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 [闇表] 同居20題-2

浪跡天涯:

01-03原作設定,04以後都是轉生設定~
這裡是07-13★
Part1走這邊




07. 被人纏住解決後回家

  「這樣應該就買齊了……欸?」
  「喔!是亞圖姆!」
  亞圖姆手上拿著剛從藥局買回來的退燒藥,正因為遊戲不小心感冒,現在正躺在家裡休息,遊戲睡著之後亞圖姆才趁這個時間出門來買藥,沒想到卻遇上了帶著高昂決鬥意識的羽蛾。
  「我今天才研發出最近的完美戰術,沒想到你就自己送上門來當昆蟲女王的食物了!亞圖姆!這次一定要讓你認輸!」
  「呃,我……」看著羽蛾自顧自地亮出卡牌,亞圖姆摸了摸放置在腰間的牌組,要騙對方自己沒帶怪獸卡出來也實在是太……睜眼說瞎話。算了,速戰速決好了。
  「我就接受你的挑戰。」亞圖姆的眼光銳利,臉上帶著自信而帥氣的笑容。


  遊戲在恍惚中聽見房門打開的聲音,雖然頭部還昏熱且隱隱作痛,不過還是勉強張開眼睛看了來人一眼。
  「亞…圖姆?」
  「醒了?別動,躺好,我幫你量體溫。38度…燒還沒退,夥伴,先吃點藥好嗎?」
  「咳,但藥……昨天睡前好像吃掉最後一顆了?」遊戲恍恍惚惚地問著。
  「我剛剛去買了,等會,我去倒水來。」亞圖姆溫柔地拍了拍遊戲的頭,隨後從床邊離開,聽著亞圖姆離開的腳步聲,遊戲看向了身旁的小小鬧鐘,才睡了半個小時啊……
  遊戲打了一個哈欠,伴隨著幾聲咳嗽,亞圖姆的身影又回到了自己面前,輕柔地握著水杯,遊戲伸出了手,小小的藥丸落在自己掌心上,將藥丸丟進嘴裡,連同溫熱的水滑進喉嚨,讓遊戲感覺乾澀的喉嚨裡有了一陣短暫的舒暢感。
  「謝謝。」遊戲對著亞圖姆笑了起來,亞圖姆撫著對方頭髮的手突然一個施力,讓遊戲的唇貼上了自己的。
  「感冒傳染給別人比較快好,」亞圖姆眨了眨眼睛「快點好起來喔。」
  「另一個我!你真是的!」遊戲一下紅了臉,把棉被高高一拉,將自己蜷在棉被裡頭。
  在亞圖姆眼裡滿滿都是可愛。


  「我說你,哪門子的完美戰術啊?」
  「你少囉嗦,嗚嗚,我的女王──女王啊──」
  街頭抱著卡牌哭泣的少年,引來了不少路人們的注意。


08.替對方蓋被子

  平常兩個人的就寢時差相差無幾,甚至在一方提出睡覺建議的時候,另外一方也會爽快配合(當然,不是暗示性的那種)。但最近海馬找上了兩個人來談合作,這種事情遊戲也非常放心地全部交給亞圖姆處理,偏偏偉大又忙碌的社長現在正在美國分公司處理一些事情,時差關係迫使亞圖姆只能用電腦以及線上視訊的方式跟對方連絡。
  今天也是。雖然遊戲提過幾次讓自己來跟海馬開會討論,不過總是被亞圖姆否決,被趕上床去睡覺之前還聽見了亞圖姆低聲跟海馬商討事情的聲音。

  遊戲忘了自己睡了多久,突然在夜裡驚醒,然後發現客廳的燈還亮著。
  「都幾點了……」遊戲皺起眉頭,撈向身旁的鬧鐘,上頭顯示的數字讓遊戲的眉頭更加深鎖,下了床,準備搶過鏡頭跟海馬社長好好談談開會的時間。
  沒想到自己殺氣騰騰地走向客廳時,卻並非想像中亞圖姆對著螢幕談話的畫面,電腦螢幕尚未闔上,通訊軟體上最後一則訊息顯示著一個鐘頭後見,坐在電腦前的人就這樣趴在桌子上頭睡著了,身旁擺著的手機調了鬧鐘,安靜地等待著時間的流逝。
  唉。

  遊戲嘆了口氣,無奈地走回房間,拿出了小毯子,躡手躡腳地回到了客廳,輕輕將毯子覆在亞圖姆身上。
  「別著涼了。」遊戲輕輕靠上了亞圖姆的耳邊,想了一想後,偷偷在對方頰上落下一吻。

  (你無法吵醒一個裝睡的人。)
  (亞圖姆聽見遊戲的腳步聲慢慢遠去時,滿懷笑意地睜開眼睛,並且拉緊了披在身上的小毯子。)


09.一方生病 (看第七題可以嗎)(喂#

  「哈啾。」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滿是無奈地伸手去抽面紙盒裡頭的最後一張面紙,平時靈光的腦子現在卻像糨糊一樣,深處還隱隱作痛,使得他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感覺到比平時冷,但他也僅是將外套披在自己肩膀上,並沒有穿上來保暖,正當他又再打了個噴嚏的時候擺在一旁的手機響了起來。

