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我一口糖w

TickTack:

迟到得厉害的万圣节梗


w游戏全员


今夜的aibo收到了无数次惊吓x


以上都没有问题就请便w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夜空里疏朗的星辰映衬着流丽的灯火,窗子将吹过的冷风全数挡在外边,灯光里有细小的金光在跳舞。游戏趴在桌上,低垂着头认认真真地做作业,对近在咫尺的景象都视若无睹。他紧紧蹙着眉,笔尖空悬着,笔头咬在口中,只是现在就算将里头的墨水全数装进肚子也没法解决他面临的难题。古语说祸不单行,这时候台灯闪动了几下,在游戏迷茫地抬起头的瞬间,熄灭了。




房间陷入了一片宁静的漆黑之中,游戏忍不住惊呼了一声,随即站起来,慌乱的动作碰掉了笔,啪地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然后骨碌碌滚开了。游戏头痛地叹了口气,在黑暗中左支右绌。或许是台灯出现了故障,还是停电?他决定先去开灯试试,在黑暗中摸摸索索,然而被骤然的黑暗搅乱的方向感,总是使他前路充满艰辛,椅子在地上拉出刮擦声,与箱柜的碰撞让他闷哼了一声。此时胸前的积木突然闪起光来,温柔的一点光,亮起也不显得刺目,安稳地熨帖进眼底。游戏摸了摸积木:“我不要紧啦,另一个我不需要特意交换身体。”借着这点光亮,他找到了开关,按动后却没有反应。




“最坏的状况,停电了。”光芒已然熄灭,游戏的眼睛也适应了黑暗,他转头对着浮现在半空的半身耸了耸肩。“不如休息一下,伙伴今晚一直都在……写作业吧?”暗游戏故作不经意地提议,随即抱起了双臂。“是,但是现在这么黑也不是办法吧,还是先去把蜡烛找出来。”游戏说着,打开了房门,黑魆魆的空洞带着小团的冷气,看起来外面的情况还要糟糕,好歹房间里还有些微弱的星光。“我来吧,伙伴,你跟紧我。”暗游戏在黑暗里反而自如得多,此时当仁不让担起了引路的责任。




“好,另一个我,麻烦你啦。”游戏看着已经闪出去的灵魂体,赶紧跟了上去。好黑!他暗暗地在心里咋舌,脚下的步子也小心起来。随即他发现不需要这么谨慎,因为自己的半身非常可靠,总是能给出及时到位的提醒。半透明的灵魂体,看起来稀薄而脆弱,却非常令人安心呢,游戏看着背影出神,接连被暗游戏呼唤了好几次,才反应过来,只好合掌冲对方道歉,虽然没有说什么,暗游戏挑起眉毛的样子简直就是在说:这个时候怎么能走神?




自知理亏,游戏吐了吐舌头,伸手扶着墙慢慢走下了楼梯。进入客厅,光线变得好起来,游戏也可以毫不费力地四处走动了。“伙伴这里。”暗游戏已经搜索了一圈并且有了发现了。游戏点着了蜡烛,温暖明亮的火焰瞬间跳跃起来,金色的芯笼了一层朦胧的红色的绒边,映亮了他的脸庞。




游戏刚想抬头对暗游戏笑笑,不知从哪里卷来的气流,吹得火苗急剧摇晃起来,忽的高高地向上窜起,眼看就要萎顿下去,两人忍不住都伸出手保护那火光,将指尖递到彼此掌心,灵魂体的微凉和人的体温,不知道是否突破了屏障加以传达,总之两个人对视着就笑起来。“有光真好。”看着回复平稳的火苗,游戏满足地张大了眼睛,眼底也跳跃着一簇光亮,暗游戏盯着他的伙伴,回答:“是,有光。”




两人转移到客厅中心,游戏百无聊赖地躺倒在沙发上,再次想起了被他遗忘的作业:“不行啊,作业明天就要交!另一个我,我们还是上去?”暗游戏这时候却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纤长的手指竖起,眼睛里闪过一些狡黠。




