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 [闇表] Hide & Seek_08

浪跡天涯:



*古代架空


*小王樣(還是王子的時候)跟小AIBO




  他沒有想要掙脫亞圖姆的懷抱,卻感覺自己越來越不自在,連同升高的體溫一起。但他念頭一轉,想著亞圖姆連日來的疲倦跟壓力,或許在這個越來越緊的懷抱裡能得到一些解脫也說不定。他這樣想著,輕輕將手抬起,撫上亞圖姆的背,柔順地輕拍著。


  直到那樣的擁抱就要勒死自己一般,他才困窘地推了推亞圖姆,示意著自己有些難受。


  「亞、亞圖姆……」


  亞圖姆在他的叫喚下才回過神來,趕緊鬆開懷抱,看著他帶著不好意思以及羞赧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夥伴也早點去休息吧。」


  「嗯?可是這些……」他轉頭看了看堆放在書桌上面的莎草紙,但亞圖姆只是回應了他一個淡淡的微笑。


  「不用擔心,瑪哈特明天會一起看的。」




  「……瑪哈特,你教書記官的技巧給那小傢伙?」賽特冷峻地看了不遠處的瑪哈特一眼,語氣中滿是責怪。


  「是的。王子從小也最信任他,如果他當上書記官一定能協助王子、」


  「別傻了,他有那個能力嗎?」賽特冷冷一句話打斷了瑪哈特,手持著千年錫杖更靠近瑪哈特一步。「他這個樣子,待在王子身邊只會成為王子的絆腳石。沒有能力的人,最後只會拖累王子而已。」


  對於賽特的冷嘲熱諷,瑪哈特只是義正詞嚴的回應:「不會的,他擁有的力量,比你想像中還要強大。」


  「喔?那我倒要看看到底有多強大啊,瑪哈特。」賽特冷笑了兩聲,銳利的眼神刺向瑪哈特後扭頭就走。




  「瑪哈特?晚安。」


  瑪哈特還望著賽特離去的背影思索,身後便傳來他的聲音,瑪哈特連忙轉過身去,深怕方才的對話被他聽見,但他臉上洋溢著溫暖的笑容、禮貌地向瑪哈特打著招呼,讓瑪哈特鬆了一口氣。


  「晚安。」


  那雙清澈明亮的紫色瞳孔裡,承裝著的,絕對不是只有表面而已。


  瑪哈特看著他朝自己行禮後返回自己的小房間,雖然背影看起來瘦小無力,但他會變得更加強韌、守護在王子身邊,不遺餘力,就跟所有神官一樣。




  要變得更好,不然只會成為王子的絆腳石。


  他在拐進轉角處之後用力拔腿奔跑,一路穿越長廊,來到王宮的蓮花池畔,喪氣地看著平靜如鏡面的池水倒映著夜晚的靜謐,白蓮花高潔地沐浴在月光下。神官賽特的每一句話都直接刺進自己心裡最在乎的那個地方──不想要成為亞圖姆的牽絆、不想要總是賴在亞圖姆身邊,也想替亞圖姆做點什麼。


  現在的自己,還不能替亞圖姆分擔什麼啊。




  思及此,他頹喪地趴在水池邊,早已經過了就寢的時間卻未感覺到任何睡意,白皙的手指浸入蓮花池中,彷彿陷落在整片星空的汪洋大海裡,冰冰涼涼地水波輕輕在指腹晃蕩,他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


  忽然間才感覺到自己坐著的那塊石板有些不穩的左右搖晃,他換了個位置,仔細看著自己方才坐著的石板,上面好像刻印著什麼文字以及圖案,好奇心驅使他上前查看,用手抹去上面的灰塵之後,他瞇起雙眼,發現石板上的好像是一隻圓滾滾的動物。


  「這是……什麼?」他才伸手想要觸碰,石板上圖案的邊緣發出了亮光,他驚訝地收回手,亮光隨之飄散。


  這塊石板就好像是瑪哈特在自己的石板神殿裡所擁有的其他石板一樣。


  那麼,印在上面的、看起來很可愛的小動物也是魔物之一嗎?


  他歪著頭,決定這次直接伸手撫上石板,同時也閉上眼睛,一道光芒擦過了蓮花池水,石板發亮之後有個小小光點出現在他的面前,膨脹到一個擁抱可以圈起來的大小之後,光點四處散逸,一隻如同石板上繪畫的,毛絨絨、圓滾滾的小動物出現在他面前。


  「哇!」


  「庫哩庫哩──」


  小動物噗的一聲直接跳進他的懷裡,蹭得他發癢,只能抓住小動物的兩側,拉到自己面前端詳。


  「有……這麼可愛的魔物啊?跟瑪哈特的差好多喔──」


  他側頭想著瑪哈特所召喚出來的幻想魔術師,帥氣的模樣跟現在手上這個……


  「庫哩!」


  彷彿能解讀他思緒的小動物氣憤地叫了一聲,從他懷抱裡掙脫,賭氣似地跳到水面上,圓滾滾的背影對著他,他掩嘴笑了起來。


  「別生氣啊──」他開心地戳了戳毛絨絨的背影,準備和他第一次召喚出來的魔物好好培養一下感情。




  鞋踩在沙上沒有聲響,盜賊王拉著馬繩,一步一步地朝城市邊緣走,馬背上載滿了搜刮擄掠而來的珍貴物品,忽然紛亂地馬蹄聲朝自己的方向靠近,馬背上的人提著火把大聲叫囂,奔馳過來的路被踢起一片黃沙。


