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表] somewhere only we know

浪跡天涯:



*wb 50 fo感謝,@最近萌点比较奇怪的一只污白 的點文 : )


*原梗@真空侵略,每個小孩都有守護神,小AIBO的守護神亞圖姆




  武藤遊戲並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身邊有這麼樣一個「別人都看不到的朋友」。這當然跟其他「看不到」的東西不一樣,記得從媽媽說的故事書裡面聽到,亞圖姆的存在,稱作為「守護神」。


  「守護神會保護著你喔,保佑著你健康、快樂地長大。」媽媽笑著摸摸遊戲的頭這樣說著。




  所以當遊戲在跟媽媽道過晚安,媽媽關上房門、房間瞬間只剩下床頭那盞暖黃色的小檯燈照亮黑暗時,亞圖姆就這樣輕巧地來到遊戲身邊。


  「守護神!」遊戲開心地掀開被子這樣喊著。


  「叫我亞圖姆,遊戲。」亞圖姆漾著溫柔的微笑,替遊戲拉好被子。




  遊戲從來沒有聽說守護神的模樣會與自己長得相似。


  雖然和自己長得相似,但亞圖姆看上去是更成熟帥氣的,遊戲時常會想著當自己長大之後會不會變得跟亞圖姆一樣呢?如果能夠變得跟他一樣,那就好了呢。


  遊戲小小的手心握著亞圖姆,和他說著每天在幼稚園裡頭發生的事情,從哪個小朋友那裡得到了糖果、又或者是跟誰因為搶著要玩同一個玩具而吵架。亞圖姆總是笑著撫動著遊戲的頭髮,靜靜聽著遊戲的發言,偶爾會給幾句建議。


  說上來亞圖姆是不多話的,甚至在遊戲開口之前亞圖姆也不會主動說話。但遊戲並不覺得這樣的亞圖姆是冷漠的,相對來說,只要有亞圖姆在身邊,遊戲就感到心安。




  「亞圖姆從哪裡來的呢?」遊戲那天沒來由地這樣問道。


  「為什麼這樣問?」亞圖姆先是露出了遊戲從沒看過的遲疑表情,接著也回答出了第一個遊戲沒有得到答案的回應。


  「因為……好像都是我在講我自己的事情啊,亞圖姆是很重要的朋友,所以也想知道亞圖姆的事情!」遊戲從床上坐起身,義正詞嚴地對著亞圖姆說著。


  亞圖姆認真地看著遊戲,而後爆出了爽朗的笑聲。


  「嗯?」從未看過如此不一樣的亞圖姆,遊戲有些困惑,但對方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遊戲也不疑有他,只是跟著笑了起來。


  「遊戲長大了呢。」亞圖姆摸了摸遊戲的頭,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遊戲那天的問題始終沒有得到答案。


  「晚安,快睡吧,遊戲。」亞圖姆的溫柔低語就像是咒語一般,讓遊戲馬上昏昏欲睡,沒有多久的時間便陷入了安穩的夢鄉。亞圖姆不若往常一般在遊戲入睡後消失,而是坐在遊戲的床邊,安靜地望著遊戲的睡顏。


  「長大了呢,差不多是時候了。」亞圖姆閉上眼睛,額上的黃金飾品發出了璀璨的光芒,照亮的房間的黑暗。




  「唔,這是哪裡?」遊戲睜開眼,發現世界變得五彩繽紛,空氣中飄著自己喜歡的東西、玩具甚至是同學的圖像,整個世界像是童話裡才會出現的場景,天空的顏色甚至如同粉紅棉花糖,彷彿伸手就能將天空撕下一角,放進嘴裡融化成糖。


  「是遊戲的夢中世界喔。」亞圖姆突然出現在遊戲身邊,笑著對遊戲說道。


  「夢中世界?」遊戲歪著頭,有些難理解亞圖姆所說的話,於是亞圖姆蹲下身來,輕觸遊戲的手背,溫柔地開口:「嗯,這些都是遊戲作過的夢。這邊是喜歡的、快樂的夢,而那邊──」遊戲順著亞圖姆的指尖方向一看,發現遠處有一團黑色濃霧,散發著一股令人感到不舒適的氣氛。


