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体】夜宴

时疯:

 


傅恒站在乾清宫外的台阶上,看看一旁的魏璎珞,再看看两人身上的正服,只觉有些荒唐,却又忍不住想笑。


 


今晚乾清宫夜宴,傅恒身为御前重臣与皇后的胞弟势必要出席,而魏璎珞作为他的新婚妻子自然也在受邀之列。从前魏璎珞做侍女的时候,对这类宴会一直敬谢不敏——只因席上的人明面上推杯换盏,暗地里却不知道藏着怎样的腌臜心思,对那时的她来说实在无法忍受,可如今既然嫁与了傅恒,成了这局中人,她断没有撇下他独自快活的道理。


可看着底下的官员前仆后继地上前向傅恒敬酒,她实在有些忍不住,他的胃一向不好,平日里滴酒不沾的人这么一顿猛喝,伤了身子怎么办?


她心疼了。


 


“我们溜吧。”魏璎珞突然转过头对着傅恒来了这么一句。


傅恒举着酒杯的手顿时僵在了那。


“什么?”


 


傅恒歪着头看她,眼神含笑。


怎么就答应她了呢?


好像是因为周围的王亲宗室的命妇看魏璎珞的眼神,太不友好了。


他自小生长于尔虞我诈的环境,这样的宴会也没少参加,自然知道那些自认为身处上流的女人会如何看待像魏璎珞这样出身的女子,也知道她们的嘴里说出来的话有多难听。


他不愿意她再待在这里。


他心疼了。


 


“去御花园走走?”他开口询问,手却已经牵起了她的手,带着她向目的地走去。


魏璎珞失笑:“你这是问我?”


傅恒刚想说话,头顶的天空却突然亮如白昼,是烟花。


 


魏璎珞没有像当年那样被吓到,可是却像当年那样躲进了傅恒的怀里,手紧紧地环着他的腰。傅恒的下巴抵着她的发顶,手也扣着她的腰,无比契合。


许是魏璎珞头上的珠翠有些硌人,傅恒便干脆解了她的发髻,三千青丝顿时散落,魏璎珞有些惊慌地抬起头,却迎面便被傅恒吻住了。


他的吻不同于平时,有些粗鲁,舌尖撬开齿关,混着他身上那股青松气味与刚刚酒宴上沾染的酒气,直把魏璎珞的脸都熏红了,她睁开眼看他,连他的睫毛的颤动都看得一清二楚。他的手捧着她的脸,指尖的温度有些烫人,她想躲,却发现后脑早已被他扣住,根本动弹不得。她试着发出声音阻止他继续深入,可却惹得他越发得寸进尺,没办法,只好在他的腰间扭了下,他吃痛这才停了下来。


“我醉了······”傅恒是绝不会告诉魏璎珞皇后给他准备的酒水里掺了十足的水分的。


魏璎珞是真想骂他一句“不要脸”,可看着他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到底还是没脾气了。


 


“走啦!”


傅恒还是紧紧牵着她的手,仿佛喝醉酒的人是她。


 


今晚月色很好,两人的影子在地上被斜拉长,宫道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气氛美好得让魏璎珞将傅恒的手拉得更紧了些,傅恒勾了勾嘴角。


 


“这条路我曾走过无数次的。”傅恒停下脚步,看着宫殿房檐上那些泛黄的琉璃瓦,“一个人。”


魏璎珞也学着他的样子,看着那处地方:“是吗,好巧,我也是。”


傅恒转过头看她,却正对上她晶亮的眼神:“我记得的。”


 


富察傅恒,我魏璎珞自诩不是什么高贵女子,甚至连贤良淑德有时候都算不上,可你要记得你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的。从乾清宫到御花园这条路,是我们第一次说话的地方,第一次看烟花的地方,也是我第一次确认心意的地方,这条路,一共七万六千步,拐弯处共有一十六处,沿途宫殿三十二所,我曾陪你走过,我都记得的。你说你一个人走过这里无数次,我心疼,可我不想陪你走这条路了。


我要的,是你今后走的每一条路。


 


魏璎珞笑着附到他耳边:“我喜欢你啊,我的少爷。”


 


傅恒心下一动,将她拉入怀中又亲了上去,只是这一次相比起来温柔了许多,魏璎珞没有抗拒,反而更加主动了些,傅恒在害怕,她感觉得到。


傅恒稍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有些喘着粗气,只是眼神温柔,他将魏璎珞抱入怀,笑着开口:“我也喜欢你啊,我的璎珞。”


 


魏璎珞,我富察傅恒不是什么旁人口中的端方君子,面对你,我从来都不是君子。我的前半生囿于阴谋诡谲,后半生想必也差不离,但我也想为你画地为牢,陪你做一切荒唐之事,只要你想,只要我能。


 


 


 



评论
热度(618)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