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之还卿明珠 [九]

夏蹊:

重生设定 甜向


前面章节:http://www.lofter.com/tag/%E8%BF%98%E5%8D%BF%E6%98%8E%E7%8F%A0/new




[九] 围猎(上)




满洲尚武,八旗铁骑曾经踏破中原夺取天下,靠的就是骁勇彪悍的武功骑射,太祖努尔哈赤亦曾是著名的马上骄子。因此,清朝定鼎中原之后,始终不忘“马上得天下”的祖训,时刻警醒八旗子弟保持骑射技能,以确保国家长治久安。




围猎无论在战时,还是和平时期,都不失为一种很好的军事演习。同时,也可以让八旗子弟练习武艺,锻炼任劳任怨的品质。八旗精锐之所以能够纵横天下,和其精湛的武艺和实战经验密切相关。




围猎令军士继续保持了满族一贯的英勇善战传统,同时加强了和蒙古各部的关系,使北部边防的安全稳定得到了保证。皇帝也可以趁机根据一些文臣武将的忠诚和能力,提拔或革除其官爵。总的来说,一是以武力示威,借以震慑邻邦;二是练兵讲武,检阅八旗;三是驰骋游乐,增强体质。




每年秋季,皇帝率领随从近侍、文武大臣及八旗军兵,浩浩荡荡到木兰行围,也称为“木兰秋弥”。木兰即是满语“哨鹿”、“围猎”的意思。许多围猎活动,也都与鹿有关系,比如举着假鹿头,发出“呦呦”的声音,引鹿群过来,然后将其猎取,喝它的血。戴假鹿头、模仿鹿鸣,甚至穿鹿皮衣,都是当时哨鹿的办法。




这一年秋天,皇帝便携着皇后、皇子、紫禁城的大臣、蒙古王公等一行人来到木兰围场行猎,傅恒自然也是一路跟随,加之今年带上了和敬公主,璎珞也一同陪伴。她自幼便随着家中兄长一同学习骑马射箭,虽不甚精通,却也不必一路蜷缩在轿子中,而是骑了马陪在公主的轿辇一侧。




“璎珞姐姐,和敬帮你选的这匹马,是不是很好骑呀?”和敬在轿子里坐得无聊了,掀开轿辇上的帘子,与璎珞调笑。




璎珞笑道:“公主的赏赐,自是最好的,璎珞在此谢过。”




和敬:“倒也不必谢我,我也只是借花献佛了。这匹马名叫流星,养在富察府,是皇额娘最珍爱的,若不是某人巴巴地去求,定是舍不得借与你的。”




璎珞羞涩一笑,她知道,流星是富察皇后出阁前最珍爱的马屁,性情温顺,脚程稳健。宫中驯养的马匹多为王公贵族骑射使用,不大适宜女子,他怕自己路途中稍有不慎,被烈马伤着,特意向皇后娘娘借了流星。




他这人,想得真是周到,只是一路上都一直策马走在队伍最前列,不曾回头看过。璎珞也只得看着傅恒的背影,听着耳畔哒哒的马蹄声,心中诉说着无言的思念。




到达木兰围场,一切均已安排妥当后,皇上与皇后坐在高台之上,见今日秋高气爽,阳光普照,偶有秋风缠绕,带来几丝凉爽和馥郁的花草香,便也不再耽搁。




大太监李玉看向皇上,开口:“皇上,时辰已到,请皇上开弓吧?”




皇帝点头,接过身后侍从递上来的金黄色的弓与箭,拉弦、瞄准、放箭,一气呵成:“围猎开始,众位爱卿都是我大清的勇士,无须忌讳身份和地位,有本事的,尽可以施展出来给朕看。今日拔得头筹者,朕重重有赏!大家去吧。”




众人应声之后,便浩浩荡荡朝围场开拔。傅恒这才终于有机会回头,对上璎珞的目光,给她一个“相信我”的眼神,打马朝围场奔去,一众人马也随即跟上,扬起一片烟尘。




璎珞陪着和敬坐在高台之上,抬眼望去,一座山连一座山,远处绿毯和蓝天相接的地方点缀着许多会移动的白斑,那是羊群在享受青草的美餐。那金灿灿的是盛开在草原上一大片的油菜花,还有排列有序的是紫色的胡麻花和蓝幽幽的土豆花等映入眼帘。




