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表][檀木生賀]Hello,Summer.

晤芒。:

Hello,Summer.


*闇表。短篇fin
*轉生王設定。
*原著衍生。
*說是闇表結果也只有那麼幾句表現出了cp向
*檀木生日快樂!吃得愉快!


推薦BGM
Monkey Majik-Sunshine


文/游光



  〖那是非常溫暖,非常溫暖的空氣,還有有如夏日海鮮水漾出的波光般粼粼的光明。〗


 
  六月初,夏日剛以洶湧之勢回歸。


  汽水和蟬鳴早就成了標准配置,在童實野這座不大的城市裡撐開正比例函數形式升高的溫度,擴散,蔓延,將近熾熱卻又並不讓人覺得難過,程度剛剛好的一切都貼近皮膚,輕聲巧妙地訴說密語。


  “……單就那篇報道來說,他們對你認識的還是太膚淺……夥伴?有在聽嗎?”


  “…哎?…那個,抱,抱歉我走神了。”


  遊戲身體一顫,微垂的頭猛地抬起,神情好像剛從恍惚之中緩過來。他歪歪頭,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後緊緊閉一下眼睛再睜開:“剛才,另一個我有說什麼?”


  坐在他對面的人沉默了片刻,無可奈何地歎了口氣。右手邊的冰咖啡冰早就融化了,但他倒是不在意,後背靠在椅子上,伸手握住杯柄把咖啡遞到嘴邊抿了一口。


  “我說在決鬥者之夜的那篇報道,採訪你的那篇。”


  “這樣……當時的記者還真是過於熱情啊,我都有點招架不來。”


  亞圖姆把杯子放回桌面,撐著腮看了看遊戲明顯不在狀態的迷糊表情,又轉頭看向窗外車來車往,決定暫時不跟眼前的這個人說自己原本想說的事情。


  “……日本的夏天也到了啊。”就仿佛除了決斗他再也找不到挑起談話的話題了一般,亞圖姆憋了半天就憋出了這麼一句堪稱廢話的話。你到底想說什麼啊,他在心底狠狠自我吐槽,對著窗外捏了捏鼻梁骨。


  遊戲從鼻腔裡哼出單音以示讚同,他的意識還處於涅滯的狀態。亞圖姆伸手揉了揉他腦袋。


  不可否認,在陽光毫無保留打在地面的溫暖天氣,人的確容易犯困。遊戲又眨眨眼睛想讓自己回歸現實,可大腦還是黏黏糊糊。應該是最近太安逸了吧…整個人都懈怠了。這麼猜著,他把面前的東西清到一邊,兩臂置於桌面接著上半身趴伏過去,臉側埋在肘間,也對著窗子。


  實際上,他們現在所在的咖啡館位置得天獨厚地好,無論是所處的環境還是周遭氛圍於咖啡館本身風格的契合度都幾乎完美適當。遊戲和亞圖姆坐在唯一一個落地窗旁邊的位子,空氣很溫暖,還有好聽的音樂——遊戲不懂音樂所以他只是單純地認為好聽,融在空氣中。


  所有事情都這麼妥帖。


  是個很適合偷懶的時機。


  “另一個我……”


  “嗯?”


  “我稍微……稍微睡一下,就一下,如果可以的話一小時後叫我,拜託了。”他偏偏腦袋,調整到能夠對對方露出微笑的角度,作出請求的神情。


  “好。”


  亞圖姆點頭。


  時鐘指向一點二十五。


  得到了這樣的回復的遊戲輕輕笑了一聲,然後閉上眼睛。


  真溫暖啊,他想。



  亞圖姆是今年五月回來的。


  原因很複雜,他自己跟遊戲解釋了一番,遊戲也僅僅是明白了個大概。對亞圖姆沒有提及的具體的回歸細節遊戲沒有想深究的意思,不過他能夠確定的是這回另一個自己已不再是靈魂體,也不再需要背負那身為法老的沉重過去。千年神器早就已經跟三千年前的時光一起被時光自己所埋葬,留下的除去脫魂的外殼外剩餘的也只是許多許多人對往昔黍黎的唏噓。


  回歸之後的事情都順理成章有條不紊地展開,跟昔日好友打照面敘舊,托KC社處理身份的事務,確定戶籍,入學。


  拿到需要的一切手續時亞圖姆還不忘調侃他,一晃夥伴都已經是大學生了,我是不是錯過了很多重要的事情。


  比如高考嗎?遊戲笑道。真不公平——另一個我完全沒體會到高三的辛苦緊張就進了大學吧。


  要不我跟海馬說說讓我回去念個高三再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閉關一陣子?


