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O/暗表相关)灵魂伴侣 三 修改调整版

那年凉州好大雪。:

您的好友王样已上线。


我一开始写的那个鬼玩意根本没法看,所以我把它删了重新修改了,并增加了部分剧情。这章的王样我写的很纠结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表现,简直让我吐血,还好最终还是写出来了。


不要打我。以上。


——


Part three           (修改/增补部分剧情)


 


如果认定已经不会回来的人突然又出现了,真的可以毫不尴尬的笑着说欢迎回来吗?


若是无力改变现状,就只能墨守成规的欣然接受吗?


他无法回答这些。


本属于过去的人自作主张的回归或许会给现世的人造成困扰。


因为不想让自己特殊原因挡住别人的前路,这次他只打算静观其变。


但是无论发生怎样的变故都可以一直默不作声的看着吗?


他同样没有明确的答案。


 


隐于夜色的两层建筑中的人流依就络绎不绝,微凉的夜风丝毫没影响人们的热情。


 


年轻的法老抬头仰望着这栋似乎和记忆中相差无几的建筑微微颦眉,顿时思绪如潮。


这是他第三次来这里,他曾在这命运之地找回了记忆,认清了自己,认清了自己的宿命。


现在他已不是那个无名的魂了,他知道自己是谁,清楚自己的目的。


 


他想,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那个人的温柔。那曾经害羞腼腆的半身现今成为了众口称赞的强大的男人。他成功实现了当初自己的心愿并用自己的力量鼓舞着其他人。


他知道自己半身举办这次的活动的初衷正是为了让不自信的人找回真正的自己。


思至此,他的心就像奶和蜜淌过那般甜蜜,镜片后的目光也跟着柔和起来。


看来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伙伴你真的成长了,就算没有我,你也可以坦然的面对一切。


 


亚图姆静默了片刻便一步步攀上石阶走往前门。在看到美术馆门前放置着巨幅宣传牌时他的脚步立马顿了一下,目光被吸引了过去。


本来宣传栏的画面无非是与主题契合的埃及相关物,但是这幅海报却不尽相同。决斗王那本自传的封面在其中乍看似乎有些突兀,细看却又意外和谐的与其他部分融合自成一体。书的封面并不是什么精美的插画只是一幅很随意的涂鸦。但很不可思议那简单的线条充分的反映了所描绘人物的特点。


 


这是伙伴画的吗?


他愣住了盯着这个宣传牌许久,嘴角有些无奈的抽搐。看来伙伴的作画水平实在不怎样。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无法否认那个人物的确就是他。


 


在经过旋转玻璃门后到达了美术馆内部。美术馆里的灯光大部分是橙黄色的有些昏暗,这里古香古色的埃及风味的装饰比他上次来的时候更甚一筹。四周墙壁上满是仿古手绘壁画,上面描绘的是人们在田间劳作辛勤劳作还有祭祀神明的情景。


亚图姆环顾一圈大堂发现嘉宾席早已空了但他还是踱了过去。


 


旁边的工作人员在耐心的给迷路的外国游客指路。


这些慕名前来的人虽给她带来了成倍的工作量,但她并不介意。武藤先生待人很好,她很高兴能为他服务。


她在四处张望有没有需要帮助的人,在看到嘉宾席边上有个大晚上还带墨镜的人时她有些惊讶。但一想到对方可能有眼疾,她就立马迎了上去,“先生,签售活动现在暂时告一段落,游戏先生去休息了,请您待会儿再过来吧。现在由我带您去参观好吗?”说着她伸出手想要搀扶他。


那个人向后退让了一步躲开了她,蹙起眉很是不解的样子。


她还是有些不放心的看着他还想说什么,那个人却先一步礼貌拒绝了她的好意,“不必了,谢谢你。”


“先生,先生……”见讲解员还要苦苦纠缠着帮助他,年轻的法老只好转身快步离开。直至确定把人甩在身后,他才停下来叹了口气,暗忖,真是麻烦啊被当成病人了。


 


