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 [闇表] 同居20題-3

浪跡天涯:

01-03原作設定,04以後都是轉生設定~

這裡是14-20,01在,02在




14.吵架

  現在這種情形……算是吵架吧。

  遊戲頭痛地想著,雖然沒有互相對對方叫囂或是其他更火爆的場面出現,不過從氣氛就可以感受到強烈的低氣壓。遊戲想起從前,亞圖姆有陣子不太愛跟自己分享心情,總是躲在心房裡頭不出來,那時候的感受跟現在很相似,只不過現在亞圖姆無法躲在心房裡,更直接的情緒就表露在臉上。
  遊戲忘記了到底起因是什麼,只知道越講就有一股怒火燃燒上來,看見亞圖姆也露出了不悅的神色,遊戲氣憤地撇過頭去,不願意再多談什麼。最糟糕的是,自己竟然扭頭直接丟下亞圖姆,自顧自地回到房間裡。當下只覺得不想看見亞圖姆的臉,事後回想,要是自己這麼喜歡的人擺明了就是不想看到自己,心裡應該很不好過吧。

  遊戲窩在房裡,當時的情緒早就飄散不見,更多的是懺悔跟反省,但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開口才好。忽然遊戲聽到腳步聲走到了門口之後,再聽見了大門打開後關上的聲音。遊戲心一驚,趕緊打開了房門,茫然地看著玄關。
  天啊,亞圖姆竟然氣到離家(出走與否尚未確認)了嗎?!

  遊戲慌張地拿著手機,在走廊上來回踱步,電話要不要撥打出去呢,可是亞圖姆都生氣到這種程度了,現在打過去他應該也不想接?就是不想要看到自己,他才會出門的嘛……
  「唉唷,怎麼辦……」遊戲焦慮地想著。

  竟然讓夥伴氣到直接躲進房裡避不見面,該好好向夥伴賠不是才行。亞圖姆一邊想著,一邊快步走向了漢堡店,打算以食物來進行取悅攻勢。


15.浴室大戰

  浴缸裝滿了熱水,滿室蒸騰。遊戲慵懶地在水裡展肢,水的溫度剛剛好,彷彿溫柔地撫動自己的肌膚,整天下來的疲累在此刻得到了紓解。
  「──夥伴!」浴室門唰──的一聲被打開,遊戲整個人嚇了一跳,下意識就縮起了自己的腳,一下子紅了臉,虛掩著自己的身體。
  「為什麼要突然跑進來!」
  「一起洗嘛──」亞圖姆對著遊戲露齒一笑,遊戲撇過頭去。
  「夥伴在害羞?又不是沒看、」遊戲一把抓住水盆扔過去,亞圖姆眼明手快地接住,沒有把剩下的話說完,但還是死皮賴臉地待在浴室裡面沒有要出去的意思。
  「夥伴?」「快點把身體洗一洗啦!不然水都要涼了。」
  亞圖姆笑了笑,應了聲好之後,擠了些洗髮精在自己的手上,搓搓揉揉,頭髮上滿是泡沫,此刻正背對著遊戲,遊戲望著亞圖姆精實的背部,有著好看的線條,心裡想著的卻是另外一回事。

  亞圖姆正打算把頭上的泡沫沖洗乾淨,冷不防頭上就有熱水澆淋下來,在毫無心理準備的狀態下的確是嚇了一跳,口腔裡有著些微洗髮精的味道,並不是很舒服,於是他咳了幾聲,接著聽到遊戲爽朗地笑聲。
  抹去了臉上的泡沫跟水珠,亞圖姆不甘示弱地舀起水潑向遊戲,遊戲邊閃躲邊回擊。

  浴室大戰幼稚地開打了不很久的時間,遊戲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壓在浴缸邊緣,亞圖姆溼透的頭髮滴著水珠,落在他的脖子上,亞圖姆的吻溫溫熱熱的,身體彷彿像水波一樣,輕輕盪漾著。


