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 [闇表] Hide & Seek_01

浪跡天涯:


*古代架空
*是小王樣(還是王子的時候)跟小AIBO


  Where are we now?
  I know, but you don’t know.




  鎖鏈的聲音響在他的耳裡,烈焰的陽光跟黃澄澄的沙漠讓幼小的他無法思索,只覺得身體已然不是自己的,面部朝下躺在滾燙的地板上,連動一根手指的力氣都沒有。
  黯淡的紫眸虛弱的半瞇著,小小的腦袋已經無力運轉,剩下的只有絕望的死亡訊息。

  「……大人,您過來看看!」
  「怎麼會……這麼相像……」
  他感覺到一片陰影罩在身上,但他仍無力抬頭去辨認來者是誰,只能任由他們繼續在耳邊談論著自己完全聽不懂的話語。
  「……帶回皇宮吧……看……要怎麼……」
  碎成片段的句子竄入耳裡,他感覺身體被抱了起來,耀眼的陽光直接刺入眼睛裡,他只能不適地輕聲囁嚅,強而有力的手臂將他扣在懷裡,接著是馬的嘶聲,縱使被人扣在懷裡,在劇烈起伏的馬上讓他原先就虛弱的身體承受不住,一陣暈眩之後昏睡過去。


  白蓮花池畔倒映著自己的影子,幼年的亞圖姆無聊地撫動著水面,看著漣漪一圈一圈散開模糊自己的樣子,愈發無聊的心情膨脹著,紅瞳了無生氣地眨動著。
  父王對他的教育嚴格,平時父王上朝的時間就是亞圖姆學習的時間,然而亞圖姆優秀的學習能力讓官員們能教的東西都提前進度教導完畢,才導致讓亞圖姆無聊的空閒時間出現。玩伴瑪娜與瑪哈特為了精進自己的魔力此刻也不在宮內……
  亞圖姆靈活的腦袋轉了轉,從水池邊爬起身,決定要偷偷在皇宮裡面產開屬於自己的小小冒險。(說是冒險,其實也頂多是亂晃而已)

  小小的身影快速地穿越長長的走廊,聽見人聲便靈敏地躲到石柱後頭,直到仕女的談笑聲遠去才探出小小的頭張望,確認四周無人才繼續前進。亞圖姆小心翼翼地跑進正在辦公的偌大廳堂邊,看見神官們扳著一張臉,滿臉嚴肅地談論著看似嚴重的議題。
  亞圖姆不想聽見任何凝重的話題,準備轉身離開的同時卻看見神官的腳邊躺著一個看上去與自己年紀相仿,然而四肢卻相當瘦弱、且正在昏睡的男孩,竟然與自己有著極為相像的臉,除了他的膚色呈現不健康的慘白之外,幾乎都與自己相同。
  「跟王子這麼像……」
  「西蒙大人,這是臣在貧民窟裡面發現的,這孩子已經奄奄一息,不如就讓他……」
  「自生自滅嗎?」西蒙望向躺在身邊的孩子,滿是愁容地嘆息。
  「是,臣認為若往後有心人士將他當作威脅王子的籌碼,這樣會讓王子的登基變得很麻煩。」
  「是這樣沒錯……」西蒙沉思了一會兒,閉上眼睛,決定狠心下令。
  「將這個孩子──」

  「西蒙。」亞圖姆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走到了西蒙身邊,扯動了西蒙的衣襬。
  「王、王子殿下,您怎麼會在這裡?」
  西蒙露出了慌張的神色,連同身旁的幾位神官都顯得有些驚訝與慌忙,然而亞圖姆卻毫無動搖地望著西蒙,紅瞳內充滿了堅毅。
  「把他留下,我要他當我的朋友。」
  帶著稚氣的嗓音,卻有著無比堅定的語氣。
  「王子殿下?!」
  「我說,把他留下,我要他做我的朋友。」



  亞圖姆從沒認真看過任何一個人沉睡的模樣。
  應該是說,沒有任何人會讓亞圖姆看到睡眠的樣子,所有官員或仕女都是服侍完王子後才能就寢,所以,第一次看見他人沉睡的樣子,對亞圖姆來說倒是新鮮。
  ──尤其是,撇開那略白的膚色之外,就像在湖面看見的自身倒影一般的人,緊閉著雙眼沉睡的樣子。
  昏睡的孩子身上有多處深刻的傷痕,原先的衣著破爛不堪,就連白皙臉頰上的污漬都像是烙印上去一樣怎樣都清洗不掉。亞圖姆讓仕女們先替他換上新的衣物,自己端了水盆,搖搖晃晃地放在床邊,仿擬著仕女平常替他洗臉的樣貌,有模有樣地擦拭著對方的臉頰。
  然而因為什麼都是第一次,亞圖姆沒能控制好擦拭的力道,撫過對方頰上傷口時明顯用了過頭的力,使得對方因疼痛而皺起了眉,口裡發出的呻吟參雜著急劇的痛苦,亞圖姆不知所措地移開了臉頰上的拭布,求助的眼神投向了剛剛被命令「不准來幫忙」的女官。
  女官覺得這畫面實在非常逗趣而忍不住笑了起來,平常被捧在手心的王子殿下也有想要去照料別人的一天,女官笑臉盈盈地走上前,接過了亞圖姆遞上來的布。
  「王子殿下,平時在替您盥洗的時候,您有怎樣的感覺?」
  「輕輕的,很舒服。」
  知道自己做錯了,亞圖姆此刻像隻馴良的小貓,乖巧地聽著。
  「所以要輕輕的、像這樣,尤其是他的臉上有傷口,要特別小心。」
  女官輕柔地撫過孩子的臉,撥去了他散在額前的金髮,仔仔細細地將他整理過一遍。看見對方的眉頭慢慢紓解開來,亞圖姆點點頭,眼神專注地盯著跟自己長相神似的孩童。



  其實亞圖姆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冒著風險對著西蒙說出這樣的話,神官們說的他都懂,隨時都有有心人士在覬覦王位的繼承權,有任何阻礙王子登基的障礙,神官們會不擇手段地清除。
  對,亞圖姆都懂。
  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就只是想要保護他,不單單只是對他的外表好奇而已。
  雖然神官們當下露出非常難看的臉色,但礙於王子的命令也不好多說什麼,幾個人在一旁討論之後同意了亞圖姆將孩子留下來的命令,但此事會通報法老王,倘若法老王不同意,一切都以法老王的命令為準。

  亞圖姆看著躺在自己床上的孩子,以不吵醒對方而原則,小心翼翼地撥弄著他散落在額前的頭髮,心裡想著該怎樣說服父王將孩子留下。
  「不要怕,有我在。」
  亞圖姆偏著頭想了想,隨後笑開來,小聲對著沉睡的孩子說著。



  一次承諾,流傳千年。




小小亞圖姆好可愛喔萌死我惹QQQQQQQQQQQQQQQQ(太太冷靜


(挖坑愉快但填坑總是……)




Chiling.(1/31)

评论
热度(42)
  1. Yvonne.T浪跡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