长廊里依次陈列着各式藏品。这些神秘的稀世珍宝曾被古埃及人煞费苦心的保护着不许外人接近,但现在它们就这样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众目睽睽下。这里摆放着的曾都是他的财富,但现在这些已不再和他有关联,它们留下的头衔就仅仅是古代埃及法老的陪葬品而已。


 


他一抬头便看到面前玻璃橱窗里的展品——一张精雕细琢装点着珍贵珠宝的华美座椅。


犀利的目光透过镜片端详着上面萦绕的繁复象形文字。他和这里的藏品一样古老,他们同样来自三千年前。座椅上雕刻的文字记载了他强盛的王国,记载了他安居乐业的子民。现在这一切都早已随历史的洪流化作了尘埃,法老也好,古埃及也罢,早就不复存在了。也只有这最后的余留能对观赏的人彰显他的伟大了。


略作逗留后他快速的穿过长廊来到了一处。他很快注意到那些柱子后面有一处无光的暗间,因为有些好奇便不由自主的走了进去。


漆黑的隔间的灯光是声控的由于有人到来慢慢发挥它的作用。他借由灯光看清了房间的陈设。他觉得这应该是个特别的房间。但实际上空荡荡的,只有墙上才有一些壁画,但也因为上面涂抹色彩太暗无法看清内容。


他感到些许诧然时,在转瞬间天花板的灯便黯淡下来,房间里传来悠扬而古老的歌谣。


 


我曾迷醉于尼罗河丰美的乳汁里


清澈的河水洗清我的罪孽


 


我曾沐浴在金色烈日下的奇迹里


王名之下我必获得重生 


 


帝王谷里沉睡着末日奇迹


赶路之人请放慢你的脚步


探险之人也请收起好奇心


 


我们的王将在日暮之前苏醒


带我们重返故土


 


……


 


仿佛是和着歌声,地上和墙上的暗灯缓缓升起,射出的灯光交相辉映最终汇聚在一块凝结成一幅画面。


一个少年王者静坐于王座上睥睨众生。王的神情充满不容亵渎的威严,他的嘴角微抿着没有任何笑意,他那绯红的双眸就像一把利剑能轻易洞穿一个人的灵魂。法老身边立着的守护他的六神官面色也是一丝不苟十分恭敬。


 


时间像是静止了。


 


年轻的法老与少年王的虚影长久的对峙着,现实的界限开始模糊。


 


这副冰冷的面孔是他曾经的模样,人们印象中法老该有的样子。


但他如今他不会再只依靠自己的力量,他学会了信任并且温柔待人。是那个人教会他另一种坚强,是他教会了自己何谓真正的力量。他已不再是曾经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法老,他有伙伴,他有朋友,他只是亚图姆。


 


哒哒哒,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惊醒了他,他猛地从恍惚中清醒,迅速的退到了阴影里。


 


“圭平君那么神秘到底是要给我们看什么啊。”


 


突如其来的的温润的嗓音让他微微愣了片刻,身体更加贴紧了后面的石柱只探出半个头偷偷观望。


毫无疑问他十分熟悉这个声音,这正是他思慕的半身。这些闯入者无一例外都是他的同伴。他激动的不能自已,想要走出去加入他们的交谈。但一考虑到他根本搞不清现在的形势,或许现在并不是相认的好时候,他就决定不动声色的继续窥视。


 


头发有些长的少年扯着他自认为走的慢吞吞的决斗王率先跑进了房间,又腾出一只手招呼了下后面的同伴,“这个是秘密啦,你们快一点啊。”


全程几乎就是被拖着过来的令他的手臂有点发麻,游戏略无奈的回头向友人们投出求救的目光好让自己快点解脱。


“圭平你别扯着游戏啊。”


“真是的。”


