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O/暗表相关)灵魂伴侣 一

那年凉州好大雪。:

Part one


 


有些东西失去的越久,却能在记忆里愈发清晰。


他一直能梦到自己的十七岁,一直能梦到那古老的国度。


那像被火烤过的炙热大地发生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


那时的自己虽然已经不再懦弱,但也没有现在那么果断。那时候他正深深纠结并苦恼着一件事。


 


虽然听说了举行战斗的仪式的必要性,但是死地那么冰冷又寂寞的地方,他一点都不想让另一个他孤零零的前往。


虽然很好奇谁会成为另一个自己的对手,但那个人实力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没有人可以战胜强悍的法老。长时间的陪伴已经让他们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他始终没办法下决心送走自己的另一个灵魂。


他果然还是存有私心。另一个他留下来的话他们又可以向往常一样一起开心的笑,一起享受决斗。


 


但是这样的事会是另一个他所期望的吗?他不知道答案,或许是他害怕知道答案。


 


他真的很想让那个人一直留在自己的身边,但是又怕因此违背了另一个他愿望,他不想因此禁锢了他的自由。


 


凌晨时分,他却无法安心入睡,脑中矛盾的想法使他变得无法抉择。身上的薄被在他的翻来覆去下蹂躏的不忍直视。他索性放弃挣扎,起身倒了杯水好让自己冷静下。


 


而那封信关键的信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桌上,摆在那么明显的位置,就像生怕自己会看不到一样。


 


 


TO 游戏先生


相信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您已明白我的用意。我们守墓一族希望您来出任王的对手。长久以来是您一直陪伴在王的左右。作为最了解王的人,您是最有可能战胜王的。


王寻回了自己的记忆便断了和现世的联系。


王的英灵已是不属于这里的存在,如果继续停留的话,其代价是不可估量的。相信您早已察觉到了吧。王的英灵将无法安息,永远徘徊在此世与彼世间直至力量消逝化为一片虚无。我相信您一定会做出正确的判断。


我们请求您继承王的剑,这是我们族人三千多年来的使命,也是我们最后的愿望。


请您做出最终选择吧。


                                              FROM 伊西丝


 


 


他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信上说的是多么残酷的事实,他也记得当时自己是多么的战栗不安。


但他是怎么克服自己心中的忐忑,怎么忍下苦涩的他却不记得了。


已经变得无法再逃避了。他怎么可能让自己最崇敬的人消失呢。


 


我会答应的。他小声的在心里说着,眼泪却不停的往下掉。


 


对不起,对不起,我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我不能让我的自私毁了你。所以我会成为你最终试炼的对手。


亚图姆我会战胜你的。


另一个我,我一定会让你回到属于你的地方。


 


“我知道了,伙伴。”在心间,另一个声音几乎是同一瞬间做出了回答。


 


但他不知道。


 


 


赛事最后的走向如他所愿,那个人生命值归零了。可是这胜利的果实的一点不甜美。如果有别的路可走他绝对不要选这条。


 


他们都以为他战胜那个人了,但他知道这场决斗没有真正的胜负之分。他们两个人一个是抱着非赢不可的信念,一个是抱着必须输的决心。他们都在这场试炼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这就足够了。


 


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时候,游戏感到他的眼睛很胀痛,他以为自己哭了。于是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枕头却发现那布料是干燥的。


 


那个人虽然不在他身边了,但他的勇气却留给自己了。他确实成为了最强的自己,他确实是最强的武藤游戏。这些年他的变化是可见的,他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好男人了。


那个怕生的胆小鬼,如今居然站在了世界巅峰决斗王的位置上,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另一个我,谢谢你教会何为坚强。


他那么想着唇边也不自觉地浮现笑意。


 


 


“游戏,你醒了吗?有找你的电话哦。”妈妈温柔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知道了。我马上下来。”


一个人总是沉浸在回忆中是无法前进的,他深知自己必须不断的不断的向前。


 


 


“哼,你已经想清楚这件事了吗?”


