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之还卿明珠 [二]

夏蹊:

延禧攻略衍生 重生设定 有许多私设 甜向


前一章节:http://www.lofter.com/tag/%E8%BF%98%E5%8D%BF%E6%98%8E%E7%8F%A0/new






[二] 初遇




问月说得没错,前几日璎珞因着这时不时出现的奇怪梦魇而无法安稳休息,常常在日上三竿后还要小憩一会儿,可今天不行。




今天纳兰夫人苏完瓜尔佳氏向太后递了牌子,要带璎珞进宫给太后请安。




紫禁城的冬天是极其难捱的,再加上太后年事已高,一到冬天就容易咳嗽不止,故整个冬日常常在宫殿内静养,谢绝会见外客,仔细算起来,也有数月没有进宫向太后请安了。




纳兰家的女儿个个才貌出众、性情温婉,加上伯父伯母也有心为璎珞谋一个好人家,就算不是皇亲国戚,起码也要品行纯洁、家世清明的,故而这两年璎珞常常被带着入宫走动。




太后也是个好热闹的人,有几个爱打趣儿的小辈在她老人家也欢喜得紧。如今四堂姐打一进宫就封了舒贵人,更是亲上加亲。




璎珞看着镜中的自己,她平日不喜太过华丽的装饰,只在发上点缀了绒花,外加一只檀香木的发簪。簪子上垂着一颗浑圆的珍珠,轻描黛眉、略施唇红,身着淡粉的衣裙,更衬得耳畔莹亮如雪。




“我们格格生得真是好看,就好像……好像晨光中的露珠一般。”问月一边为璎珞梳妆,一边叹到。




璎珞笑她:“哎哎,前几天刚缠着我给你讲过陈阿娇的故事,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这么快就忘了?”




“问月没忘啊,不就是说汉武帝曾经十分宠爱阿娇,爱到可以铸造一个金屋子让她居住。可是阿娇容颜逝去之后,武帝对她的情意也就渐渐淡薄了。”




“可是格格啊,人人都谴责女子以色是人,却从不谴责男子只看美色,不是很不公平吗?要我说啊,这个故事里最该骂的就是汉武帝这个男人。”




璎珞不禁失笑,看来问月跟着她想法也越来越刁了,她竟然没有一个小丫头想得通透。




“是啊,情意就像这天上的雨,茶杯中的水,雨落之后不会再回到天上,覆水也再难收回,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让我看看,是谁在思念有情郎呢?”




璎珞和问月正闲聊着,只见门帘拉开,是纳兰夫人苏完瓜尔佳氏。虽然她是璎珞的伯母,但因为自小过继过来,瓜尔佳氏又待他们兄妹三个视若己出,于是璎珞平日里也是以额娘唤她的。




璎珞柔柔起身:“额娘,不是说在偏殿等璎珞吗?从偏殿走过来也不近,虽说已经开春了,可春寒料峭,风还是冷的,额娘千万别冻坏身子。”




苏完瓜尔佳氏莞尔一笑,对璎珞这个孩子,她真是比自己的四个女儿还要看重、亲近。不止因为璎珞温婉、懂事,更因为她惹人心疼。




她隐隐觉得,璎珞对婚姻大事似乎从不上心,安排什么就怎么做,从来不发表意见。虽说也和其他女孩子一样看《西厢记》这样的小说,听《天仙配》这样的戏,却对情情爱爱从来没什么热情,更不要说有什么心上人了。




正因为如此,她才要替她好好打算。




她拿出一支七宝珊瑚簪,扶璎珞坐在镜前,为她插在发间。




“真好看,我们璎珞要是满蒙第二美人,谁敢妄称第一呢?”




“额娘莫要那我打趣,谁不知道,额娘的瓜尔佳氏才是专出美女的一族。”




璎珞虽然自小失去双亲,但是在瓜尔佳氏这里得到了最真的关爱,也不失为一种因祸得福。还记得小时候有一回发高烧,是瓜尔佳氏衣不解带照顾了三天,她的身体才好转,对这位伯母,她自然是恭敬又亲近的。




“走吧,听说你专门做了藕粉丸子要送到寿康宫,咱们不要让太后等急了。”




***


纳兰夫人领着璎珞,递了拜帖,就来到了寿康宫。




甫一进门,太后娘娘见是她们母女二人,也满脸笑容:“是侍郎永寿家的夫人和璎珞啊,快赐座。”




旁边的刘姑姑接话道:“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内务府说开春了,这宫里的门帘也该换新的,可是绣房呈上来的花样太后娘娘没有一个看着称心的,真是得请璎珞姑娘帮忙,谁不知道你的女红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出众啊。”




璎珞也笑:“姑姑谬赞了,方才璎珞也粗粗看了一眼内务府呈上来的花样,发现多用的是苏绣和湘绣,可是璎珞认为,做门帘用蜀绣才是最合适的。”




“蜀绣?”问这话的是和硕淑慎公主,生父为理密亲王胤礽,作为雍正帝的养女下嫁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观音保,可惜成婚几年后观音保便逝世了,公主想念故土家人,被破例允准回京小住。




“蜀绣主要流行于民间,我竟不常见过,可有什么特别?”