友人们发出不满的抱怨却谁都未曾真的生气,他们是一群善良的家伙。在共同经历了许多事后它们的友情更加牢靠。


“哈哈哈哈,就快到了。”原本走在最后的城之内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突然一把抓起身边的两个友人大步冲了上去。


少年看着他们一个个气喘吁吁的样子有些发窘的挠了挠头,讪讪道,“抱歉啦我就是想给你们个惊喜啦。诶奇怪灯怎么亮了?这里还暂时未对游客开放啊。”他喃喃自语着走朝外检查了一番。他发现门口的提示标语并未有人动过,又继续喃喃着走了回来,“应该是没调试好吧。”他们现在全部都傻乎乎的盯着他看是怎么回事。他突然想起此行的目的,于是故作神秘,“先别管这个。”说着伸出手往里一指,“游戏你们快看。”


 


所有人的目光都那个方向顺着望了过去。


在KC集团最顶级先进的全息投影技术支持下就连细微的发丝都能还原的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的少年法老就这样淡然的凝视着他们仿佛下一秒就能开口说话。


 


同伴们叹为观止的反应让圭平很是满意的嘿嘿一笑,他抱着手话语里有些得意,“这些都是哥哥亲自设计的。怎么样厉害吧。”


 


决斗王在瞬间呆愣住了半晌一句话都说不出,这个惊喜实在太让他意外了。他没想到还可以再清楚的见到他的另一个灵魂。不知是不是因为时间间隔太久,在他的梦里那个人的面容往往都是模糊不清的。面前少年王看着他的目光似乎变得柔和了一些,他使劲揉了揉眼睛想看的更仔细更真切,却发现根本只是他的错觉而已。什么都没有改变。他有点失望但没有表现出来。“谢谢你圭平君。”


 


曾经的暗恋对象毫无预兆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让女子因惊讶而睁大的双眼里闪着水光。她的手自然而然的掩上了嘴,“游戏,另一个游戏,亚图姆……”她曾在少女时代迷恋过和和决斗王相似的另一个灵魂。那个人也似乎明白她的意图,却始终只把她当做友人。她的恋爱也在那个人离开后无疾而终。


 


“海马这家伙偶尔还是能做点好事啊。”城之内抹了把鼻子发出感叹。


“好逼真啊。简直就像那家伙还在一样。这就是高科技的力量啊。”本田赞同的点点头。


 


“你们两个家伙说什么呢?”少年狠狠瞪着城之内,有些不忿的提高了些音调。这家伙老是喜欢不自量力的和他哥哥作对。他可不喜欢有人说他哥哥坏话。


 


“怎么我说得不对吗。”城之内毫不畏惧的对了上去。他之所以那么说就是不服气的想逞口舌之快。他不得不承认海马在这些领域确实有过人的天赋,但海马那家伙和他天生八字不合动不动就出言奚落自己一番。他实在是看不惯海马那副嚣张的样子。


 


大战一触即发。


 


“不要吵架啦。”虽然双方都没有进一步动作,但游戏觉得任由他们无意义的胡闹并不好,


便主动站出来做和事佬横在剑拔弩张二人中间,话锋巧妙一转,“海马君还是来不了吗?”


“算了……不和庸才计较。”少年叹了口气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抱歉了游戏。最近哥哥太忙了,公司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这样啊。”决斗王沉默的低下了头,但又很快抬头露出笑容,“没事啦,圭平君不用特地道歉。”


 


“对了。”少年像是想到什么从身后的包里摸索出遥控器一样的东西摆弄起来。


随着他灵活的手指输入的一些指令,少年法老身影在其间悄声无息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决斗王驾驭着三幻神威风凛凛战斗的样子。墙上绘制的图案也在不断涌动着显现出它的本来面目——战斗都市时决斗王的经典战役。


 