16.不小心洗了全部衣服(接12)

  一同吃過午餐,下午的清潔工作開始,遊戲整理廚房,亞圖姆則是打掃房間,遊戲還特別交代有些衣服拿出來洗一洗,洗過晾乾之後再收起來比較好。
  亞圖姆站在衣櫃前面,看著兩人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拿下來。

  這件……感覺上蠻厚的,洗一洗收起來好了。
  這個,夥伴常穿的外套,也拿去洗好了。
  欸──好久沒穿過這件了,原來放在這裡,洗過之後就可以在春天的時候穿了。

  亞圖姆按著自己的分類法,把所有該洗的衣服都放在一起,最後全部都丟到了洗衣機裡。
  「夥伴,我把衣服拿去洗了。」亞圖姆倚在廚房入口邊,看著遊戲認真清洗著碗盤的模樣,走上前去幫忙一起做擦拭碗盤的工作。
  「真的啊,謝謝你了──」「不,不會的。這是我們的家啊。」
  亞圖姆輕輕對著遊戲一笑,遊戲感受著心臟的跳動,調皮地把碗盤上的泡沫抹在亞圖姆的鼻尖上。

  不過好心情在遊戲走到衣櫃前時消失殆盡。
  「亞圖姆──!為什麼洗了全部的衣服!這樣往後幾天我們要穿什麼!」
  遊戲想著洗衣機裡那些正在被清洗的衣服,跟接著要把它們拿去曬而被衣物佔據的陽台,覺得頭好像隱隱作痛。

  實在是沒有辦法,只能趁著今天還穿著比較可以見人的衣服時出去買了幾天份的食物,接下來再等衣服全乾的幾天,兩個人只能穿著睡衣賴在家裡,哪裡都不能去。


17. 一方沉迷(遊戲或其他興趣或嗑藥)

  指尖夾著細長白色的香菸,拇指扳下打火機,紅色的火光燃起,他湊上菸蒂,讓火焰燒紅了蒂頭,隨後湊上嘴邊,深深吸了一口。

  ……如果是拍電影或什麼的,那的確很帥氣沒有錯。配上亞圖姆的外型跟健康的膚色,那畫面確實讓人神魂顛倒,但問題就是,變成一種習慣或是興趣之後,絕對不是好事。

  亞圖姆站在陽台,吹著夜風,輕吐著菸圈而後陷入沉思。
  遊戲不太喜歡菸味,於是亞圖姆就站在通風處好讓菸味不飄進家裡,但遊戲認為這不是菸味的問題,而是抽菸對身體不好啊。
  雖然曾經遊戲也想過,亞圖姆修長的指尖有著淡淡菸草味、混著他自己的氣息,扣住自己下巴湊上來索吻的時候,有一種特殊的感受刺激著自己的感官,使得他就這樣乖巧地閉上眼睛,讓亞圖姆混著菸草味的吻侵略著自己。
  不對啦,想到哪裡了!

  遊戲拍拍自己的臉頰,一鼓作氣地走上前,在亞圖姆輕微側身,準備要熄掉手上的菸蒂時搶走了他握在掌心的菸盒。亞圖姆一瞬間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夥伴?』
  『我要沒收,以後不准再抽了。』
  亞圖姆沉默不語,血紅色的瞳孔直勾勾地望著遊戲,讓遊戲感到渾身顫慄,但這種事情不能夠退讓。遊戲正這樣想的時候,忽然手中搶過來的菸盒炙熱地燙傷了自己的手心,火焰在掌心上燃燒著,就像是亞圖姆看向自己的那抹鮮豔的紅色……


  「啊!」遊戲自夢裡驚醒,連帶著亞圖姆也翻起身,打開了床頭燈。
  「夥伴?怎麼了?」亞圖姆輕拍著遊戲的背,遊戲先是慌張地摸向了床頭櫃,然後整個人湊到亞圖姆臉頰邊,用力嗅聞之後才整個人稍微平靜下來。
  「太好了,是夢……」「夥伴夢見了什麼嗎?」
  「你!」遊戲瞪向了亞圖姆,咬牙切齒地警告著「要是給我染上菸癮,你就給我試試看!」