他拿稳电话调整好气息,语气坚决的说,“恩,谢谢你的关心哟,海马君。我已经考虑好了,我要把另一个我的故事也加进去……”


“即使这样会给你带来影响也无所谓?电话那头丢过来的尖锐问题打断了他的话。


这个可能性他也考虑过。他会承受怎样的压力,他其实都不在乎。他怕的是那个人与自己曾经的过往遭到质疑,但是他必须去接受这个决定所带来的后果。这是无法改变的事,他不能退缩。


“没关系的,我相信大家会接受的……


“接受这种所谓的超自然力量吗?”又是这样咄咄逼人的问题,游戏有些想笑但他忍住了,他学着从前的另一个自己的口吻,不留余地的反驳了回去。“海马君,不是也亲眼看到了吗,另一个我并不是我虚构出来的幻影,他是真正存在的,海马君所承认的对手不是吗?”


他很清楚那个人的出现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正是因为遇到了另一个自己,他此刻才能与朋友们紧密的相连。


“切,随便你吧。”那个人像是承认了他做法,不再揪着这个问题不放。


那么这次轮到他甩出问题了。


“海马君我邀请了圭平君参加发布会,你也会一起来的吧?”


“再说吧,今天就到这了。我还有事要忙。我一定会战胜你的,游戏。”


“啊。”他有些哑然,“你怎么还在纠结这个啊……”当他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电话那头却传来阵阵嘟嘟声。


他最后还是笑了。


海马君还是老样子啊,那么别扭。


 


 


接下来的一整天都是忙碌的,他过得异常充实。他忙着接听各式各样的电话。有来自朋友的充满关爱的问候,当然也有出版社例行的最后章程公式化询问,虽然觉得有些烦,他还是耐心的一一回答确认了。


 


他以为大功告成,终于可以休息的时候,电话又不适时的响了。


他有些认命的叹了口气,看来最近真是清净不了了。


 


“您好,我是武藤游戏,请问您找哪位?


“啊游戏是我,我是杏子。”


电话里的女声让他听的有些恍惚,半晌才道,“啊杏子啊,我们好久没联系了呢。最近过得怎么样呢?”


“恩一切都还好吧。你呢,你过得怎么样?我听说你要出书了。”


“哈哈哈哈哈,还行吧,那么杏子会来参加吗?”


“我一定会来的游戏。我还有舞蹈动作要排练。那么就先这样了。到时候见面的时候再说吧。再见游戏。”


“啊好的。”他悻悻的挂上电话。自从那个人走了之后,大家都在朝着自己既定的目标努力,彼此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


 


他已经很久没看到那个充满活力的短发少女的笑容了。他对那个少女曾经的感情是喜欢,但他现在怀有的感情却是愧疚。他知道那个少女的心思,她一直喜欢的都是另一个自己。对于送走她心上人的自己,她一定怨恨过。尽管她没有表现出来但他还是觉得应该就是这样。


 


啊怎么又开始纠结这些意味不明的问题了。


他摇了摇头决定好好放松一下不去想那么复杂的东西。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房间果然心情都舒爽了不少。游戏在床下的箱子里找出了不少自己以前画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涂鸦,其中有不少都是画的同一个人物。他随便抽起一张细细端详,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在沉思着的看起来有些难以接近的少年。那些稚嫩的笔触描绘出来的画面歪歪扭扭的,他突然就有些哭笑不得,“我画的这是你吗,另一个我。怎么看起来那么丑啊。”


 


他抱着那幅画倒在床上,愣愣的盯着墙上的挂历,喃喃自语,“马上就是我的生日了呢,另一个我……”


 


他缓缓合上那不堪重负开始打架的眼皮,在心中默念现在没有机会能亲口说出的话。


 


生日快乐,另一个我。


生日快乐,我的另一个灵魂。

评论
热度(15)
  1. Yvonne.T那年凉州好大雪。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