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日记】情人节告白

源夏君:

这个是我在入腐之前萌的一对异性cp!现在依然是本命cp之一,黑崎一护x朽木露琪亚。这和很早很早很早之前一篇【酒后告白】是一个系列。又是刨老坟出来补。感谢一露以来治愈着我!!这个告白系列之后应该也会持续更新吧!2333

【草莓日记】:情人节告白,结局待定。
一护脱下大衣搭在椅背上,外面的风叫嚣得十分放肆。

下楼,客厅的电视声音被开的很响。

“明天冷空气会再度影响到日本大部分地区,大部分都能在情人节看到一场烂漫纷飞的大雪。。。。”

一护站定,瞅了一眼电视机上被白色覆盖的大半个日本地图,良久,一护好似发现了什么轻轻哦了一声。

明天,是情人节啊。

对于日本在情人节女生送自己心仪的男生巧克力这种习俗不知道远在尸魂界的露琪亚知不知道。

对于突然将露琪亚召回的他的面瘫大哥,一护明显觉得目的不纯!

“大哥,今年也要游子送你巧克力么?”夏梨仰着头,看了那个发呆很久的大哥问。

“唉?”一护低下头看着妹妹。“不是和你们说嘛,根本就不需要那种东西啊!”一护皱眉,打消了刚刚的心思。

“可是,如果我们不送的话,大哥你可是没有人送你巧克力哦!”游子举着汤勺嘟着嘴不满。

一护挠挠后脑勺,巧克力什么的,没有自己喜欢人送,就算有太多也没用吧。

“比起我,我想墙边的那位或许更需要!”宽大的手掌附上游子的头,宠溺的揉了揉。随后从冰箱里拿了一杯牛奶上了楼。

“是啊,对于那个臭小子,你们爸爸我也需要你们爱的灌溉啊!”一直被忽略的一心大叔流着眼泪向夏梨扑过来。却被夏梨一脚踹开了。

“哥哥他不开心吗?难道是我烧的菜不好吃?”游子难过的说。

“放心,游子,哥他只是像一个正常男人一样有情人节前忧郁症而已。”夏梨笑笑转过头看电视!

一心借着沙发探出头弱弱并带哭腔问。

“爸爸也是正常男人,也会在情人节前寂寞呐!”

再次被拍飞的一心默默躲在妈妈遗像面前流泪。

一护关上房门,把椅子抽出来坐在桌前,仰头饮了一口牛奶,可是目光却落在正对自己的日历上扯不开。

2.14上不知被谁调皮的画上了兔子的傻模样,没心没肺的笑着。

一护放下牛奶。将日历叩向桌面,抽出最低层的书阅读。

可是没看几行,眼里的字就模糊起来。思绪又遛着弯不知逃到了何处。
露琪亚真是个狡猾的人,留下一串让人遐想的符号,如果自己表白,肯定会做出事不关己的表情。

一护推开摊在自己面前的书,侧身躺在床上发呆。懊恼的翻个身。咒骂着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只紫色瞳眸恰比的自己。


如果,我是说如果,露琪亚送我巧克力我应该回礼什么呢?
靠!


不知道是不是天气预报失误,今天夜晚的月亮出奇的明亮。偶有遮住月光的流云,让世界回归暂时的黑暗。

而那隐没在黑暗中娇小身影,推开窗户撩起窗帘,探出脑袋的时候,一护已经睡着了。

露琪亚跳下窗台,反过身把窗户关起来。

踮起脚尖向橱柜走去。扭过头看到一护睡得坦然。反而觉得自己理亏。自己可是面对着勒令如山的朽木家规连夜潜逃回现世的,到头来这家伙一点都没有担心自己的样子!