18.朋友來探望(接11)

  遊戲將準備好的餐具一一擺上桌,亞圖姆則是將廚房裡頭的食物端出來,難得一次的朋友聚會,遊戲心情明顯看起來很好,看著遊戲開心地哼著歌的模樣,亞圖姆也感染了那樣快樂的心情,臉上掛著笑容,等待著朋友們的來訪。

  叮咚。

  「來了!」聽見門鈴聲的遊戲跳了起來,帶著期盼的小碎步來到了玄關,打開門──
  「唷,遊戲!」「我們來囉!」「還帶了禮物來呢,請遊戲君收下吧。」
  「啊,我不是說不用拿東西來嗎?真是的──快進來吧!準備了很多東西呢!」
  玄關的吵鬧聲響一直到了客廳,城之內一看見亞圖姆就伸出了自己的手臂,非常自然地搭上了亞圖姆的肩膀。
  「亞圖姆,最近好嗎──」「啊,很好呢,跟夥伴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好。」
  「唉唷我眼睛都痛了!」「說這個幹嘛啦!大家快坐下來吃飯!飯菜都要涼了──」
  對於亞圖姆突如其來在友人面前毫不掩飾的表達自己的情感,遊戲反而覺得有些彆扭不自在,匆匆轉移話題之後把大家趕上了飯桌,一同享用那份他們一起精心準備的晚餐。

  當遊戲在飯後收拾好大家的碗盤、從冰箱裡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點心時,首先發難的是城之內。
  「欸,遊戲,你不是說要請我們吃車站前那家鹹派的嗎?」
  「這麼說來好像有這樣說過……」「對嘛,為什麼變成這個?」
  一邊看著友人們討論自己端上桌的點心的模樣,一方面遊戲也注意到了亞圖姆的神情,於是遊戲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喔,那個啊,不小心被亞圖姆全部吃掉了。」

  遊戲在想,如果夠戲劇化的話,現在的亞圖姆就是膝蓋上中了一箭,聚光燈打在他身上,還要配上「燈愣」的音效,跪在那裡,一蹶不振。


19.被對方枕膝蓋/肩膀,壓麻無法動彈

  說實在,從KC總公司高樓眺望的夜色非常好看,不過遊戲跟亞圖姆看得有點膩。馬拉松式的開會議程讓遊戲不禁懷疑這家公司的員工到底身體會不會吃不消,這樣到底算不算壓榨員工?遊戲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底下的城市燈光時這樣想著。
  亞圖姆明顯是累了,雙手環著胸,翹著腳,卻靠在柔軟舒適的沙發上閉上了眼睛。海馬是說董事會的事情要先去處理,要兩位決鬥王好好待在休息室裡,也不知道到底要多久才會回來。遊戲看了看牆上的時鐘,輕嘆了一口氣。

  遊戲小心翼翼地坐回亞圖姆身邊,輕輕倚著他,努力直起自己的身子,好讓亞圖姆的頭可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亞圖姆很放心地,輕微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就這樣靠在遊戲的肩膀上淺眠。某方面來說,遊戲也覺得這是對方難得一見的撒嬌,希望對方睡得舒服,於是非常努力地挺直身體。


  ……但其實維持這樣的姿勢很累,遊戲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手機遊戲也沒什麼好玩,海馬還沒有回來,而亞圖姆還在補眠,可是遊戲已經感覺到肩膀已經開始慢慢麻了起來,身體也不能輕易動彈。
  遊戲感到矛盾,一方面希望海馬回來,這樣就不是自己吵醒亞圖姆,而是為了繼續談公事而讓亞圖姆醒來,但另一方面卻又不想讓海馬看見兩個人這麼親暱的模樣,雖然亞圖姆肯定不介意而海馬……就算付他錢大概他也不想看到這個畫面吧。

