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之还卿明珠 [一]

夏蹊: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无论诗句将遗憾写得多么刻骨,都不如真正的错过来得锥心。




或许前一世,她心无点尘,争斗于宫墙之中;他天潢贵胄,克己奉公,终究白驹过隙后才懂得失去有多痛。




而这一世,故人心,心不变。她再一次将寄托着情意的香囊放在他手心,轻轻地问:“少爷,蒲苇纫如丝,磐石是不是依旧无转移?”




延禧攻略衍生 重生设定




就是个木石前盟天作之合的小甜文~






[一] 梦魇




璎珞最近常常做一个梦。




第一回好像是看着看着书盹着了,梦里出现了她今生从未见过、却又觉得万分熟悉的景象:高高的城墙,幽怨的胡同,一弯新月划过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晕,神秘又安静。




梦中的她站在一扇门前,出身于正黄旗纳兰氏而受过的教养不允许她擅自推开这扇未知的门,可梦中的自己仿佛不受控制似的,忍不住轻轻推开了房门。




小窗子,开得很高,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斑斑点点细碎的月光射入镂空的雕花窗柩,白蒙蒙的一片。细细打量一番,柔软的木床和锦被一旁是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岸上好像垒着各种名人法帖、兵书实纪,并几方宝砚和各色笔筒。




月光中可见一个男人,穿着带竹叶花纹的锦褂,正襟坐在桌前。他身边一茗热茶,气息袅袅。




后来断断续续又会梦到同样的场景,璎珞总想看得更仔细一些,那房间的墙上是不是挂着一幅水墨画?那画布上画得是怎样的景色?男人的衣服究竟是冰蓝色还是炭蓝色?是不是月光迷了她的眼,让她无法将他的面容看得仔细?




可是走得近了,那梦境一下子就会散去。




什么也看不见了。




“小姐今天怎么又起得这样早?可是又做了梦,没有休息好?”




丫鬟问月扣过门之后,端着洗脸的水进来,又吩咐几个婢女将梳洗的用具一应摆好,准备给璎珞梳妆。




“无妨。”璎珞笑着起身,将身后床边鹅黄色的帐幔放好。




一边和问月打趣道:“要我说啊,就怪你,这几日偏要缠着我讲什么才子佳人的故事,惹得才子佳人入了我的梦,扰了人家的清静。”




问月一边将璎珞睡得松松的云髻挽起,一边笑着回道:“要是才子佳人的梦,那就不是噩梦,是好梦了。那小姐不光不能怨我,还得谢我呢!”




“夫人已经提点我多次了,小姐过及笄之岁已半年有余,是该给小姐寻一个好婆家了。虽说还得经过选秀这一关,但是有老爷和夫人做主,肯定不会委屈您的。”




清朝从顺治时就规定,凡满族八旗人家年满十三岁至十六岁的女子,必须作为秀女,参加每三年一次的选秀。选中者,留在宫里随侍皇帝成为妃嫔,或被赐给皇室子孙做福晋。未经参加选秀者,不得嫁人。




三年前璎珞还未到年龄,所以未曾参加宫中选秀,身为正黄旗下的女子,家室又显赫,多半会赐婚给皇室的近支宗亲,一眼望到头的生活,璎珞没有过分期待过。




叶赫那拉•璎珞,也可称纳兰•璎珞,是前朝重臣纳兰明珠的后人。祖父纳兰揆叙曾任都察院左都御史,一直为康熙帝所赏识重用,去世后由康熙皇帝亲赐谥号文端,荣宠至极。




念及纳兰揆叙膝下子嗣单薄,康熙帝还将其弟揆方的两个儿子过继给揆叙夫妇,并亲自改名纳兰永寿、纳兰永福,取福寿双全之意。




璎珞的阿玛就是纳兰永福。可惜不知是不是荣宠太过被上天收回了元寿,璎珞很小的时候,阿玛和额娘便相继离世,她与兄长宁琇、姐姐璎宁,一并过继给了堂叔纳兰永寿。




又因着他们的额娘是曾经九子夺嫡中八阿哥党中允禟的女儿,争储失败后害怕一脉后人被牵连,璎珞几个小时候长在江南,直到乾隆皇帝登基后恢复了允禟的宗籍,才被伯父永寿和伯母苏完瓜尔佳氏接到了京城。




问月说着又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哎呀,瞧我这张嘴,昨儿个夫人还提醒我,最近咱们入宫得勤,总是叫小姐的习惯要改改,得叫格格,不然有失身份,我又给忘了。”




格格,是满语里小姐的意思,主要指皇亲贵族里地位高贵的满人女子。




纳兰家族世代为官,一度位极人臣,到了璎珞这一辈,依然通过血缘、婚配等与清王朝构成千丝万缕的联系,再加上苏完瓜尔佳氏为一品夫人,璎珞在京城的这些年也时不时跟着夫人进宫侍奉太后,颇受宠爱,自然担得起一声格格。




单说璎珞的四位堂姐,嫁的都是人才品貌颇为出众的王公贵族,其中一位还是当今圣上的宠妃。而她的姐姐璎宁,听说也要许配给代善裔孙二等镇国将军永㥣。




如此看来,有伯父伯母的庇佑,璎珞今后嫁的人一定是天潢贵胄、人中龙凤,可是她不知怎的却开心不起来。




这一池春水,都被梦里的那个人搅乱了。




***


这夜,璎珞看书看得很晚,因她白天给问月讲到了《一斛珠》的故事,夜里又忍不住拿起来细细地读。




说的是一个名叫江采蘋的女子,于唐代开元中被选入官,获得唐玄宗宠幸。采蘋喜爱梅花,玄宗并唤她曰梅妃。可是自从杨玉环入官后,梅妃的宠爱日日衰竭,整日在花萼楼自怨自艾。




玄宗知道了便秘密地差人送给她一斛珍珠,聊表情意,梅妃不但不喜,还写下了一首诀别诗: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你变心而去,让我很久很久无心梳洗,何必还要送来珍珠安慰我寂寥的心呢?