  「喂?」他看了一眼螢幕上顯示的名字,快手快腳地撈過然後按下通話鍵,他試著要讓自己的聲音如平常時一般,但濃濃的鼻音卻出賣了他。
  『喂?……你的聲音怎麼了?』
  「嗯──就一點…哈啾!」他還在思考該使用怎樣的詞彙才能讓對方不替自己太過擔心,但那都只是徒勞無功,無法克制的噴嚏出賣了他。
  『亞圖姆?!你生病了嗎?』電話那頭驚呼一聲,他聽見了幾聲放置東西的聲音,然後從話筒那頭流過來了溫暖的問候。
  『還好嗎?看過醫生沒?』
  「……先吃了家裡的藥了。」他一手握著手機,小心翼翼地移動腳步,這才偷偷打開了放置藥品的抽屜,找到了感冒藥,打算掛上電話之後再拆一顆來吃。
  『你沒吃對吧。』電話那頭直接戳破了他的謊言,使得他只能乾笑兩聲以示認錯。
  「抱歉,不想讓你擔心的,夥伴。」
  『算了,把身體養好比較重要。真是的,怎麼挑我不在的時候啊……』話筒傳來了一聲嘆息,帶著強烈的擔憂,雖然知道對方很擔心,但在他心裡卻漾起了滿滿的溫暖。

  『好好照顧自己,我幾天後就回家了。』
  「嗯。」
  『吃過藥之後就多睡一點吧,真的很不舒服一定要去看醫生!』
  「知道了,夥伴。」
  聽著對方在電話那端講了許多要注意的事情,他忍不住想起從前夥伴生病的時候也曾經被嫌過自己話太多。
  因為在乎對方啊。他這麼想,直到那通電話掛上。
  然後他乖乖地吃了藥,喝了熱開水,躺在床上直到自己沉沉睡去。


10.窩在同一個沙發上

  週五小周末。
  電視上廣告著遊戲很想看卻一直沒有看完全部的電影,這次終於下定決心要好好看完,於是早早就備齊了飲料跟宵夜,滿懷期待地坐在沙發上等著電影播映。
  亞圖姆看著遊戲在電影開始就專注盯著電視螢幕的模樣,輕輕勾動了嘴角,順手就關掉了客廳的燈,迫使遊戲的視線從電視上轉到亞圖姆身上,臉上還帶著不解的神情。
  亞圖姆走到了沙發前,拿開了遊戲身邊的小抱枕,沙發還有足夠的空間,偏偏硬要跟遊戲擠在一起,遊戲笑了一聲。
  「今天沒有要忙?」「不要管海馬,現在演到哪?」
  亞圖姆將視線放在電影播映的劇情,感覺遊戲移動了身體到自己感到舒服的姿勢,簡單向亞圖姆講解後又開始專注地看向了電視。


  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兩個人都窩在沙發上,緊緊靠在一起,,與主角一同緊張、一起歷經那些驚險的冒險患難,然後在劇情最高潮起伏的時候屏息,看著主角完美地寫下了故事的句點,終於才鬆下了高張的情緒,並且感覺到一陣舒暢。
  「真好看!」
  「對不對!尤其是剛剛男主角──」遊戲興奮地與亞圖姆分享著看完電影的感想,完全沒有發現自己整個人窩在亞圖姆身邊,眨著清澈明亮的紫色眼睛。
  亞圖姆一邊聽著遊戲開心地分享,一邊收緊了手臂,將遊戲圈在自己的懷裡。

  這樣還不賴。亞圖姆想著,以後找個固定時間跟夥伴在客廳看電影好了。

(一起看Kingsman感覺蠻好玩的(←為什麼亂入))

11.吃了對方的點心

  遊戲站在冰箱前,雖然知道把冰箱門一直開著很浪費電並且會造成冰箱的壽命減短。
  但太奇怪了。

  「另一個我──你有看見我冰在冰箱的東西嗎?」
  「夥伴放了什麼嗎?」亞圖姆滿是疑惑地看著站在冰箱門前思索的遊戲,遊戲將冰箱的內容物看了又看,確定真的沒有看到自己想要找的東西才關上冰箱門。
  「是我從車站前面買回來的鹹派……傷腦筋,是明天城之內他們要來所以特地去買的,我記得我有冰進去沒錯啊,怎麼不見了……」
  「咳──」正在喝水的亞圖姆突兀地咳了一聲,遊戲瞇著眼,將視線定在亞圖姆身上。

  遊戲沒有說話,就只是用嚴厲的眼神一直盯著自己。
  「……呃,是我吃掉的。我現在馬上再去買回來!」亞圖姆趕緊抓了皮夾,套上了外套,準備馬上出門的時候被遊戲一把抓住了手腕。
  「去附近的糕點店就好,我記得這個時間應該還沒有休息。」
  「是!」