璎珞答道:“回公主的话,蜀绣的主要原料是软缎和彩丝,绣刺技法甚为独特,多采用套针和晕针,更加能够体现绣物细软流动的质感。用蜀绣来做门帘,片线光亮、针脚平齐、色彩明快,微风吹过更会显得灵动多姿。太后和公主如若不嫌弃的话,璎珞愿意一试,嗯……就绣一幅《莲花鲤鱼图》如何?”




淑慎公主听璎珞对刺绣理解得头头是道,心想她一定是个心思细密、贤良淑德的姑娘,很是喜欢,便对太后说道:“‘鲤’和‘利’同音,‘鱼’和‘余’同音,和莲花绣在一起,又有一层‘连年有余’的意思在里头,真是妙啊。”




纳兰夫人见太后被哄得高兴,也说道:“太后娘娘,不是我自夸,我们璎珞当真是体己的人。这几天还提醒我冬季去寒就温,但也不可暴暖。她说看这寝殿里时时刻刻都烧着炭盆,宫里人人又厚衣重裘的,一定会因高热而导致食欲不振,所以璎珞特意做了藕粉丸子来,希望太后娘娘不要嫌弃我们璎珞手笨才好。”




宫女将藕粉丸子盛到小碗,太后尝了几个,连连赞叹,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事,对璎珞说道:“哀家突然想起来,还真有一件事儿差点儿忘记和你说。”




“后个儿皇帝要请戏班在重华宫的漱芳斋唱戏,内务府给排的戏目,都是些歌功颂德的,皇帝登基这才几年,他本人又不是爱听阿谀奉承之人,这些个歌功颂德的早就听得厌烦了。此次不仅有各王府的贝子贝勒,后宫妃嫔也要带着几位小阿哥、小公主来,璎珞,你可有喜欢的戏,尽管点来听?”




璎珞听太后这意思,是听戏时也要自己作陪了,不过这点戏目,明面上是点来娱乐的,实际上也是对璎珞的考验。




名门贵女,仅仅饱读诗书是不够的,还得知道什么场合说什么话,像这样的情境里,璎珞要是点一出《桃花扇》或者《长生殿》这样的爱情戏目给阿哥格格们,倒是显得她格调不够、不识抬举了。




璎珞沉吟一会儿,说道:“当今圣上自登基以来,开宗明义,公理道义自在人心,璎珞觉得,清初年的戏作《一捧雪》再合适不过了。”




这《一捧雪》讲的是权奸之人严世蕃为谋夺莫怀古家传宝物“一捧雪”玉杯而对之加以陷害的故事。莫家门客汤勤,原是流落街头的艺人,因懂得古董、擅长裱褙而得到莫家的照顾,后背恩负义,为巴结严世蕃而为之出谋划策陷害莫怀古,并趁机谋夺莫的爱妾雪艳娘。而莫家义仆莫诚和贞妾雪艳娘,前者代主受戮,使莫怀古得以逃生;后者为了不让汤勤说出莫诚代死的真相,假意嫁给汤勤,在洞房中刺死他然后自杀。




“璎珞听闻皇上十分重视对阿哥格格们的教养,出身于天子之家,却只可有傲骨,不能有傲气。君子爱物,取之有道,不可因觊觎他人钱财珍宝就妄自夺取、害人性命。《一捧雪》中的正邪对弈正好可以体现美德纠正世风的力量。”




“甚好,甚好。”太后笑着继续问:“那你呢,孩子?你最喜欢的戏曲是哪一个?”




