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徒然恋曲[短篇合集]——第三十曲——

百鬼夜泠:

本打算写虐的结果证明我大概没有那个才能......




第三十曲




そっと蒼い夜へと 深いナミダの海は続いて たどりつけたならいい あなたの愛が沈む海へと ひとしずく欠片をこの手に


[静静地向着苍蓝的夜晚 坠入深邃的泪之海 如果能到到彼岸就好 就这样沉没于你爱的深海 一滴碎片凝于这手心之中]


——Suara《MOON PHASE》より




◆架空+七年之痒+HE




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向下坠落着。




冰冷的海水包裹着身体,却奇异地有一种柔软的温暖。




看不到光,亦无法呼吸。




伸出的指尖渐渐消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下坠中溶解。




就这样永远,沉溺于这片深海……




>>>黒子テツヤの場合




黑子哲也醒过来的时候依然还是黑夜。厚厚的窗帘阻隔了月光,蜂拥而来的暗色让他一瞬间觉得无比压抑。




双人床的另一边是一片冰凉。




黑子记得那个人说过今天晚上——现在应该说是昨天晚上——会回来的。




他慢慢地坐了起来,光着脚踩在了木质的地板上。微凉的触感让他不禁瑟缩了一下。




摸索着推开卧室的门。等到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他看到了蜷缩在沙发上的身影。




意料之中。




那人睡得并不安稳,偶尔间会从喉咙中挤出不成调的呓语。




空气中弥漫着未散去的酒气,混杂着一丝丝脂粉的香味,让人觉得无法呼吸。




他大抵是皱着眉的——黑子伸出手想要碰触他,却又在即将触摸到他的脸颊的时候缩回了手。




黑子发出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拿出毯子轻轻地盖在他的身上。




随后便一个人返回了卧室。




今年好像已经是第七年了吧。




黑子注视着昏暗的天花板想道。




没想到都这么长时间了,跟黄濑凉太在一起的日子。




他们都喜欢着篮球,是曾经的队友和对手。两个人像现在这样在一起也经历了不少波折——




只是如今却变得生分起来。




最近黄濑总是回来得很晚,跟黑子的对话也少了许多。




黑子知道机长的工作很忙,但之前无论多忙黄濑都会抽空陪他的。




也许他已经厌倦了——黑子也不是没这样想过,毕竟自己并没有足以匹配得上黄濑的容貌,也不是一个有趣的人。




平时总是黄濑说着喜欢什么的,黑子对于自己的感情却很少说出口。




他的确是喜欢着黄濑的,但也并不想束缚着他。如果自己有一天会成为他的负担的话,也就没什么理由再呆在他的身边了。




如果结束才是最好的选择……




黑子闭上眼睛,把自己缩成一团。




今天的空气感觉真冷啊。




早餐是在沉默中度过的。




平时活跃气氛的都是黄濑,如果他也闭口不言的话,仿佛连空气都沉寂了下来。




“黄濑君。”放下筷子的时候,黑子突然开口:“今天你有空吗?”




黄濑想了想说道:“这次有两天的休息时间,倒也没什么安排。”




“那,能陪我一起去一趟水族馆吗?”




就当做是分别前的最后一次约会好了。如果他拒绝的话……黑子在桌子下暗暗握紧了拳头。




似乎很惊讶于黑子这样的请求,黄濑的表情有了一瞬间的凝固。但他随即便露出了一个笑容。




“可以啊。”




黑子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又觉得内心仿佛空缺了什么。




黄濑君,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想就此与你分离。




可是我们真的还能一起前行吗?




>>>黄瀬涼太の場合




恋爱的热度一旦消散,该怎样维持一段感情呢?




这样的问题,以前的黄濑是不会去关心的。




在学生时代凭借优秀的外貌做为平面模特而收获了不小的人气,如今也是大家信赖的机长。




这样的他的身边,从来都不乏追求者。




虽然交往过几个女孩子,但他真正喜欢的人,一直都只有黑子哲也一人。




那个人的身影占据了他整个心灵,以至于他再也无法注视着别人。




算起来他们在一起也已经七年了。




一起醒来的早晨,牵手走过的小路,回家时温暖的灯光……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的陪伴早已变成习惯,曾经特别的事物也变得稀疏平常起来。




黄濑的工作很忙,有时几天都不在家,也有不少女人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引起他的注意。但他都会尽量回家,只是看到黑子的睡




颜他就觉得整个人都有了精神。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也有了些许不安。




黑子总是那样一副淡淡的表情,即使他的身上沾染上了女人的香水味也没有见他说过什么。




“抱歉,小黑子,今天我不回去了。”




“小黑子,这只是不小心蹭上的!”




