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徒然恋曲[短篇合集]——第二十九曲(下)——

百鬼夜泠:

爆字数了简直要死......




09.改变与初吻


 


有什么东西在悄悄地改变着。虽然不怎么起眼,但确实发生了变化。


 


似乎连空气都带上了一丝甜味。


 


黑子望着天空中逐渐晕散开的飞机云,感觉心情也变得轻快了起来。


 


“哲君,今天要不要一起回去?”放学后,桃井向他邀请道。


 


“抱歉,桃井同学。”黑子说道:“我今天有些事情。”


 


“这样啊。”粉色头发的少女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失落,但很快便又微笑起来:“那下次再一起回去吧!”


 


她向黑子挥了挥手,离开了教室。


 


在心里又说了一次“对不起”后,黑子提着书包向楼下走去。


 


已经进入冬天了,空气中带着凛冽的凉意。


 


从身边经过的女孩子们看起来很开心,笑声在耳边回荡着。


 


“校门口的那个人好帅啊!”


 


“刚才我去跟他打招呼了,说是在等人。”


 


“真狡猾!我要不要也去……”


 


“不过是在等人的话,说不定已经有女朋友了……”


 


看样子黄濑君已经到了呢。


 


黑子呼出了一口气,加快了脚步。


 


还没有走到校门口,他就看到了被女生们团团围住的黄濑。


 


那个人微笑着,带着跟平时不同的温柔的表情。


 


但黑子没有错过他眼角划过的不耐。


 


“啊,小黑子!”


 


敏锐地察觉到了黑子的气息,黄濑挤出人群,拉着黑子的手就跑了起来。


 


跑了几分钟后他们才停了下来。


 


“黄濑君还是这么受欢迎呢。”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黑子也算是认识到了黄濑究竟多么有女人缘。


 


“小黑子是在吃醋吗?”黄濑笑着说道,把黑子的手包裹在了自己的手掌中。


 


掌心传来的温度让有些冰凉的指尖染上了暖意。


 


“并不是。”就算彼此的关系拉近了不少,但黑子并不觉得自己是站在有资格吃醋的立场上。


 


再说他为什么要吃醋?


 


“黄濑君不是要去检查吗?再不走的话天都要黑了。”黑子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手,转移了话题。


 


“说的也是呢。”


 


两个人并排走着。


 


跟黑子在一起的时候,黄濑总会刻意选择宽阔的大道,避开那些带着昏暗色彩的小巷。黑子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虽然没有说破,但他在心里对黄濑也是抱着相当的感激之情。


 


最近自己的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有时候发作起来一天都不能安心度过。恶梦时常袭来,如果没有黄濑的话,黑子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能不能挺过来。


 


但是黄濑君,也不会这样一直陪着他的。


 


“怎么了?”察觉到黑子的沉默,黄濑奇怪地问道。


 


黑子摇了摇头:“没什么。”


 


“真是不好意思呢,还让小黑子跟我一起去医院。”黄濑说道。


 


“没关系的,我也没什么事。”


 


今天黄濑打算利用休息日去医院做一次检查。早上的时候他向黑子提议要不要一起去。


 


虽然很突然,但黑子想了想便答应了下来。


 


毕竟最近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怎么一起出去过。


 


“今天要见的医生是黄濑君的朋友吧?”黑子问道,听黄濑说他们认识有不短的时间了。


 


“是啊,说实话那可是个奇怪的家伙,我还挺不擅长应对他呢。”黄濑说道。


 


黑子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黄濑,你说谁是奇怪的家伙呢?”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进入了他们的视线。


 


“小绿间?!”黄濑被吓了一跳。在看到绿间之后他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小绿间你那个眼镜也太奇怪了吧?哈哈哈……”


 


“你太失礼了吧!这可是今天的幸运物!”绿间怒气冲冲地说道。


 


造型花哨的星星眼镜,配上他这一脸认真的表情,看起来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果然是个奇怪的人呢,黑子这么想道。


 


“那个。”


 


突然出声的黑子把绿间吓得抖了一下,他这才注意到黄濑身边的黑子。


 


“初次见面,我是黑子哲也。”黑子说着向他鞠了一躬。


 


“啊,绿间真太郎。”绿间看了看黑子,“你就是这家伙找到的饲主?”


