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 [闇表] Hide & Seek_06

浪跡天涯:


*古代架空
*是小王樣(還是王子的時候)跟小AIBO
*但終於長大一點點了XDDDDD(誰懂




  「那些不幸的事情,都與你沒有關係。」亞圖姆將他白皙纖弱的指尖納入自己的手裡而後收攏掌心。他感受著亞圖姆手心裡頭的溫暖,終於放下內心的不安。
  那一刻起,他在心裡對自己承諾,不管怎麼樣,都要努力守護在亞圖姆身邊,不管以什麼方式。


  捉迷藏,從來就不是一個人可以玩的遊戲。

  在亞圖姆的記憶裡,父親的雙手是溫暖厚實的。是一雙,雖然不會前來攙扶自己,卻是會一直一直在那邊耐心等待的溫暖雙手。
  而最近阿克那姆卡諾法老卻憂心忡忡。
  亞圖姆站在法老王身邊一同見證了神官繼任的儀式,瑪哈特在被任命於千年輪的神官時,收起了自己平時與亞圖姆還有瑪娜相處的輕鬆神態,他明白自己接下來的使命除了守護皇室之外,更要保護埃及這個國家。
  金黃色的千年輪掛在瑪哈特胸前,看著瑪哈特恭敬地朝著自己還有法老王行禮,理當心裡要是開心的,但亞圖姆望向父親的側臉,依舊嚴肅而不苟言笑,亞圖姆也沒心情替瑪哈特開心,指覺得有種不安以及焦慮在心底深處蔓延。

  繼任千年錫杖的神官,亞圖姆記得很清楚,平民出身,卻有著比其他人更好的才華,在重重關卡及考驗中過關斬將,最後成為了優秀的神官繼任者。
  「賽特。」坐在王座上的法老王開口,賽特馬上恭敬地跪了下來,亞圖姆聽著父親主導的繼任儀式,與正抬起頭來接下千年錫杖的賽特對上了眼。



  「夥伴、夥伴!」亞圖姆在繼任儀式結束之後趕緊回到自己的處所,看見他已經將塞尼特的棋盤準備好,正將棋陣擺好的時候,亞圖姆的聲音便落在耳膜之上。
  於是他展開了笑顏,對著亞圖姆前來的方向揮著手。
  「王子。」他趕緊從座位上下來,瞄了一眼跟在亞圖姆背後的侍衛,然後禮貌地朝著亞圖姆行了個簡單的禮。
  亞圖姆也同樣轉身瞄了侍衛一眼,故作正經地擺擺手,告訴侍衛可以先行離開,他們會在這裡玩耍,不會跑去別的地方,侍衛這才轉身離開,當侍衛的身影一走遠,爽朗的笑聲便在亞圖姆的處所爆發開來。
  「亞圖姆剛剛好像有什麼事情很急?」沒有其他人在旁邊的時候,他才會安心地喊出亞圖姆的名字,亞圖姆也習慣這樣的模式,只是每次當看見他在他人面前裝出來的畢恭畢敬時,總覺得特別有趣與好笑。
  「對!瑪哈特他終於當上神官了!」亞圖姆揮動著雙手,向他鉅細靡遺地描述繼任儀式的畫面,他聽得入神,雙眼特別充滿了光彩。
  「還有一位神官,名字是賽特,他是從……」亞圖姆將自己所聽到的事情全數轉告給了他,他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望著亞圖姆。
  「平民嗎?希望我以後,也可以像賽特神官那樣。」

  他有時候還是會想起自己在街道上流浪、被大人們所唾棄與辱罵的日子,那時候的他需要躲在陽光底下,需要躲藏在不會被別人所看見的地方,他想過如果自己就這樣消失了或許還會比較好。然而自從他來到王宮之後,一切都變了,他再也不需要躲在陽光照不到的地方,也不再因為自己與其他人不一樣的膚色而感到羞愧。
  亞圖姆對他好,好到自己有時候想逃,因為他清楚明白自己的出身,賴在亞圖姆身邊是一件多麼突兀的事情,他也沒少聽過背後某些大臣對自己的冷言冷語,但他還是想待在亞圖姆身邊。亞圖姆帶給他溫暖、帶給他力量,甚至,是他存活下來的理由。

  現在,他知道平民也可以當上神官,這樣一來就可以保護著亞圖姆了,就像這些日子以來亞圖姆保護自己一樣。

  「我相信夥伴一定可以。」亞圖姆將手覆上了他的,給他一個堅定的微笑「夥伴也擁有非常強大的力量。」
  「沒、沒有啦……還要多鍛鍊才是…」他一時感到羞赧,亞圖姆的溫暖在他的肌膚上蔓延,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抽開了自己的手,將視線重新放回了方才自己擺好棋陣的塞尼特上。
  「來玩吧。」「嗯!」



