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 [闇表] Hide & Seek_04

浪跡天涯:



*古代架空
*是小王樣(還是王子的時候)跟小AIBO




  他從一介平民忽然間開始享受王子般的生活,受寵若驚。
  看著仕女們以及王宮裡的所有人都對他畢恭畢敬,他反而覺得渾身不自在,逐漸成長的過程他心裡才清楚明白這些人們在行禮的對象絕對不會是自己,而是總是像保護著自己一般走在前頭的亞圖姆──富庶的埃及王朝的王子。他下意識地伸手,去抓亞圖姆的衣服下襬。
  但在那個當下,年幼的他只感覺到恐懼,而這種恐懼不知從何而來。

  「怎麼了嗎?」
  亞圖姆感覺到身後多了一個重量,於是困惑地回頭,看見他美麗的紫瞳裡盛裝著滿滿的畏懼,於是非常輕柔地與他面對面,握住了他的手。
  「不要怕,我在這裡。」
  亞圖姆看見那雙眼睛有細微的光線一閃而過,他終於鬆下了警戒,明顯放鬆了肩膀,對著亞圖姆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帶你去見我的好朋友。」
  「好朋友?」
  「嗯!我們會一起練習魔法喔。」
  「魔法嗎?好厲害!」
  「──我們一起去吧!」
  亞圖姆抓住了他的手,精力充沛地往王宮的深處走去,兩只小小的影子倒映在長長的走廊上,同時也映著期盼的精采未來。

  他這時候才感覺到,原來光只是被牽著手,也能有如此溫暖的感覺。
  那是他從未體驗過的。


  「王-子──師父!王子他來了!」
  瑪娜舉高了雙手,對著才剛出現在遠方的亞圖姆使勁揮著手,瑪哈特倒是先發現了亞圖姆身邊多了一個小小的身影。
  「瑪娜、瑪哈特!」
  亞圖姆也開心地擺動起手臂,拉著他的手,一起向遠方的兩個人打招呼。
  「王子,這位是?」
  瑪哈特上前,看了看亞圖姆身邊帶著有些怕生神情的他,和王子幾近相同的面容,讓瑪哈特倒抽了一口氣。
  「我們的新朋友!」
  「哇!你好!我是瑪娜,這位是我的師父叫做瑪哈特──」
  瑪娜率先跑到他的面前,開心地握起了他的手,活力充沛地上下擺動,被瑪娜的熱情渲染,他才稍微展開了笑容,讓心中面對陌生人的不安一點一滴消散。瑪哈特在一旁輕輕點頭示意,讓他感覺到瑪哈特超乎年紀的沉穩。
  「那麼,你呢?」
  瑪娜歪著頭,大大的眼睛眨呀眨的,期待著眼前人的回答。
  然而他卻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亞圖姆從他的身旁跨出一步,打斷了這長長的沉默。
  「他還沒有名字,因為我還沒有想到。」亞圖姆對著他笑了笑,接著繼續開口:「在那之前,只好先替你想個暫時的名稱了……嗯,夥伴怎麼樣?」

  夥伴。
  他在心底反覆唸著那個單字,感覺心臟的跳動是如此劇烈,或許是他當下就傻愣在那,亞圖姆才會跟著露出有些慌張的神情。
  「你、你不喜歡?」
  亞圖姆慌張地望向他,他這才回過神來,猛力搖著頭。
  「不會不喜歡。」
  「那,就這樣叫你,可以嗎?」亞圖姆小心翼翼地詢問,他低著頭,用力地點了兩下。
  亞圖姆這才鬆了一口氣。


  夥伴。
  他繼續在心裡唸著。
  從小到大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把他當朋友,甚至完全相反地視他為妖孽,總是被欺負、只能躲得遠遠地去羨慕別人能夠和朋友玩在一塊。身形又瘦小,連活下去都是個問題,所以他根本從來沒有奢望過擁有朋友這件事情,就算心裡是多麼渴望,表現出來也無人理睬,最後就只能躺在心的最深處,成為沒有任何人可以觸碰的秘密。

  然而現在,他卻一下子擁有了新的朋友,而且還是這個王國最寶貝的王子。

  他一直覺得或許就是在作夢吧,醒來之後他又會是那個躺在沙地上,幾乎奄奄一息的孩子,不被任何人所注意地死去。
  但每每他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王宮雄偉華麗的建築與擺飾,剛準備下床的同時就有多數的仕女圍上來替他洗臉更衣,他是那麼的不習慣,卻也在提醒著自己,這一切都不是夢。


