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徒然恋曲[短篇合集]——第二十九曲(上)——

百鬼夜泠:

第二十九曲(上)




世界の惨狀 君がいなければ 優しい感情消えてしまいそう 欠け落ちた胸にありのままで 君を搜してる 溢れる純情 甘いキスだけで 容易く想像の限界を超えてく 夢より深く一つになる 愛を搜してる


[世界的惨状 如果你不在的话 温柔的感情 就好像要消失了一般 若有所失的心中 就这样寻找你 满溢而出的纯情 只要一个甜蜜的吻 就会很简单地超越想象的界限 比梦更深的融为一体 找寻着爱]


——FictionJunction YUUKA《aikoi》より




◆架空+近未来+猛兽黄濑×人类黑子+HE




01. 虹与肉食动物




微笑着送走了第十个向自己搭讪的女人,黄濑凉太终于忍不住用十分不满的语气说道:“笠松桑,还没好吗?”




蹲在路边的笠松幸男说道:“你那是什么语气啊?再等一下就好了。”




“笠松桑你该换一台机车了,万一哪天你出车祸了该怎么办啊?”黄濑夸张地比划着。




“你别这么乌鸦嘴。”笠松拍了拍手站了起来,“‘白鸥’可是很厉害的!”




他说着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爱车。




虽然很想吐槽他的命名品味,不过黄濑还是很聪明地换了个话题:“车已经修好了吗?”




“好了。”笠松说道。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向黄濑搭了话。




笠松很习惯地在一旁等着。




跟黄濑一起出门的话总会有不少人向他们搭话,当然绝大部分被搭话的对象都是黄濑。




笠松想了想,好像自己被搭话的时候只有在被问路的情况下——




感觉是不是太凄惨了点。




低下头,他发现衣服上沾上了几块黑色的污渍,大概是刚才修车的时候蹭上去的吧。




他看了一眼那边保持着完美笑容的黄濑。这么对比之下,他突然觉得自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修车工。




“啊,终于走了。”黄濑揉着头发走了过来,“真让人受不了。”




真是奢侈的烦恼。




黄濑突然先他一步跨坐在机车上,并且做出一副要驾驶的样子。




“喂,你好像没有驾驶许可吧。”笠松皱着眉说道。




“当然有啦。”黄濑打开便携终端调出一张证件,“不过是假的。”




“……”




“放心啦,笠松桑。这张证件可是高仿的,能达到以假乱真的效……啊!”




笠松一脚把他从驾驶座上踹了下来。




“老老实实地一边呆着去!”




“切,笠松桑真不近人情啊。”黄濑一边小声地抱怨着一边坐在了副座上。




“你还好意思说这种话啊?我可还想再多活几年。”笠松打开导航,发动了引擎,“坐好了!”




黄濑没有接话,只是偏过头注视着路边的景色。




驾驶这种事情,其实他早就学会了。




绚丽的霓虹灯光在他眼中晕开,溶成一池迷离的涟漪,却无法照亮最深的地方。






“我说你啊,都可以去当偶像了。”




笠松看着年轻地服务员向他们——准确地说是黄濑——抛了一个媚眼的样子,苦笑着说道。




“那样感觉也不错啊。”黄濑在座位上坐下,“但是太引人注目的话会很麻烦吧?”




“那倒也是……”




“笠松桑,今天说好的可是你请客,可别突然反悔啊!”黄濑翻着菜单,打算狠狠敲他一笔。




“你小子适可而止啊。”笠松这么说着,也没有阻止他。




这家伙虽然总是没大没小的,不过倒也不是不懂道理。




“对了,你可别只点肉类食物。”笠松突然想起了什么,便对黄濑说道。




“诶?”




笠松搞不清楚为什么黄濑的眼神里突然充满了鄙视。




“笠松桑,我可是肉食动物啊。”




笠松突然不想再进行这个对话了。




“我当然知道,所以才提醒你的。既然现在是人类的样子就给我吃点蔬菜!”




“那我干脆变回原形好了。”黄濑说着放下了菜单。




“你是笨蛋吗!”笠松有些慌张,“要是被发现了会很不妙吧!”




“我只是在开玩笑而已。笠松桑被吓到了吗?哈哈哈……”




笠松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走出门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天空之上翻卷着墨色的云,看起来似乎要下雨的样子。




“黄濑,你一个人没问题吗?”笠松不放心地问道。




“没关系啦。我家离得也不远。”黄濑摆了摆手。




穿着黑衬衫的他像是要融入黑暗中一般。




笠松倒也没觉得担心。他虽然跟黄濑认识很久了,平时关系也不错,不过他很清楚黄濑隐藏起来的另一面。




那家伙可是猛兽啊。太过接近的话,没有相当的觉悟,大概也只能落得一个遍体鳞伤的结果吧。




笠松跨上机车。向相反的方向驶去。




黄濑感觉到了一股视线。




他转过头,他看到有一个人影正站在对面的小巷里。




虽然看不太清楚,但似乎是一个男人。




偶尔也会有这种人呢,对他有兴趣的男人。




黄濑弯起嘴角。下一个瞬间他突然愣住了。




这个味道……并不是人类的气息呢。




什么啊,原来是同类啊。




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呢?




