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 [闇表] Hide & Seek_12

浪跡天涯:



*古代架空


*王樣跟AIBO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以及「我不能夠失去你」,原來是,一體兩面的句子。


  構築在「你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的前提之上。




  「夥伴……」聽聞瑪哈特的話語,亞圖姆收緊了自己的懷抱,將他小心翼翼的摟在懷裡。他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仍有些痛楚,額邊佈滿了薄薄一層汗水,亞圖姆以指尖輕柔撫過,心底的不安卻越湧越高。


  「不會有事的,法老王。雖然召喚出來的精靈被消滅會耗損『魂』,但經過適當的休息之後便會恢復平常的模樣。您不需要太擔心,讓他好好休養即可。」西蒙在一旁輕聲提醒著亞圖姆,亞圖姆才稍微鬆開了自己緊皺的眉頭。




  「是誰派你前來的!」賽特盛怒地以千年錫杖指著黑衣男子,然而被甩落在地上、拖行到神官們面前的男人卻一動也不動,賽特沒有得到他的回應,一氣之下走上前,毫不留情地扯開男子身上的黑色披風。


  但下一秒進入眼簾的景象讓大家都倒抽了一口氣。




  男子已死。


  但不是因為方才的打鬥致死,而是他早已死亡多日,身上皆是腐肉,甚至連面容都模糊不清──在這樣的身體狀況之下,為什麼還能夠攀上高處的梁柱暗殺法老王?


  愛西絲蹙著眉,下一個瞬間千年首是傳來不安的振動,愛西絲驚慌地觸上首飾閉上眼睛,但首飾給予愛西絲的畫面卻是一片黑暗,帶著濃烈的憎恨以及邪怨,而後愛西絲倏地張開眼,眼前的黑暗瞬間消散。


  男子憑藉著不知從何而來的外力站了起來,所有神官防衛性地後退一步備戰。




  「如果你們只有這點程度的話,法老王的命說不定還用不著我出馬就會沒囉。」詭譎的聲音從死屍身上發出,很明顯地並非源自於這個身體原來的聲音,而是如同裝上了擴音器一般,從遠方傳遞而來的挑釁宣言。


  「你們這群雜魚,能不能讓我享受到一點戰爭的樂趣啊──」


  那聲音充滿高傲與嘲諷,賽特忍無可忍地一個箭步上前,以錫杖的尾端尖刺刺穿了男子的身軀,但男人依然動也不動,那聲音也仍在繼續。


  「為了讓這件事快點結束,你們就好好等著本大爺消滅你們吧,尤其是你,法老王。哈哈哈哈──」男子的身體微微轉向對著亞圖姆,在賽特憤怒地抽出錫杖的瞬間,男子竟然在轉瞬之間身形消散,全化成了沙,在空氣中形成一個小型的渦旋,下一秒往外頭一吹便全然消失。


  而空氣有一種腐蝕的氣味,彷彿死靈過境一般,氣溫瞬間下降了幾度,貼在肌膚之上讓人感到冷冽。


  神官們紛紛扳起臉孔,看著混亂的神殿,忍不住回想起方才藉由死屍吐露出的話語。




  「在背後操縱的人是誰?愛西絲,可以感覺到嗎?」瑪哈特擰眉,但愛西絲卻將雙手扶在首飾兩側,無能為力地搖搖頭。


  「這份黑暗力量過於強大。我看到的只有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就連剛才的毒吹箭也是,我只能感覺到有人在那邊,但無法預測他即將會採取的動作……」愛西絲垂下了眼,正準備再度開口時卻被一旁的賽特打斷。


  「這樣還想要保護法老王?!你們會不會太天真了──」賽特不耐煩地怒斥,下一秒就轉過身自顧自地走出神殿,只丟下了「我會找到幕後的主使者。」這樣一句話。




  阿克納丁嘆了口氣。


  「賽特跟愛西絲說的話都有道理。我們不能夠小看這份黑暗力量,愛西絲也說了,這不是能夠預測得到的邪惡力量,我們要更加小心保護法老王的安危。現在我們必須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幕後的主使者。卡里姆、夏達,麻煩你去協助賽特,瑪哈特跟愛西絲負責王宮的加強守備以及預防類似的事件再度發生。」阿克納丁將視線掃過了神官,「我去石版神殿,看看那些魔物究竟從何而來。」


  「是!」


  「西蒙大人,麻煩您先帶法老王回去休息了。」


  西蒙朝向阿克納丁點點頭。


  「法老王,由我先帶您回……」


  「等一下。」亞圖姆終於開口,以酒紅色的雙眸看向所有神官。




  「所有進度、任何進展都上呈給我。」


  「法老王!這些事情交給小的煩惱就行,您……」


  「對方是針對我而來。」亞圖姆看著神殿的滿目瘡痍,收緊了手臂,將他又往自己身上靠近一些。「我會保護這個國家,這是我的職責,也是我應盡的義務。所以,所有消息都上呈給我。」


  「是!」




  西蒙覺得,那一瞬間在亞圖姆的身上似乎看見了先王的影子。心底洋溢著慰藉,雖然對施政方面還有些生疏,但是身為王者的氣勢卻是與生俱來的。


  往後一定會成為一位偉大的法老王的。


  西蒙如此想著。




  亞圖姆將視線重新落回了他的身上,比起剛昏厥的情況,現在他的表情舒緩了許多,看起來像是靜靜睡去一般。亞圖姆這才放下了心中的焦慮不安,也才發現了他原來比想像中還要更加瘦弱,白皙的膚色被視為不祥之人──但那又怎樣?


