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 [闇表] Hide & Seek_11

浪跡天涯:

*古代架空


*王樣跟AIBO




  「晉見國王的話,我也得打扮得像個王的樣子吧。」高舉著火把,偌大的空間中所見之處布滿了黃金陪葬品,裝飾及雕刻精美的木乃伊被放置在正中央,然而盜賊王卻是不屑一顧地狠狠將木乃伊踢開,極其嘲諷地挑選著鑲有珍貴珠寶及黃金的戒指與項鍊。


  「想念你的家嗎,老頭?」盜賊王一腳踩上了阿克那姆卡諾先王的木乃伊外殼上,看著上頭華美的彩繪只讓盜賊王發笑──如此敬仰神的一個國度。如果真的有神的存在,那祂也會看得見阿克那姆卡諾先王是如何摧毀一個無辜犧牲的村莊。


  這是復仇。


  盜賊王伸出手指一彈,身著黑衣的其他同夥便一湧而上,將木乃伊五花大綁,毫不留情地拖曳著它離開了先王安詳的陵墓。




  太陽升起,土地充滿生命力,人們紛紛聚集到了王宮前的廣場,談論著即將繼任的法老王,人民的臉上洋溢著期盼的笑容。法老王為神在這個世界上的代言人,人民信仰著神,相信法老王將會引領著他們繼續在這富庶的國土上過更加美好的日子──


  亞圖姆知道的。


  從小他就看著父親帶領著國家,政事也好、抵禦外敵也好,父親在自己的印象當中總是不苟言笑,對自己嚴厲,也就是希望現在的自己能夠做好身為王的本分吧。


  亞圖姆閉上眼睛,深呼吸,長長的吐息。他知道當自己跨出那一步時,所有事物都會繞著他轉,神官們在等待、西蒙在等待、人民也在等待。


  亞圖姆再次張開雙眼時,眼神已充滿堅定與剛毅,向站在自己身邊的神官點頭示意之後,西蒙先走向王宮的高台,廣場上的人民停止了熱絡的喧嘩,而後亞圖姆莊重而威嚴地走上前,舉起了自己的手,人民紛紛虔誠地跪下來膜拜新一任的法老王。


  神聖的宣誓意味著自己承擔了這個國家的未來,沉重的責任已然落在自己肩膀之上,但亞圖姆無怨無悔,只盼自己能夠像父親一樣。


  雖然有著緊張的成分,但亞圖姆仍能感覺到一些不安──並非來自於登基典禮,那麼,會是什麼呢?總有一種不祥的預兆隨著心臟跳動帶領血液流過身體每一處。亞圖姆輕輕蹙著眉頭,忍不住纂緊了掛在胸前的千年積木之繩。




  亞圖姆踩著堅定的腳步,緩緩坐上了王位,環顧著四周,神官以及仕女們朝著自己深深行了禮,而後西蒙宣布全國上下一同慶賀法老王登基,王宮分配了較多的糧食到民間,而寬大的殿堂奏起了音樂,身材纖細的女子們跳起舞來,如靈蛇一般的腰肢舞動著──但亞圖姆只是輕輕撐著頭,若有所思。


  女仕送上了水果與香醇的酒,亞圖姆也只是拿在手中,輕輕晃動著酒杯,心不在焉地看著女舞者們跳完舞,音樂聲仍在繼續。然而下一秒亞圖姆突然注視著遠處某個角落,然後露出了從登基典禮開始之後的第一個笑容。




  他知道今天是大日子,而自己在王宮內算不上有什麼職位,幾乎沒有任何理由可以一同到神殿去看著亞圖姆坐在王位上的模樣。


  其實他有些失望,他深刻明瞭從亞圖姆登上王位那一刻開始,他們就注定擁有越來越少的時間,不能再像從前一樣玩在一起,也不能隨意地再喊亞圖姆的名字了吧。他這樣想著,將瑪哈特桌面上的莎草紙整理好,輕嘆了一口氣。


  「都弄好了?」瑪哈特的聲音突然從背後響起,他趕緊後退了一步,面向瑪哈特點頭回應「都好了。」


  「那,我帶你過去吧。」「嗯?去哪裡?」他帶著困惑的神情望著瑪哈特,瑪哈特輕柔地笑了。


  「法老王的登基典禮,我想你會想去的?」


  「我?可以嗎!可是我……」他眼神為之一亮,但想到自己的身分處在一種尷尬的模糊地帶,於是他又緩緩低下頭。


  「法老王說過,王希望建立一個沒有階層分別的國度──我想法老王看見你會很開心的。別讓賽特看見你就好,」瑪哈特想了想,而後補充:「被他看見的話,就說我帶你過來的。」


  他終於開心地笑了起來,到達神殿的路途中一直不斷向瑪哈特道謝。




  他想起來這是第二次踏入這個神聖的殿堂。


  第一次,是他近乎垂死、生命薄弱又意識恍惚的童年時期,那時候他覺得這個地方昏暗的可怕,也大得讓自己毫無安全感,被這麼多雙眼睛注視著只讓他聯想到在貧民窟裡面被欺負的記憶──那些回憶已經距離自己好久好久。


