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2014白色情人節賀][闇表] 有情人終成困擾。

今夕:

Till Death Do Us Part背景的轉生王設定,有些梗可能要看過前篇才比較會會心一笑(?


但是這篇王是笨蛋。


笨蛋。【笨蛋】 (乾要講幾次


總之上面預防針(?)沒辦法接受笨蛋王拜託不要點(合十)


還有對不起雖然這篇是為了314而寫但是…大概算搞笑文(ㄍ



BGM:【MMD】Lamb.【遊戯王】


一定是BGM太嗨太歡樂文才變成這樣…(拖


-------------------------------




  眼前玫瑰鮮艷欲滴,絳虹花瓣沾著水珠,含苞微啟小綻大放姿態不一,他彷彿還能聞到濃郁芬香──如此龐大的陣仗不僅衝擊視覺同樣也撩撥著嗅覺。隔著這一大捧玫瑰後面身著黑襯衫的人嘴角微勾,單只耳環微微晃動。明明是自己熟悉不已的神情,此刻流淌在酒紅眼瞳中的柔意卻第一次讓自己捉摸不透──


 


 



 


 


  「…所以這次是什麼事?」


  沙發上啜著熱飲的身影一震,而後更加縮了縮身體。不同於上次的自在舒展,今天的決鬥王(現任)曲著腿弓著背整個人縮在沙發一角,彷彿蜷曲再蜷曲就可以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我這裡可不是免錢咖啡廳,」重重一疊紙張敲擊桌面的聲音,「想要消耗時間叫那傢伙帶你去星巴克,要沉思發呆聊天打牌都隨你們便。」


  「星巴克不能打牌。」


  「哦?」饒富興味地提高了音,KC大社長藍眼一掃嘴角一挑:「想轉移話題?」


  遊戲默默地縮回去,決定沉默是金。


 


  「那傢伙都回來了還裝模作態什麼。」


  不屑的鼻哼,海馬瀨人打開筆電著手處理下一批工作,忽視那廂開始不安扭動的人影。


  「…我……」


  這份報表明細不夠清楚。他眉頭微蹙,還有這份附件──這是什麼鬼東西?代理磯野業務的傢伙到底在搞什麼──


  「我不知道自己對他到底是不是那種喜歡!!!」


  匡啷一聲伴隨猛地站起的身影,在自己面前一向冷靜沉著的合作夥伴(他是不會承認他們之間有友情這種東西的)握緊了拳大聲吶喊,而後又啪地一聲掩住臉頰,虛脫般地坐下。


  啊?


  海馬瀨人首度停下手邊修改的動作,只是徑直瞪著眼前又開始縮回原本姿勢的傢伙──這次對方連臉都埋入膝蓋中,修長手指卻胡亂搔著頭髮顯示困擾。


  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他皺了皺眉,一方面想嘲笑眼前人也有這種時候啊另一方面大腦卻開始思考讓這傢伙如此反應的原因。他只不過說了一句那傢伙都回來了還裝模作態什麼……等等、


  腦中突地蹦出那混帳(隨隨便便就走了很混帳,回來了又拒絕決鬥更混帳)上次前來的對話,一向處變不驚的社長大人微微睜大了眼,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什麼。


 


 



 


 


  『要怎樣才能讓一個人知道他對自己來說很重要呢?』


  飛速敲打鍵盤,海馬瀨人心中的煩躁值卻因為面前這個在自己辦公室裡晃來晃去的傢伙而不斷升高。不決鬥就滾。他逐客令明顯,但顯然一個兩個都把他的話當耳邊風。


  『那傢伙不知道你的心意就是沒腦袋。』


  不用動腦也知道眼前這混帳在說誰。在他看來這混帳根本就是無病呻吟,哪個白痴會因為別人叫自己去死就去死,他以為大家都跟他一樣下了決鬥台就沒腦袋嗎?


  『但夥伴…也許……並不像我這樣、』


  海馬瀨人認真考慮要轟這個傢伙出去。


  武藤遊戲都堅守了決鬥王這位置十年,難道那傢伙只是愛面子想賺錢?


  『很好,』


  他聽見冷冷的聲音自自己口中傳出,『既然你擔心,滾去找本人確認是個好選擇。』


  原本猶疑沉吟的人突然慌了起來。


  『這、這麼突然!?我怕夥伴他…』


  『現在、立刻,去。』


 


 



 


 


  ………所以,原來是自己誤會了那混帳的意思?!


  看著眼前人兀自糾結,好不容易想通前因後果的社長大人終於恍然大悟,還未開口一旁視訊電話就突兀響起,下意識接了電話連個幹麻都還沒出口,眼前的畫面就讓他一秒想掛斷電話。


  『海馬,夥伴在你那裡對吧?』


  …那個佔滿大半個畫面的玫瑰是什麼鬼?


  他看看畫面,再看看武藤遊戲,突然有些同情起對方。


  視線那端人影慌亂搖頭,『不在。』


  就算武藤遊戲願意,他也不願意讓這兩個傢伙在自己辦公室裏上演三流偶像劇。


  掛上電話,他按呼叫鈴正要下屬們注意些,就聽到那端異常吵雜,還混著幾句先生您不要讓我們為難。


  他當機立斷決定把門禁改為社長專用──他是這樣打算,但還沒走到門口大門就刷一聲滑開,一大坨紅色就這樣大喇喇地闖入他視線。


  「你──」


  那坨紅色快速移向自己身後往裏廳邁進。他回過身欲破口大罵,不過裡頭傳來的碰咚乓啷聲響顯然更吸引對方注意,連帶他也遲疑一下。遊戲應該是個知道分寸的人……好顯然他錯了。鋪滿桌邊地上的資料盛大歡迎他的歸來,該說至少電腦沒事──


  嚓嚓嚓紙跟紙和鞋底相互摩擦的聲響再度挑戰他的理智極限。亞圖姆你個混帳不想活了!?伴隨怒吼他激憤地一擊,受到傷害的顯然只有他掌下的櫃子。那傢伙兀自繞過他的辦公桌後推開椅子蹲下,隨後溫和語調傳出。


 


  「夥伴。」


  「我我我──」另一個聲音尖細且充滿驚慌,而後突然減弱了下去:「我還沒準備好…不對我是說、我還不知──」


  聲音突兀地中斷,一片靜寂中細細的抽氣聲響起。


  而後那混帳突然笑了。


  「…………」細碎語聲大半被玻璃紙與地板的摩擦聲蓋過,那坨紅色倒了下來躺在地上(好吧是他的資料上),他又皺緊了眉,一面思考該如何拯救滿地的紙本資料一面小心地避開紙張前進──


 


  「──試試看?」


  充盈笑意的低沉嗓音滑入他耳中,走到辦公桌側前方的他突然停頓。


 


 


 


  …怎樣都好可以不要窩在他的辦公桌底下談情說愛嗎!!!!


  那顆半探進桌底空間的頭側耳環一閃一閃,彷彿得意鳴勝又似在嘲笑這個地盤的主人。


 


 


 


 


Fin.


 


 


─────────────────


 


試試看的重頭戲其實是晚上但非我負責業務((



评论
热度(75)
  1. Yvonne.T今夕。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