  絕對不要。


  他們兩個就對著笑,笑了半天,笑到眼淚都流出來,好像是要把這麼久也沒有傾瀉出的重逢的喜悅和長久的思念全部都壓進爽朗的笑聲和不受控制留下的淚水中般,笑得一起仰躺在床上。遊戲的房間還是亞圖姆熟悉的樣子,只是裡面待著的從一個人和一個靈魂變成了兩個人。


  都說時過境遷引人傷懷,可他現在只感受得到充斥心間的歡喜。


  亞圖姆的大學當然跟遊戲是同一所,為了照顧遊戲決鬥王身份的特殊性和亞圖姆長有跟遊戲十分相似的臉的特異性,二人選擇在校區外租房子住。搬進去時亞圖姆盯著房間格局半天,轉過頭問遊戲,夥伴你看這是不是有種既視感。遊戲從眾多行李中抬頭,也盯了半天然後笑出聲。你不要想著把兩間對著的臥室刷成心房的模樣啊!房東太太會生氣的。


  亞圖姆就勾著嘴唇不回答。


  要是真的刷成心房,我覺得我們還缺點什麼。遊戲坐在一旁點點自己太陽穴。


  缺……兩千五百萬?


  是了。


  然後兩人再次爆笑出聲,一邊吐槽著海馬君推出這種周邊到底想幹什麼或者夥伴拼了八年的東西他就賣兩千五百萬太便宜了怎麼也得八千萬才切合實際一邊呼哧帶喘處理好了全部的行李。


  他們會聊以前的事情,黑暗遊戲,決鬥者王國,決斗都市,甚至亞特蘭蒂斯和奧利哈剛。最後總是以吐槽收尾,比如遊戲學著亞圖姆說“這是我一個人的戰鬥!”引得亞圖姆一陣鬱悶或者亞圖姆彆彆扭扭半開玩笑地說你當時居然跟城之內告白把我晾一邊讓遊戲滿臉通紅慌亂解釋。


  諸如此類。


  過去的事情真的都過去了,他們兩個人這麼想。曾經悲傷的事情也好,令人憤怒的事情也罷,通通湮滅在時間的洪流之中。他們可以在休息的時間安靜地待在一起調侃曾經不成熟的自己,也可以為那名為友情的禮物和彼此的陪伴而心滿意足。


  這是久違了的安心日子。



  亞圖姆側身看看墻上的表,又看看眼前睡得迷迷糊糊的人,最終狠下心決定把他叫醒。


  “哎……早上好另一個我。”


  “……睡得過香了啊夥伴,快回魂。”


  遊戲撐起上身,抬手揉著眼睛,半天才反應過來亞圖姆這句話的含義。臉幾乎在明白的瞬間紅到耳根,他尷尬地擺手解釋結果卻在亞圖姆憋笑的表情中也跟著柔和地笑起來。


  “下雨了啊。”遊戲看看街邊五顏六色的傘棚:“可是我們好像沒帶傘出來。”


  “所以我想要不要等雨停了再叫你,可是聽他們說一個小時都沒停。”


  “……咦?咦??現在幾點了啊????”


  “三點半。”


  “不是說一個小時叫我的嘛……!另一個我難道就一直這麼待著等我?!”


  亞圖姆沒想到他會問這個問題,搖搖頭:“因為看夥伴之前很睏睡得又很熟就沒叫你,而且……”他頓了頓,“……而且我也睡了一覺。”


  遊戲死死瞅著他半晌,他看到亞圖姆左臉上有個印子,心中了然地閉眼睛抻了個大大的懶腰。


  “那我們要怎麼回去啊?”