“怎么样啊?”圭平挑高了眉毛挑衅的看着城之内。


“谢谢你啊圭平君。”游戏的鼻头有些发酸,但他还是故作镇定让他眼眶里不断打转的泪水不至于掉下来,幸好没人注意到他现在是窘态。待心情稍作平复他就和同伴一起扯开了张牙舞爪想要扑过去的友人,重新笑的温和“好啦城之内君。”


 


一看架住他的同伴们都是一副认真的神色,城之内已然放弃挣扎,“算了算了本大爷也不跟你个小孩计较啦。”他抱着肚子思考起人生大事,“唉我饿了。”


“哼。庸才就是庸才还是游戏识大体。”少年故意冷哼一声却压不住自己话语的笑意,他伸了伸胳膊,“待在这里面都快闷死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好了。”


“我也饿了呢。”“哈哈我也是一天没吃东西了。”显然大伙都愉快地赞同了这个提议。


 


在走出房间时决斗王还是留恋的回头深深望了一眼。陡然间他的心里升起些许异样的感觉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他意识开始涣散,眼前发黑并有些站立不稳,大脑里所有的影像开始不受控制扭曲着乱窜,拼凑出一些断断续续的画面。


 


一个黄沙漫漫的国度。


 


“啊!”身上突然有人靠过来让杏子吓了一大跳,待她看清肩上那些金色发丝安下了心,脸上却有点微微发烫。她轻声的唤着决斗王的名字,“游戏?”


 


没有任何回应。


 


“游戏?”她又试着唤了一声,肩上的人却没有张开那温柔双眼,于是她慌了更急切的呼唤着决斗王,“游戏游戏你怎么了快醒醒。”她抱着青年无助的跪坐在地上,声音已经快带上哭腔,“求求你了。游戏你别吓我。”


“怎么了,杏子?”本田听到惊呼后连忙回头却看见不省人事的决斗王。他预感事态不妙连忙叫住了前面的友人和他一齐急匆匆的围过去七手八脚的把决斗王放平在地上开始急救。


“游戏,游戏。”


可是无论怎么他们怎么努力都无法唤醒他就算掐人中他也没有醒过来。他们只能干坐着互相看对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究竟出了怎样的事也毫无头绪。


这样子没个领导的人可不行,圭平第一个从惊愕中反应过来,他先指挥着城之内和本田照顾游戏,又过去安慰了哭泣的杏子,待做完这些他便头也不回的急切跑开了。


只有余音还在房间内回响。


“我去叫医生。”


 


 


年轻的法老默不作声目睹了一切却并始终没露面。他沉默的凝望着慌乱作一团同伴,墨镜后的双眸里露出些许悲凉转为了愤怒。他听到自己心间那一声声无力的呐喊是多么悔不当初。他在懊恼着自己此刻还保持着那该死的理性。


最终他还是完全抑制住那不断袭来的负面情绪,慢慢松开了自己已经隐隐作痛的手。


 


忽的美术馆灯全部熄灭,然后又传出滋啦滋啦玻璃齐齐碎裂的声音。会场乱哄哄的,失去光明的人类就像哀嚎的困兽一样无助,他们都陷入了这场恐慌。


 


如果再沉默下去恐怕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他真的很想靠近他的半身,像以前那样再次施以援手,但一想起方才看到的自己半身那已变得坚毅的眼神又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赶过去。他同样不知道自己是否就是这场灾祸的源头。


突发的状况让少年王难得的踌躇着,那有些僵硬的双腿只挪动了一步就停住了。


如他所料果然没有再发生什么事。这么久他总算是明白了他只能是个旁观者不能横加干预现世的事。


法老的亡灵沉默的埋下头在快速思索些什么,之后便压低了帽檐静静的离去。


 


原谅我,伙伴。


我没办法背叛你,我没办法否认你的强大。


虽然我很想好好的守护你,但如果我出手就是对你意志的污蔑。


你已经变得强大不再需要我了。


我是属于过去的人。我不能再挡住你的路。


 


