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 [闇表] 天文特徵

浪跡天涯:


*原作衍生
*BGM:hush! – 天文特徵




  怎麼說,畢竟是百年難得。只不過,終究是錯過時刻。


  有時候武藤遊戲仍舊會想起在夜裡以靈魂姿態坐在床邊陪著自己聊天的那個人。大多是牌組該怎樣組合會有怎樣的效果,偶爾會岔題聊聊最近發現的新遊戲,對他來說那是最開心的時分吧,遊戲總這樣想著,看著他的笑臉,雖然是半透明的,但卻有著體溫一般,溫暖自己的心房。
  遊戲心裡清楚明白,一旦下定了決心,他就會往那個目標毫無猶疑地前進,王者風範使然。決鬥之儀後要不是好友跑上前去喊聲,他一定也就是頭也不回地回去自己該歸屬的地方。

  不能責怪他殘忍,因為自己,就是喜歡上了他那樣的剛毅堅強。


  日子總是要過下去的。
  回到了高中生活,和好友們打打鬧鬧,安安穩穩地完成了課業,每當KC舉辦新一屆的戰鬥城市時,遊戲總被受邀與海馬先打場示範賽,站上那個舞台之後,又會想起自己已經是孤單一人。
  數來不知道已經過了多少年,畢業後各自走上了想要的路途,有機會的話大家還是會團聚在一起分享彼此的生活經歷。好像這樣說著說著,傷痕就會越來越淺,時間沖淡了痛苦跟想念,現實當中有太多新的煩惱等著自己去解決,忙得讓自己無暇去胡思亂想。
  好友們都像說好了,在遊戲面前,一概不提起曾經有「另一個他」的那些回憶。聊起高中回憶卻有技巧地閃躲掉了那些部分,彷彿任何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今年即將滿25歲了。
  站在攝影棚內,被攝影師指揮著該做些什麼動作還是讓當了好幾年KC代言人的遊戲不甚習慣──死對頭變成合作夥伴,要是以前的海馬肯定會掀桌並拒絕,不過當初看在是圭平提起的建議的份上,愛護弟弟的海馬「呿」了一聲就把合約丟給圭平跟遊戲自行解決。卡片遊戲正在熱潮上,加上第一屆決鬥王的加持的確也讓KC獲利不少,約就這樣一直簽到現在,今年也正好約滿了。

  「我想休息一下,合約之後再續吧。」遊戲坐在海馬社長辦公室的舒適沙發上,對著海馬開口。社長沒說任何話,冷峻地看著擺在辦公桌上的電腦螢幕,視線掃了兩下之後,手指在鍵盤上飛快地輸入文字。想著對方也沒那個閒餘時間追問原因,盡到告知義務就行了吧,遊戲決定自己先行離開。
  「圭平,送遊戲下去。」面無表情的社長對外頭丟出話後,持續在自己的工作上。
  「是,哥哥!」已經長大不少的圭平是海馬的有力助手,退去稚嫩的臉龐還是有著超乎年紀的沉穩,與遊戲一同在電梯裡的時候,圭平歪著頭詢問。
  「是有什麼另外的打算嗎?如果說你要跳槽的話,哥哥會把對方公司弄到倒的喔。」笑著說出這句話的圭平讓遊戲不禁打了個冷顫。
  「不是,只是想……好好去旅行,之類的吧。」

  這樣的生活雖然很充實,但卻心裡卻很貧乏。總覺得自己失去的東西怎樣都填補不了,也找不到新的目標足以忘記曾經許諾過、但卻破滅的「永遠」。旅行是能夠讓自己好好沉靜下來的機會,也趁自己還算年輕的時候瀏覽一下世界。