  看著亞圖姆匆匆忙忙出門的模樣,遊戲才笑了出來。難得亞圖姆會嘴饞吃掉自己買回來的點心呢,想著亞圖姆打開冰箱、拿出鹹派然後全部吃掉的模樣,遊戲意外地覺得很可愛。


  這樣的可愛,只會在自己面前出現呢。
  遊戲這樣想著,嘴邊的笑意愈加明顯,信步回到了廚房,邊哼著輕快的歌曲邊泡了熱飲,外頭有些微涼,等亞圖姆回來就可以喝點熱的東西暖身子了。


12.一起修房子(裝修/打掃)

  春天的腳步悄悄靠近,天氣從冬天的嚴寒慢慢轉成了溫煦,一開始是遊戲想先把厚重的棉被收起來,換成比較輕薄的春被,亞圖姆順帶建議了簡單大掃除一下,於是就變成現在這種場景。
  亞圖姆站在落地窗前,賣力地擦拭著玻璃,抹去了灰塵加上清潔劑的作用,一下子就變得乾淨明亮;遊戲則是拿著抹布將家裡的家具都擦過了一遍,把散亂在各處的小東西一起整理起來,分門別類地擺進抽屜裡頭。
  「浴室呢?要洗嗎?」亞圖姆將手上濕透的報紙丟進了垃圾桶裡,抹了額上的汗珠。
  「先喝點水吧,辛苦了。」遊戲笑著將水杯遞給了亞圖姆,亞圖姆的衣服袖子捲到差不多手肘的高度,一手插著腰,一手拿著水杯喝水,陽光從剛擦拭乾淨的落地窗透了進來,照在亞圖姆身上,讓遊戲感覺到心臟的跳動。

  多自然、多平常的小動作,都能讓自己動心的戀人。

  遊戲感受著心跳,滿溢著幸福。
  此時此刻,一同住在這個屋子裡,替起居環境做打掃工作。「我們」的家。

  「下午有時間再說吧!」遊戲收下了亞圖姆喝完的水杯「快中午了,要一起出去吃還是我來做午飯?」
  「出去吃吧,夥伴也很辛苦打掃家裡面呢。」亞圖姆放下了捲起來的袖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裝之後,便打算抬起腳步邁向門口。
  「好,走吧!」遊戲對著亞圖姆露出了漂亮的笑容,一腳踩上前,握住了亞圖姆的掌心。
  「一起。」「嗯,一起。」

  春天來了。


13.夢遊

  咯噹。沙沙。
  亞圖姆聽見了聲響而驚醒,坐在床上思索著會是什麼東西,一手探向身邊的時候卻一直沒有摸索到身體的熱度,亞圖姆這才轉過頭來,發現自己的夥伴此時並不在床上。
  聲音會是夥伴發出來的嗎?但那並不像是腳步聲,像是有什麼東西落在地上,然後被拖行的聲音。亞圖姆半信半疑地掀開了棉被,打開房門之後看向沒有任何燈光的客廳。
  亞圖姆輕手輕腳地上前,忽然間有個黑影自視線角落冒出,嚇了亞圖姆一跳,定睛一看才發現那正是夥伴,穿著睡衣,身後拖行著一個袋子,裡頭感覺有不少小東西,遊戲每踏一步,小東西跟地板接觸之後發出了喀噹喀噹的聲響。

  亞圖姆並沒有因此鬆一口氣,因為夥伴的樣子實在太詭異了。
  光線的緣故讓亞圖姆無法看清楚遊戲是否醒著,但垂著肩膀,佝僂般的行走方式完全都不是遊戲的樣貌,亞圖姆皺著眉,想著會不會是什麼黑暗力量控制了夥伴──
  「夥伴。」亞圖姆喊出聲,行走的人停了下來,以極為緩慢的速度轉向了自己。(亞圖姆心中,突然有種毛骨悚然感。)
  「另一個我……」遊戲嘴裡念念有詞,放下了拖著的袋子,一步一步朝向亞圖姆的方向走去,然後發出了幾個無意義的單音節,下一秒就窩在亞圖姆懷裡睡著了。
  (不,亞圖姆甚至不知道剛剛那到底算不算「醒著」,但總之現在懷裡的夥伴,是「正常」的睡眠狀態。)


  亞圖姆抱著遊戲回到了床上,替他蓋好被子,睡意全無地看著遊戲沉眠的模樣。
  ──所以說,剛才那到底是被什麼黑暗力量所操控的呢……
  亞圖姆眉頭越皺越深。



(不要欺負沒看過夢遊的人,他很認真覺得那是被黑暗力量所操控)(可愛死了)(病

徵婚啟事(2014電視劇版)中的貝貝說:「男女之間的特殊關係(指戀愛關係),通常從一個專屬的小暱稱開始。」

所以偶爾會使用「另一個我」來稱亞圖姆是覺得那已經變成了專屬的暱稱,一開始在想的時候有想過要全部通稱亞圖姆,但想了想還是決定把「另一個我」放回來,因為那是只有AIBO可以稱呼王的用法~就像王也只會稱AIBO「夥伴」一樣!
突然想到好像要講一下XDDDDD


Chiling.(2015.4.23)

评论
热度(47)
  1. Yvonne.T浪跡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