎珞拽下来搂进怀里,低下头,与小女人的目光相遇后,极缓极缓移开目光,睫毛不经意扇了一下,恰好被璎珞瞧见,悄悄笑了一声。



傅恒极力为自己辩解“你……你刚刚吊在我身上……极为不得体。”


璎珞用恰好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少爷这般,岂不更不得体。”用空档的那只手戳了戳傅恒心口。


傅恒见一切都被识破,搂的越发紧了,璎珞这身衣裳的料子实在好,冰冰凉凉,只不过堪堪几支桃花,却绣的活色生香。针线细密。


眸中闯入了一丝笑意“那就这样罢。”


三月的风都是甜腻腻的桃花酿味,着实醉人。




傅恒今日不知在忙些什么,总是很晚回府,让璎珞等呀等,等到月亮被云埋了,那鸡汤热了又热,风吹来越来越冷,让她托腮在院里还等。




青莲心疼璎珞道“少夫人,先进去睡吧,少爷那鸡汤,青莲给他热。”璎珞勉强地起身打着哈欠,手中的穗子玩了又玩,捏着那一根根细线,百般无赖,干脆拿了个水晶罐子来捣花瓣,罐子里那栀子花瓣饶是雪白的亦被一下一下捣成一团糊。



终究没熬过去。


睡着了。



第二日,刚刚起身便见着傅恒换了身暗紫色常服,那衣角开的丁香花半含花苞,又有几朵开的见花心,极为逼真似能闻到幽幽暗香。这是璎珞给他绣的。



傅恒见小女人把头埋在被子里,只留一双流光溢彩的眸子怯生生瞧着他。不经觉得好笑,端着碗玉儿最拿手的芹菜鲜虾粥来逗她“起身吗?”



璎珞见他这神采奕奕,不经来气,用锦被把自己裹了团团,往床里钻直到脑袋敲到床栏才罢休“你来干嘛?不是去跟官大人喝酒吗?”



青莲原在放菜,闻璎珞这番抱怨隔着屏风道“少夫人,昨日你睡着了少爷便来了,还是他将你抱进来的呢。”



璎珞见晨起傅恒这好看的眉眼,又听青莲这一番解释,气消了大半,扔了那锦被,滚到傅恒面前,任他一勺一勺喂自己,那虾入口,满口生香。


你一口我一口一会儿就见底。



傅恒见这空碗,唤屏风外的青莲“你去帮少奶奶梳妆,我还要上朝。”


璎珞一把拉住傅恒的胳膊“你今日下朝便回来吗?”傅恒只见这女人又是一副要哭起来的表情,轻叹了一口气“我下朝还有事。”



璎珞手一松“那你去啊。”


傅恒与璎珞相识那么多年,怎不知她在耍小脾气。也是最有法子治她的,便轻轻吻了吻披头散发的小女人的侧脸,温情道“等我回来。”



璎珞“……”
富察傅恒你这个登徒子!





今夜也如以往一般,璎珞拾了绣绷子,打算给自个绣一块帕子,正问这青莲是这芍药还是莲花好,那小厮匆匆进了院道“少夫人,少爷在柳青苑里醉了酒,是否要派人接回来,还是开间上房让少爷先醒醒酒。”


青莲一脸怯懦地看着夫人,自打夫人进门来,少爷便准时下朝回来陪伴,别说妾氏连个通房都没有,少夫人也是个眼底容不下沙子的,这少爷醉酒可是真完了。



可她见夫人淡淡道“那便抬回来吧。”


接着像无事一般吩咐“青莲你将那水晶罐子拿来。”


青莲怯怯端过来。


只见少夫人这一下捣的比一下重,青莲看着都心惊,啊弥陀佛……少爷你快回来吧。




傅恒是被五个小厮抬进来的。


青莲连忙指挥玉儿煮醒酒汤,自己先是把傅恒给扶了起来,快哭了似地看着璎珞。


傅恒却一挥袖“别碰我!我是有妻室的人……唔。”


璎珞下针一滞,淡淡笑着道“哦?你还知道你有妻室啊,敢问您妻子名讳?”


傅恒虽晕着却没糊涂,笃定道“魏璎珞。”


璎珞循循善诱“你可知她是个什么人呀?”


傅恒扒拉着腰间的香囊“眼里揉不得沙子,爱我的人。”


那句爱我的人着实是缠绵到余音绕梁三日。璎珞搁下绣绷子,缓步走到傅恒面前“你还知道呀,她眼里揉不得沙子。”傅恒往后退了两步”,姑娘,这不得体,我是有妻室的人。”



璎珞一拉傅恒袖子,细细看他袖口的丁香花“这花绣的倒是精细,谁绣的。”傅恒站直了身板朗声到“我夫人绣的,你不要碰。”璎珞看这醉酒后迷糊到自己都不认识的男人,鬼主意一下就生成了“你还记得,你欠夫人什么事?”




傅恒俊眼半眯,掰着指头嘟嘟囔囔“她想要栀子花味的口脂,想要桃花样式的簪子,她想我日日早些回家,我还欠她一幅画。”



“姑娘,你好生眼熟。”
璎珞面不改心不跳“是吗?”



傅恒定定看着她“你生的好似我夫人。”接着又自言自语“我没听璎珞有个妹妹呀……”然后又自信道“你生的没我夫人好看。”





璎珞“……”




摘了支新开的桃花,衬着这漫漫长空稀稀拉拉的星,与青莲提着的纸灯笼里柔和的光,把那桃花放在鼻尖嗅了嗅,用实在是孟浪的调子道“你不如拿我练练笔?”