 


他听说了一向独自居住的黄濑最近跟一个人类住在一起的事。


 


“喂,小绿间!我才不……”


 


“并不是这样的。”黑子打断了黄濑的话,他微微弯了一下嘴角:“我们是朋友。”


 


听到这样的回答,绿间不由得对这个单薄的少年注目了起来。


 


确实如黄濑所说,是一个奇特的孩子呢。


 


“算了,我们上去说吧。”绿间转身说道。


 


 


“没有问题真是太好了。”


 


回去的路上,黑子说道。


 


“不舒服的感觉也没有了,之前我还觉得自己就要这么挂了呢。”黄濑把手背到脑后,笑着说道。


 


黑子沉默了下来。


 


“啊,这并不是小黑子的错。”察觉到黑子沉默的原因,黄濑急忙说道。


 


虽然的确跟他没什么关系,但毕竟是叔叔的案件才害得他遭受了本不需要承受的痛苦,黑子始终对他抱着一丝愧疚。


 


“而且如果没有小黑子的话,我说不定就真的挂了呢。”黄濑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他为什么还会这样笑出来呢?


 


“也不知道案件现在怎么样了,听说还没抓到犯人。”黄濑一边说着一边掏出黑子借给他的备用磁卡打开了门。


 


案件,到现在还没有什么新的进展,就算着急也没用……


 


黄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遥远,心跳似乎像是要裂开一般。


 


黑子弯下腰攥紧了胸前的衣服。


 


“小黑子?”察觉到异样的黄濑立刻抱住了他。


 


黑子的身体颤抖着,呼吸也加快了起来。


 


“小黑子!”黄濑把他拖进屋内,从衣兜里掏出药瓶。


 


自从黑子第一次发作后,黄濑一直都随身携带着治疗的药物。


 


他把药塞进黑子嘴里,拿起玄关的水瓶喝了一口水后,凑到了黑子唇边。


 


黄濑小心地把水渡到黑子口腔内,同时带着安抚意味地轻轻拍着他的背。


 


每到这个时候,黄濑就会对自己的无力感到愤怒和无奈。自己什么都做不到,能做到的,就只有这样陪着他而已。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这个孩子,已经上心到这个地步。


 


黑子的身体渐渐平静了下来。


 


“小黑子,感觉好些了吗?”黄濑轻轻碰触了一下他苍白的脸颊。


 


黑子只是无力地点了点头。


 


黄濑说道:“可以再来一次吗?刚才的那个。”


 


那个是哪个?


 


黑子还没反应过来,黄濑的脸便在视线里放大了起来。


 


他半天才醒悟过来是黄濑靠近了他。


 


自己还真是趁人之危啊。


 


这么想着,黄濑轻轻地覆上了那双带着些凉意和水渍的唇。


 


10.真正的心意与告白


 


自己也许是发疯了也说不定。


 


任由夜风吹拂过脸颊,黄濑扯着头发这么想道。


 


傍晚的时候,他吻了那个少年,如同受到了某种蛊惑。


 


颤抖的双唇带着甜甜的味道,黄濑觉得自己像是要沉溺在其中一般。


 


他当然并不是第一次进行这种行为,但他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虽然只有片刻,但足以令他失神。


 


直到黑子掐了他的大腿一下后黄濑才回过神来,匆忙地把黑子安置在沙发上,又像是逃一般地躲进了厨房里。


 


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沉默着吃完了晚饭。


 


躺在床上,黄濑怎么都没有睡意,便悄悄地来到了阳台上吹吹风。


 


墨蓝色的夜空之上,几粒微小的星辰闪烁着寂寥的光芒。


 


黄濑叼着一根并未点燃的香烟,静静地注视着。


 


最近总是困扰自己的恶梦已经很少再来了,这都多亏了黑子。跟他在一起,自己的心情就会很奇妙地平静下来。


 


“我们是朋友。”


 


黑子的话在耳边响起。


 


他也算是救了自己,所以在他的病好之前,黄濑都打算一直陪着他的。


 


可是自己却……


 


回想起那双唇的触感,黄濑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脸。


 


自己果然是个禽兽……啊,不对,他本来就不是人……


 


“黄濑君。”


 


突然的声音把黄濑吓了一跳。


 


他回过头去,看到只穿着睡衣的黑子正站在门边看着他。


 


“小黑子你穿的也太少了吧?”毕竟已经是冬天了,空气中早已散发着寒气,穿成这样搞不好可是会感冒的。


 


黑子却丝毫没有介意,只是沉默着走到了黄濑身边。


 


“黄濑君,关于傍晚那件事……”


 


黑子刚说了一句就被黄濑给打断了。


 


“抱歉,小黑子!”


