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体】习惯

时疯:


 魏璎珞这个人其实有很多小习惯,比如她喜欢在刺绣收针的时候打上个死结,以便宣示这是自己的作品;喜欢在做桂花糕的时候总多放上那么一勺糖,她称这是味觉记忆;甚至喜欢在紧张的时候不停地掰自己的手指以达到缓解心情的目的。
 
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傅恒对她这些事多少也知道一二,可由于都是些无关大雅的小习惯,他便任她去了,可自从成婚以后,他却发现她有个有些要命的习惯。
 
她睡觉时喜欢卷被子,过往她只一个人睡倒没什么,可成了婚,这问题可就大了。
 
睡前被子明明是好端端地盖在两个人的身上,可早上一醒来,生生地全都被卷到了她身上去,偏生人家还睡得正酣,像只八爪鱼似的贴在他身上,惹得他是既喜且悲。喜的原因自不必说,他自是欢喜她靠近自己的,可是最近的天气渐冷,夜里的温度逐渐下降,没了被子加护,饶是他这向来强健的身子也熬不住。
 
“咳,咳。”这已是今天早上他咳的第五次了,魏璎珞坐的离他有些远,倒不是她嫌弃他,而是他要求的。
 
“我怕是染了风寒,你且离我远点,要是过了给你,心疼的还是我。”傅恒喝了口水,声音有些哑。
 
魏璎珞表情不明,只看了他好一会才走到他身边,扯了扯他的袖子:“要不,我们分盖两床被子吧。”再这么下去,他怕是要冻死也未可知。但她也知道,他怕是不会同意的。
 
果不其然,他摸了摸她的头,又笑了笑:“你倒是敢。”话里的狠意让魏璎珞瞬间皱了眉,她有些委屈:“那你说怎么办嘛,我这习惯又不是一时半会改的过来的,这天都快入冬了,你要一直好不了,那不是我的罪过?”
 
她的眼眶微红,看样子是对此事相当在意,傅恒终究是心软了,轻轻地叹了口气:“璎珞啊,生病了呢就要治,你现在帮我去把太医找来给我开药,我喝了药不就好了?至于你的习惯,我有办法的。”
 
“真的?”她有些不相信,“你真有办法?”
 
傅恒点了点头,一脸胸有成竹的表情,魏璎珞这才半信半疑地去宣太医了。
 
 
魏璎珞坐在床边,亲手将药送到了他的嘴边,可傅恒此时倒显得有些不配合了。
 
“这药闻起来也太苦了。”他皱着眉看她,“我不想喝。”
 
魏璎珞只觉好笑,怎么跟个孩子似的,却又只能好言相劝:“可只有喝了药才能好呀,再说这太医可是你让我找来的,这药也是你让他开出来的,现在你却不喝,这世上可万万没有这种道理的,少爷。”
 
傅恒听了这话,稍稍松了口风,却还是有些为难的样子:“可还是很苦啊。”
 
魏璎珞笑着指了指床头的那盘桂花糕:“诺,给你备着呢。”
 
傅恒心知这下是彻底逃不过去了,只好接过药一口气喝了下去,放下碗时五官几乎都挤在了一块,他不怎么生病,自然便不时常喝药,这一碗下去,自然是难受的。可还没等他说话,嘴边便多了一块糕点,闻起来十分香甜。
 
他轻轻地咬下一口,却突然看见了她的手指就那么脆生生地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傅恒觉得这会要是不做些什么委实有些对不起自己。他轻轻地舔了舔魏璎珞的手指,瞬时惊得她连桂花糕都丢了下去。
 
她收回手,脸色有些红,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傅恒看着好笑,便干脆单手扣过她的脑袋就亲了上去,哪里还管风寒传不传染的问题。
 
因生着病的缘故,他的体温相较平常更高,直让魏璎珞觉得要化了一般,就连他的舌,都像着了火一样地在她嘴里横冲直撞,大开大阖。魏璎珞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袖,觉得他甚至连她口腔里最靠里的那颗牙齿都舔到了。
 
他的吻渐渐平静,她也逐渐放松,小舌不自觉地碰了他的舌尖,又缩了回去,这也是她的一个习惯,而傅恒,爱死了这个习惯。
 
他松开她,连句话都来不及说,便看着她将头埋进了自己的脖颈处,几搓发丝剐蹭着他的脖子,痒,却也撩人。
 
“桂花糕虽甜,却也不及你十分之一。傅恒轻轻附在她耳边,临了也不忘亲她的耳廓。
 
她将他的腰顿时抱得更紧,只惹得他哈哈大笑起来。
 
 
可纵使魏璎珞再害羞,到了晚上却怎么也避不了和傅恒躺在一处。
 
她看着横亘在自己腰上的那只手,轻轻地戳了戳:“这就是你的办法?”抱着她一起睡?
 
傅恒挑了挑眉,大被一盖,吻了吻她的额头:“是啊。”倒有些像个无赖,“我就不相信你还能翻出个天来。”
 
魏璎珞学着他的样子也挑了挑眉,却突然看见了自己和他并排在一起的脚,一黑一白,倒是从未如此贴近过的样子。她的心突然一软,拿脚轻轻地蹭了蹭他的脚背,倏地笑出了声。
 
算了算了,看在你生病的份上,就顺着你吧。

傅恒感觉到了她的顺从,轻轻地闭上眼笑出了声。
 
魏璎珞,你知不知道你最大的一个习惯是什么?
 
是宠着傅恒。
 
 
 

评论
热度(531)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