算了。露琪亚看着手中包装精美的礼盒,钻进了一护的衣橱里。

一护睁开眼睛时,时针指向5,分针在2与3之间。而这个时间,窗外已经明如白昼了。一护下了床拉开窗帘,刺眼的白光让一护用手挡住前额。

外面已经下了很厚的积雪!只是碍眼的水蒸气挡住了视线。一护放下窗帘。时间还很早,他还可以睡一会。可是他现在有比这个更有趣的事。
“啊外面下雪了呢,不知道尸魂界有没有这么漂亮的雪景?”

一护盯着生后的橱门,似乎能听见露琪亚咒骂自己的声音。虽然已经不太记得她什么时候回来的,早上唉声叹气的声音那么大自己早就醒了。

“一护你个混蛋,你是故意的!”露琪亚霍的一声拉开橱门,指着一护的鼻尖骂道。

“我才。。。”话还没说完,小小的身影已经从视野下角轻轻掠过,一瞬间就已经现在窗户前,瞪着大眼睛兴奋的看着。

一护叹了口气。不过,昨天的抑郁心情却出乎意料的烟消云散,嘴角藏不住笑意的转过身来,同露琪亚一起看着这个窗外的世界。

一护看着露琪亚的侧脸想。
其实,自己需要的并不是希望露琪亚在情人节这天送什么巧克力。自己需要的,仅仅是希望她待在自己的身边,那个自己恰好能看到,恰好能触碰到的距离就好。

“呐,一护。”露琪亚从窗外抽回目光。一护一愣,目光转向窗外。

“不许开窗户,不许现在冲出去玩雪!”

“才不是说这个呢,混蛋!”露琪亚嘟着嘴不满。

“那是什么?”一护重新扭过头盯住露琪亚。

露琪亚与一护对视良久,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从他的话语中参出了些许期待的味道。

“没,没什么。”露琪亚扯过目光,伸出手在水雾玻璃上画下自己最喜爱的恰比露,然后是恰比护。

“喂,干嘛又把我画成傻兔子样!”

一护虽然叫嚣这表示不满,但却没有伸手抹掉。

“我是因为喜欢才画的!”露琪亚伸手去抹,手在半空中被截住了。

“算,算了。你喜欢就留着吧。”
积攒的水珠顺着窗户流下来。仿佛是条红线拴着彼此的心。


“你不用先走么?怎么还躲在橱里?”一护敲着橱门,端着露琪亚刚刚吃用下的餐盘问。

“没事啦,你先去学校。”

橱柜的门半掩着,露出露琪亚的半个脑袋。
“这家伙!”

一护撑着脑袋凝视窗外已经好久了,依然没有看见那个娇小的身形从视野划过。

“这家伙在干什么?!”

“呐~一!叽!咕!”老远就听见启吾喊自己名字。

“一叽咕,一叽咕!有没有收到巧克力,什么样的,义理,还是本命?”启吾今天直接冲向一护的抽屉一阵狂翻。

“唉?有好几个唉!龙贵的,还有,还有织姬妹子的,55555一护。你什么时候这么受欢迎昂!我和水色都没有呐!”

“没有啊,大我5岁的恩惠已经送我巧克力了。”水色打着短信,不轻不重的纠正!

“什么?你什么时候交的朋友?你们一个个竟然抛下我!”

一护皱皱眉毛。刚想打断他们,门被豁然打开了。

“咳,咳,哦,大家早上好!”露琪亚扶着门框打招呼。

“早上好露琪亚桑!”见到露琪亚启吾一下子精神抖擞起来。打完招呼就悄悄埋下头对一护说。

“貌似露琪亚酱还没有送巧克力唉,我还是能争取一下的!”

“喂,你,喂。”一护没来的急阻止,那条食肉动物已经靠近那只小羊羔了。算了,露琪亚那只呆羊,也不会发现什么吧。

“露琪亚酱,今天书包好像很重的样子呐。”启吾端详着书包。

“恩。”露琪亚汗颜的看着上蹿下跳的启吾猴子。

“哦?是巧克力嘛?话说露琪亚酱的巧克力送人了嘛?”

