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恒X璎珞 重生 只盼唤卿卿(28)

laurieW:





第二十八章  归宁


 


 


“明玉!明玉!璎珞爱吃的芙蓉卷预备下了吗?今儿个她回门只能待一会儿,就得奔着刑部尚书那去了,可别耽误了!啊!还有,那个小厨房里头,你看看给她备的芋头,这个芋头是刚供上来的外头吃不上,让她拿回去,给额娘也吃个新鲜。”


 


今日不到辰时,皇后便急匆匆地忙着,准备傅恒带着我回门时,要给我带走的东西,姐姐见如何拦也无用,便将皇后强留着坐在长春宫正殿以免动了胎气,自己和明玉去预备着,“娘娘,璎珞才嫁出去,就三天而已,依着她的性子,过了这几天把府里的事情安排好,定是要日日回来的,您给这么多,她也用不上。再说,您的娘家还能亏了她吃食不成?”


 


姐姐忙活了好一阵子,才把娘娘这几天列的单子都准备齐全,看着在院子里堆得高高的吃穿用品,俨然就快赶上旁边皇上刚赏的寿山石了,不由得劝了几句。


 


“这府里人多,哪能有那么周全,本宫这叫有备无患。”皇后用手中的宫扇指了指殿外的物件小山,一脸欢喜的回着姐姐的话,姐姐摇了摇头只说:“倒是苦了明玉,一大早就开始忙活,今儿个本来是要去见索伦侍卫的,现在看来,也得等到下午了。”


 


傅恒牵着我的手走在熟悉的宫墙之内,我和他这样并肩行着,引来甚多宫娥侍卫的目光,见此我本打算守着规矩,松开他,退后几步,他却一把拉过我,将手握得更紧些。


 


“少爷,皇后娘娘说了,尊卑有别,不得与丈夫并肩而行,如此,不得体!”我笑着靠在他的臂膀,嘴上虽然尊着规矩体统,心里却是欢喜的。


 


“皇后的夫君是皇上,他们不仅是夫妻更是君臣,自是如此。而你我不同,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你我本是一体,何来的尊卑之说。在我看来,此刻之举便是最合体统的了。”傅恒转过脸来看着我,空着的一只手点了点我的眉心,我没有回他什么,只是也紧紧地握住了他。


 


我和他顺着宫城中轴的小路,先去了乾清宫跪谢皇恩,皇帝见傅恒进殿便放下了手中的奏折,抬起手只说着免礼,我向后退了退守着规矩不敢在此刻造次,皇帝的声音缓缓从龙椅上传了下来,“傅恒,朕准了你几日婚假,不过你倒是勤勉的,听说是即便婚期也没误过户部,朕心甚慰。”


 


傅恒拱手行礼,守着规矩说道:“臣婚事是小,国事为重,户部掌管造办、国库,牵系着国之根本,万不敢疏忽。臣年少,不同于旁人经验老练,自是要多历练些,勤能补拙。”我躲在傅恒身后,偷偷的瞄了一眼皇帝的神情,这个神态只怕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了,虽然表面镇定如常,只是那微微颤动的眼角,就暴露了他此刻的疑心,我盘算着觉得皇帝似是有了别的打算,听闻傅恒提到户部旁人之时面色微动,这其间定是还有别的弯绕。


 


 


“你能如此,朕便安心了,傅恒,你是朕最信任的爱臣,可不要辜负了朕对你的期许才是。去给太后和皇后请安谢恩吧。”皇帝的眼神中带着算计,那微妙的改变让我惴惴不安,我随着傅恒行礼出殿,李玉迎了上来弯弯着一双笑眼,说了些吉言,“多谢李总管,就借您吉言了,您久在皇上身旁伺候御驾出行,倒是辛苦,秋日渐进可要多留意身子才是。”


 


“璎珞姑娘......嗨,瞧我这记性,得改叫夫人了!夫人有所不知,近日来啊皇上忙得很,日日批阅奏折会见大臣,奴才倒是清闲了,就是心疼咱们皇上劳累,这不,刚下了早朝就又见了海望大人,现在批上奏折了,还不知得忙活到什么时辰呢。”我听完这话,便能猜出个一二原委,遂与李玉寒暄了几句便和他告了别。


 


一路上我思虑着,想来那户部本是先帝爱臣海望的老窝,他乌雅氏自先帝年间先太后崩世便声势不再,如今他虽然位列军机,得了个总理大臣的名号,但终究实权不似从前。前生我是见识过他的,一个自打先帝年间就主理御用造办的能手,手里能工巧匠不计其数,虽然现在的皇帝不似先帝那般喜爱清雅之风,但海望造起富丽堂皇之作倒也是得心应手。为何近年把他调了出去,我倒不得而知,只是我见傅恒这几日即便婚假在身,却依然忙碌异常,便知那户部,也定是有些许不甘心亲贵上位之人吧。


 


“这海望怕是忧心我占了他户部尚书的位子,在户部搅弄还嫌不够,现今来得御前怕又是编排了一番吧。”傅恒牵着我一边叙着一边朝着太后宫里去,我抬头看着他并不为难的样子,倒是放了放心中的担忧。


 


“少爷也猜到了?”