 


看着低下头的黄濑,黑子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黄濑君,我没有在责怪你。”


 


咦?


 


“小黑子没有生气吗?”黄濑抬起头问道。


 


“为什么我要生气?”黑子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平静的表情。


 


黄濑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一些,他努力地想要把语调保持得平稳一些:“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黑子扯住黄濑的衣领,用力地把他拽向自己。


 


然后轻轻咬住了香烟的另一边。


 


水蓝色的眼眸注视着琥珀色的。


 


两人的视线在夜空下交缠着。


 


黄濑的眼睛弯了弯,他拿起挡在两人中间的香烟扔在了一边。这次,他毫不犹豫地吻上了黑子。


 


口腔中游离着一丝苦涩的味道,却依然让人沉醉。


 


“小黑子,我喜欢你。”


 


这是他真正的心情。


 


“我大概……也喜欢你吧。”


 


“为什么还有个‘大概’啊?”黄濑不满地蹭了蹭他的头发。


 


“我并不是很明白这样的感情。”黑子说道:“跟黄濑君在一起我觉得很开心,但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是依赖上了你。而且你并不会一直陪着我……”


 


“小黑子,我会陪着你的。”黄濑抵住他的额头,“就算现在不确定也没关系,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黄濑君……”


 


“所以多依赖我一些也没关系的。”


 


说着,黄濑抱起黑子向屋内走去。


 


“黄濑君,请放我下来。”黑子的语气中带着不满,被另一个男人抱起来这种事情简直太有损做为男子汉的尊严了。


 


“小黑子你穿得太少了,不冷吗?”黄濑轻轻吻了一下黑子冰凉的指尖,露出一个笑容。


 


“让我来温暖你吧。”


 


 


“唔……”


 


像是融化一般的,甜蜜的呼吸。


 


染上灼热温度的手指交叠在一起。


 


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唤着,呼唤着对方,确认着彼此的存在。


 


“小黑子,我喜欢你。”黄濑在他耳边呢喃道。


 


黑子抚上他的脸颊。


 


本是场交易的温暖,现在也有了实质的改变。


 


所有的一切,都在今天融化成为了一地温柔的月光。


 


11.幸福与突变


 


离得远了就会想要接近,接近的话就会想要碰触,碰触了之后就会想要更多……


 


人类还真是贪心的存在呢。


 


黑子这么想着,打开了门。


 


却看到一匹金色的狼正趴在沙发上安静地睡着。


 


他愣了十几秒才发应过来。


 


“黄濑君。”黑子走过去摸了摸他金色的毛,柔软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又多摸了几下。


 


只是这样,心中竟然不可思议地充盈着满足感。


 


“小黑子你这么喜欢吗?”


 


黑子这才发现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正带着些许笑意望着他。


 


“嗯,手感很好。”黑子没有否认。


 


黄濑变回人形,把黑子抱进怀里:“小黑子你还真是狡猾。”


 


“人类可是狡猾的动物。”黑子说道。


 


“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黄濑吻了一下他的唇,然后笑着说道:“欢迎回来。”


 


黑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回来了。”


 


习惯了面对空荡荡的房子,像现在这样有人对自己说“欢迎回来”这样的事,他到现在还是不怎么习惯。


 


但是却有一种充实的幸福感。


 


“黄濑君,我想要去洗澡。”黑子拍了拍他的背说道。


 


“可是我们都好几天没见了,让我充会儿电。”黄濑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


 


“我们不久之前不是通过话吗?”


 


“那个就算能听到小黑子的声音,看到小黑子的脸,不是也碰不到吗?完全不够啊!”