傅恒见这纸灯笼的光亮只照亮璎珞的半张脸,那在亮处的眸子熠熠生辉,身上淡青色褂子绣的白梅用来点缀的圆润的珍珠都闪着不一样的光泽。
满园春色。



他将将醒了大半的酒,定晴一看“璎珞?”


璎珞扯着桃花花瓣,实在是勉强弯了嘴角“你还知是我?”说着把那桃花一扔,一踩,发出卡擦碎裂的声音。


青莲被吓跑了。


“璎珞……”


“不听你解释。”




他笑出两个不甚明显的酒窝儿“璎珞……”璎珞实在不愿见他那勾人魂魄的眼,一扔绣帕,打到了傅恒脸才甘心。


傅恒将脸上的绣帕摘了,往院里的石墩一坐,向璎珞招手“你过来。”璎珞已是恨得牙痒痒,花盆底踩碾着枯树枝“你是谁?你让我过来我就要过来?”傅恒眯眼,起身抓住璎珞那细细的胳膊,一个转身将她牢牢箍在自己怀里,坐回石墩。


天旋地转。



“傅恒你放开。”


“不放。”


“富察傅恒!”



傅恒微微松了劲道,低头呢喃“别生气了好不好?”璎珞瞅着傅恒被柔化了却依旧出色的眉眼实在戳眼“不好。”


傅恒笑道“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吗?”说着吻了吻她的眼睛,璎珞只觉着有阵风吹过,凭一盏灯笼只得看见他比星星还亮几分的眼,万物皆有些朦胧。



“你不是要我帮你画吗?”傅恒道,那手指柔柔在璎珞脸上游走,一边道“这是眉毛,弯弯一勾,有美人兮。”


“这是眼睛,亮过万千星辰。”


“这是……”



直到嘴唇才滞下来。他的声音愈发低了,暗哑道“这是唇。”


璎珞这心跳的从未这么强烈过。


咚咚……
咚咚……




傅恒轻轻勾住她的下巴,脸愈发靠近靠近,唇角的笑意怎么也抹不过去,轻轻,轻轻,吻了上去。



已是万年。





第二日是璎珞先醒的,十分费力地从一团团锦枕中爬出来,看傅恒这招抱人使得十分好,把她锁的牢牢的,实在无法挣脱,只好靠在他的胸膛上往他中衣上画圈圈。


然后恶作剧般自语。


“少爷的眼睛。”
“少爷的鼻子。”


“少爷的……”傅恒猛然把眼睁开,吓的璎珞差点从床上跳起来。“少…少爷……”璎珞打了个磕巴。清晨的傅恒尾音都格外撩人“怎么不说下去,嗯?”


说着作势要与她闹一场。


见她怂地钻进被子里,笑得欢畅极了“不闹了?”


璎珞拉着被子滚了两圈后,听身旁的男人轻笑着唤青莲进来梳妆。



璎珞见大红袍泡饭十分开心,又见那油炸馒头,枸杞熬的鸡汤,许许多多集市上的小吃,想来也要好好夸赞玉儿一番。


青莲见状道“这些都是少爷他吩咐手下人去买的,说少奶奶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多买些。”璎珞瞥了眼闷头喝粥的男人,趁其不备,捂着帕子笑了笑。



“少爷有心了。”
傅恒嗯了声,闷头喝粥。


“少爷要尝尝小笼包吗?”


“嗯。”


“少爷这鸡汤味很浓的。”


“嗯。”




傅恒默不作声,整整喝了两碗粥才打算搭理这小女人,可她倒好,许是她意识到傅恒是故意耍她,便咬着油炸馒头,不作声。


“璎珞?”


“璎珞?”



鸦雀无声。




傅恒唤了两声,也未见她搭理,起身回了内室,也是一眼都没瞧发脾气的女人。


过了会儿,端着个锦盒出来了。偷偷瞄了眼璎珞,将锦盒打开,发出卡擦一声。



璎珞实在按耐不住,搁下油炸馒头一把捉住傅恒的手“这是什么。”先是一圆圆的脂粉盒,她将盖子开了,低头一嗅,盈着栀子花香。


“我这几周寻了整个京城的脂粉铺子,实在没有,便寻了全京城最好的制香师傅,为你单独调的。”



往里一捞,阳光一照,步摇雕成了桃花簇簇开的样式,素银簪子上的粉色珍珠很是晃眼。



“簪子是我绘了图纸,自己打的,珍珠是我开了库房取出来的,可能有些丑罢……”


“我想想,我还欠你一幅画,那……”


万般滋味涌上心头,璎珞搁下簪子,望着絮絮说着女人事的男子,只觉着心疼“不必了,这几日,我瞧你在忙这些事吧。”



“柳青苑的调香师傅是最好的,为人却有些傲气,只为自己的有缘人调香,你昨日喝醉,便是为了答谢他吧。”


“瞒着我打簪子,很辛苦吧。”




璎珞眸光一闪,那泪滚落得极快“我……我不要那栀子花口脂……不,不要桃花簪,也,也不要什么画了。”


“璎珞……”




慢慢贴近眼前人的额角,靠着他嘘了一声“我什么都不求。”


“春和,你在便让我心生欢喜。”




璎珞感知到他一寸一寸搂上自己的腰,感知到自己被一寸一寸拉向他,感知到自己这躁动不安的心一寸一寸靠近他的心口。



比三月吹散桃花瓣的风儿还让人觉着清明的声音。



他也堪堪落了泪“我亦如此。”





END.




哇,写的时候都要被甜出糖尿病来了,傅璎要结束了,他们是我磕的第一对cp,我真切得爱他们,也希望每个傅璎女孩安好,我爱你们。

评论
热度(543)
  1. 千与千寻JYJ杰瑞牌甜奶 转载了此文字
  2. Yvonne.T杰瑞牌甜奶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