怎么可能是巧克力!一护自嘲。

“恩~还没有噢。”

噗,真是巧克力!一护手一滑,下巴狠狠磕在桌面上!

“那,那是送给。。”启吾双手合十星星眼。✨

你该不会是希望送给你吧?启吾你想的太多了!

“恩,有启吾你的。”

纳尼!你在和我说笑?

“什么,什么,你说,给,给我的?”启吾一下子感觉自己耳朵不是自己的,木讷的回头看着一护,内牛满面。

“恩,有哦,让我找一下。”露琪亚埋头往包里找着。

一护有些坐不下去了!什么不想收到巧克力啊!什么只要自己触碰到的距离就好啊!这些都是扯淡好伐!巧克力当着自己的面送给被人,谁能在这里好好坐着啊。

“她。她。送巧克力给启吾?”一护想要冲上去之前再确认一遍。

“恩?”水色抬起头又迅速低下头去。“还以为朽木同学不会在意这些的。原来喜欢的是启吾。”

是吧,是吧,自己并没有看错对吧!

“恩,找到了。诺给。”

启吾没有看过这么胆大的女生,全教室几乎都在关注着自己。

颤抖的接过巧克力。

“真的是给我的吗?”启吾有些不相信。手抖的几乎能把巧克力摔在地上。

“是啊,唉,那个茶渡这个是给你的。”


。。。。。。。。。。


“唉?~”全班诧异的声音,就属黑崎一护和浅野启吾扯着嗓子叫的最高。

“唉?朽木小姐还真是博爱党呐!”水色终于把目光从手机上扯开。

“这家伙,难道是把情人节当作是感恩节了么?!”一护扶额。

“噢,还有小岛。。。。喂,一护,你干嘛放开我!”

一护一把抓住往书包里猛烈搜寻的手腕,脱着就往外走。

“一护,一护!”没反应过来的露琪亚踉跄的跟不上一护的步伐。

“你很烦唉!”被拖着走上天台的露琪亚终于忍受不了,挣开了一护的手。
“你这家伙,干嘛!”露琪亚甩着被一护捏痛的手腕叫嚷。

“朽木露琪亚!”一护低低的叫到。露琪亚一愣。“我不管你别的什么时候,用什么样的礼物去表达你所谓的感激之情,但今天,你不许在我面前一脸不知情的样子送他们巧克力!”啊。说出来了,虽然背着她,但是还是。。。。ha si ka xi。

“我才没有表达什么感谢之情呢!”露琪亚反驳。“不要一副我不懂现世一样!我懂噢。”

“你懂什么?”

“我当然懂!2.14是女生可以送关系好的男生巧克力不是吗!”露琪亚拎起书包摇了摇。
这个家伙!!根本就不知道!

“2.14是情人节,送自己喜欢的男生巧克力的意思是请和我交往的意思啊啊呼!”

“唉,唉~~~!”露琪亚猛的缩回手。

这家伙终于反应过来了么?

“那,那我送那么多。。。他们都会误以为。。。”露琪亚问。

“这个,他们都知道你是死神了,估计能猜到吧,你不懂现世什么的。”

一护皱皱眉,心头怒火也消了不少。

“那就好。不过,不过还有很多没有送粗去唉。”露琪亚掂量着书包。

一护悄悄凑过去,往露琪亚包里乱瞥一通。

“明明是很用心的挑选的。”

“嗯。。。过了这一天再送出去吧。那时候当作感恩的话没人会在意的!而且现在谁会在意这个什么节哈哈哈哈!要我就根本不care!”

我也不会在意的!不!会!介!意!,说不介意就是不介意!好吧还是介意。

“那,好吧。”露琪亚垂下眼帘。将最大的那块巧克力往下塞塞,然后拉上书包拉链往回走。

“那个露琪亚。。。”鬼使神差一般叫住了露琪亚,可是话头梗在咽部。

“以后别自以为是的干蠢事了!”