 


前几天黑子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活动,离开了几天。这几天黄濑尝到了从未有过的寂寞的滋味。


 


“黄濑君,等下有的是时间。你再不放手的话我可要揍你了。”


 


“小黑子真不可爱……”这么小声地嘀咕着,黄濑倒也听话地松开了他。


 


“我才不需要那种形容词。”黑子一边向浴室走着一边说道。


 


自从交往后,两人的关系也有了微妙的改变。


 


黄濑变得越发的粘着黑子,而黑子则发展出了以欺负黄濑为乐的兴趣——


 


不过最后还是会顺着他就是了。


 


泡在热水里,黑子这么想着。


 


 


泡完澡之后就觉得有些困了呢。


 


黑子打着哈欠慢慢地向卧室走去。


 


“小黑子打算睡觉吗?”


 


黑子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


 


虽然还不到晚上,但经过了一段颠簸的他还是觉得有些疲惫。


 


“黄濑君,你为什么在我的床上?”黑子站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黄濑问道。


 


“当然是陪小黑子一起睡啦。”黄濑大大方方地拍了拍自己身边地位置,示意黑子躺过来。


 


黑子沉默地注视着黄濑。


 


“我什么都不会做的!”在黑子眼神的攻击下,黄濑举起双手无奈地说道:“在小黑子心里究竟对我的评价是有多糟糕啊?”


 


“野兽。”黑子吐出两个字。


 


“好过分!不过也没错……”


 


受到打击的黄濑赌气地背过了身。


 


过了大概一分钟后,他突然感觉到了后背传来的熟悉的温度。


 


“小黑子……”


 


回答他的只是黑子平稳的呼吸声。


 


黄濑笑了笑,悄悄地转过身,把黑子抱在了怀里。


 


心中满溢的幸福让他自己都觉得惊讶。


 


自己竟然会这样的喜欢一个人。为他收起利齿,想要和他在一起。


 


如果是小黑子的话,就算被豢养也无妨。


 


 


“小黑子,周末有空吗?”


 


早上的时候,黄濑问道。


 


黑子想了一下说道:“应该没什么事。”


 


“那要不要一起去哪个地方玩一下?我们都没怎么正式的约会过。”黄濑说道。


 


明明都已经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了还这么在意约会的问题吗……黑子这么想道,但也没有表示反对。


 


“可以。”


 


“那我可要好好的准备一下。”黄濑看起来很开心。


 


“准备什么?”


 


“是秘密哟。”黄濑一脸的神秘,“小黑子只要等着我就好了。”


 


虽然很想知道他到底在计划着什么,但黑子知道就算再怎么追问他也不会说出来的,也就没有再问下去。


 


到了约定的那天,黄濑很早就出门了,黑子只看到了了黄濑留给他的碰头的地点。


 


真不知道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在约好的公园门口,黑子望着天空想道。


 


今天意外的不是一个晴朗的天气。天空中布满了阴沉的云朵,似乎随时会下起雨来。


 


黑子的心头突然掠过了一丝不安,随即他便反应过来——


 


视线。


 


带着恶意的视线。


 


他的眼眸中倒映出了一个黑影。


 


最近自己的内心充满了幸福,病情也稳定了许多,这让他忘记了什么。


 


忘记了最初便隐藏着的,巨大的不安。


 


他的眼前闪过一道锐利的光。


 


12.悲伤与保护


 


笠松幸男从未在黄濑的脸上看到过那样的神情。


 


苍白的,交织着震惊与痛苦的表情。


 


笠松在离市区有些距离的地方开了一家机车店,负责机车的外借和维修。今天一大早,他就被专程前来的黄濑给缠住了。


 


“笠松桑,请借给我一辆车。”黄濑难得一脸认真地请求道。


 


“不行。”笠松坚决地摇了摇头。


 


“笠松桑,还请通融一下啦。”黄濑笑着说道。


 


“都说了不行了。”笠松忍住了想要踹他一脚的欲望说道:“你不是都没有驾驶许可吗?”


 


“之前不是让你看过吗?那个。”


 


那个高仿的证件?


 


“那更不行了,你要是别抓了我也没什么好果子吃。”笠松摆了摆手。


 


“可是我都跟小黑子说好要好好准备的啊。”黄濑说道。


 


“小黑子”就是现在跟他住在一起的那个人类的名字吧?笠松曾经见过一次。本以为是个很厉害的人无,但意外的感觉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


 


或者说能跟黄濑相处得很亲密已经算是特别的地方了?


