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徒然恋曲[短篇合集]——第二十九曲(中)——

百鬼夜泠:

第二十九曲(中)




05. 二人与无言




距市区稍微有些距离,带着些古旧气息的公寓的最顶层。




“我以为你会住在更高级的公寓里。”环视着有些清冷的客厅,黄濑说道。




黑子看起来并不缺钱,没想到会住在这种设施不算完备的公寓里。




简单的装饰,简单的家具。地板上散落着几本书。




“我很喜欢这里。”黑子泡着茶说道,“这是我唯一拥有的东西。”




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有些好奇,但黄濑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黑子把红茶放在黄濑面前说道:“请用。”




红茶飘散的温暖的香气驱散了之前淋雨带来的寒意。




“黄濑先生,你还是先去洗个澡为好。”看着黄濑沾染着雨水的头发和衣服,黑子这么说道。




虽然室内有自动调节温度的设备,但是就这么不管的话还是会有感冒的可能。




这种程度根本不用放在心上——这么想着,黄濑倒也没有表示反对。




泡在热水里,黄濑感到了一丝倦意。




最近真是糟糕呢,明天还要去找新的住处……




感觉会很麻烦啊。




他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发现黑子正在厨房里做着饭。




黄濑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不是很熟练的动作。




看起来似乎对料理不怎么拿手的样子,手忙脚乱的模样意外地让人感觉很可爱呢。




黄濑忍不住笑了起来。




听到他的笑声,黑子回过头来。




“那算是嘲笑吗?”




虽然表情并没有什么起伏,不过黄濑觉得他似乎是在生气。




“当然不是啦。”黄濑走到了厨房里,“能让我帮忙吗?”




“不用了。”黑子说道:“黄濑先生身体还没有恢复吧?”




啊啊,好不容易都要忘记了。




“既然今天要借住在这里,不让我帮忙我可过意不去。”黄濑笑着说道,语气里却多了几分强硬的味道。




黑子看了他一眼,只好答应了。




“你为什么不去买一个居家用的机器人?”黄濑问道。




明明不擅长料理,干脆买一个负责做饭的机器人不就好了吗?又没有多贵。




“我觉得机器做出来的饭是没有感情的。”




这种说辞倒也不算新鲜。但是只要好吃就行了吧?感情那种抽象的东西,有谁能尝的出来呢?




“谢谢你的衣服。”黄濑转移了话题:“不过这件衣服不是你的吧?”




身上的家居服对他而言有些小,但穿在黑子身上似乎要大一些。




“这是我父亲的。”黑子低下头说道。




黄濑感觉到了一种违和感。




“黑子君,你的父母呢?你不跟他们住在一起吗?”




黑子明明还是学生,这种年纪的孩子就离开父母一个人住了吗?而且那个时候——




自己还被怀疑为犯人的时候,为什么从未见过黑子教授——也就是黑子哲也的叔叔的任何亲人呢?




黑子关掉火,沉默了一下说道:“我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了。”




黄濑愣了一下。




“啊,抱歉。”




“这并不是什么需要黄濑先生道歉的事。”黑子说道。语气里并没有什么悲伤。




就如黄濑第一次见到他时那般,不见悲戚。




之后两人便沉默下来。说起来他们也才是第二次见面,完全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




平时很会活跃气氛的黄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这样任时光在略显尴尬的氛围中流逝。




任何话语,也无法拯救丧亲之痛。




所以他只能闭口不言。




06. 泪与温度




倾注了感情的饭菜,与毫无爱意的饭菜,味道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会觉得不同,大概也只是内心的某处被触动了而已吧。




事实上,黑子努力做出来的晚饭,从结果上来看并不算成功。但黄濑也并没有抱怨什么,只是沉默着都塞进了胃里。




大概是白天在绿间那里睡了挺长时间的缘故,即使躺在床上,黄濑也并没有睡意。




大脑里像是放映电影一般闪现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其中还掺杂着小时候的事情。




欢笑。泪水。抚慰。疼痛。相遇。别离……




想要停止,却无法控制。




就像是坏掉的八音盒,却兀自奏响着乐曲。




他烦躁地坐了起来,打算去找点水喝。




经过黑子的房间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轻微的啜泣声。




黄濑停住脚步。




他想起黑子那张平时没什么表情的脸。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久前说起父母双亡的时候,他都是那样的平静,平静得就好像感情冻结了一般——




原来他也会这样哭泣啊。




真是个坚强的孩子呢,平时明明哭出来也没有人会责怪他。




黄濑感慨了一下,便向自己房间走去。




他可还没有好心到去安慰一个跟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的男孩子。




这个时候,门突然开了。




“黄濑先生?”




正准备去厕所洗把脸的黑子有些惊讶地看着门外的人。




“我只是打算去喝水而已。”黄濑说道。




黑子没有回答。




昏暗的光线中,黄濑看不清黑子究竟是什么表情。




“黄濑先生。”黑子开口,声音还是黄濑熟悉的平静无波,“可以陪我一起睡吗?”