  雖然這樣對圭平說,但其實還有著強烈的不安與不確定。
  遊戲抬頭望著天空,視線範圍內還有KC總公司的摩天大樓,將天際分割成不同的畫面。



  唯一讓遊戲感到開心的,是一年不到幾次的好友聚會。杏子正好從美國回到童實野,而大家也排開了各項行程就是為了見彼此一面。裝滿飲料的杯緣相互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大家齊聲喊著的「乾杯」有著藏不住的笑意。
  「恭喜杏子,下一部劇是要出演女主角對吧?」有在關注消息的遊戲先開口說。
  「嗯,我努力很久才爭取到這個角色呢,等日本場的票印好之後我送票給你們!」在劇團的磨練底下變得成熟的杏子笑著回應。
  「哇,杏子真的很棒呢,我們都很期待喔。」貘良忍不住讚嘆著,隨後伸手拿走精緻包裝盒裡的奶油泡芙。
  「我要兩張票!靜香一直很想看妳的演出──」提到妹妹的城之內開心地比出了二的手勢。
  「之前巡迴明明也有我,是你自己忘記這件事情吧!」杏子喝著飲料,默默放出冷箭。
  「什麼?你沒帶靜香去看?虧我還提醒過你!下次我就直接帶靜香去看好了,免得你又忘記──」
  「你這傢伙!不准打靜香的主意!我跟你說過多少次!」
  本田一如往常地跟城之內鬥起嘴來,場面一下子熱鬧了起來,大夥兒開心地吃著擺放在桌上的精緻美食,問候著彼此的近況。

  「欸?遊戲不續約啦?那要做什麼?」
  「啊,這個,我還沒想到,不過倒是想去旅行……」遊戲晃了晃杯中的飲料,有些心不在焉地回應著。


  「遊戲,你還會想他嗎?」
  杏子的聲音不大,但卻讓吵雜的眾人安靜下來,紛紛低下了頭,若有所思地看著第一時間問著:「誰?」的遊戲。
  對於遊戲的問題杏子沒有回答,只是安靜地看著遊戲,靜靜等待著他的回答。這些日子以來沒有人去碰觸的回憶,此刻卻被打開了。杏子不後悔問出這個問題,看著多年好友心不在焉的樣子、突然想要改變生活型態,以及感情上的空窗期,種種跡象都能推斷出好友心裡不願意去碰觸的那塊地方,都跟那個人相關。

  遊戲馬上就明白杏子的話中人,沒有花太多時間思考,笑著回應:
  「你們都不想他嗎?」

  怎麼說,可能是還有緣分,只不過……可能得留在來生。

  因為他曾經是那麼重要的人。即使在離別後也要用力想著他的樣子,把他刻進心裡甚至骨頭裡,努力記著他的樣子,經歷了痛苦跟思念之後,慢慢變成心底最柔軟的那塊土地。

  我和他就這樣安靜地停止了這次的回合,此後就要再等下一次流星雨帶他啟程。
  每次我看著夜空都會覺得有點笨,他已經跟著別的星球一起離開了。


  那些事實不會改變,他的確是跟著決鬥之儀而返回冥界,對留在世界上的自己來說,就是離開了。當遊戲將死者甦醒放入黃金櫃裡封印的時候,已經清楚明白這是他注定的旅程,只能靠自己終結,讓他的靈魂安息而不再四處飄蕩,這千年來所受的痛苦跟折磨都已經太多了、多到再也不捨得讓他繼續這樣下去。
  所以即使寂寞跟想念,也要讓他回到他該歸屬的地方。

  他是太陽。每當遊戲醒來看見窗外的陽光總是會記起他的模樣,溫暖的陽光灑在身上之時會偷偷想著這就是他張手擁抱自己的熱度,睜開眼,雖然刺眼奪目,但他就在那裡。他永遠都會在自己的心裡面,不會被誰取代、也永遠都不會被抹滅。

  我還是依舊記得、依然知道他出現的天文特徵,是幾時幾分。


  看著遊戲雖然靜默下來,但臉上勾起了釋懷的笑容,杏子了然於心。
  「你這樣我就放心了。」
  「謝謝妳,杏子。我很好。」
  遊戲眨眨眼睛,跟杏子對望了幾眼,轉回身體面向大家,舉起杯子開啟了新話題,巧妙地轉移了充斥在彼此之間的尷尬氣氛。



  「所以呢,決定去哪裡了?」一同到機場的杏子看著遊戲也帶著行李箱,忍不住開口詢問。
  「埃及。我跟馬利克還有伊西斯聯絡過了,到那邊他們會幫我接機。」遊戲笑了起來,前些陣子的憂鬱一掃而空,笑容裡是以往擁有的純真。
  「路上小心。」杏子對著遊戲揮著手,看著好友對著自己說了再見、慢慢遠去的背影,感覺眼眶裡有著即將傾盆的雨水。
  ──誰都不想失去他的。亞圖姆。
  而遊戲離開的那個背影,像極了當初的亞圖姆,幾乎快要疊合在一起,那瞬間的情感一下子都湧現心頭,眼淚一下子就要克制不住。