 


“反正这绝对是你的自作主张吧,黑子如果知道了也不会让你这么做的。”笠松说道。


 


“可是……”


 


黄濑还是一副难以释怀的样子。


 


“没什么可是的。你们不是约好了吗?别让黑子一个人等太久了。”笠松看了看天空,“看起来也快要下雨了。”


 


黄濑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突然响起的铃声给吓了一跳。


 


“嗯,小黑子?”果然不该让小黑子一个人等着……


 


“喂?小……”黄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


 


“请问是黄濑凉太先生吗?”


 


“你是谁?”黄濑的声音带上了戒备。


 


不是自己认识的人,画面也没有显示出对方的模样,但这个人的声音意外地有一种熟悉感。


 


“我们之前见过的。”那人顿了一下,“在审问室里。”


 


啊,这家伙是那个时候负责审问自己的混蛋啊。


 


真是太糟糕了,勾起了恶心的回忆。


 


黄濑用手按着太阳穴,冷冷地问道:“小黑子呢?”


 


他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为什么这个人会用黑子的便携终端给自己打电话?


 


“那个事件的犯人已经落网了,不过黑子先生受了点伤正在医院里。”


 


耳边仿佛回荡着轰鸣声,自己的所有的感觉似乎都被剥夺了。


 


正准备回屋里笠松瞥见黄濑一脸苍白僵硬地站在那里,他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


 


“黄濑,怎么了?”


 


黄濑的眼神有些涣散,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到。


 


笠松夺过黄濑的便携终端。


 


“我是黄濑的朋友……诶?啊,地址是……”


 


结束通话后,笠松朝还是僵硬在原地的黄濑踹了一脚。


 


“冷静点!”


 


黄濑这才勉强回过了神:“笠松……桑……”


 


“你这样子可不行啊。”


 


“笠松桑,请借给我一辆机车!”黄濑语速飞快地说道。


 


“最开始我不就说了不行吗?再说你这样子绝对会出车祸的吧?”笠松对屋里的伙计们吩咐了几句,推出了自己的车示意黄濑赶快坐上来。


 


“放心吧,没事的。”笠松说着发动了引擎。


 


 


混乱的记忆像是走马灯般在眼前漂浮着。


 


扭曲的形状,诡谲的色彩。


 


意识轻盈得犹如羽毛,却不知飞往何处。


 


不回去的话……


 


回去?回到什么地方?


 


黑暗突然间仿佛被撕裂一般,金色的光芒从缝隙间倾泻过来。


 


是了。


 


必须要回去。


 


因为……黄濑君……


 


黑子睁开眼睛,有些茫然地注视着天花板。


 


“小黑子!?”


 


眼前出现了黄濑混杂着惊喜和担忧的脸。


 


只是他的脸不知为何看起来很是憔悴。


 


黑子想举起手来,却发现自己使不上力气。


 


“小黑子,你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黄濑小心翼翼地握住了他的手。


 


黑子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似乎是被袭击了。


 


他正在公园门口等着黄濑,有一个人突然拿着匕首向他冲了过来。虽然利用了自己的低存在感而躲过了要害,但还是不可避免地受了不算轻的伤。


 


“抱歉,黄濑君。说好的约会也没办法去了。”


 


黄濑摇摇头:“都是我不好,我竟然让小黑子一个人等着我……”


 


要是自己也在的话,至少也能保证黑子不会受伤……


 


“我倒是很庆幸你不在那里呢。”黑子说道:“要是你也受伤了,我会很伤心的。”


 


虽然很意外于黑子居然说出了这么直白的话语,但黄濑还是无法赞同他的话。


 


“这种话我可不会让你说第二次的。”


 


黄濑下定了决心。


 


自己曾经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但事实证明他根本就很弱小,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法决定。


 


他在无形中被黑子保护着。


 


但即使这样,他也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这个人。


 


“黄濑君,我觉得有些困了。”睡了有一段时间了,但黑子还是觉得疲惫,“黄濑君看起来也没怎么睡吧,要一起睡吗?”