而傅恒那边,因为指望着这次拔得头筹求皇上赐婚,格外认真,不一会儿的功夫,孢子、鹿、野兔,均有收获。




对皇子、大臣、王公们来说,围猎是展示自己的好时机,而对公主来说,围猎则是十分有趣的。每次狩猎开始,先由管围大臣率领骑兵,按预先选定的范围,合围靠拢形成一个包围圈,并逐渐缩小。头戴鹿角面具的清兵,隐藏在圈内密林深处,吹起木制的长哨,模仿雄鹿求偶的声音,雌鹿闻声寻偶而来,雄鹿为夺偶而至,其他野兽则为食鹿而聚拢。




在高台观猎自然不过瘾,拗不过和敬的请求,再加上和敬近日的骑射之术也大有长进,皇上便准允了和敬打马而行,进猎场围观。富察皇后到底不放心,害怕箭弩无眼,伤着公主,让璎珞和一众侍卫陪伴左右,并且不允许公主骑马,只能坐在轿辇中。




和敬应了,牵着璎珞走下高台,一边走一边说:“璎珞姐姐,咱们去找舅舅,看他猎了多少活物,好不好?”




璎珞也正想去找傅恒,一来,想知道他那边情况如何,二来,大清男子骑射功夫生成本能,马上马下风姿绝艳。她还从未近距离瞧过他打马而行的样子。




不一会儿,和敬与璎珞一行人就看到了傅恒他们,只见他正和几位王公策马,时而奔驰,时而勒马,身背箭筒,手持弓弩,显得格外矫健。




傅恒远远瞧见璎珞和公主的轿辇过来,也是先行了礼,才和璎珞说:“怎么过来了?”




璎珞粲然一笑:“来看你啊,看我们名震紫禁城、迷倒万千少女的傅六爷是不是货真价实?”




当着身后几位王公,傅恒竟有点不好意思,小声道:“璎珞,你莫要取笑我了。”




两人正笑着,只见一位蒙古少年打马行进,过来笑着说:“刚刚傅恒大人打了一只通体雪白的野兔,说做成围脖倒是不错,现在我像是知道,这围脖是送给谁的了。”




一句玩笑话,说完便向璎珞行礼:“参见格格。”




璎珞还未开口,就看到轿子里的和敬掀开了帘子,笑道:“你这人,怎么竟说一些不成体统的话!”




这位蒙古少年便是达尔罕亲王的第三子,色布腾巴勒珠尔,乾隆三年被带进宫抚养,虚长和敬两岁,带进宫的意思其实就是备指额驸,只是两人年纪尚小,只当是多了个可亲的伙伴,未曾往男女情愫上细想。




本来神气十足的蒙古少年见公主责备了,也只好吐吐舌头:“你不喜欢,我以后不说便是了。”




青山碧野,九曲河流,松林千里,微风阵阵,本是一幅万分美好的花卷,奈何气氛骤变,也许是走得太远了,耳边竟然听不到鹿哨的声音,林子静得可怕。




突然间,一支弓箭从后方袭来,射向了公主的轿辇!还好射箭人箭法不佳,没有射穿轿子,而是深深扎进了滑竿之中。




一时间,跟随的侍卫们大乱针脚,傅恒则第一时间冲上前去护住璎珞,色布腾巴勒珠尔则是将和敬从轿辇中抱出,飞身带上了自己的马匹。




“坐在轿辇中已经不安全了。你们,还不快过来保护公主!”




(未完待续)




大家久等了,这么久没更…一开始是因为有点事情比较忙,后来又因为两只手病理性水肿,打字很艰难……大家见谅。


本章容许我邪恶一下:怎么能不拔兔兔的毛呢?兔兔的毛那么暖和!当然,这也是因为清朝人以游牧为生,骨子里认为天生万物本来就是给人取用的,杀生并没有错,也不代表不仁爱。咱们现代人就当故事看吧~



评论
热度(97)
  1. 千与千寻JYJ夏蹊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