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夺奶昔之仇不共戴天-11

瀀漓:

#先来谢罪啊啊,我知道很久没出现了对不起大家。前几天忙搬家又忙学校的比赛,就比较没有顾到这边了,不好意思(土下座土下座,窝太多了有些分身乏术呜呜呜


#然后好像因为直接用网站繁体转简体的关系标点符号好丑喔,但word转它会擅自改词不想用


◇◆◇前篇戳我戳我◇◆◇




11.


  “所以说,这是公司安排的啦~”面对黑子的质问,黄濑解释得轻描淡写。要不是庆功宴上被灌至微醺,他应该能从黑子难掩失望的眼神中,发现对方并不如表面上冷静。“小和美最近因为新人的关系,人气有些弱了,才想说跟我闹一下,以增加话题性,经纪人赞同、我也没有损失,是双赢的局面喔。”


 


  微飘的尾音消失之后,内室突兀地出现几许让人窒息的安静,至此,黄濑喝得再茫,也渐渐看出黑子双眼中的责备,大抵是因为醉酒,情绪反应较直接,当黑子的表现让他联想到,某些会因为偶像恋爱而不理智的粉丝时,便立即感到不悦,继而采用敷衍的手段搪塞。


 


  “小黑子懂了吗?这是必要的手段喔。”其实黄濑说谎了,高傲如他,本该不屑这般炒作手法,但与和美葵本属前辈、后辈之关系,平时两人也处得不错,人家找他帮忙,也就顺势同意。所以说,基本上这场绯闻之于黄濑,目的不是提升人气,而纯粹出于好意罢了。当然,这种话不能乱讲,不然可会伤了许多“幼小心灵”,譬如面前这一位的。


 


  “黄濑君明明在跟我交往,这样太过分了。”黑子低着头,他知道黄濑对工作很认真,所以正说服自己接受,但因为黄濑毫无歉意的态度致使效果不彰,他不自觉捏住衣服下䙓,用细弱如蚊的声音缓道。“如果真的是不得已的话,也希望黄濑君能事先跟我说明……”


 


  令部分男人害怕的“报备”为其次,关于“交往”这惊悚中的惊悚发言才真正吓到黄濑。


 


  “等等等、什么交往!?谁跟谁!?”爆炸性宣言让黄濑酒醒了七分,原先占据心神的不悦也被扫得一干二净。


 


  闻言,黑子面上则更加惨白,良久才嗫嚅道,“……所以,黄濑君一直以来都是在玩我吗?”


 


  “诶、小黑子你在开玩笑!?我们都是男的耶!我根本没想过要跟小黑子交往啊!”黄濑不可置信地低吼。他还真的被吓倒了,除了一个劲儿想究竟为何黑子会有这等认知,也绞尽脑汁细细回忆两人以往的相处,但无论如何,都未发现两人之间有任何异样的情愫,他甚至反省过自己有没有做出暧昧的举动,结果依旧是否定。


 


  “小黑子是我最好的朋友,仅此而已!”


 


  “黄濑君上次明明宁愿成为恶魔也要与我爱爱的?”对方想了这么久,依然给出这种渣男宣言,让黑子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成为恶魔!?”脑中第一个反应不是觉得排斥,而是怀疑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番话,于是情商都被酒精吃掉的模特君,什么都没想就干脆问了。“小黑子你确定这是我说的吗?而且我什么时候跟你爱爱过了?”


 


  这样的问题,就像是问怀孕的女友,“这孩子真的是我的吗”同样不能原谅,被魔王捧在心尖上养大的小恶魔哪里受过这番对待,一瞬间感到的委屈大过怒意,他依然是倔强地瞪着眼,水雾却在一瞬间朦胧了冰蓝双眸,他咬牙,一字一句,带着决绝的语气低喊。“我最讨厌黄濑君了!”


 


  紧接着,摔门而去。


 


  砰然一声,直甩黄濑心上,这让他顿时觉得胸闷得有点难受。


 


  他瞪着被摔上的门好半晌,才浑浑噩噩地往玄关而去,颇有失魂落魄之呆然,尽管他仍对黑子发怒这件事感到莫名其妙。他自认并无做出超过之举,跟黑子之间也毫无暧昧,准确来说他压根儿没想过自己会是同性恋,自然不会把对他黑子那样的呵护备至,归类为爱情,而是出于友情的照顾。


 


  “什么啊,小黑子到底误会了什么……”不是愤恨、不是纳闷,而是沮丧。脑海里不停回放黑子离去的背影与受伤的表情,黄濑有些怅然若失,不管如何,他是绝不希望事态发展至此。


 