 


“嗯。”黄濑小心地躺到了黑子身边,轻轻地抱住了他。


 


当笠松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相拥而眠的两个人,不由得笑着摇起了头。


 


黑子,你果然很厉害啊。


 


13.憎恶与真实


 


“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对这里有什么好印象了。”看着眼前的建筑,黄濑厌恶地皱了皱眉。


 


“虽然这么说很失礼,但我也的确对这里没什么好印象。”黑子赞同道。


 


他们现在站着的地方,是他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警视厅。


 


那个时候黄濑还是嫌疑人,黑子则是被害人亲属。


 


但是现在已经完全不同了。


 


黑子握了一下黄濑的手说道:“我们进去吧,黄濑君。”


 


“好。”


 


 


隔着厚实的玻璃窗,注视着对面的人。这样的情景,让黄濑不由得很是感概。


 


“你们有什么问题就赶快问吧,时间并不是很多。”看守的警官对他们说道。


 


对面的犯人安静地坐在那里,他低着头,稍长的凌乱地长发遮住了他的脸。


 


“请问你为什么要杀害我叔叔呢?”黑子问道。


 


他的声音里并无悲戚。即使是面对着杀害自己亲人的犯人,也还是使用着敬语。


 


跟那个时候一样。但黄濑明白他只是把伤痛都隐藏在心里,很少会显露出来。


 


他悄悄地握紧了黑子的手。


 


黑子并没有挣开他。


 


“哈哈哈……”那人的肩膀抖动着,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其滑稽的事一般笑得夸张。


 


黑子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


 


笑声戛然而止,那人开了口,声音带着晦暗的沙哑。


 


“我们几个兄弟住在郊区,他们都还小,我一边打着零工一边照顾着他们。平时生活虽然很贫苦但也还过得下去。可是那一天,当我回到家里却发现他们几个都不见了。”他握紧了拳头,“我打听了很久才得知他们是被抓去当试验品了。”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他说,黑子也能猜出个大概。


 


“我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变成实验材料了。”他猛地抬起头来,怒视着黑子,“这样的人类难道不该死吗?!”


 


看到他的眼神,黄濑突然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是那天感受到的,不带恶意,却也算不上善意的眼神。只是他现在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与憎恶。


 


黑子的指尖有一些颤抖。叔叔固然是做了不可饶恕的事,但他也不该以这种方式来赎罪。


 


复杂的心情沿着记忆的河流回溯而上,眼前似乎也蒙上了一层昏暗的色彩。


 


“小黑子?”


 


温暖的声音唤回了黑子的神智。


 


“我没事。”他接着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把罪行栽赃给黄濑君?听说事件有目击证人,那个人不会就是你吧?”


 


那个男人扫了一眼黄濑,突然咧嘴笑了起来。


 


“是你啊。说起来也算你倒霉,那天我杀完人后就看见了你,就有了这个主意。你很显眼,身份什么的一查就查到了。至于那个目击证人,是我花光了积蓄找来的人。很不错吧?警察还真是好骗。”


 


黄濑瞥了一眼一旁的警官,他的脸色有点难看。


 


这么说自己还真是无端就招来了横祸呢。


 


“那你前几天为什么还要去袭击小黑子?”黄濑冷冷地问道。


 


“理由啊……其实也算不上理由吧。只是这张脸跟那个人渣有点像,很让我生气啊。”他很无所谓地回答道。


 


“你个混蛋!”黄濑用力地砸向玻璃窗,“小黑子明明什么都没做!”


 


“黄濑君。”黑子拍了拍他的背。


 


“我不是说没什么理由吗?世间全都是些没有理由的事,我的兄弟们又有什么理由要被人类当做实验材料!”


 


那人激动地站了起来,随后又颓丧地坐了回去。


 


“可以了吧?我已经很累了。”


 


他已经很累了,连活着这样的事也不愿去多想了。


 


“我们走吧,黄濑君。”黑子说着向那个人鞠了一躬。


 


不管怎么样,杀人者,永远都得不到幸福。


 


外面倾盆的大雨静静地奏响这一曲哀歌。


 


14.黄濑与黑子与永远


 


在清晨的一缕阳光中醒来,身边是熟悉的温暖。只是这样简单的事,也具有着满溢而出的幸福的含义。


 


不久之前的自己一定会嘲笑着现在的这个自己吧,但是他也不会去抱怨什么。


 


因为自己明明是这么幸运。


 


黄濑忍不住在黑子的脸上吻了一下。


 


“嗯……黄濑君?”黑子的声音带着迷糊的音调。


 


“早上好,小黑子。”


 


“早上好。”


 


“小黑子没忘了今天的约定吧?”黄濑问道。


 


“什么约定?”假装忘记了的黑子在看到黄濑瞬间失落的表情后不禁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怎么会忘记呢?上次因为受伤了没有和黄濑君一起出去,今天可不会那样了。”


 


“小黑子,原来你在耍我啊!”