璎珞沉默,她知道说漂亮话能带来的好处,可是她也更加知道诚以待人,方能显现真心。太后娘娘对她关怀备至,她不能为博喜爱丢失了本心。




于是璎珞福一福身,说道:“臣女斗胆直言,臣女最爱的是《梁山伯与祝英台》。”




“世人皆歌颂梁祝二人风雨共济、互助互勉,与命运抗争化为蝴蝶的生死之恋,我却独独欣赏英台的勇气。”




仿佛说到了动情处,璎珞不卑不亢:“英台是祝家庄的千金,本可以安稳度过一生,但是她向往和男子一般习书知礼,便大胆地女扮男装、游学远方,旁人看起来是疯狂之举,璎珞却觉得可敬。”




“纵观古往今来的女子,为了寻得好归宿,束腰缠足,却从未有人问过什么才是她们心中所向往的。所以还是要说咱们圣上开明,严禁了缠足这样的奢靡风气,在宫里开设宫学,鼓励女子识字、明理、培养品德,风气渐开。”




“太后娘娘,璎珞以为,对女子而言,找到真爱不难,难的是找到真我。”




说罢有些口渴,璎珞也端起藕粉丸子喝了一口甜汤。其实璎珞心中的话比她说出口的更大胆,女子为求男子所爱,何止是束腰缠足,简直就是装笑扮傻。虽说到了本朝确实风气逐渐好转,实际上还是酒壶改了酒不变,男子和女子始终无法得到对等的待遇。不过这样有违传统礼教的话,她还是默默埋在心里吧。




这时,门外的太监传话,皇后娘娘并御前侍卫富察•傅恒前来觐见。




太后娘娘一听,和淑慎公主打趣道:“听,是咱们六爷来了。”




淑慎也笑:“是啊,当真许久未见六弟了。”




富察•傅恒,乃是察哈尔总管李荣保的第九子,但宫里人们都称呼他为六爷,个中缘由,却是和当今皇后富察氏有关。富察氏乃傅恒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富察氏初嫁时,傅恒只有五岁,再加上长得清秀、聪慧有礼又不失天真,十分招人喜爱。隔三差五地就被接进宫来,孝敬宪皇后十分喜爱他,众人便把他排在当时的皇五子弘昼后面,管他叫六爷。要说一开始,傅恒对这个称呼也不明就里,但是慢慢的,连李卫、张廷玉这些个官员都跟着叫,大家也都习惯了。




富察皇后一进门,给太后请过安后,便直接说:“好一番真爱与真我的论调,可是纳兰家的格格?”




璎珞惊地起身行礼:“是,见过皇后娘娘。”




富察看看璎珞,又看看身后的傅恒,笑意绵绵:“免礼免礼,我看我们倒是很投缘。”




傅恒也给太后行过礼,不经意间撞上璎珞的目光。璎珞一惊,顷刻间,那曾经在梦里百转千回的画面,和那个深情而短促的吻又浮现在眼前。




这是一双她曾经见过的眼睛。




不过璎珞不知道,此刻傅恒的心中也荡起微微波澜。




方才在侍卫处和海兰察换了班,便和姐姐一路同行。期间说到大学士来保跟皇上提起自己家的嫡孙女喜塔腊氏尔晴是满蒙出名的美人,与傅恒年纪相当,看样子对他很是属意,想请皇上做主,傅恒却不以为然。




“姐姐,大凡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爱弛则恩绝。傅恒不是贪恋美色之人,将来我要娶的,一定是我心悦之人。”




富察皇后:“哦?你心悦什么样的人?和姐姐说说?”




少年微微沉吟:“遇事果断、知性,为人善良、豁达,有勇气、有主见,至少要这样才能当得起我们富察家的少夫人吧。”




皇后打趣道:“你看你,不会要找个穆桂英来家里吧。”




傅恒见姐姐笑了,也跟着笑得灿烂:“不说是穆桂英、花木兰,至少也应该是谢道韫、祝英台吧。”




没错,富察皇后看他俩投缘,就是因着刚刚的这段对话。




其实傅恒一进门就注意到了他,只不过那时她刚巧在吃一勺藕粉丸子,顾不上看他。




只见她小白丸子半悬在口中,露出一段粉生生的小舌头,唇瓣殷红饱满,双目似一泓清水,说不尽的温柔可人,又带着天真模样。傅恒只觉得,草原上一等一的巴图鲁见了这样的姑娘,心也要酥掉半边吧。




咳……打住打住……怎么盯着人家的脸看了这么久,失礼失礼,太不得体,不过——




是很有缘。




(未完待续)




备注:最近在修改大纲中,欢迎大家给我评论想看什么,本文其实本质就是小甜文,不会有太复杂的情节。我查了一些资料,也有很多私设,不必纠结史实,不过也欢迎大家在评论里和我探讨。嗷呜~


再说我们魏姐,前一世当绣女一当就是最优秀的,当保洁小妹刷恭桶一刷就是最干净的,当了妃嫔一当就是升迁最快的,如此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到哪不行?这一世当格格也必须是最厉害的,魏姐冲鸭:)

评论
热度(212)
  1. Yvonne.T夏蹊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