 


“若不是你方才和李玉攀谈,我还不能确定就是他,如今倒是清明了,只是璎珞,你是如何知道我在这朝堂的事?”


 


“自打和你成婚,就没见你清闲过一日,不用细想也知道,那户部若不是有人刁难,凭借我夫君的治世之才,哪至于繁忙至此啊!”我晃着他的胳膊露出一副乖觉的样子,他扯了扯我的脸颊,只说:“你啊,当真是个鬼机灵的,不过如今还是要想个法子应对了他。”


 


我见他意欲与海望相争便顿了顿,“少爷,这户部你本无意,到不用与他争些什么,那乌雅氏虽然大势不再,但大家风骨还是有的,不似喜塔腊氏的阴损,我看,你倒是不应在朝堂树敌过多,少爷是翱翔天际的海东青,别被这污浊朝局,误了你立功战场保家卫国的梦想才是。”


 


他听闻此话似是有些惊诧,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别人家的妻子,都是千拦万阻的不让夫君上战场,这些年我没少听见额娘的哀怨,每每阿玛要去前线,额娘都是要哭阻一番,与额娘交好的几位武将夫人也如是,怎么到了你这倒是如此坦然?”他话中虽有疑惑,但语气是欢喜的,我听完他说的,不禁笑了笑。


 


“因为我的夫君和别家的不同,我的夫君是大清一等一的巴图鲁,我只知道他定是个战无不胜的强将,未来上了战场,让敌寇听见傅恒的名字就抖似筛糠。我更知道,只要我在家等他,他必定凯旋,然后给我带回来他在每一处见到的好物件,和我说着他的不世功绩,说说战况敌情。我还知道他会为大清清扫边境,保护万千子民,成为为世人赞颂的当世英豪,如此我骄傲还来不及,哪还能阻了他?”


 


他听完将我搂在怀里,郑重的和我说着接下来的每一个字,“我此生,得妻如此,无憾无悔。”


我也伸手轻轻抱住他,低声叮咛着,“但你的妻子也有私心,无论你去哪里,都要记得,我永远惦着你,念着你,日日夜夜等你回来。”


 


“好,我,永世不忘。”


 


“你二人新婚燕尔,当真是羡煞旁人,那一琴一箫......是哀家珍爱之物,本是该留给有情人的,如今再赠给你们,倒也不算是辜负了它。”太后的大殿里没有燃香,殿外栽的合欢树还剩下最后几朵残花,秋风微动,又吹落了些许,那阵阵花香传入殿内,熏得让人有些迷醉,我望了望太后,似是也被这花香熏红了眼眶。


 


“臣傅恒携内特来谢恩,太后所赐,必然珍视,定不负太后慈谕。”太后摆了摆手叫我二人起身,我的一身命妇朝服有些笨重,配着太后宫里的毛毯起身更是难了些,傅恒回身扶了扶有些摇晃的我,我二人相视一笑,继而面向太后,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只觉得太后看着我们,似是含泪的笑了。


 


“罢了,哀家......有些乏了,你二人快去长春宫回门吧,想是皇后也等了许久,快些去吧。”


傅恒领着我行了礼,随又牵着我出了大殿。


 


“你也欢喜我将那二物赠给他们吧,不然,今日的合欢,香气怎会如此袭人。”太后转过脸看着那棵留着残花的树,轻声的问着,而后不语,只静静的,想着从前。


 


我欢娱的跑着进了长春宫的院内,看见一院子礼盒不由得顿了一下,自知皇后娘娘会给我备些东西带回去,但怎么也想不到会是如此叹为观止。


 


“姐姐怕是要将半个长春宫运回去给你了,早知如此,我就该命人驾了三辆马车过来,那也是也装不完这些的。”傅恒在我背后无奈的扶额笑着,还没等我回话,皇后的声音便从大殿传了出来,“你们都是如此,不知道这过日子的艰难,啊,你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吗,到时候你一头扎到朝堂里去,留得璎珞一人在府,不拿这些个物件消磨时日,你让她坐在屋子里头整日发呆不成?”