不过他说的内容可算不上平静无波。




黑子向黄濑稍微走近了一些,他的五官在黄濑眼中变得清晰起来。




“这大概只能算做是一份交易吧……”




之前黑子曾说过的话在他耳边回响起来。




黄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沉默着向黑子的房间走去。




不算宽的床上,背靠着背的两人。




从背后传来比自己稍低一些的、属于人类的体温让黄濑有些恍神。




“父母去世后,叔叔成了我的监护人。”黑子说道,“不过他总是醉心于研究,我们并没有太多机会见面。”




回想起之前的所受的罪让黄濑一瞬间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不过他很快便调整了过来。




黑子接着说道:“这个地方是我曾经的家。我坚持要住在这里,叔叔也没有反对。他也曾经失去了家人,所以有空的时候,他也会来这里坐一阵。”




黄濑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之前并没有看到过受害人其他亲属这件事。




“一年前我曾经到叔叔的研究室去过,正好看到了他们实验的过程。”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充满了痛苦与杀戮的,他从未知晓的情景。




黄濑大概也能猜想出来。




——地狱。




如同地狱一般,残酷的模样。




那些场景在大脑中旋转着,黑子不由自主地涌上一种呕吐感。他捂住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沉默了一阵,黑子说道:“真是抱歉,黄濑先生,让你听我说了这么多无聊的事。”




“没事,反正我也睡不着。”




而且并不是“无聊”的事。




“那个‘黄濑先生’的称呼能不能换一下?这么叫我总觉有种很奇怪的感觉。”黄濑说道。




黑子想了想:“那,黄濑君。”




也没什么差别吧!




“谢谢你,黄濑君。在你找到房子之前,住在这里也没有问题。”




黑子有些沙哑的声音在黑暗中有一种朦胧的感觉。




“我才要谢谢你,你在各种意义上都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呢!”黄濑用着愉快的语调说道。




但是他们都明白——这只是一场交易而已。




黄濑从黑子这里得到了暂时的住处;




黑子从黄濑那里汲取了短暂的温暖。




从紧贴的后背传来的,比自己的体温稍高一些的温度,不知怎的带着一种奇异的安心感。




黑子慢慢闭上了眼睛。




07.学校与酒吧




天空是清澈的蓝。经过了几天的阴雨后,人们终于又沐浴到了日光。




黑子慢慢地向学校走着,不时有跟他穿着同样校服的学生们从他身边经过。




“哲君,早上好!”




粉色长发的少女向他打着招呼。




“早上好,桃井同学。”




桃井五月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呐呐,哲君,放学之后有空吗?”




“我打算去书店。”黑子回答道。




虽然电子书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纸质书,但黑子还是比较喜欢纸质书籍的那种厚重感,每一页之上都承载著作者的感情。




所以他经常会到残存的书店内购买书籍。




“那我可以和哲君一起去吗?”桃井带着期待问道。




“跟我一起去也没什么有趣的。”




“没关系的。之后我们还可以一起去买香草奶昔,怎么样?”




香草奶昔是黑子喜欢的饮品。




“好吧。”黑子不忍心拒绝她。




“太好了!”桃井比了一个“V”的手势,笑着向前跑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说道:“那就这么说好了哦!”




说完便向前方跑去了。




桃井对他抱有某种程度的好感——黑子并非完全不明白。




自己内心的某个地方,似乎有一个无法填补的空洞,那里整日回荡着寂寥的风声。




虽然很对不起她,但他现在完全无法回应她的期待。




黑子并不是个惹人注目的存在,相反,他的存在感很薄弱,很少有人能注意到他。




他也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望着天空上流动的云,他无端地想起了黄濑。




经过几天的相处,他们已经比较熟悉了,黄濑对他的称呼也从“黑子君”变成了“小黑子。”




据说他只会对尊敬的人这么称呼。虽然黑子对这样的称呼并不赞同,但也没能说服他。




说起来黄濑的厨艺其实也算不上很好,不过他现在似乎很享受下厨的过程,两人经常在厨房里弄着各种稀奇古怪的菜品。




即使可以不用做饭,或者只靠营养剂就能解决——他们也是乐此不疲。




就像两个找到了新玩具的孩子。




黑子微微笑了一下,下一秒头部传来的痛感却让他皱起了眉。




这几天的睡眠状况不知为何很糟糕,经常是到了凌晨才勉强入睡。




疼痛持续了几分钟后便消散了,他便也没有放在心上。




跟桃井道别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




“哲君路上小心点。”桃井说道。




“桃井同学才是,路上小心。”黑子看着她走进了车厢内之后,这才转身离去。




虽然有通往自己公寓的近道,但黑子看着有些昏暗的小巷,内心突然涌上的不安和恐惧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沿着大路走着,街道两旁绚烂的灯火驱散着黑暗。