对面的人影似乎也察觉到了黄濑的视线,转过身迅速离开了。




就这么走掉了啊。不过也好,他可不想惹上什么麻烦。




只是那个家伙的视线……




不带恶意,却也算不上是善意。






黄濑摇了摇头,加快步伐向前走去。




黄濑凉太并不是人类。




在这个世界上,有少数能变成人类的野兽,他们在表面上跟人类和谐地生活在一起。




虽然在一些地方有所限制,但基本的生活倒也没有什么不便之处。




黄濑也是这样子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




但是在暗处,有不少拥有财富和权力的人们以优越的生活为条件,来换取这些野兽们的未来,用以满足他们丑恶的欲念。




黄濑对这种行为很是不齿。被人类剔去獠牙,向人类摇尾乞怜,作为“宠物”被他们豢养——




失去作为野兽的自尊,他宁愿一死。




所以就算是容貌出众,他也没有去做偶像引来众多视线的打算。




他要以一匹野兽的身份活下去——




他的身影融进了黑暗,金色的眼眸却闪耀着明亮的光芒。




——在这座名为“虹”的都市之中。




02. 尸体与监狱




被撕裂的躯体早已看不出原来的形状。




被雨水稀释了的鲜血沿着躯体的纹路蜿蜒着。




空气中残留着的怪异的味道在鼻翼间挥散不去。




水色头发的少年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如同石化了一般。




一名警察向他走来,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请节哀。”




他的声音像是金属发条一般在少年的耳畔拧出了巨大的回响。






黄濑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映入眼帘的白色一瞬间让他有一种刺目的错觉。




这里并不是自己的家。黄濑记得很清楚,自己租借的公寓的墙壁有一种泛着古旧色彩的黄色,绝对不是这样苍白的颜色。




他坐了起来,环视了一下周围。




不算宽敞的房间,除了自己刚才躺着的床之外,还有一个还算得上崭新的马桶。的没有窗户,剩下的就只有一扇看起来很结实的门——




怎么看都是监狱才对。




自己怎么到了监狱这种地方?黄濑根本不记得自己有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情。




昨晚自己明明是直接回家然后就睡下了。




他坐在床上回想着,记忆渐渐浮现在了脑海里。




事情似乎发生在凌晨的时候。




朦胧中他听到门铃在响,黄濑打着哈欠坐了起来。




他打开门,却瞬间被抓住了。




“有人指证在昨晚的命案现场看到了你,请配合我们的调查。”




穿着制服的警官这么对他说道。




虽然说着敬语,语气却十分冰冷。




丝毫不容得他反抗。




之后的事他已经不记得了。不过从如今身体里残留的沉重感来推测,想必他们给自己注射了药物吧。




命案现场?他根本没有任何印象。




换句话说,他被陷害了。




“可恶!”他用力地用拳头砸在墙壁上。




所有的事都来得突如其然,他完全无法接受。




门突然被打开了。




“黄濑凉太,请来接受审查。”




门关上的声音犹如丧钟。






“你为什么要杀人?”




“都说……了我什么都……没……”




黄濑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流窜在四肢百骸里的痛楚折磨着他的神经。




“但是既然有人指证,你又没有不在场证明,说什么也没做实在是无法让人信服啊。”




这些人根本就就没想要查清事实吧?他看过照片,尸体有很明显的被猛兽撕裂的痕迹。既然如此,那他这个既没有靠山,又刚好被人指证的兽类,刚好是合适的凶犯人选。




那个目击证人也非常可疑。




只是因为他被非人类,就可以随便地对他使用药物,进行拷问——




同时又惧怕着他,所以只是坐在另一间屋子里通过显示屏用不屑却又畏惧的目光观察着他。




人类还真是可笑呢。




不,最可笑的还是现在根本无法反抗的自己。




黄濑狠狠地注视着显示屏对面的几人。




那几个人像是被他的眼神震慑到,不自在地咳了几声。




“嘛,若果你坚持没做过的话,那变回原形对比一下爪印也是可以的。”其中一个秃顶的男人说道:“很简单吧?”




简单?




他本来的样貌可是他最后的骄傲,怎么会随便让他们这样的人看到!




黄濑霍地站了起来,向显示屏伸出了手。




剧烈的疼痛却限制了他的自由,他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而屏幕那面被吓得后退了几步的人则安心地松了一口气。






已经过去几天了呢?




