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Pieces of Year:4月][W遊戲*3] Triple W

今夕:

原作設定!


BGM:GARNiDELiA─Lamb.(連結是恭C桑的初代+DM W遊戲的MMD)


 --------------------------------




  武藤遊戲覺得有點頭痛。


  潔白但凌亂的房間曾是他熟悉不已的空間,但他從沒想過二十二歲的自己會有機會再度踏入──況且這房間是不是比自己印象中的還要豪華啦?(他不記得以前這裡的牆上有電視,還有黑魔導女孩跟破壞龍的模型不是KC今年才出的嗎?黑魔導女孩還是完全預約生產制──)


  「哇喔另一個我變成好多個!」


  「只有我是真的。話說回來夥伴也……呃,你也是夥伴嗎?」


  「我只不過是回歸法老的模樣,夥伴就不認得我了?」


  「欸?」


  「把你的手從夥伴身上拿開!!」


 


  所以說這一團混亂到底是怎麼回事……


  明明再見到亞圖姆對他而言應該是非常開心的一件事,但現下面對眼前一黑一白的另一個自己火花四射的爭執他卻只覺得無奈。


  「好了好了。」他拉過身為法老的亞圖姆,同時也向十七歲的自己使眼色讓對方支開白的那個另一個自己。「現在應該不是吵架的時間吧?」


  「對啊,」十七歲的自己跟著附和,「我覺得我們應該先來尋找我跟另一個我變多的原因?呃…你也是另一個我吧?」他對著從剛剛就在角落不發一語、長得跟自己記憶中一開始見到的另一個我很神似的人說話,而後又看了看對方後頭穿著睡衣一臉迷糊的「自己」,再看看法老王身旁的人:「你們是…以前跟以後的我嗎?」


  十七歲的自己所問的話讓遊戲(22)靈光一閃:「所以,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我們是依照時間被分成三組了嗎?」說著他看向身形最矮小的兩人:「你們是…我跟亞圖姆剛相遇時的樣子。而你們,」他對上身著制服的兩人的目光:「是…啊,參加戰鬥城市時期的狀態吧?」


  十七歲的自己點了點頭。最後他指了指自己跟一旁的法老王:「而我們大概算是……未來的你們?」


  遊戲(17)似懂非懂地歪頭,接著突然睜大雙眼雙手一拍:「你們是未來的我們的話,那你知道另一個我的名字囉?就是你剛剛說的那個嗎?亞……什麼?」


  糟了!遊戲(22)心中暗叫不妙,這樣不小心把未來的資訊洩漏出來沒問題嗎?不過話說回來光是自己與亞圖姆各分成三個就已經是很大的問題了吧……連原因也不知道,何況是回歸日常生活的方法。


  「夥伴想知道我真正的名字嗎?」


  自己還在思考時,身旁人就發出一陣低沉好聽的笑聲,走到十七歲的自己面前,伸手撫上對方的臉:「可以喔,只要是夥伴,想知道什麼我都會告訴──」


  「說了別碰我的夥伴!」


  「夠了夠了夠了。」他再度將法老王自炸毛的另一個自己面前拉回,瞪著對方小聲地開口:「你也別調戲以前的我了。」


  血紅瞳眸盯著他,浮上一層笑意:「夥伴吃醋?」


  …………只有他認真在煩惱這情況嗎?!


  衣角被拉了拉,他轉過頭,發現最小的自己仰著頭,紫色雙眼眨巴眨巴。


  「一起來玩抽鬼牌……好嗎?」


  ……他覺得沒辦法拒絕這個自己的懇求。(另一方面,他也注意到身著皮衣的另一個自己在對方後面直勾勾盯著自己的眼神)


  「嘿─好像挺有趣的,那我也一起──」


  一只用力搭上肩膀來的掌阻斷了法老王興致勃勃的話語。


  「你,跟我來,決鬥。」


  「有趣,」面對眼前一臉風雨欲來的自己,法老王挑了挑眉:「你覺得你能打贏王嗎?」


  「──那是我要說的話。」


 


  於是現在他的心房迎來前所未有的熱鬧景況。


  「有翼幻獸奇美拉,攻擊對方的守備怪獸!」


  「你太天真了。翻開覆蓋的陷阱卡──」


  決鬥的各式音效伴著兩人的叫囂不斷自背後傳來,但遊戲(22)現在卻沒心情關注後方白熱化的戰況。


  「決定好了嗎?」


  眼前的紅眸閃著光芒,明明是淺笑的表情,卻讓他倍感壓力。


  身旁的羽翼小精靈咕哩咕哩地叫著,他輕輕搖了搖頭,示意對方別給他提示。但牠仍持續咕哩了幾聲,並戳戳他的臉,在他轉頭時指指他的左側。


  很早就自抽鬼牌中脫出的勝者現正趴在沉睡綿羊的玩偶上,雙眼閉著吐息長緩。他放軟了嘴角,讓羽翼小精靈拉來一旁的毛毯蓋在對方身上。抬起頭時,他看到對手伸手輕輕撫了撫睡著的自己的頭,眼底盈滿溫柔。憶及兩人一開始接觸的緊張感,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亞…另一個我,很珍視以前的我呢。」


  面前的人看了過來,斂了斂眼,輕輕說道。


  「另一個我對我而言,是最重要的。」


  語氣平淡,但眼前的紅眸裡卻滿溢堅定。即使知道對方指的是以前的自己,但聽到對方這樣直白的語句,他莫名還是臉紅了紅。


  亞圖姆從這時候起,就是用這樣的眼神在看著自己嗎?


  此時身後轟然一聲巨響讓他嚇了一跳,還沒回頭查看狀況,他就看見坐在床尾、打GAMEBOY打得正起勁的十七歲的自己望向後方,一臉驚慌地啊了一聲。


  「等──不要在心房裡召喚歐西里斯出來啊!」


  隆隆的雷聲和陣陣龍鳴讓他知道早就來不及了。身側蜷成一團的身體動了動,皺了皺眉。他連忙轉過身去:「另一個我你們小聲一點,會吵到──」


  「哈哈哈!吃下神的憤怒吧!!」


  「有能耐的話就來啊。」


  「另……我說──」


  「馬上就讓你見識神的厲害,召雷彈!」


  強烈的白光漸漸在歐西里斯嘴邊聚集,滋滋滋的聲音越來越大。


  「都給我適可而止!!!」


  房裡氣氛一陣凝結,本來如火如荼的決鬥場瞬間寧靜了下來,正準備交手的黑魔導跟歐西里斯同時消失。屋內只剩GAMEBOY的音效聲。


  剛剛還氣勢囂張的法老沉默一陣,而後默默走向遊戲(22),跪坐了下來。另一個決鬥者看看法老,又看看遊戲(22),最終也默默地走近跪坐。


  「決鬥不是不行,但也請你們尊重一下其他人的權利好嗎?」


 


  未來的我,最強…!!


 


  看著未來的自己同時數落兩個另一個我,遊戲(17)默默在心裡驚嘆。  


  至於被吵醒的人,迷迷濛濛地眨了眨眼後,被唯一沒被數落的那個攬了過去,在對方的大腿上蹭了蹭後,又窩成一團,再次滑入夢鄉。



评论
热度(49)
  1. Yvonne.T今夕。 转载了此文字
  2. 暗玥公主今夕。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