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璎/得体】余生须尽欢·番外之弄璋·中篇

江蓠载菁:

我写着写着就发现璎珞怀孕的戏份还是要留到下一章才能写到*今日份热腾腾的狗粮给客官们送上~*
傅恒的家庭地位岌岌可危呀
正文:          ⑥上  ⑥下
番外:嫁娶上  嫁娶下  为妇上  为妇下
         弄璋上


     他便凑了过来,把我散在背后的长发揉乱,轻轻摩挲着我的耳垂,不由得笑道:“反正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呗,我都不拦你。”
     我放下筷子,砸吧砸吧嘴,“傅恒,我想在院子里置一架大秋千,这样可以跟安儿一起坐。”
     “不行,你荡秋千定要荡到老高才罢休,那些丫鬟婆子我一个都不放心,我不能时时看住你,万一摔了呢?而且你还要带安儿一起玩,万一他荡秋千时调皮乱动又怎么办?”傅恒皱眉道。
     说好的什么都依我呢!呵,男人果然都有两副面孔啊。
     我转而握住傅恒的双手,眨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学着宫里不受宠的妃子突然见着皇上的撒娇调调,“少爷~就依了你的小娘子吧~”
     傅恒努力忍住嘴角要破开的笑意,摆出严肃的语气,“璎珞,那你要荡秋千时必须叫上我,要时刻顾虑安全。”
     我连忙点头如凿蒜,“我保证,若背着少爷玩一次,我就把我的栀子香膏全送人。”
     傅恒扯过我坐在他的大腿上,蜻蜓点水般在我的唇上嘬了一下,朗声笑道:“我明知你最会哄人唬人,每次都抵不过你。”
     他看着眼前小娇妻的睫毛扑簌簌地抖动,心里就算有坚石也能给化开了。他嘻笑着刮刮我脸窝处的肉,拥着脉脉眼波吻了吻我的睫毛。
     我伸出双臂兜住他的脖子,我们的距离就近在咫尺,各自鼻尖轻碰厮磨着。
     “额娘,阿玛!安儿……安儿来请安。”屋外稚嫩的喊声瞬间打破屋内溢满的暧昧。
     我立时离开他的大腿,一屁股坐回原位,抓起筷子装作挑菜。
     傅恒干咳了好几声,佯装镇定道:“噢,安儿来了啊。”
     安儿甩着小腿,由青莲牵着进了屋。青莲满是歉意道:“安儿闹着要进来找大人和少夫人,奴婢拦也拦不住。”
     安儿乖乖地向我跟傅恒行礼,“阿玛上次教安儿的拳,安儿已练习会了。”说着就朝空气挥了两拳,姿势架子摆得很不错。
     傅恒绷着脸,还算满意地点了点头,“嗯,还可以。那我午后再纠正纠正你的马步。”
     “多谢阿玛指点。”安儿一脸孺慕地行了礼。
     然后他就绽开笑颜扑进我怀里,“额娘,以后安儿能时常同额娘一起睡觉吗?”
     “不行!”傅恒斩钉截铁地大声说。
     “你对孩子这么凶干嘛呀!”我瞪了傅恒一眼,把有些被吓到的安儿抱起来,亲了亲他的小肉脸,“安儿今晚就能跟额娘一起睡啊。”
     安儿乐得直拍手,傅恒则面色苦楚,用双手撑着脑袋直叹气。两人的神情截然相反,这画面着实诙谐,我别过头,闷笑了好一会儿。
  
