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表】桜流し

历于秋时:

Part.7
桜流し

もし今の私を见れたなら 【如果能见到今日的我】
どう思うでしょう 【你会怎么想呢】
あなたなしで生きてる私を【看见离开了你的我】

「今年的花也谢得那么早啊……」杏子站在神社旁的一株樱花树下,看着满树的樱花落下,不断地略过眼前。
依旧是三年前的那个人站在她旁边,抬头看着那棵比他不知高多少倍的樱花树。「杏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昨天晚上下的飞机。」杏子始终站着看着那个人。
杏子你去美国也有一年了吧?」那个人收回看樱花树的目光,走近那棵樱花树,抱胸靠在了树干上。看着与三年前完全不同的杏子,脸上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他似乎是不觉得她回来是件什么好事,即使他们是朋友。
「是的……游戏,不……亚图姆」有些别扭的转换称呼,依旧看向亚图姆的杏子的脸似乎有些红。「我不想知道你是怎么回来的,我只是想告诉你……」是的,我只是想告诉你,告诉你那三年前未能告诉你的事。
亚图姆看着她,依旧面无表情。他似乎是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我……我喜欢你!」终于说出这句话的杏子看着依旧没有表情变化的亚图姆,脸变得通红了。
「抱歉,我不能接受。」亚图姆直起身,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为什么?!」杏子虽是预料到了这种结局,但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泪水还是禁不住地从眼眶夺出,汇成涓涓细流滑过脸庞。
「我有喜欢的人了。」
「是谁?」杏子有些歇斯底里。这个人毕竟是她喜欢了三年的人,等了三年的人。
她一直相信,他还会回来。所以这次她从美国回到了童实野,想要回来看看她的朋友们,却在路过神社的时候看到了这个人。
「抱歉,我还不能说。」亚图姆向前走了一步,「杏子,你不应该在我这个已死之人身上耗费太多的时间。」
「可是我愿意!无论等多久我都愿意!」杏子不明白,她哪里不好了,她哪里配不上亚图姆了。
「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愿意等我回来。」我走了这件事不是只伤到了你一个人。
「有一个人是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的。」失去了半个灵魂的痛楚不是你能体会到的。
「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下的。」给予的帮助不是你能衡量出来的。
「无论如何都想要见的。」思念的心情不是你能够想象到的。
伙伴的地位,不是你可以超越的。

もう二度と会えないなんて信じられない 【不敢相信再也见不到你了】
まだ何も伝えていない 【还有什么话都没说出口】
まだ何も伝えていない 【还有什么都没能传达给你】
开いたばかりの花が散るのを【刚开的花转眼凋谢】

「真没想到晃眼就过了三年啊!」靠在神社旁的樱花树的游戏看着「刚刚回来」的杏子,依旧是如同三年前般满脸的笑容。「杏子在美国那边过得怎么样?」
「还不错吧,游戏你呢?」果然不行啊……还是会不自觉地在他身上去找那个人的身影。想着昨天拒绝了他的那个人,心里就一阵发痛。
「如果不是海马君他们帮我那么多忙,我估计现在还会被围着要求决斗吧?」游戏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身后樱花树的树皮硌得他有些背后发疼。
「也是呢,守着『他』的称号也挺辛苦的吧?」杏子的鼻子突然有些发酸。
「我觉得还好啦,毕竟是另一个我留下来的唯一一件东西。只要想着另一个我可能就在什么地方看着我,我就觉得无论面前的敌人有多么厉害,自己都一定可以托另一个我的福赢得胜利的。」游戏笑着看着头顶有些稀稀落落的樱花,背后依旧有些疼,可这次,他似乎觉得他的背后有什么坚实的东西在支撑他。
「是另一个我在后面吗……」游戏脑海中突然一闪而过这个想法。随即又被「不可能,他已经回冥界了,还是我亲手送回去的」这个想法掩盖住了。
游戏知道他很想他,他还在等他。但他也知道,他很难等到他,他很难再回来。
「我记得没错的话,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吧?」杏子开口,整理好了心情的她知道,游戏不可能能听出她话语中残留的那一点点哽咽声。「不如,就来这个神社许愿吧?」那天身为「寿星」的你许的愿应该能让神明看到。我很想知道,身为曾经那个灵魂的容器的你,会许什么样的愿望。
「好啊!」游戏撑着树直起身,笑着看着杏子。「多亏杏子提醒呢,要不然我都差点忘记这件事了!」
「我们是朋友嘛。」杏子也跟着笑起来,心里却有着点点酸楚。
「另一个我你说,我能不能……自私一点?」

生日那天,游戏自己一个人很早的来到了神社参拜。四周一片寂静。
「那么早只有我一个人啊。」怀着这样的想法,游戏踏进了神社,看到了神社所供奉的神。
他虔诚地跪了下来,双手合十,击了一掌,开始默念自己的心愿。
这个有些被人遗忘的神社实在是安静,安静到一有人进来,就能被立刻发现。然而,默念了心愿不知多少遍的游戏并没有发现有人站在了神社门口,看着他。
「伙伴,你不用再念那么多遍了。」
身后传来自己熟悉的声音,游戏吃惊地回头,看见了他最想见的那个人正站在门口,身后是太阳照亮整个童实野的光辉。
就像……一位神灵突然降临一般。
「我就在这里,你不需要再向他们许愿了。」我就在这里,想要实现那句话的我就在这里,身为另一个你的我就在这里。我就在这里,所以,不要再向他们许愿了。
我就在这里,来这里见你。
亚图姆走上前,脱去了光辉的他在游戏眼里显得越发的真实。他蹲了下来,与游戏平视,两只手放在了游戏的肩膀上。肩膀上忽然增加的重量让游戏确认了这不是梦境。他,真的回来了。
泪,滑落。
这个他们最后分开的情景,也成了他们开始的情景。
「伙伴,生日快乐。」你是我最重要的伙伴啊。
「我回来了。」不会再走了。
「我们……一起回家吧?」这个现世唯一在意唯一喜欢的,只有伙伴你啊。

「另一个我,生日快乐。」



「伙伴,那日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以为另一个我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亚图姆托着腮看着游戏。
「诶?!」
「所以,是什么?」不管怎么说,我想听你亲口说出这句话。
「我……想和另一个我永远在一起。」

评论
热度(3)
  1. Yvonne.T瑾玉君XD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