“咦?”周遭安静下来,在游戏的迷惑中,笃笃笃的敲门声传来。游戏小跑着去开门,门甫一打开,眼前的景象吓得他几乎就摔上了门,三个奇怪的蒙面人正堵在他家门口,脸被蒙住,只剩六只闪闪发亮的眼睛死死对着他,简直是强力冲击。




“trick or treat! ”喊出的话语和熟悉的声线延缓了他的行动。“诶————————”喉咙里发出意义不明的声响,脑子也陷入了思考僵直。外面的三个人大笑着冲进来,簇拥着游戏到了屋子中心,嚷嚷起来:“看来肯定是没有treat了,trick!Trick!”




“你们怎么……”还在当机状态的游戏挠挠头,被城之内一把搂住脖子拉过去:“游戏,万圣节啦万圣节!就知道你肯定忘记了。”游戏才反应过来城之内一身狼人装束,绒毛软软地贴在脸颊上,惹得他怪痒痒,又看着女巫打扮的杏子和吸血鬼本田,终于笑了出来:“哈哈哈,本田君,真是太好笑了!”不管被特别点名嘲笑的跳脚本田,他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我确实忘记了,抱歉大家,要玩什么trick?”他一脸坦然的样子,正在捂嘴笑着提醒本田本来就不适合这个装束的杏子和正要爆发的本田停了下来,面面相觑最后看向了城之内,城之内打着哈哈放开游戏,大力拍了拍他的肩膀:“trick吗?哈哈哈我先去把电闸打开。”然后飞速地窜出门外。“不会吧?”游戏不置信地看着剩下的两人,然后看见沉痛的点头默认。




大家围坐在灯火通明的客厅里,然而气氛怪异。“你们一开始就决定好要耍我了吗?”游戏满脸都是交友不慎的震惊。“我阻止过的,但是城之内非要坚持,本田也是不靠谱的。”杏子说着,伸手去抓城之内的耳朵,然后响起了嗷嗷的惨嚎。城之内捂着耳朵,大声叫起来:“你不是也参与了吗?游戏你自己也同意了啊!”“我自己?”游戏一时没法领会话语里巨大的信息量,僵硬着脖子慢慢扭向沙发角落暗游戏所在的地方,却收到了对方会心的笑容和wink,又慌张着僵硬地把头转了回来。“对对对,另一个游戏和我们商量了很久了,一个惊喜,或许变成惊吓了……”吵吵闹闹的三个人安静下来,带着笑意看着他,“游戏,万圣节快乐!”




“游戏没生气吧?我们过分了……”杏子小心地询问着。游戏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笑起来:“完全没有,其实我非常非常高兴,谢谢大家!”话音刚落下一秒,欢呼声直达天花板,在一干“我们来开派对吧”、“狂欢整夜”的浪潮中,游戏微弱的抗议瞬间被隐没了。他只好悄悄地离远了一些,坐到暗游戏的附近:“另一个我,真是,都不告诉我。”暗游戏平静地看着闹腾的场面,忍不住微笑着回应:“难得一次,这都是伙伴朋友的心意。”他顿了一下,感觉手背被覆盖了,游戏双手轻轻按在他的手上,瞳仁里被灯光映照得闪亮无匹:“他们也是另一个我的朋友,我们的朋友。”灵魂体翻转了手背,与伙伴手心相贴:“是,我们的朋友。”




“一起玩吧,明明另一个我更适合这个节日。”游戏说出这句话才发现自己可能失言了,担忧地望向半身,对方低着头像是陷入了消沉之中,他担心地凑过去,猝不及防对上了一张扭曲恐怖的脸,游戏下意识地惊叫,然后被狂欢的人群发觉,拉入了大混战之中,回头一看,那人已经恢复原状正坏心眼地冲他笑。




夜深时分,客厅里歪七竖八睡了一地,暗游戏借用了伙伴的身体,拿了毯子关了灯,然后随着星光隐去了。






-END-

评论
热度(14)
  1. Yvonne.TTickTack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