外面刺骨的寒风灌进了他的衣物,仿佛要将他的血液都凝固。他选择这样在风中凛冽。这使他很快恢复了往日的镇静与睿智。


 


年轻的王者对着虚空里的神明开口,声音波澜不惊,“阿蒙神。”


“我的孩子,你明白这是有代价的。”这样的表现实在是平静的有些可怕,那话语里包含的力量让身为神的他都有些发憷。古老神明怜爱的叹息了一声,他无法从这个年少的法老身上读懂任何一丝讯息。他又提醒一次,“孩子代价会很残酷的。”


“我知道。”他的声音依旧听不出其中夹杂的情绪。亚图姆把覆在面上的口罩扯了下来露出真容,嘴角勾起他惯有的自信弧度,“直至我的灵魂燃尽。”


该做的已经做了接下来就交给他的挚友们吧。
 


紧急备用电源启用美术馆重获光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救护车已经停在了门口等候。


友人们和医生一齐手忙脚乱的把昏迷的决斗王抬上了担架并一路护送他。那些不识好歹的还想着拍头条的无良记者们还在身后围追堵截,幸好隶属KC集团的保镖把他们半路拦下才没再受骚扰。他们抱歉的请求着那堵在门口的围观的游客能给决斗王让一条路。事情进展很顺利决斗王的拥护者们很快的散开了。


 


“你们先送他去医院,我已经和哥哥打好招呼了。”少年大声喊着挥着手和同伴们道别。


“那圭平你呢?”


“我去看看事故原因。”


 


 


感到一股暖流进入了他的身体,让身和心都受到了极大的安抚。


仿佛是听到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他极不情愿的睁开了眼。当看见大家都清一色担忧的目光时他感到很疑惑,难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太好了游戏你终于醒了。”杏子双手合十向回应她祈祷的上帝表示感谢。


“你这臭小子终于舍得醒了。”


“游戏你真是吓死我们了。”


 


城之内和本田虽然心里很想现在走过去把他从床上捞起来狠揍一顿,但考虑到他还是病人就做罢了。他们只是不约而同的过去揉了揉他的头,捏了捏他的脸,然后把他扶起来半坐在病床上。


“我做梦了。但内容忘了。”


友人们似乎是没想到他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都愣住了。


这时有护士进了房间并把他的友人都请了出去。各项精密的仪器帮他细致的检查身体各个部分的情况。


“游戏先生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一个护士低声询问他。


他努力想了想,然后沉默的摇摇头。


 


经过一系列排查证明他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异常。医生认为他只是过于劳累,便建议他好好休息。但他不打算在医院过夜,他想回家。折腾了一天,妈妈和爷爷该担心他了。他一点不想让他们知道他进医院这件事,于是他在和友人分别时一一嘱咐了同伴们,他们拗不过他就答应了。


回到家已是深夜,家里静悄悄的没有声响,他放低了脚步小心翼翼的上了楼。


很好并没有吵醒爷爷他们。


在匆匆洗了个热水澡后,他把头发胡乱吹干便倒下睡了。


他在睡前想了很多事却始终没办法理清思绪。他始终觉得在刚才回家的时候有人跟着,但他回过身又空无一人。


难道是他多心了吗?


他不再苦苦思索答案便很快进入了梦乡。


 


 


年轻的法老定定的站在楼下,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整个人沉在水中,目光所及的一切都是模糊不清的。他知道自己的精神力正在不断减退,暂时获得的形体恐怕撑不了多久。但他还是倔强的抬头仰视着他生活过的房屋目光温柔。


 


他说。


 


晚安伙伴做个好梦。


我是早已作古之人本不应回来。


原谅我这样擅自再替你做决定。


我最强的伙伴,我最爱的伙伴。


把所有痛苦都转移到我身上,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


 


可惜没有人听到那个灵魂最后的话语。

评论
热度(25)
  1. Yvonne.T那年凉州好大雪。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