  「是惡夢。不過遊戲放心,有我在,你不會到那裡去的。」


  遊戲感覺到亞圖姆的手忽然間加重了力道,像是在承諾自己一般,於是遊戲用力點點頭,對著亞圖姆開心地笑著。


  「遊戲今天想作什麼夢呢?」


  「我今天想──」


  「噓,」亞圖姆眨眨眼睛,伸出食指放在遊戲的嘴唇上「閉上眼睛,用想的就會實現。」


  遊戲聽話地閉上眼睛,努力地幻想自己想要成真的夢境──




  亞圖姆其實有些驚訝。


  因為遊戲希望成真的夢境裡,竟然會有自己的身影相伴。


  此刻他倆坐在速食店裡,兩人座的桌面上擺滿了速食食品,遊戲開心地張開手,極為燦爛地對亞圖姆說:「因為不知道亞圖姆喜歡吃什麼,所以都點了!啊,不過漢堡是我的喔!」


  遊戲一把抓住了漢堡,將托盤往亞圖姆的方向輕推了一下。


  「這個嘛……」亞圖姆困擾地抓抓頭,遊戲再一次看見從未看過的神情「我不知道該吃什麼好,遊戲有推薦的嗎?」


  「唔……亞圖姆吃……可樂餅好了!」遊戲認真地思索過後的結果,拿起了可樂餅,堆滿笑臉地湊到亞圖姆面前。


  「那我就不客氣了。」「嗯!開動!」




  遊戲最後躺臥在大型的棉花糖布偶上睡著了,此刻的他不會作夢。而亞圖姆看著空氣中飄散的那些圖樣,多了一個自己的臉,忍不住嘴邊的笑意。




  其實亞圖姆才剛當上守護神不久。以年資來說算淺,不過陪伴過的幾個孩子都沒有令自己如此手足無措,尤其是被邀請進入孩子的夢境的時候。從來沒有一個孩子邀請亞圖姆進入她最快樂的夢裡,就這點來說,令亞圖姆感到有些複雜的情緒。


  不過那樣的複雜感是好的。


  亞圖姆查覺到自己不自覺地微笑時就知道武藤遊戲這孩子對自己來說,肯定會有著不一樣的意義。




  「你太寵那孩子了。」某天自己的同事海馬終於忍不住開口吐槽。


  「怎麼說?」


  「還要我列舉給你聽嗎?你自己心裡有數。」海馬冷冷地看了亞圖姆一眼,雙手環在胸前,等著亞圖姆自己發現過於寵溺遊戲的事實。


  亞圖姆倒是認真地想了一下,守護神的職責是保護孩子的安全為優先,讓孩子作自己喜歡的夢充其量也就是一種偶爾的獎勵──說起來讓遊戲進到他夢中世界的頻率是比起其他孩子稍微高了一點──


  亞圖姆沉吟了一聲,而後冷靜地看向海馬說道:「但我認為這樣比起來,你比我更寵圭平一點。」一句話就把海馬堵得啞口無言,亞圖姆表面上若無其事但的確認真思考起自己對遊戲的感情。


  幾乎想要時時刻刻待在他的身邊、就算只是安靜地看著他入睡也好。喜歡遊戲笑起來的樣子、喜歡他的貼心、喜歡他把自己放在夢裡以及心裡──




  亞圖姆才一個閃神,遊戲小小的身影就溜進了速食店裡。


  這孩子還真喜歡吃漢堡。


  亞圖姆回想起最初遊戲邀請他進入的夢境,忍不住笑了起來,遊戲踮著腳尖,努力搆到點餐櫃檯,然後拿出自己存了好久好久的零用錢,小小的手掌抓著小額的零錢,嘩地一聲全數放到櫃檯上,然後帶著燦爛的笑容對店員說自己想要的餐點。


  「我要一個漢堡,還有一個可樂餅!」




  遊戲話才說出口,亞圖姆又感覺自己落入了不知所措的情感裡面。遊戲拿到餐點之後還時不時望向亞圖姆站的地方,將速食店的紙袋藏在身後,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地走向返家的路。


  「遊戲,還不吃嗎?」亞圖姆走在遊戲身旁如此問著。


  「現在還不餓!回家再吃──」遊戲感覺上有些慌亂,連忙說句話搪塞過去之後就提起腳步奮力奔跑起來,亞圖姆慢條斯理地跟在後頭,看著遊戲的背影,感覺心中被一股暖流塞滿。




  到家門口的時候遊戲興奮地推開家門,對著裡頭大喊了聲「我回來了!」就跑上樓,回到房間迫不及待地要拆開速食店的紙袋,不過在那之前,遊戲對著亞圖姆用力擺著手。


  「亞圖姆!過來這裡一下!」


  「怎麼了嗎?遊戲。」亞圖姆依照遊戲的指揮坐到他的對面,遊戲這才將藏在身後的紙袋掏出來,開心地打開並且撈出放在裡面的東西。


  亞圖姆明明知道遊戲想要做什麼,但還是在遊戲從紙袋拿出可樂餅,塞到自己面前時,身體裡流竄著一股衝動。


  「亞圖姆好像喜歡吃可樂餅?所以這個給你吃!是送給亞圖姆的禮物喔!有沒有嚇一跳──」


  「嚇了好大一跳呢。」亞圖姆笑瞇了眼,伸手覆在可樂餅上,一道暖黃色的光芒自掌心內竄出,遊戲好奇的看著那道光芒流進亞圖姆的身體裡。


  「已經吃到了。所以,這個也讓遊戲吃掉吧。」亞圖姆將可樂餅推還給遊戲,在遊戲爽朗的「嗯!」之後終於壓抑不住內心的衝動,撫上了遊戲的臉頰後,在遊戲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今天再一起去玩吧!去秘密基地!」遊戲一邊咬著漢堡一邊說著。


  「好。」




  一起期待著夜晚的來臨吧。


  去那個只有我們知道的夢境裡,一起牽著手,完成在現實生活中無法實現的事情。




  Somewhere only we know.





翻了真空的WB才發現原來是小白提出來的梗!不好意思我會錯意了[笑cry]


小小AIBO治癒的無話可說_(:3 」∠ )_ (不要亂用成語)




希望小白會喜歡!




Chiling.(2015.9.6)

评论
热度(29)
  1. Yvonne.T浪跡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