黄濑昏昏沉沉地想着。




充斥着拷问和药物刺激的每一天,重复上演。




明明想着要以一匹猛兽的身份有尊严地活着,结果却是这副模样吗?




他现在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了。




门悄无声息地被打开了。




啊,又来了吗?




“喂,有人要见你。”




什……么……




他现在可是被要求谢绝会面的。




隔着厚实的玻璃墙,黄濑注视着对面水色头发的少年。




少年向他鞠了一躬。




“初次见面,我是黑子哲也。”




03. 极端厌恶与药剂




黑子……哲也……




……黑子?




黄濑依稀记得事件的被害人似乎也是这个姓氏。




黑子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便接着说道:“被杀的那个人,是我的叔叔。”




他的神态很平静,水色的眼眸宛如一泓清泉,没有一丝涟漪。




竟看不出丝毫悲戚,亦没有半分愤怒。




“是吗。”黄濑只是低语了一句便没再说什么。




话说回来,被害人家属和犯罪嫌疑人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不知道他问什么会要来探视他。“杀人凶手”的脸,一般人也不会想看到吧?




而且这个少年很奇怪——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恨意,甚至还对他用着敬语。




也许这个人类也有什么隐藏起来的一面。




黄濑在心里做着无所谓的猜测。




“时间紧张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黑子注视着那双泛着血丝的金色眼眸说道:“黄濑先生,听说你拒绝了警官们关于变回原形的提议?”




又是这个吗?




“没错。”黄濑的目光变得凶狠起来,“先说在前头,如果你是为了劝导我的话还是放弃吧,我可不会因为可怜你而丢掉尊严。”




空气一下子变得僵硬起来。




“喂!”负责监视的警官的声音从监视屏幕中传来,“你再这样……”




“没关系的。”




黑子的声音并不大,却奇妙地让人冷静了下来。




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注视了黄濑大概一分钟的时间。




“叔叔他从事的是有关野兽的研究工作。”黑子突然说起来在黄濑听来根本无关紧要的话题,“他对野兽们有着近乎偏激的排斥心理,认为无法同你们这样的生物共同生活在一个城市里。”




这样的人也不是没有。不,应该有不少吧。




黑子接着说道:“叔叔他曾经研制出许多的药剂,有不少都被用到了审问上。”




黄濑的瞳孔微微紧缩了一下。




就是那种药吗?带来犹如针刺般的痛感的无色液体。




“很多人都说他无论什么时候被杀死了都不奇怪。”黑子说道,“只是……”




混合着血水的肉块。




腐烂的气味。




叔叔面目全非的尸体。




还有曾经看到过的被残忍地当做实验品的兽类……




黑子强压下涌上来的恶心的感觉。




他继续说道:“前不久叔叔刚研制成功了一种新的药剂,可以强制野兽们变回原形。只是这种药剂并不完善,使用时会给对方带来难以忍受的痛苦。”




黑子是从叔叔遗留下来的工作日志中得知这些的。




“如果你再不合作的话,也许警官们就要使用那种东西了吧。”




黄濑并没有露出什么惊恐的表情,甚至还勾起了一抹带着嘲讽的笑容:“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根本没有必要告诉一个凶手他即将面临怎样的痛苦——难道不是吗?




“我只是不想再看到那种场景了。”




那样无助的,抑或盈满仇恨的眼神。




那样残忍的,而且充满悲伤的场面。




虽然黄濑是嫌疑人,但在听到办案人员不小心说溜出口的话语时,他还是很强硬地提出了会面的要求。




那双水色的眼眸中带着纯粹的颜色。




黄濑有些惊讶。他对这个少年的印象稍微改观了。




但是,真的可以相信他吗?




“黄濑先生,”黑子说道,“我并不知道你究竟是不是凶手,也不知道你拒绝进行爪印对比真的是为了尊严还是为了逃避责任。”




他握紧拳头。




“我并不希望那样的药剂作用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




那样的痛苦,人类无权施与。




黄濑眨了一下眼睛。




黑子把他们称为“人”。




他想起笠松桑,自己的老板,还有曾经给过自己些许温暖的人。




也许可以赌一把。




人生不就是一场豪赌吗?




黄濑弯起嘴角,这次是带着一丝愉快的笑容。




“我先说好,我才不是什么杀人凶手。”




下一个瞬间,出现在黑子面前的,是一匹金色皮毛的狼。




04. 少年与狼




真是糟糕透了。




黄濑一边沿着街道慢慢走着一边这么想道。




不过就算这样也比在监狱中屈辱地死去好太多了。




进行过爪印对比之后,黄濑洗去了嫌疑。警官们向他道了歉,还给了他一笔钱作为补偿。




真是典型的人类作风,以为用钱就可以摆平一切。




黄濑却也没有发怒,只是沉默地离开了。




身体里残留的药物还在发挥着作用。黄濑昏昏沉沉地来到了熟人的医院里。




他弯起沉重的手指,摁下了门铃。




“黄濑?”