  不是夢。

  「早安,夥伴。」
  亞圖姆站在長廊的盡頭,對著他微笑著,於是他終於露出了早晨起床到現在的第一個笑容,朝著眼底唯一的一個方向奮力奔跑上前。
  「王子,早安!」
  他乖巧地向亞圖姆行了個簡單的禮,亞圖姆雖然不大喜歡但畢竟身邊還是有些大臣,於是也就能諒解夥伴的行為。夥伴對於環境的觀察以及對人的察言觀色非常擅長,亞圖姆在心底其實是有些佩服的。

  「今天要去練習魔法對吧!」他興奮地拉著亞圖姆的手,語氣中充滿著愉快的情緒。
  「對啊,我們快去吧,不然瑪娜又要抱怨我們遲到了。」
  「也只有瑪娜敢抱怨王子遲到啊。」他輕輕笑了起來,於是亞圖姆也跟著勾起了笑容,和他邊聊著天邊到達練習場地。


  瑪哈特的魔力越來越優秀,西蒙曾經直言瑪哈特絕對有那個資質成為神官,瑪哈特也以此為目標地更努力修行;瑪娜的魔力有時候會出現小問題,那些小缺點往往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瑪娜雖然有時候會因此感到灰心喪氣,不過看見大家都這麼努力在練習的樣子,瑪娜一下子就重新打起精神繼續努力。
  身為未來的法老王,亞圖姆身體裡的魔力自然是強大的,許多進度都難不倒他。最讓人出乎意料的他,在魔法的學習上也有一番不錯的成績,有時候甚至能早亞圖姆一步達到預期的成果。
  「做得很不錯喔,夥伴。」亞圖姆看著他輕而易舉地完成學習事項,忍不住出聲讚嘆。
  「沒有啦,是碰巧成功的。」他謙虛地抓抓頭,瑪娜則在一旁生氣地揮動著自己的手杖,抱怨著自己的魔力老是不夠聽話,又惹得大家一陣哄堂大笑。

  他看著亞圖姆笑得開懷的樣子,在心底暗暗對自己說著。
  為了感謝你願意把我當朋友,為了謝謝願意接納幾乎像是從絕望的深處而來的我,我必須要好好讓自己成長,成為那個可以在你身邊的人,能夠為你擋下所有的事物。
  那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你。


  他低下頭去,感覺心臟的跳動,撲通、撲通,每一下都是為了對方而躍動著。但又不像瑪哈特所說的「對王子的衷心」,他認為那種感覺不單單只是因為衷心以及感念,還混雜著一種他根本說不上來的情緒。
  每當看見亞圖姆的時候,總是會不由自主地移動自己的腳步到他的面前,即便只能說一句話也好,他也想聽見亞圖姆輕柔喊著的那一聲「夥伴」。

  夥伴。
  把自己納入了一個特殊圈圈裡的稱呼,是我們一起走過、相互依賴的代稱。他撫著自己的胸口,感受著心中情緒的湧動。那是溫暖的,並且溫柔地包覆著自己,不讓自己再次被外在環境所傷害,而他終於也能夠不再畏懼哪一天會被拋棄或是死亡。

  「夥伴?」在亞圖姆的一聲叫喚下,他回過神來。
  「嗯?」
  「剛剛就發現你好像在想事情,還好嗎?」
  亞圖姆的眼裡流漏著淡淡的擔憂,他全部都收在眼底,於是他對著亞圖姆露出最燦爛的笑容,對著他搖頭,好讓亞圖姆能夠心安。
  「沒什麼事情。」
  他看著亞圖姆隨即吐息,鬆了一大口氣的樣子,忽然覺得自己在對方心中占有了一大部分。


  現在開始,我們要來玩一場遊戲了。
  就由我,先來當鬼。在空間、分裂、花蕊裡面,我們開始第一局的遊戲吧。



要偏兒童但卻不能太智障(欸)的用語好難XDDD
其實我自己對Hide&Seek的定義是老派的情節、老掉牙的故事,雖然這樣我還是想要試圖說完它,在情感上的捉迷藏又會是怎樣子的呢?其實我自己也很好奇。

以及我意識到前幾篇的字數有點少應該多寫一點才對(爆)



Chiling.(2015.4.7)



评论
热度(25)
  1. Yvonne.T浪跡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