  阿克那姆卡諾法老坐在王座上沉思。
  將掛在胸前的千年積木取下,以顫抖的雙手捧著千年積木,而後椎心刺痛感從身體內部翻騰上來,法老王痛心疾首地閉上眼睛,吐出一聲充滿著憂慮的嘆息。
  「法老王……您先回去休息吧。」西蒙想要上前勸阻法老王,然而法老王卻伸出手示意要西蒙退下。
  「西蒙,該是告訴亞圖姆那些事情的時候了……」
  點燃的燭火在風中不安的擺動著,影子被拉得很長,黑暗當中埋藏著一股急欲蠢動的力量,就在人們看不見的地方,那雙琥珀色的眼睛正虎視眈眈地在遠方,夜晚的沙漠當中一條蛇的肚腹滑過粗糙的沙粒表面,在月光之下,暗暗吐著蛇信,替夜晚增添一股不祥的氣息。

  巨大的蛇張著血盆大口,發出令人生畏的巨響,被蛇撞碎的大石頭滾落在某個人的腳邊,他緩緩踏出一步,在月光底下那頭明顯的白髮透露著一股暴戾之氣。
  他勾起一抹笑容,站在陡峭的懸崖邊,那條蛇的尾巴纏繞著他的腳踝,他伸手指向懸崖外,指尖的遠方就落在王宮之上。他終於發出了笑聲,臉頰上淺色的刀疤佔據了他面容的一大半,他隨手一擺,那條蛇的身影在轉瞬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你們終將會付出代價的……」

  他的聲音恍如鬼魅,在月夜底下流竄,直直落在無人的懸崖裡,他踏著腳步,轉身離開。



  在寒涼的夜晚過去後,亞圖姆醒在溫暖陽光包圍的早晨,那看起來就像每一個平凡的早晨,但侍衛傳來的消息卻讓他一大早就染上了不安的情緒。
  「王子殿下,法老王請您過去。」
  「知道了。」亞圖姆應聲,盥洗加上換好自己的衣物時,帶著惴惴不安的心情走向大廳。阿克那姆卡諾站在大廳門口,看見亞圖姆前來的身影只是沉吟了一聲,在亞圖姆喊了聲「父親大人。」之後,一句話也沒有說地領著亞圖姆走向亞圖姆未知的方向。

  這樣的父親令亞圖姆感到巨大的壓力,當阿克那姆卡諾燃起了火把,一步一步帶著亞圖姆走向亞圖姆從未前去過的地窖時,亞圖姆只感覺到害怕、恐懼在黑暗之中彷彿要把自己吞噬一般。
  「……父親大人,可以不要去嗎?」亞圖姆怯懦地開口,然而阿克那姆卡諾只是回頭望了亞圖姆一眼,亞圖姆便安靜地閉上嘴巴,繼續跟著父親的腳步前行。
  蜿蜒的樓梯後,是廣大的地下神廟,但因為全數埋沒在黑暗當中,僅有牆邊的幾柱火把點亮整個處所,亞圖姆幾乎不敢用力呼吸,在端詳四周景色之時,亞圖姆失足踏空,向窄小道路旁的無盡深淵滑去,他下意識緊抓著路的邊緣不放,重力拉扯著亞圖姆,懸浮在空中的感覺特別難受。
  「父、父親大人──」亞圖姆張口呼救,因畏懼而溢出眼眶的淚水卻讓亞圖姆看見阿克那姆卡諾如同記憶裡頭一般,不伸手攙扶摔跤的自己,就只是站在那裡。亞圖姆明白父親的意思,咬著牙,催眠自己忘記那些恐懼,奮力向上施力爬了上來,在亞圖姆重回路面上後,法老王安靜地繼續向前走著。


  地下神廟裡忽然傳來刺耳的巨響,一陣一陣的閃光落在地面上,如同落雷一般,彷彿是神的憤怒。兩個人的身影停駐在神廟的祭壇前,落雷依舊尚未停歇,亞圖姆正想開口詢問,沒想到面前嚴肅尊貴的父親──以及偉大埃及的法老王,就這樣身形一矮,卑微地跪在大祭壇前。
  「這一切都是我的錯,要懲罰就算在我的頭上吧,我會承擔這一切──」

  亞圖姆訝異地看著自己的父親,也是頭一次看見父親如此悲痛地懺悔,阿克那姆卡諾的面前落下一滴一滴深色的水印,落雷愈發激烈,閃過眼前的光好似要刺瞎自己一樣。


  那天開始,法老王病了。
  亞圖姆總是會想起在祭壇前父親的模樣,那是自己永遠都不可能忘記的光景,父親再嚴厲,但他仍舊是愛護子民與保衛家園的法老王,不會做出「錯的事情」,那麼為什麼要「請求原諒」或是「懲罰」?
  亞圖姆一直想不通,坐在蓮花池邊,看著水面自己的倒影,想著想著出了神。

  忽然亞圖姆發現自己身邊多了一個與自己相似的身影,不過他有著與自己截然不同的膚色──亞圖姆倏地抬起頭,與他對上了眼。
  「最近看你好像心情很不好?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他歪著頭,對亞圖姆露出疑惑的神情。
  「夥伴……」

  亞圖姆才一開口,便發現自己,竟然有亟欲想要擁抱對方的想望。



突然好想你~你會在哪裡~(By徐佳瑩版)(BGM錯棚)

終於稍微長大一點了所以速速切入正題(拍掌心)
重要的人物也出現了呼呼我好開心★(←死廚妹

發這篇用娃娃的歌也順便來集氣一下XDDDDD


Chiling.(2015.6.24)

评论
热度(19)
  1. Yvonne.T浪跡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