  「把你的東西交出來──」領頭的彪形大漢讓後頭的跟班直接將盜賊王圍起來,好讓他無處可逃,原先一直低著頭、拉著馬繩的盜賊王終於忍不住心中的笑意而高聲笑了起來。


  「我說,把你的東西交出來,聽不懂人話嗎!?」


  「可笑,連本大爺都認不出來的盜賊,看來你們也是不用混了。」


  「囂張什麼、這裡長年就是我們的地盤,你是什麼東西?竟敢到別人地盤撒野?」一名盜賊亮出了手上粗糙的刀,領頭高舉著手,向下一揮所有盜賊就衝上前去攻擊。


  盜賊王這時候才將頭抬起來,琥珀色的瞳孔裡閃過一絲銀光,一陣劇烈的晃動讓盜賊們摔下馬而狼狽地跌在沙上。


  「怎麼會……」


  「記住本大爺的名字。」盜賊王一步一步走向領頭,毫不留情地將腳用力踩在領頭的肩膀上,低聲的細語在夜裡徒增恐懼,領頭驚慌地想要求饒,然而卻看不見盜賊王的正臉,黑影落在自己身上,一頭有著巨大身體的蟒蛇、不,那只是一部份是蟒蛇,血盆大口後頭的身體連接著另一頭如同神話裡會出現的猛獸。




  「本大爺是盜賊之王,巴庫拉──在臨死之前好好享受黑暗帶來的恐懼吧。」




  溫熱的血濺在沙上也是無聲的。


  盜賊王再度拉起馬繩,抹去噴濺到臉上的血漬,嘴邊勾著一抹邪笑。


  「迪亞邦多,對黑暗的恐懼就是能使你茁壯的糧食,好好享受這頓晚餐吧──」




  月光下唯有盜賊王所在之處,無法得到光芒的救贖。


  直到太陽再次升起,溫暖的陽光照耀著這片富庶的國土,來自於黑暗的恐懼暫時能夠得到一些舒緩。




  他邁開步伐,開心地直奔通常與瑪娜一同練習魔法的地方。亞圖姆現在因為公事繁忙而沒有辦法時常來到這裡一起練習,不過在瑪哈特當上神官之後,瑪哈特也比較能就近跟在亞圖姆身邊。剩下的時間就是他倆一起練習魔法切磋。


  「瑪娜、瑪娜我跟你說──」


  雖然一夜沒有太多時間睡眠,不過他還是興奮地跟瑪娜分享著自己昨晚的經過,瑪娜則是叫出魔法書,認真地查閱了自己曾經紀錄的魔物一覽表。


  「是這個嗎?」


  「長得不太一樣耶,是咖啡色的,圓圓的,大概這麼大!」他比了比大小,想了想之後補充「啊,對了,他一直發出『庫哩庫哩』的叫聲!」


  「是小精靈。」


  瑪哈特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兩個人身後,兩人都嚇了一跳。不過旋即恢復了好奇心。


  「師傅大人!小精靈有什麼作用?」瑪娜眨著水亮的雙眼問道。


  「小精靈雖然攻擊力並不強,但是只要好好利用他的特殊能力--就足以摧毀相當厲害的魔物。」


  「哇──好厲害唷!叫出來看看嘛!」瑪娜開心地搖晃著他的手臂,他則是有些尷尬地抓抓頭,笑了兩聲。


  「昨天……跟小精靈玩得有點久,現在好像叫不出來……」


  「好好休息吧,等力量恢復之後再把魔物叫出來。在那之前,得開始加強力量的訓練才行。」


  「是!」


  「師傅大人!瑪娜也會努力的!」瑪娜爽朗地拉著他的手,一同翻閱魔法書,查詢著能夠讓力量增強的魔法。




  瑪哈特則是若有所思。


  小精靈已經久未沒有被人發現,雖然本身擁有的力量並不大,但是一旦發揮特長,所製造出來的破壞力非同小可。


  果然是與他相像的魔物。


  瑪哈特難得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神官大人、神官大人──」此刻卻有個士兵慌張地朝瑪哈特跑來。


  「怎麼了嗎?」


  「不好了,法老王──」


  聽聞士兵的報告後瑪哈特眉頭緊鎖,連多和他與瑪娜解釋的時間都沒有,吩咐士兵去通報其他神官之後便迅速離開了現場。




  在這樣的氣氛下,他感到不安,感覺到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


  ──與法老王有關,不知道亞圖姆會不會受到影響?


  他擔憂地如此想著。




Chiling.(2015.9.3)

评论
热度(31)
  1. Yvonne.T浪跡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