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甜饼·长安花

8:30:

*得体玉兰大旗 私设我的心头好 bug忽视
*七夕快乐
*题目可能和文章没啥关系



-


「鮮衣怒馬少年時,一日看盡長安花。」


-



转眼春去秋来,反反复复又折腾了一年。璎珞在长春宫也算过的舒心,除了明玉偶尔还会与她拌嘴吵闹,珍珠也渐渐学会独当一面,成为皇后身边新一批得力的大宫女。

尔晴在年前就被皇后许配给富察氏的八公子傅谦,现下已被恩准出宫备嫁。

明玉早早就拉着璎珞开始着手乞巧节的准备。

“璎珞,这个兰花到底怎么绣啊!”

明玉看着自己手中越瞧越像韭菜的绣花,就气的噘嘴,不服气看着璎珞手中针线一步一步绣得飞快。

“去年你可不是送过索伦侍卫香囊了吗?怎么今年也要绣兰花?”

璎珞满意的摊开双手,一团双面锦簇总算是搞定了。食指都被磨的要起了茧子。

明玉却是更恼了,娇嗔道。

“你怎么绣得如此好,我定不能让海兰察看见你的香囊。去年那个…本意不是给他的,只不过恰巧误打误撞被他拿了去。今年我想送他一个新的。”

送一个只属于他的心意。

璎珞了然于心,故作深沉。

“好啊,那我教你如何绣兰花,有什么好处?”

“想的美!”

“那我便不教了,我还要给小阿哥绣些衣服去。”

“璎珞…教我嘛…我给你吃我做的年糕!”

明玉尾音拖了好几道弯,带着些撒娇的口气。腻的璎珞直呼受不了,要让海兰察来看看他的未来夫人是如何模样,羞的明玉在原地打转。

“好啦。我教你。”

-

乞巧节马上就要到了,明玉对自己的兰花香囊是越看越嫌弃。给娘娘端去内务府新上贡的物品赠予小阿哥。出了寝殿,就看见傅恒拉着璎珞躲在宫门一角说悄悄话。

“就偷听一会会。”明玉如是想。

傅恒盯着璎珞看了许久,眼波流转。他多想将她的容貌刻在眼底,放置心尖。树上的小黄花随风落了下来,正好一朵洒在了璎珞的发髻。

他替她轻轻拂去,也刻意抚过她眉眼间。

“少爷,不得体!”

璎珞抓住他肆意的手,嘟囔自己常挂在口中的一句话。
傅恒存心要逗她,背过身。

“那我不看便是了,既然你不喜欢的话…”

话末,还夹杂着一些情绪。像极了幼儿孩童未能尝到自己爱吃的糖人所不能承受的委屈。

“好,我喜欢。少爷怎样我都喜欢。”

璎珞看出了他故意留在身后的手,将柔荑覆上去,情意绕指柔。举到了他眼前。

“少爷可欢喜?”

傅恒嘴角上扬的弧度早就出卖了他内心的想法。
稍一用力,璎珞就跌至跟前,呼吸声重叠在一起,变得燥热,傅恒低眸,睫毛微颤。想了想,还是放开了她。

“海兰察昨日告了假,怕是明日乞巧节不能和明玉姑娘一同过了。他托我将明玉姑娘的礼物带给他。”

“可惜啊…我这里还有不知何人放在侍卫所指名要送给海兰察的香囊。明玉姑娘要是知晓了,恐怕海兰察又要苦几日了。”

傅恒取出一个海蓝色的香囊,让它自由的转了一圈,调侃起来。璎珞附和的颔首。

明玉本着看热闹的心情却听见了自己的名字,差点闪了舌头。

海兰察这个大猪蹄子,前不久还说好会一定陪自己看七夕烟花盛宴的。转眼怀里就有新的娇软佳人,竟还巴巴地问自己要七夕香囊,真是可恶。

“骗子。”她气极,无意中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璎珞和傅恒神色闪过一丝尴尬,尤其是璎珞,毕竟女儿家比不得傅恒那般神情迅速恢复自若。

“富察侍卫。”明玉见状瞒不下去,就福了福身,依旧是气呼呼的态度。“还烦请富察侍卫告知索伦侍卫一声,这香囊,若不是自己来拿,就再也不要来我这要了。”

傅恒继续举着海蓝色的香囊。

明玉心底的火都烧到了头顶,长春宫霎时醋意满天。她拿走那个香囊。就瞧见香囊正中还特意缝了海兰察的满语,的确是比她要有心的许多。连配色都是挑的海兰察最中意的海蓝。

海蓝,海兰察。
她一定要查清楚,是哪个宫的小宫女不长眼看上了海兰察这个男人,眼神真有问题。

傅恒见任务带到,也无法再在这里滞留太久。璎珞把他送到宫门口,傅恒俯下身,似有讨好的意味。

“我明日是否可以收到心上人送我的香囊?”

璎珞回了个你猜的表情,又看了眼树下的明玉在一个人生闷气,竟不由得也担心起来。

“堂堂少爷,可是有好多女孩子排着队要给你绣香囊。为何就执意要收到我的。”

傅恒一字一句地回。

“因我心悦于你,无法再接受他人爱慕。”

璎珞嘴咧到耳根,眼底的笑意要溢出来。
傅恒看着她笑,揉揉她乌黑的头发,离开了长春宫。

-

乞巧节当日晚,宫中大摆宴席。灯火照应了整个京城。
家家户户未出阁的少女都盼着今日能和期待的心上人遥遥遇上一面。

宫里头比不得宫外自由。

但好歹皇后疼她们,给了她们时机偷偷溜到自己想去的地方。

璎珞将自己的花团锦簇赠予傅恒,和去年一样,以墨绿为底。交出去的一刹那,连带着自己那颗滚烫而炽热的心一同送给眼前这个剑眉星目的男子。

烟花响彻天际的时候,傅恒及时的捂住了璎珞的耳朵。

“为什么不送我鸳鸯了?”

“唔,去年送过了啊。今年送少爷一团锦簇,少爷不喜欢吗。”

“鲜衣怒马少年时,一日看尽长安花。”
“很好,我很喜欢。”

无心风月,独钟你。

-

皇宫另一边,明玉让傅恒代为传达了相见的地方与时间。

“他若是肯来见我,我便原谅他。”

烟花绽放于天,忽明忽暗,明玉环视了一周,没等来盼望的身影,眼眶里就差有泪水打转。

他当真有美娇娘,不要我了吗?

突然,视线被人遮住。跌入熟悉的怀抱,鼻尖嗅到喜爱的味道。明玉狠狠挣脱开海兰察,在他的手臂上咬了一口。

“抱歉抱歉…嘶……”海兰察歉意蔓延心头,却被结结实实偷袭了一口,捂住胳膊扯扯明玉的小脸蛋。

“你怎么咬人啊!亏我还那么想见你…”

话至此,明玉再也忍不了心里的落差。主动拥住海兰察,语气变得让人心疼。

“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那日傅恒送来别的姑娘给你的香囊,我心里头有多难受…”

海兰察觉得自己心里软了一块。
从前他渴望建功立业,报效朝廷,更无心爱情,觉得孤身一人无虑无挂。可他遇到了明玉,却填满了他整颗心。他有些怕日后自己上了战场,明玉会有多思念至极。

“我不会离开你。”
“我喜欢你,我就会一直陪着你。”

不用待我戎马归来,也会许你共话桑麻。



-



评论
热度(437)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