  飛機緩緩升空,穿越了雲層,看著自己居住的城市越來越小、小到看不見,遊戲輕輕閉上眼睛,展開了自己的旅途。


  長途飛行加上時差,下飛機之後有些昏沉,有些虛浮的腳步踏在土地上,溫煦的陽光照在身上竟然有種不真實感。對於埃及這片土地既熟悉卻又陌生,在亞圖姆的記憶裡面還是古代繁華的埃及王朝,現在自己在現代繁華的埃及土地上,更有一種很奇妙的情緒。
  遊戲在機場裡頭左顧右盼,沒看見前來接機的馬利克或是伊西斯。自己在出發前有告知過他們航班資訊了,當時還有回應一定會到機場去的,怎麼現在連個人影都沒看見?
  「沒辦法了,先到處看看好了。」遊戲無奈地抓抓頭,決定先在機場內走走逛逛。

  遊戲最終停在紀念品商店前。
  當年杏子就是在這裡替亞圖姆買下了那條鐵片項鍊,在記憶世界裡,大家合力將他的名字烙印在上頭,成為了解除封印的關鍵。遊戲笑了起來,沒想太多便走進商店裡,找尋著還有沒有當初販賣的同款項鍊。
  但店員說已經很久沒有販賣那種項鍊了,還有很多種埃及風格的飾品,並將他們推薦給了遊戲。遊戲擺擺手後推辭,難掩著失望離開了商店。

  「好可惜啊……」遊戲回到了機場大廳,環顧四周,希望找到前來接機的依修達爾家族的人,眼看著視線範圍內還是沒有熟悉的身影,遊戲開始有些慌張,正準備前去機場櫃台詢問哪裡可以購買電話卡的時候,身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抱歉,等很久了吧,夥伴。」
  是那麼熟悉,卻因為時間沖刷、幾乎快要忘記的聲線直直竄入耳裡。

  遊戲難以置信地回頭一望。
  那個以往和他見面都是以半透明靈魂姿態的人,此刻站在面前,臉上帶著與自己最貼近的溫柔笑臉,褐色的肌膚、與自己極為相似的面容,一切都與多年前的記憶吻合。遊戲紅了眼眶,丟下了手中的行李,奮不顧身地朝著對方奔跑。

  「另一個我──」
  亞圖姆笑著張開了手,感受著遊戲撞進懷裡,第一次有著體溫的相互擁抱,竟是這麼炙熱。


  怎麼說,畢竟是百年難得。
  就算過了百年、千年的歲月,也依然記得。
  『我想永遠跟你在一起。』



×(未收錄花絮)
  「啊,遊戲,好久不見了呢。」馬利克握著電話筒,聽見是好久沒聯絡的遊戲,開心地跟對方聊起來。「要來埃及?那剛好跟你說一個消息,法老、」馬利克話還沒說完,話筒便被一旁的伊西斯抽了起來。
  「遊戲,我們很歡迎你來呢。馬利克?剛剛沒有要說什麼啊……不用擔心,我們會替你安排住的地方。到機場接你嗎?沒問題的。那麼你時間確定之後再跟我們連絡好嗎?就先這樣子,期待你來的那天,嗯,好,再見!」
  「姐姐,不告訴遊戲嗎?法老王的事情?」身為守墓者一族,法老王轉生是大消息,但馬利克認為這件事讓曾經與法老王一同奮鬥的遊戲知道也沒有什麼不妥,於是滿是疑惑地看著自己有著無法言說笑容的姐姐。
  「沒關係的。讓法老王去接遊戲吧。」

  神官愛西斯,非常懂得迎合法老王的個性。

×
  「怎麼會,我不是在作夢吧……」遊戲抹抹眼淚,拉拉自己的臉頰,並且說了聲「好痛」。帶著滿是疑惑的神情望向還抱著自己的亞圖姆。
  「我跟歐西里斯吵架吵贏了。」亞圖姆眨了一隻眼睛,炫耀性地說道。
  「真是辛苦你了啊竟然吵了八年……」




只是覺得跟歐西里斯吵架的王樣雖然有點惡趣味但萌萌的(←

hush!的天文特徵,聽了HUSH新版本還是覺得舊版還是最美。
有緣份但要等到來生,那麼就直接來生給你看☆(煩)


歡迎大家來跟我聊聊天 :)





Chiling. (2015.2.9)
评论
热度(56)
  1. Yvonne.T浪跡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