  此刻的外界與之前截然相反,一個個蘑菇般的傘棚生長在人群中五顏六色。雨絲細密,層層澆在地面,有些雨水沒能即時排走,在地上形成小小的水窪,隨每一次行人的踩踏而振出波紋。


  不過空氣依舊很溫暖。


  “夥伴……”亞圖姆沉吟片刻,拿起自己的風衣外套晃了晃:“我準備跑回去,你呢。”


  遊戲看著對方勾起的嘴角,站了起來。


  “真巧欸另一個我,我也是。”


 
  走到咖啡館門口,亞圖姆把風衣展開。遊戲朝老闆娘笑著告了別,兩個人一起鉆進亞圖姆那大風衣下頭。


  他們靠得很近。亞圖姆的手臂環在遊戲腰間遊戲緊抓著亞圖姆白色襯衫的衣角,兩個人都騰出了一隻手把衣服撐起,踩著一個個小水窪噼里啪啦地沿著人行道跑在回家的路上。一部分雨水不可避免地澆進來打濕二人的頭髮,儘管撐著那件風衣,他們倆到家的時候還是沒能避免身上濕淋淋的結局。遊戲在樓洞口踮腳趁機試圖把亞圖姆額前立起來的頭髮捋下來,亞圖姆身體後仰躲避著襲擊。


  然後,毫無預兆地,仿佛被誰掐斷了閘門地。


  雨停了。


  遊戲愣愣地看著陽光透過烏雲重回大地,嘴裡喃喃。


  “……還真是夏天到了……這就晴了嗎?!也……”


  “太點背了吧。”亞圖姆接茬。


  他低頭,瞟到遊戲鬱悶有點鼓的臉。細微的低笑聲沒能忍住地發出來,他把濕透的風衣搭在肩上,一手拉住遊戲的手一手捧起眼前人溫軟的臉頰,俯身在那雙紫羅蘭色的清澈眼眸所投出的目光中輕輕地親吻了對方,蜻蜓點水。


  陽光依舊明媚,空氣依舊溫暖。遊戲的臉紅如晚霞。


  他無視了遊戲滿含羞敕諸如在外面不要突然就親過來啊的抗議,五指扣緊對方的手掌往電梯那邊走,笑得風輕雲淡。


  “好了,反正淋都淋了。回家吧。”



  就在亞圖姆剛剛回歸的第二天,他做出了另所有認識他跟遊戲的人大跌眼鏡又覺得理所應當的事。


  他告白了。


  遊戲也不知道他是從哪部galgame裡學來的招數,亞圖姆帶著他一路走到海邊,然後鄭重其事地轉過頭握住他肩膀。


  他當時也心頭一凜,以為亞圖姆要說什麼嚴肅的話題。他甚至做好了亞圖姆要再次離開的心理準備。


  結果對方以被陽光照耀得璀璨如寶石的海洋為背景,支吾了半天。


  “……我說過,我想和你永遠在一起,就算恢復不了記憶也沒關係。”亞圖姆的手指微微收緊,然後深呼吸。


  “現在我恢復了記憶,我……不變初心。”


  “夥伴,我是認真的,一直都是。”


  “我想和你永遠在一起。”


  “我喜歡你啊。”


  遊戲知道亞圖姆從不把感情放在嘴邊。不論是難過,悲傷,除了性質嚴重惡劣的事件他很少明確地表示出對某件事情的態度。


  這個人此時如此笨拙。


  二十歲的武藤遊戲覺得自己的心臟正在不聽控制地突突加速跳動著。


  亞圖姆保持著握住他肩膀的姿勢,緊張得一動不動。


  遊戲低頭,長舒一口氣。


  他彎著眼睛看向亞圖姆身後那片明亮的海,又看進亞圖姆赤紅色璀璨的眼眸。


  他能感受到,能清楚地感受到,現在環繞在自己身邊的……


  那是非常溫暖,非常溫暖的空氣,還有有如夏日湖水漾出的波光般粼粼的光明。



END.
沒有後記啦!後記就交給你們咯!


游光YuHikari

评论
热度(37)
  1. Yvonne.T晤芒。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