  但從那之後,自己再也不需要膽戰心驚地過日子,法老王寬容地收留了他,也成為了亞圖姆身邊最親密的玩伴,自己已經別無所求了,現在只希望亞圖姆能夠過得好、深受人民愛戴,而自己也能替亞圖姆盡一點心力,分擔他的憂愁,這樣就好了。


  他這樣想著,躲在神殿的柱子邊,仰視著端坐在王位上的法老王。


  幾乎被那一瞬間的氣場震懾住。


  亞圖姆凝視著遠方,配戴上了全新的黃金首飾,象徵王者的千年積木掛在胸前,臉上的神情如此堅毅,真如同偉大太陽神的化身一般。亞圖姆生來就該是如此。


  他看了入神,就連自己的身體已經沒被寬大的柱子遮蔽都沒有發現,就在正中央的女舞者跳完了舞退下之後,亞圖姆的視線就這樣落在自己身上,他想亞圖姆一定是看見了自己,因為亞圖姆臉上露出的笑容,便是自己最熟悉的弧度。




  西蒙則是煩憂著是不是這些表演或女孩子們都沒讓法老王看上眼,直到亞圖姆露出微笑的那一刻,西蒙趕緊順著法老王的視線一同看了過去,看見是法老王的兒時玩伴就躲在角落,也帶著相對應的笑容輕輕揮舞著手臂。


  但這樣的情緒並沒有持續太久,「轟」的一聲讓全部的人都停下了手邊的動作,音樂聲戛然而止,士兵們提起長茅,下一秒一群失控的馬踩著亂蹄衝進了殿堂內,馬上陷入了一陣騷動與混亂。


  「快!讓這些馬冷靜下來!」賽特扳起臉命令著站在門邊的士兵,但話都還沒說完,敞開的大門竄進了許多黑影,一隻又一隻長相駭人的魔物在空中盤旋、爬行以及拖曳巨大的身軀,愛西絲握著千年首飾,帶著驚慌的神色說道「是那股黑暗力量!」


  「哼,這種東西,解決掉就好了!杜歐斯!保護好法老王──」賽特迅速召喚出自己的精靈,杜歐斯靈敏快速的刀刃剖開了魔物的身軀,其他神官也一同召喚出了自己的精靈一同抵禦魔物的攻擊。




  亞圖姆驚慌地看著這一切,西蒙在一旁安撫著法老王。


  「法老王,請您趕緊離開吧,這裡很危險──」


  「不行,我不能走。」亞圖姆緊緊皺眉,咬緊牙根,腦中閃過無數個方式但都不得其解,亞圖姆卻感覺到千年積木隱隱約約地發燙著,父親的聲音突然之間響在耳際。


  ──正義,在王的名下。




  「蘇碧莉亞!」愛西絲高聲大喊,但千年首飾卻在那一刻傳來劇烈的不安感受,愛西絲瞪大雙眼,回頭望向法老王,直覺法老王身邊有潛藏的暗器。


  「法老王!小心──」愛西絲如此一喊,他忽然間就看見了躲在橫樑上面的黑衣男子,他朝向亞圖姆拔腿狂奔。


  「別過來!夥伴!」亞圖姆無心去管刺殺自己的明槍暗箭,但就是不能坐視不管夥伴身處在如此危險的環境裡。亞圖姆站起身,大聲喝止他之前,他的身側突然閃過一道光芒,同時黑衣男子吹出了嘴邊的毒箭,眼看就要準確地刺中亞圖姆前,一隻毛茸茸的精靈忽然擋在亞圖姆前。


  小精靈?


  瑪哈特看見了在千鈞一髮之際,毒箭刺上了小精靈的身體,小精靈露出了疼痛的表情之後整個身體膨脹,接著「砰」地消失。


  而他感覺到身體也有著劇烈的疼痛,在小精靈因毒箭而消失的瞬間,一種刺入骨頭的痛覺一下子打進自己腦裡,他摀著心口,一口氣就要喘不上來,跪在地板上,下一秒就側身倒了下去。


  「夥伴!」亞圖姆不管西蒙的攔阻,直接往他倒下的方向奔去,瑪哈特則是操控幻想的魔術師攻擊橫樑上的男子,男子被魔法五花大綁而動彈不得,其餘的魔物也被神官們消滅得差不多,幻想的魔術師將男子狠狠甩在地板上,滑行一段距離之後停在賽特的面前。




  「夥伴,醒醒!夥伴!」亞圖姆托起了陷入昏迷的他,任亞圖姆怎麼呼叫他都沒有任何反應。


  「法老王,他現在需要靜養。我們召喚精靈時會消耗自己的『魂』,相對來說如果精靈被消滅掉,『魂』也會跟著被削減──剛剛在您面前替您擋下毒箭的精靈,是他召喚出來的。」瑪哈特趕緊上前去向法老王說明,亞圖姆則是一把將他抱了起來。


  ──我不能失去你。




  等亞圖姆發現的時候,只剩下這句話在腦海裡轉著。





(超級卡文)(但終於過來了)




Chiling.(2015.11.25)



评论
热度(20)
  1. Yvonne.T浪跡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