 


“黄濑君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像个小孩子似的。”


 


“我才不是小孩子呢。”黄濑在黑子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小孩子才不会对小黑子做这种事,而且我可是野兽啊……”说着他慢慢地把手伸到了黑子的睡衣里。


 


酥麻的感觉刺激着神经,黑子用尽力气对黄濑使出了一记肘击。


 


“黄濑君,请你节制一些。”黑子径自坐起来开始穿起了衣服。


 


“我只是开个玩笑……”黄濑捂着肚子说道。


 


“请快点起来。”黑子站在床边俯视着他,“我先去做早饭了。”


 


“好。”


 


望着黑子的背影,黄濑不由得笑了一下。


 


这样的早晨,也变得可爱了起来。


 


 


两人在城市中逛着。


 


之前他们也这样在城市中漫无目的地逛着,只是那个时候他们的心中都盈满了伤痛。


 


“对了,小黑子,我们去游乐园吧!”黄濑提议道。


 


“还真是没有新意的提案呢。”黑子说道:“又不是小孩子了。”


 


“偶尔去一次也没什么关系吧?小黑子明明还没多大不要说这种老气横秋的话啦。”黄濑摸了摸他的头发。


 


“黄濑君明明是自己想去。”黑子毫不留情地说道。


 


“被看穿了就没办法了,其实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游乐园呢。”黄濑说道。


 


他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不明的情绪。


 


他拼命地想要在在这座城市拥有一个立足之地,都没怎么在意过别的。


 


“那就去吧。”看了他一眼,黑子没有表示反对。


 


两个人像是小孩子一样把游乐园玩了一整个遍。


 


“很开心呢!”黄濑笑着说道。


 


“是啊。”黑子舔了一下手里的冰棒。


 


“小黑子,再去一次那里吧。”黄濑突然说道。


 


黑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是他们曾经去过的虹塔。


 


“那倒是没有问题。”黑子有些疑惑:“可是为什么要去那里?”


 


“一时兴起吧。”黄濑拉着黑子的手向前走去。


 


注视着城市的灯火,黄濑说道:“我一直都想要谢谢小黑子。”


 


黑子惊讶地看着他的侧脸。


 


黄濑接着说道:“如果没有小黑子的话,我的一生估计会很无趣吧,而且那个时候我就直接死掉了也说不定。”


 


沉默了一下,黑子说道:“我也要谢谢黄濑君。”


 


即使从结果上来看,当时他的确算是救了黄濑,但之后的日子,黄濑一直都给予了他从未有过的温暖。


 


“小黑子。”黄濑握住他的手,“明天,后天,还有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想要和你一起度过。”


 


直白的话语,是他最强烈的感情。


 


他的思想,他的心灵,都已经被这个人所豢养。


 


不是他的宠物,而是他的恋人。


 


这个事实也令他感动。


 


“黄濑君,我并不想束缚你。”黑子说道:“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留在我的身边。”


 


我想要独占你在这之后所有的时光。


 


水色和金色交织在一起。


 


勾起手指,许下誓言。


 


“小黑子,我们回家吧。”


 


“好。”


 


无法忘却的伤痛在内心肆虐着,未来也一定充满着艰辛。


 


但只要和你一起。


 


即使是这样残酷的世界,也一定能够跨越。


 


我们用彼此的温暖,照亮了无尽的黑夜。


 


第二十九曲 終わり


 


脑洞小剧场:


 



 


黑子面无表情地念道:“黄濑君,快变回你原来的样子——”


 


“小黑子,你拿错剧本了。”


 



 


笠松:“黑子跟黄濑在一起,可以上演一出‘少年和野兽了’。”


 


END


 


(之前明明还想过一个的现在怎么都想不起来了,等我想起来了再补上吧orz)



评论
热度(15)
  1. Yvonne.T水中都市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