他在一家酒吧门前停下了脚步。




这个地方,似乎是黄濑工作的地方。




工作中的黄濑君,黑子还从未见到过。




没有犹豫太长时间,黑子凭借着自己的低存在感成功地进入到了酒吧内。




并没有想象中的嘈杂,这家酒吧的格调很高雅,虽然色调有些偏暗,但却不会让人觉得不适。




黑子很快就发现了站在吧台内的调酒师——黄濑凉太。




光线在他金色的头发上晕染出一种迷离的色彩,又沿着他脸部的线条和轻轻扬起的嘴角,轻柔地落入了杯底,泛起朦胧的涟漪。




吧台前坐着不少的女人。黑子看不到她们的表情,但应该是很高兴的吧。




黑子这才后知后觉地发觉黄濑拥有着帅气的外貌,平时自然很受欢迎——他以前并不会去在意这些的。




这样子的黄濑,似乎有种很遥远的感觉。




黄濑似乎发现了他,诧异地向他招了招手。




黑子本打算就这么离开,却在看到了他吧调酒器中的红色液体倒入杯中的时候,身体变得动弹不得。




红色的……




……血……鲜红的……




实验室里的杀戮……




……被肢解的……




大脑一阵晕眩,身体像失却了重量一般。




“小黑子!”




被黑暗笼罩之前,黑子听到了黄濑焦急的呼唤。




08. 创伤与陪伴




眼前是一片赤色。




自己像是浸泡在血海中的鱼,发不出声音,亦无法呼吸。




濒临死亡……




黑子猛地睁开眼睛。




“小黑子?”




他缓缓地转过头,映入视线的是黄濑担忧的脸庞。




记忆还是混乱不堪,黑子揉着脑袋坐了起来。




“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黄濑一边问着一边把外套披在他的身上。




黑子摇摇头。虽然身体还残留着一股沉重感,但之前的头痛和恶心感已经消失了。




记忆也慢慢回到了脑海中。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黄濑君。”




自己似乎睡了很久——现在外面已经是白天了。




“没关系的,小黑子不用介意。”黄濑笑了一下说道。




他完美地没有让黑子看出来他的忧虑。




“对了,学校方面我已经帮你请了假,你不用担心。”黄濑说道。




“有劳黄濑君费心了。”




“小黑子要不要吃点什么?这么长时间没吃东西应该饿了吧?”黄濑问道。




“不用了。”他现在没有什么胃口。




“那可不行。要是房东倒下了的话我不就又没住处了吗?”黄濑露出一个笑容,“我最近对自己的厨艺还挺有自信的,小黑子可要让我展示一下啊。”




黑子看向他,那双水色的眼睛早已恢复平静。黄濑突然有了一种所有的事都被他看穿了的感觉。




“那就麻烦黄濑君了。”




黑子并没有再说什么。




“那小黑子稍微等一下哦!”黄濑朝他眨了一下眼睛,推开门走了出去。




黑子看了一下周围,发现了放在桌子上的药。




他眨了眨眼睛,伸手拿起放在床头的纸袋,里面放着他昨天刚买的还没来得及拆封的书。




「我的天空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注①)




黑子咀嚼着印在书本背面的这句话。




自己该用什么,来照亮这片黑夜呢?




即使只是没什么太多内容物的清粥,黑子也喝下去了一碗。




“小黑子。”黄濑拉开窗帘,温暖的阳光便倾泻到了屋内,灰尘在光线中漂浮着。




“一起出去转转吧。”




黑子没有理由拒绝,或者说也并不想拒绝。




两人在城市中漫无目的地逛着,谁也没有提及昨天发生的事情。




像是逃避一般。




他们消磨着时间,想要借此来消磨掉内心的伤痛。




但是果然还是……




傍晚的时候,两人登上了城市的最高处——虹塔。




整个城市都沐浴在暖黄色的夕阳中,仿佛有种朦胧的错觉。




就像要消失了一样。




“真漂亮。”黄濑觉得自己真是词汇贫乏,居然想不出别的形容词。




没有得到回答,黄濑奇怪地转过头,发现黑子正望着玻璃窗外出神。




“小黑子?”




“黄濑君。”黑子看向他,“你带我去看过医生吧,请告诉我结果。”




果然还是不能就这么逃避下去。




黄濑注视着他,那双眼睛里充满了坚定。




这种事情,迟早都要告诉他的。




黄濑其实并不是找不到住处,只是他发现自己并不太想要搬出去。




跟黑子住在一起的这一段时间,真的很开心。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也许温暖,也是会上瘾的东西。




“PTSD。”(注②)




他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发涩。




黑子却并没有露出意外的表情,只是沉默着接受了。




过了几分钟,黑子有些自嘲地弯了一下嘴角:“我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坚强了。”




“这跟坚强还是脆弱没有关系。”黄濑说道:“大概是,已经到极限了吧。”




明明还是个孩子,却已经经历了比他人要多几倍的痛苦。




“这样说的话,黄濑君其实也差不多吧。”




黄濑愣了一下。




即使形式各不相同,但苦痛都深深地刺伤了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




“黄濑君,要一起跨越吗?”黑子的眼神里意外地盈满了笑意。




跨越过去的伤痛。




两个人一起。




黄濑也笑了起来,轻轻地握住了黑子的手。




夕阳沉入地平线,城市点燃了灯光。




也许可以找到呢,照亮这片黑暗的太阳。




注①:摘自东野圭吾《白夜行》。




注②: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摘自百度百科)




TBC



评论
热度(11)
  1. Yvonne.T焚詩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