自动打开的大门里,一个绿色短发的青年诧异地看着他。




黄濑艰难地露出一个笑容:“小绿间,好久不见。”




说完他便倒在了地上。






这大概是梦境,却什么也没有。




所有的一切都是幽深的黑暗,看不到一丝光亮。




似乎连身体都要溶解到这黑暗之中。




黄濑睁开眼睛。




天花板上移动着的青蛙图案让他一瞬间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




这个人还是这样,总把房间装饰成今天幸运物的模样。




“喂,醒了就赶快起来,这里可不是给你睡觉的地方。”




居高临下一脸不爽俯视着他的人,是黄濑认识了挺长时间的医生——绿间真太郎。




他也是黄濑为数不多比较信任的人类之一。




“抱歉,小绿间。”




这么说着,绿间也没觉得他有多少歉意。




“你干脆直接死了算了。”绿间毫不留情地说道。




认识了很久了,黄濑也知道绿间并不是在真的诅咒自己,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你感觉怎么样?”绿间问道。




“好了不少。”




身体内还残留着疲惫地感觉,但已经比之前好多了。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绿间推了推眼镜,严肃地问道。




这家伙血液中残留的东西,可不是一般的药剂。




“嘛,遇到了点小麻烦。”黄濑轻描淡写地把这段时间的事告诉了绿间。




绿间沉默了一阵子。




这已经不能算是小麻烦了吧?亏这家伙能这么淡然。




绿间说道:“我都说过多少次了,都是你不尽人事惹的祸。”




安慰人什么的,那样的话他才不会说呢。




“可是小绿间,我又不是人。”黄濑突然一脸的认真。




“……”




“我给你检查过了,虽然现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过几天你还是要记得过来再检查一遍。”




最后绿间很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不过我见到了一个很特别的孩子呢。”黄濑说道。




“黄濑,你别在这随便就发丨情了。”




“喂!小绿间你也太失礼了吧?”黄濑不满地说道:“我只是说那个孩子有些奇特而已!”




“你在想什么我没兴趣知道。”绿间“哼”了一声。




“真是无趣呢。不过,”黄濑站了起来,把外套搭在肩上,笑着说道:“谢谢啦,小绿间。”




他向外走了出去。






但是接下来的事粉碎了黄濑刚刚变好一些的心情。




因为没交房租,黄濑被赶出了租借的公寓。




“明明说了会把房租补上的,真是可恶!”




想起那个古怪的房东老婆婆,黄濑不由得一拳砸在了墙上。




万幸的是工作并没有被炒鱿鱼。老板虽然责怪了他一阵,但好歹也没再说什么别的,还给了他几天假期。




接下去该怎么办呢?




黄濑在路边蹲下。




当务之急是要找到落脚的地方……不想再麻烦笠松桑和小绿间了……住酒店吗?钱也不是不够……只是一个人住酒店感觉很无聊啊……




他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冰凉。




啊,下雨了啊。




阴沉了一天的天空毫不留情地降下了带着寒意的雨水。




这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吗?只是他现在连房子都没有。




雨水沿着他的发梢滴落在地上,静静地碎裂。




有什么人接近的气息!




“黄濑先生?”




黄濑抬起头,发现是那个有些奇特的孩子。




黑子哲也。




黄濑紧绷的神经这才稍微放松了下来。




“真是吓我一跳呢,我都没注意到你。”黄濑说道。




黑子说道:“大概是我的存在感比较弱的缘故吧。”




居然让他在快接近的时候才发现,这样的存在感也真是太厉害了。




之后两人都没有说什么,黑子只是静静地站在黄濑身边,稍微歪了一些的雨伞刚好遮住了雨水。




“黄濑先生有什么烦恼吗?”黑子问道。




“我看起来像是有什么烦恼吗?”黄濑露出一个笑容。




“因为你的眼睛,没有在笑。”




黄濑又一次惊讶了。




“你还真是敏锐呢。”黄濑弯了一下嘴角,“只是没有地方住了而已。”




黑子看着他濡湿的头发,想了想说道:“黄濑先生,不介意的话先住在我家里吧。我是一个人住的。”




黄濑只是注视着雨滴在地面上散开的花朵说道:“我可没有成为‘宠物’的打算。”




“我也从来都没有要养一只‘宠物’的打算。”黑子的声音小了下去,“这大概只能算做是一份交易吧……”




尾音消散在了风中。




真是不可思议呢,黄濑并没有对黑子的话有什么排斥。




黄濑看向他:“我会付给你房租的。”




“如果你愿意的话。”黑子也没有反对,只是向他伸出了手。




黄濑握住了那双手。




那只骨节分明的,带着薄茧的手。




TBC



评论
热度(20)
  1. Yvonne.T水中都市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