  坐在玄关冰冷的地板,眼神依旧死锁紧紧阖上的大门。如果没有想错,黑子应当是喜欢他的,奇怪的是,活了二十几点皆为直到不行的直男,到底为何不讨厌来自同性的爱慕呢?反而有点……窃喜,对、窃喜,这是在心底悄悄躁动的情绪,与此同时竟也感到满足与幸福,当然,惶恐与茫然同样是有,尤其在黑子气愤出走后愈演愈烈。


 


  有些人,总是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黄濑想,他大抵也面临同样的窘境。他晃动昏沉的脑袋,却愈觉晕眩,大抵是先前吓退的酒劲又慢慢浮现,也因此情绪起伏变大,他背靠墙壁,突然又啪答啪答地掉起眼泪。


 


  如果小黑子不回来?如果往常亲暱无间不再,该怎么办?他没想过有一天会与黑子分开,突然闯进生活之中的小恶魔,不知不觉就占据了他心上一角,是否为情、为爱尚且不知,唯一确定的是,他没有办法接受没有小恶魔的日子。


 


  ◆◇◆


 


  他又回到以前的生活,连吐诉心中想法的人都找不着,机械式地过着每一天,并也同从前一般游戏人生,一切都太轻而易举,少了让他全心投入的人,耳边便又再度充斥着风声,让他再也听不真切身边人群喧嚣,好似自己与世界隔上一层薄膜,他在其中,却像个局外人,冷眼旁观幕起幕落。


 


  已经太习惯有人迎接的家,习惯床上窝著的天蓝身影,习惯照顾一位笨拙、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却依旧很努力想反过来照顾他的少年,彼时他因少年从而有了动力,如今徒存行尸走肉。


 


  黄濑把自己摔在床上,心里郁闷得不得了。他简直后悔死了,当初就不该说那些蠢话,是同性又怎样,也管到底爱不爱呢?反正只要知道他受不了身边没有小恶魔的日子,也一点也不想与小恶魔之外的人在一起不就够了吗?


 


  光凭这点,他就不该放手啊。


 


  为了养胖他营养不良的小黑子才有了心思餐餐研究新菜色,亲自下厨,换他自己,根本连开火都懒得开火;为了让小黑子有跟自己一样的味道,又不至于伤到皮肤,才那么起劲地选购两人都合用的保养品,现下却没有心力擦抹──在认识黑子以前他兴许会注重光鲜亮丽的外表,但小恶魔貌似偏爱干净、清爽,他也就习惯往那方向打扮,以致现下分开了便没有心力再整成以前那样子。


 


  于是乎,有工作不得不出门的模特先生,索性叼了一片饼干,并任凭刚洗完的脸被都市肮脏的冷风拂干,慢吞吞晃到摄影棚,打算全权交与化妆师与助理处理。


 


  ◆◇◆


 


  “我说凉太君,看你最近失魂落魄的样子,该不会是失恋吧?”化妆师打趣道,并捏了捏青年被冻红的脸颊。


 


  “你可别乱说啊,传出去可不得了~”黄濑也跟着打起哈哈,挂上半真半假的笑颜,他犹如欲盖弥彰,实际上却都是陷阱,他总需要有人慢慢透出风声,最好能传到小黑子耳里,让心软的那人回来见他。


 


  遍寻小恶魔不着的他,已经死马当活马医了。


 


  “喔?所以是真的囉?”


 


  “怎么可能啦~你看我之前像是有对象的样子吗?”愈是极力否定,说词愈是反反复复,则更能激起化妆师的怀疑。


 


  “唔唔、”化妆师故作沉思貌,良久才轻飘飘扔出一句话。“我看到挺像。”


 


  “哈哈别开、呃?”笑声突兀地中断,方才还勾著嘴角的脸,一时间变得惨白,就连彩妆也无法掩饰他糟糕的气色半分。


 


  痛!


 


  背上突然感到火辣辣的疼痛,从左肩一路至右腰,他觉得自己该是尖叫出来了,但那略显青涩的声线明显不属于他,而是他最近心心念着的小恶魔。


 


  剧痛让视野一片模糊,依稀能分辨出昏暗之中,自己身处牢狱,耳边是男人们嘈杂的呼声与喀啦喀啦的铁鍊碰撞,他挣扎,鲜血沿着手臂蜿蜒而下的麻痒,让他一阵心慌……


 


  “……太……君……凉太君?!”


 


  “诶?什、什么?”疼痛褪下,爬满全身的阴冷不再,浑身泛著的冷汗却昭告方才错觉的真实性,黄濑大口大口喘著气,心里的不安隐隐而生。



评论
热度(31)
  1. Yvonne.T瀀漓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