 


姐姐搀扶着娘娘从殿内快步走了出来,娘娘牵着我的手,撇了傅恒一眼续说,“从前你就是个木头脑袋,不知道说些个知冷知热的,本宫是怕你步了阿玛的后尘,成个古板的皇家大臣,忘了什么叫夫妻恩爱!”


 


“娘娘,说的极是!璎珞过几天还是要回长春宫来给娘娘作伴,留他一人在府里,也该让他尝尝独守空闺的滋味才是。”说完我和皇后相视一笑,姐姐见我欢愉,也冲着我点了点头,皇后一手牵着我一手牵起姐姐,留了傅恒一人在院子里,拉着我二人进殿说起了闺中密事,傅恒立在院子里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只好吩咐些小太监,将这些物件吃食归了整齐,传话派车去了。


 


“娘娘近日胎象可稳?膳食都好吗?璎宁姐姐、明玉都好吗?”我拉着她们的手不住的问着。


 


“璎珞,你才嫁出去三天,能有什么不好?我们都好得很,你就放心在傅恒大人身边,多恩爱些时日再回来吧。”姐姐张口调侃着我,让我不禁有些脸红,皇后温和的笑着,本以为皇后会说些正经的近况,谁知却帮衬起姐姐,“本宫早就听说了,说是傅恒大人新婚恩爱,府中丫头婆子都传着你二人的佳话,现在满京城的夫人小姐,哪个不知道,傅恒大人疼爱夫人远胜常人,到让不少闺中佳人羡煞非常了。”


 


“娘娘!”我伏在皇后膝头不住地撒娇,想着让她二人可少说几句羞人的话,皇后见此看了看姐姐便作罢了,只说,“本宫和璎宁、明玉是为了你高兴,傅恒是本宫的亲弟弟,自是不怕你会委屈,只是听了这些传言,还是欣喜非常。”


 


“璎珞,你可是不知道,娘娘自打听说你过得恩爱,成日里高兴的都收不住笑,今儿个你回来,大早上就命我去小厨房给你预备下这芙蓉卷,你快点尝尝!”明玉端着几盘子点心赶忙进来,放下点心在我近旁,我见到她简直是见到了救星,拉着她的手只说,“过些时日等明玉也嫁出去了,我们自然也是如此待你,那索伦侍卫知冷知热,日后也定是个上好夫君。”


 


明玉被我几句话羞红了脸,在殿内追着我羞嗔着,“好你个璎珞,我起早贪黑为你,你还敢调侃,今儿个我定不饶你!”


 


“皇后娘娘您快看她呀,被我说中了心事,现在恼了!将来嫁给索伦侍卫的时候,我定是要好好和他说一说,当心日后被我们明玉这么个厉害夫人管得死死的!”我被明玉追着满殿跑,皇后和姐姐被我二人逗得开心不已,扶着宝座的扶手不住得笑着。


 


这样的日子无论过了多少岁月,我想我都会记得,因为,那是我们四个人最美好的年华。


 


我突然脚下一滑,本以为定会咗咗实实的摔一跤,心里正埋怨着这朝服拖住了我的腿脚,而后便落进了傅恒的怀抱,“你啊,不管嫁没嫁人都是个猴性子,本宫就想看看日后当了额娘是不是还是如此的收不住。”皇后看着我跌落在傅恒怀里的场景,拿着宫扇捂嘴笑道,我眼看要被反将一军,刚要开口,傅恒便先说:“不是臣成心进殿搅扰,只是,海兰察托臣问话,说是迎着秋风在老地方守了半日了,明玉姑娘再不去,只怕心都要等凉了。”


 


“多,多谢傅恒大人!”明玉红着脸跑了出去,见她急匆匆地样子,看来该是奔着海兰察去了。


 


“傅恒,你也进来,吃点点心,待会儿你二人还得奔着刑部尚书那去,可别耽搁了。”我和傅恒连连称是,吃了皇后为我备下的点心与她和姐姐寒暄了几句,便走了,盘算着过两日安抚好了府中再过来。


 


与此时这殿内的温馨氛围不同,我下一个要回门的府邸里,正盘算着一个毒计,那府邸高阁里幽禁着的女子反复思忖着,拿着宫里贵人给的巧物不住的端详,而后阴狠的笑着,只怕是想一招便要了我的命才是。


 


 



评论
热度(316)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