传说她死后去到阎罗殿,誓死不喝孟婆汤,誓要记得此生的一切,下个轮回再去赴唐玄宗的约。




璎珞暗暗地想,该是怎样的情深义重,才能让一个柔弱女子带着前生的恩恩怨怨爱恨情仇,和一个不知道能不能再次相遇的人许下来世之约呢?




再说那唐玄宗,前一世都能移情于杨玉环,这一世保不齐又是个负心之人,梅妃许下双世之约只盼与他相见,多半是痴心错付,这个大猪蹄子恐怕早就把这一切忘到九霄云外了吧!




从小历经亲人离去、读遍诗书的璎珞明白,对女子来说,挚爱藏心底,安稳过一生才是最好的归宿。她不信前生,不许来世,从来不做无用功。




***


看完这个故事,时间已经过了午夜。




璎珞有些口渴,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水来喝,发现窗户竟然微微开启了一条缝隙,露出天光,于是放下茶杯起身去关窗,倏忽间,却被人按住手臂。回过头,发现那不是自己的房间。




那是梦里出现的房间,小窗口泄下白白的月光,按住她手的人,这次看清了,穿着炭蓝色的锦褂,面若银月,眉若刀裁,一双眸子凌厉又深情,仿佛闪着星星的光芒,周身是清冷的气息。




可他的手却是温暖的、熨帖的、令人安心的。


璎珞想问:你是谁?




她不清楚自己有没有问出口,面前的男人却笑起来,说道:“璎珞,你忘记我了?”




“不,你不要忘记我好不好?”




那清脆的声音里透着贵气,尾音又软软的,像是在讨饶,酥得璎珞的心一颤。




接着,他又笑起来,揽住璎珞的腰,力道温柔又不容质疑,俯身要去亲吻她。




他的唇又凉又软,轻拢慢捻,耳鬓厮磨,璎珞想动却不能动,只得仰头看他的脸,男人于深情中瞥见了她的目光,脸上好像泛起了一丝潮红,手臂与唇齿却更用力了,之后舌尖相抵,之后更进一步。




不知怎的,璎珞竟然想摸摸他的脸,却又不敢,他的吻轻柔又抚慰,她竟然舍不得,怕自己一触碰他就会消失,像梦里无数次出现的场景那样。




直到这怀抱箍得她吃痛,整个人像要被揉进他的身体里,璎珞才用尽全身力气推开这个男人,呆呆地看着他,只见他蹙着眉头,紧抿嘴唇,脸上有微微的怨、微微的怒,可是更多的是怜爱。




窗外有莺鸟在叫,又似有夜猫轻手轻脚越过围墙。




璎珞眼前仿佛出现了幻象:




春日里的桃花树下,她站在阳光里生着闷气,摘了一串叶子兀自揪着,一边揪一边念叨:“真生气!真生气!”




却听见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花草无辜,又怎么惹到你了?”




她刷的一下把枝条指向身侧立着的少年:你!你不要跟我说话,我现在看见男人就生气!




少年却言笑晏晏,轻声说道:“我好像没有得罪你吧。”




之后的画面她看不太清,眼前的少年一脸正色,好像又在和她说着什么大道理。




好像……是不得体?还是不得已?




璎珞听不真切。




他有没有报自己的名字?他叫什么来着?他是我的什么人?




可惜那幻象也随着烟雾散去,眼前的男人和那少年长着一样的脸,神情却似有不同,多三分霸道,三分狡黠。




他慢慢走过来,手指触到璎珞的面庞,用蛊惑人心的口吻恰到好处地说:“璎珞,你要不要我?你还要不要我?”




璎珞一个机灵,坐起身来,发现是在自己的床上醒过来的。




闺中少女还未出嫁就做起了春梦,这还了得?璎珞摸摸自己的脸,烫得惊人。




可又不自觉又想起梦里的他,梦中的人剑眉星目,器宇不凡,怎么和她说话的语气那样卑微,那样……令人心疼?




天光已大亮,问月的声音隔着门窗传来:“格格,今天可不能起晚了,今天咱们要进宫的。”






备注:


1、实在是太喜欢这对cp了,既然电视剧里全是玻璃碴,傅璎女孩必须自己产粮,绝不认输:) 前一世的傅恒小天使恪守礼教、忠君报国,宁愿自己委屈也要捍卫家族名誉,护璎珞一生平安。而这一世,希望我们小天使再恋爱脑一点,多一点为爱疯狂的傻劲儿~


2、璎珞的身份纳兰氏取自《永宪录》称傅恒为“明氏婿”;《钦定大清会典事例》记群祀功臣之礼时,称“夫人那拉氏”祔祀傅恒。也就是说傅恒的妻子是明珠的后人,纳兰永寿有四个女儿,两个养女(长女嫁平郡王纳尔苏第四子固山贝子福秀,一女嫁阿巴泰裔孙护军参领希布禅,一女嫁多罗愉郡王弘庆,一女为乾隆帝舒妃,一女嫁代善裔孙二等镇国将军永㥣。一女疑嫁傅恒),我就把年龄最小的这个安排给少爷啦~



评论
热度(284)
  1. Yvonne.T夏蹊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