  他不顧自己的性命擋下了威脅王的利器,因此還陷入了昏睡,還有什麼其他理由要將他逐出王宮,讓他再次過著煎熬痛苦的日子?


  亞圖姆一直都知曉王宮裡流傳的流言蜚語,但他是父王所允諾留下的孩子,沒有人有任何原因可以將他趕走,但對他的暗地重傷不在少數,亞圖姆都明白。


  所以,在父王已經離去的這個現在,只剩下自己能夠保護著他了。




  亞圖姆伸出手去觸碰他散亂在額前的髮絲,不知不覺心裡的波瀾起伏跟方才事件所產生的雜亂感都煙消雲散,像熨斗一樣熨燙過自己的內心。


  他就在亞圖姆柔情似水的眼波注視下緩緩醒了過來。




  他一直感覺到溫暖的體溫,就在劇烈的疼痛慢慢退去之後。


  想要張開眼睛看清楚這份溫暖的來源,但卻總是束手無策,他覺得自己陷在一種混沌的狀態裡頭,聲音就像從好遠好遠的地方傳來,都進不到自己耳裡,有的只是各種含糊而片面的短暫聲響。


  但溫暖一直在。


  好像夢做得再怎麼不安穩,這份溫暖也永遠不會消逝一樣的,緊緊圈繞著自己。




  身體感覺像是睡了,但意識仍然清晰。


  在身體慢慢重新醒過來時,他知道了那份溫暖來自於亞圖姆──他不記得自己從前有沒有和亞圖姆如此親暱的時刻。遲鈍的感官也慢慢甦醒過來,鼻腔內充滿了亞圖姆的氣息,在他溫暖的懷抱裡,他感覺自己可以心安地沉沉睡去。


  亞圖姆的指尖觸上了自己的額,指尖有些顫抖跟微涼,他想起自己在昏睡前發生的混亂情況──思及此,他終於努力張開眼睛,為了只是要好好看清楚亞圖姆是不是有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夥伴!」




  亞圖姆喊他的聲音,讓他能夠確定,亞圖姆一切安好。


  他放下心裡一直惦記著的牽掛,大大吐了口氣,於是他輕輕勾起了笑容,發出的聲音意外乾涸,但他仍舊試著回應亞圖姆的話語。


  「我很好,不用擔心我。」




  亞圖姆輕輕將自己的額頭碰上了他的額頭,閉上雙眼,感受他起先的驚訝,而後慢慢鬆懈下來,最後甚至發出了溢滿笑意的笑聲。亞圖姆告訴自己,從現在開始,他的未來,由自己來好好守護,直到自己再也無法握住他的手的那天。




  廢棄的神廟佇立在死靈之村當中,夜晚來臨以肉眼清楚可見冤魂遊蕩。穿越過透明的靈體,盜賊王粗曠地坐在石板之上,操控的肉身化為塵土,死靈流竄過自己的身邊且發出慘絕人寰的哀戚聲。


  盜賊王露出了猖狂的笑容,攤開雙手,一陣強風自他身後吹起,龐然大物在黑暗之中看不清楚他的模樣,但牠擁有強而有力的巨大上半身,以及張著血盆大口、吐著蛇信的蛇頭。


  「迪亞邦多,我們就來一起摧毀這個討人厭的世界吧。」


  盜賊王從石板上躍下,擦過石板上有著特定形狀的坑洞,最後將視線定格在石板最中央。


  「就從這個開始吧──名叫瑪哈特的傢伙。」盜賊王放肆地笑了起來。「千年神器都該是屬於我的東西!」




  ──為了我的復活,盜賊之王,這是你的使命。


  石板之下的黑暗底層如此喃喃著,冷冽扭曲的嗓音令人不寒而慄,但盜賊王已然已經習慣,掌心壓在石板之上,指間套著從先王的陵墓裡帶出來的黃金戒指。


  黑色的光芒倏地四射,大多數散佚到空氣之中後迅速匯集成一道,直直竄入盜賊王的身體裡,而他享受著這一切,使他的肌肉更加具有爆發力,身後的魔物越發強壯。


  「等著受死吧,法老王跟愚蠢的神官們──」


  盜賊王高聲大笑,讓黑暗臣屬於他的腳下。





(我在自己的筆記本大綱上寫著下一集的tag:


 真愛vs真愛,怎麼辦,都很帥,歐都給~)


(神經病)




Chiling.(2015.12.15)



评论
热度(23)
  1. Yvonne.T浪跡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