    
     五日后,到了先皇后的忌辰。作为一等忠勇公夫人,虽不是说能随时出入紫禁城,但打着安慰探望太后的幌子进宫也不是不可以。
     卯时,我备好娘娘爱吃的点心和几束茉莉,与傅恒一起坐上车驾。他跟我说皇上昨夜处理奏折到深夜,就算他要移驾长春宫,清早也定是无法起床,而太后一般要辰时吃完早膳才会接见客人,故我跟傅恒才选择卯时动身。
     长春宫里摆设一切如常,桌椅凳台及博古架都打理得纤尘不染。对着牌位磕了三下头后,傅恒柔声对我说:“明玉已不在钟粹宫了,我去让海兰察叫明玉也过来,你跟姐姐好好说说体己话吧。”
     我把茉莉插在盛了水的白玉莲纹瓶里,茉莉还未开花,只长出小小的青色花苞。“娘娘,明玉与海兰察的婚期定在五月初一,那个时候茉莉花也开得正艳呢。您高兴吗?”我轻声道。
     突然,不怒自威的声音在耳畔轰然响起,“魏璎珞,谁准你来看皇后的!”弘历一个人着一身素服从后屋走来,手上还提着个半空的酒壶。漆黑的眸子里满是不屑与轻慢,眉宇间隐隐杂着悲恸。
     我惊吓地立马跪下,“臣妇恭请皇上圣安。”
     我一下子明白过来,皇上极可能处理了奏折,就来到长春宫整宿没睡地饮酒。
     心里顿时腾出些火气,我沉声道:“臣妇原是娘娘的奴才,今日才顺道过来探望娘娘,不曾想惊扰了圣驾,臣妇这就离开。”
     “站住!”弘历大喝道,“魏璎珞,你如今攀上傅恒,荣华富贵享用不尽,所以才特地过来感谢她的吧,那朕呢?朕亲自给你们赐的婚,你怎么不过来感谢朕?”
     我面无表情地回道:“上次与夫君前来谢恩时,皇上正处理江东赈款吞并一案,没空理会臣妇,但臣妇心中常怀感恩。”
     弘历冷哼一声,凛然道:“狼心狗肺的东西,你知不知道,前天苏静好动了香炉的沉水香,意图谋害永璂,被皇后当场捉拿押到慎刑司。苏静好身边的玉壶还招出,是她暗中给长春宫换上易爆火花的菊花炭,又笼络熟火处管事王忠令融冰的火熄灭,才会让七阿哥葬身火海!”
     我一下子怔在那里,像被无数双绝望的手拉扯住,半分也动弹不得地堕入泥潭。
     慌张退后几步,我无力地撑在屋内摆放的青铜鼎上,“怎么……怎么会是这样?”
     纯贵妃那样温婉可亲的人也在这紫禁城中迷失了自我,而不简单的继后会一个一个除掉对她有碍的人 。娘娘,您想让我自由,原来也是不想让我深陷泥淖,去枯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念想。
     弘历自嘲地笑笑,“那样歹毒无比的女人,当晚就吊死在了冷宫里,昨日早上才被人发现,也算是给先皇后偿命了。”
     “皇上以为,娘娘就是这么才去世的吗?”我随即双目通红,心痛大喊道,“是你们一个一个把娘娘逼死的!苏静好一个,在娘娘仙逝前夜,跑去跟娘娘和盘托出与皇上情事的尔晴一个,最后一个就是皇上您呀!”
     弘历又震惊又愤恨,把酒壶一下砸在地上摔成碎片,盛怒道:“你在说什么!不怕朕砍了你的脑袋!”
     我冷静诘问道:“‘痛一旦之永诀,隔阴阳而莫知。’您亲手写下的《述悲赋》感人至深。可是您借由国丧杀了好些臣子,借题发挥好好整饬了朝廷,真真是手段高明,深谋远虑啊。娘娘死后还要被您这样利用,皇上可心怀愧疚?”
     “帝王从来就是无情之人。富察容音抗不住皇后大任,说好的结发同心相伴此生,可是她没说到做到!”说着弘历背过身,眼中渗出了一滴泪,坠在眼角迟迟没有落下。
     “娘娘曾经很想很想的,可是她太累了。”我泛起一丝苦笑,“她承不住您的无情,所以累了。”
     弘历起身往外走,却不自觉地又淌出两行泪来,“魏璎珞,在先皇后灵前,朕会当今日没在这儿见过你,也当没听到你这些大逆不道之言。”
     他沉着脸走出长春宫正殿,面上已看不出任何悲伤神色。才堪堪小跑而来的李玉立马召来龙辇,起驾回了养心殿。
     傅恒与海兰察和明玉没过半晌就来了,我神色如常,跟着他们拜祭了娘娘。与他们聊了好会儿,我还检查了明玉近日练习刺绣的成果,才不紧不慢地去寿康宫拜见太后。


  
     养心殿内,李玉端着才沏好的龙井茶进来,对弘历小声说:“皇上,奴才刚刚瞧着,一等忠勇公和他夫人感情真是好,两个人有说有笑地,已离开紫禁城回去了。”
     “朕让你跟朕说这个了?还不滚出去!”弘历怒道。
     “奴才知错,奴才知错。”李玉大囧,赔笑着退到门外。
     弘历重重合上一本奏折甩在一边,脸上的怒意渐渐化为苦笑,他出神地喃喃道:“原来朕不仅输给傅恒一个女人,还愧对了发妻一片深情。”
     “朕一人坐拥天下,亦无人陪朕看这万里峥嵘山峰,秀丽江河。做帝王真是有意思,有意思啊。”望着空无一人的宫殿,弘历自嘲地笑出了声。


              
     回家途中,傅恒突然认真地盯着我:“璎珞,发生了何事?我直觉你那会儿在长春宫有些心绪不宁。”
     我捧起他的脸,笑嘻嘻地说:“傅恒,我是庆幸,我无比庆幸。”
     “庆幸什么?”
     “庆幸我嫁给了你。我这样实心眼儿的一个人,如果不嫁给你,还有谁容得下我呀。”我轻笑道。
     傅恒伸手扯过我的脸,“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痛啊!”说着我就要去捶他,结果一拳捶到他手臂上精实健硕的肌肉,捶得我的手一阵发麻涨痛。
     “痛痛痛!傅恒,你必须让我再打你一下,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我嗔怪道。
     “好啊,那为夫的这里给你打!保证手不会打痛。”说着傅恒不要脸皮地拍了拍他的翘臀。
     马车里顿时笑语连连,嬉闹不断。


     如果我一年之前就知道娘娘去世的真相,心思倔强如我,肯定会再次杀回宫,与如今已死去的纯贵妃和生死未明的尔晴斗个天昏地暗,两败俱伤。
     如今我确实是该庆幸,复仇的心思消散殆尽了,还能安安稳稳地嫁给傅恒。从此,那红墙碧瓦之内所有的爱恨情仇都与我无关。城墙外天高海阔,我可以畅快自在地呼吸,与傅恒好好走过余生。
     
     一日后的夜里,某人很难受,因为某个小屁孩已经霸占他媳妇整整两夜了。偏偏这个小屁孩还不能打不能骂不能凶,傅恒抱着被褥,转身离开时狠狠瞪了一眼趴在他娘子胸前乖乖睡着的安儿,哼!明天让你多练半个时辰拳,多扎半个时辰马步,还要多背三首唐诗才算过关。
     他咬牙恨道:明晚再爬上我的床,我就把这个小兔崽子拎出去。
        


ps.皇上这里的懊悔孤寒,我感觉还是要给一点戏份的,不然不解恨。我可怜的容音呐~
其实这章有暗示,傅恒是知道纯贵妃死了,但他没同璎珞说,不过璎珞这章也知道容音死亡完完本本的真相啦。


马上璎珞就要有小宝宝啦。
这意味着傅恒马上就要位居家庭地位第四(◔◡◔)

评论
热度(269)
  1. Yvonne.T江蓠载菁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