所有的一切,黑子都没有抱怨过什么。




他的眼神很平静,就如同一潭清澈的湖水,没有涟漪。




也许对黑子而言,自己并不是很重要吧。




这样小女生的想法让他觉得十分可笑,但他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向着个方向偏移。




不安宛如气球一般在心中膨胀着。




最后竟莫名其妙地带上了些赌气的意味。即使他回到家里也窝在并不舒服的沙发上睡着。




真是太逊了。




所以说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消除这份不安呢?




“黄濑君,今天你有空吗?”




“这次有两天的休息时间,倒也没什么安排。”




“那,能陪我一起去一趟水族馆吗?”




听到黑子的邀请的时候,他着实惊讶了一番。那人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没什么表情。只是黄濑还是敏锐地发现了他有些颤抖的肩膀。




这份不安也许并不只是自己的专属。




他有些开心,也开始反省了起来。




自己真是太差劲了,竟然怀疑起了陪伴了他这么久的黑子。




干脆趁着约会的时候道歉吧——




黄濑这么下定了决心。




>>>二人の場合




以为自己所处的地方是可以自由翱翔的深海,却在一转身的时候遇到了无形的屏障。




望着在水族箱中游动的鱼儿,黑子这么想道。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黄濑。那人不知道为什么是一副紧张的神情,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果然是觉得不开心吗。




他注视着倒映在水箱上的黄濑的身影。




即使在有些暗的环境下,那一头金发也是如此的耀眼。深深浅浅的光线落入他的眼底,搅碎了一池旖旎的粼光。




许是察觉到了黑子的视线,黄濑朝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怎么了?”




内心有了一丝动摇,但是不下定决心的话……




“黄濑君,你觉得开心吗?”黑子问道。




“当然啦!”




他的笑容里不带丝毫的灰霾,黑子分辨不出这究竟是不是他的真心话。




“一直以来多谢黄濑君的照顾了。”黑子转过头,平静地说道。




黄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这是……什么意思?”




“黄濑君。”黑子注视着他,“我们分手吧。”




声音像是从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一般,朦朦胧胧的,却带着巨大的回响。




……是这样吗?你终于要舍弃我的存在……




“为什么!?”黄濑觉得自己的声音像是从喉咙中拧出来的一般,干涩得带着扭曲的音调。




因为还是早上,水族馆内并没有太多的人。但黄濑的声音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有工作人员跑过来向他们提出了“请保持安静”的请求,黑子带着歉意向他们鞠了一躬。




“黄濑君为什么要这么惊讶呢?”黑子转过身说道:“你难道不是已经厌倦了吗?”




黄濑愣愣地看着黑子,却在那双眼眸中看到了哀伤。




原来是这样啊。




自己自以为是的不安,也伤害到这个人了吗。




黄濑压低声音说了一个字:“好。”




黑子觉得自己紧绷的神经在这个瞬间断掉了。




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




黄濑走到黑子面前,突然伸手大力地把他拥进了怀里。




“刚才的就如小黑子所愿。现在也来听听一下我的请求吧。”黄濑说道:“小黑子,再跟我交往一次吧。”




听到他的话,黑子顿时瞪大了眼睛。




“对不起,小黑子。”黄濑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喜欢也好不满也好,小黑子很少会对我表达什么,所以我就……”




存着些试探的心思,想要弄清对方的感情。




“竟然让小黑子以为我厌倦了,我真是太差劲了。”




他的拥抱加大了力道,黑子觉得那个人似乎要把自己揉进骨髓里。




什么啊,就像两个笨蛋一样,彼此试探着,彼此伤害着。




却又彼此相爱着。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黑子抓住黄濑的衣服,“擅自就做了奇怪地猜测。”




他推开黄濑,认真地说道:“对不起,黄濑君。还有,我喜欢你。”




有什么东西像是要从心中满溢而出。




“小黑子……”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黄濑哽咽地说道:“我也最喜欢小黑子了。”




在昏暗的角落里交换的再次交往的吻,带着泪水咸涩的味道。




“不满,说出来会比较好吗?”黑子问道。




“嗯……也许是吧。也是一种爱的证明哦!”黄濑勾住他的手指。




“那黄濑君也不要睡在沙发上了,实际上很不舒服吧?”




“好~”




这份不安,大概会一直存在吧。但是他们依然选择了彼此。




这份感情,并不是束缚。




就算会不断坠落也没有关系。




我想要沉溺于你爱的深海。




直到我的所有全都溶解消散。




直到永远。




第三十曲 終わり



评论
热度(14)
  1. Yvonne.T焚詩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