  真糟糕,該怎麼辦才好。
  遊戲終於感覺到自己肩膀上的頭動了動,也許還在半夢半醒中,亞圖姆像個小動物一樣地蹭了蹭自己的肩膀。本來該是個浪漫甜蜜的景象,遊戲的心裡卻只有「好麻」兩個字。


20.一方耍酒瘋/醉酒

  身為決鬥王會被應邀到許多大型的宴會當中,遊戲與亞圖姆也出席過不少次,然而今天卻是個酒席,不擅長喝酒的遊戲礙於情勢所逼也只能喝個幾杯,幾杯黃湯下肚之後有點微醺,亞圖姆見狀便開始替遊戲擋酒,所有該給遊戲喝的份全部都進了亞圖姆的嘴裡。
  雖然有幫忙勸酒,但亞圖姆還是喝了不少,直到遊戲發現的時候,亞圖姆按壓著頭,坐在沙發上沉默不語。
  「還好嗎……」遊戲擔心地上前,以濕紙巾擦拭著對方的臉頰,亞圖姆的全身熱燙,看起來不太舒服地搖搖頭,身上帶著酒味,遊戲只好推拒了所有敬酒的邀約,帶著亞圖姆先行離開會場。

  「雖然是幫我擋酒但也……喝太多了吧。」遊戲扶著連走路都不太穩的亞圖姆,雖是責備但更多是心疼,好不容易扶著對方回到了家裡,將亞圖姆的身體靠在牆上,一手支撐著亞圖姆,另一手則是勉為其難地要抽掉亞圖姆的領帶,卻在解開領帶的那一剎那,亞圖姆睜開了眼睛,搖搖晃晃地按住自己的肩膀。
  「嗯?」遊戲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亞圖姆帶著濃烈氣息的吻襲擊,舌尖技巧極好地掃過口腔上顎,遊戲忍不住全身顫抖,亞圖姆體溫偏高的掌扣住了遊戲的手腕,指尖曖昧地撫摸著遊戲的肌膚,使得遊戲忍不住閉上眼睛去回應亞圖姆的吻。

  自己也喝了點酒,情緒比以往更容易挑撥。遊戲甚至把手環上了亞圖姆的脖子,亞圖姆的舌滑過遊戲的齒列,側著頭繼續深吻著。
  喝醉酒之後會變成接吻魔。遊戲第一次體認到這個事實。

  在兩個人都快要喘不過氣的情況下,雙唇終於分開,中間還牽扯著曖昧的銀絲,亞圖姆對著遊戲一笑──往前一倒,睡著了。
  遊戲先是一楞,推了推懷中的人,確定他是真的陷入深沉的睡眠中時,在心裡咒罵著。
  混蛋!那要自己,現在、現在該怎麼辦才好啊?!遊戲極為無奈,卻也無法忽略身體裡頭的那股燥熱。

  「負責啊你!給我負責!」遊戲遷怒地捶打著亞圖姆的手臂,亞圖姆卻仍然睡得香甜。




喔耶!我寫完了(蹦蹦跳跳)
同居20題是有天在噗浪上看到,覺得很有趣所以想說來寫寫~結果有些超不受控制地爆字數XDDD後面就有收斂一點XDDDD
從期中考開始寫到結束,超級紓壓,但在報告前一個小時還在寫20題的當下我覺得我到底wwww是不是壓力太大XDDDDDDDDDDDD

希望大家喜歡,我覺得「家」是一個會讓人完全放鬆的地方,同時也是可以讓人智商降到最低的地方XDDD所有犯蠢的事情都會在家人面前發生,就我自己來說是這樣子的XDDDD

那,大概就是這樣,謝謝大家~



Chiling. (2015.4.30)

评论
热度(60)
  1. Yvonne.T浪跡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