自己要说的不是这句话阿。心口不一说的大概就是现在的自己吧。

原以为露琪亚会发作!最少也得辨两句什么的,可是完全没有,她只轻轻哦了一句。估计刚刚心不在这里随便搭了一句吧。

整天心情都不好!并没有因为露琪亚告诉他是为了感恩才送的巧克力而心安!反而莫名的焦躁起来!

为什么连启吾那个白痴根本就只知道在旁边呀露琪亚酱又漂亮了呀拍马屁的人物也能拿到巧克力,为什么却没有我的?

一护撑着下巴,转动着铅笔,在纸上涂鸦一只傻兔子,然后狠狠的划掉。
一天下来一护一堂课也没听。

柔和的夕阳光照在侧颜,将身后的背影拉长。

“那个,你昨天半夜跑回来没事嘛?你大哥那边真的不会像上次撵来现世把你带回去?”

一护转过头。看着一路无言的露琪亚。

“。。。。那个,一护你有说什么嘛?”露琪亚感受到灼热的光线扭过头问。

“没,没什么。”

不对劲,超级不对劲!注意那妮子也有一天了,全程在发呆,然后摇头,再继续发呆。这家伙!不会!真喜欢上谁了吧!

“一护哥还有露琪亚姐姐回来了呀~”游子迎上来,挥舞着勺子。“今天晚饭会很丰盛哦~所以好好期待吧!”
“哦!好期待!”露琪亚攥起小拳头应和着游子的高亢心情,然后走进家里。

“呐!一护哥!”游子举着勺子哭桑着扭头看一护。

“唉?游子你怎么了!”

“我做的饭很难吃么!”

“没!没有!”

应付好游子!一护一个头两个大得回到了房间。往常会躺在自己床上看会儿杂志的露琪亚不在房间,书包放在桌子上。再看一眼桌子上一脸春心荡漾的魂,一护耸着眉毛扯扯嘴角。

还没等一护发话,魂就站在一护头顶上大义凌然的抱着一个丝带包扎好的巧克力说:“羡慕我吧一叽咕!这个是大姐送给我的巧克力哦!”

“什么!”一护一把抓过魂。“给你的巧克力?!”

“你放开我!!是大姐给我的!”你放开!”

魂抱着巧克力死都不松开,一护一拳头上去!魂抱着头大声嚷嚷!!!
一护乘机夺下!打开包装,上面那个草率匆忙改动的太随便!!虽然那只蠢恰比护脑袋四周多了一圈鬃毛显的格外难看!但是“一叽咕”还是好端端的没有任何改动啊!

“这个家伙!”

一护现在笑容肆意在脸上泛滥。

魂一巴掌招呼上去!正中右右眼!

“你个淫屠,笑的这么猥琐!!我是不会把我最爱的大姐交给你的!”

“厚!!你个破布偶信不信我给你撕烂?”

“淫屠!你竟然偷袭!”

“对你我还用偷袭?!”

“你有胆量别把我从嘴里抠出来啊混蛋!”

“你有本事用真身和我较量啊!”

“艹!!”

闹完躺在床上的一护,把手正在脑袋下,胸口摆着露露亲制的巧克力,掰下一小块放在嘴里。

“这家伙糖加的太多了!”

算了,还是继续之前的问题好了。

我该回送什么好呢?

=情人节告白,好感度-6=

草莓:卧槽!!为什么还减了嘿!

【镜头转向露琪亚】

大白:昨晚跑哪去了?

露琪亚:给个蠢货送黑暗料理了!呵呵。

大白:这种蠢货就不要来往了与我们朽木府不想陪,这是我送给你的恰比巧克力。

露琪亚:【星星眼】尼桑~尼桑崇拜度+999

草莓:卧槽!情人节不是女生给男生送嘛!!还有你面不改色贬低我真的好?

大白:这是我们尸魂界的过法,不服?露琪亚现在的监护人可是我!

草莓:我……………服。

评论
热度(13)
  1. Yvonne.T源夏君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