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佐】黑暗独行(1)

繁花为君开:

佐助重生文,HE




章前有点废话,仅此一次,不喜欢看的小天使直接下拉看正文。


不拆不逆,只会有其他人单箭头二人或二人与其他人的亲情、友情向戏份,两个人only钟情于彼此。


辅cp没有完全确定是否出场,将要出场前再在文前声明,戏份重会打tag。或许会包含宇智波n件套、樱井、花雏,以及不拆以上的官配。


简介+避雷:


佐助重生,前世接近原著走向,但与原著不同佐助是单身到死,鸣人和雏田结婚生博人向日葵同原著。前世佐助回归,但一直游离在木叶村外,虽然暗中帮出任务,但宇智波之名终于是无法被木叶接受。鸣人疲于奔命,但佐助还是无法在村中得到自己的地位,最后死在任务中。


前世是不开窍鸣vs其实开窍了但因为鸣人的朋友卡又把窍闭了并给自己洗脑这是友情佐


今世是开窍鸣vs闭窍了并承担起发卡职责佐


 


 


↑开玩笑的~绝对HE


 


重生,养成。 




我们的目标是:在能谈恋爱的年纪看他们甜腻腻地谈恋爱,在不能谈恋爱的年纪让他们为甜腻腻的谈恋爱做准备。




========================














第一章


 


“诶——”


金发碧眼的小少年盯着面具店里的狐面面具出神,圆圆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一脸的向往,带着婴儿肥的小脸很是可爱,只是那些路人看到这个可爱的孩子,却都远远绕开,露出厌恶的神情。


面具店的老板回头看到金发孩子居然在盯着自己的店,大感晦气,劈手把孩子在看的面具摘了下去,狠狠扔到他面前:“快走!这个我也不要了,赶紧走,别站在我门前,真是晦气!”


小孩子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小小的胸口里感觉一阵难受,却还没有到懂得这种难受的意义的年纪。揉着被砸痛的额头,大着嗓门掩盖自己的委屈:“干嘛,看看都不行吗!”


“快滚!被你多看几眼都要影响我的生意了!”


金发的小孩气哼哼地想去捡那面具,却被一只白皙的小手先一步捡了起来。


鸣人愣愣地看着这个黑发的同龄小孩。


黑发的孩子皱眉看了看手里的面具,冷冷道:“多少钱?”


店主也是愣了一下,随即喝道:“关你什么事!都说了不要钱,赶紧让他从我门前滚开!”


鸣人伸手去扯小男孩的手臂,气道:“他要给就给吧!我们走!”


被人骂的更难听他也没有这么生气,现在看到黑发的孩子跟自己一起被用这种口气凶,顿时动了真气。


佐助看了看鸣人,深沉的黑眸里像是有一分淡淡的笑意。他反手拉住鸣人的手,不紧不慢地道:“作为一个人类,基本的辨别能力还是要有的。一无所知只因为只言片语的谣言就以成年人的身份去欺负一个几岁的孩子,简直连人类都不算了。虽然这种蠢货也是有的,我们也不能跟他们学,毕竟我们是正常人类啊。”佐助拿出自己的钱袋,数出面具钱,走到店主面前,直接放到了门槛外的地面上,还故意拍了拍手指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回头对鸣人道:“就因为他们失败到连人类都不算,我们更不能欠他们的。现在钱付过了,把那个面具扔了,被这种人做出来,想也知道肯定是脏的,我带你去买更好的。”


鸣人听的晕乎乎的,凭他的年纪还听不懂什么是含沙射影,只是感觉那个店主和旁边的路人脸都憋成了猪肝色也挺好玩的。到底还是小孩子,有点惦记那个狐面面具,眼巴巴地看着佐助拿走直接扔到了面具店前的垃圾桶里,咬着手指有点移不动步子。


佐助扯了一下没扯动,有点哭笑不得,小声说:“我带你去买更好的,肯定比这个更好看。”


鸣人这才乖乖跟上,有点雀跃:“真的吗我说,去哪里呀我说?”


佐助眼里又泛上一丝不自觉的笑意,摇了摇头。这家伙小时候还真是……傻乎乎的。比以后还傻。


临走之前,佐助回过头,冷冷扫了一圈那些对着鸣人露出厌恶神色的村人:“现在有胆子对他指指点点,那天晚上谁拦到妖狐面前去了?命都不是靠自己挣的,好大的脸。”也不多说,不管那些人因为自己提到禁忌词语大变的脸色,拉着鸣人走了。


“妖……什么?”鸣人没听懂。


“没什么,这些人比你要差的多了,却有勇气站在高姿态来指点你,真是可笑。”


鸣人挠了挠脸,小心问:“那个……你为什么要帮我啊我说?”


佐助愣了一下,转头去看他。


鸣人有点不好意思,他当然认识这孩子,同班的佐助嘛,不过他是全班第一,自己是全班倒数第一,从来都没从他这儿得过一个好脸,没想到这次居然会帮自己,还给自己买了面具……


啊,虽然又被他扔了就是了。


佐助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为什么要帮他呢?


理由太多了,多到在他曾经的世界,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说的出来。


佐助握着鸣人的手紧了一下,随即放开,扬起脸道:“哪这么多问题,到底想不想要面具了。”


“想!”


“白痴。”


“你你你,你自己说要带我去买为什么反而骂我啊我说!”


“白痴就闭嘴乖乖跟着走就是了。”


“啊!不准说我!说别人白痴的人自己才是白痴呢!”


 


佐助带鸣人去了猫婆婆那里。虽然猫婆婆专卖忍具,但毕竟是宇智波家专属的族店,一些祭祀用品也都有,其中自然包括面具。


这些面具更加高级,用料上乘,花纹颜色也很精美,比那些给小孩子玩的薄脆面具好了不知道多少,鸣人眼睛都看直了,千挑万选了半天,挑中一个狐狸脸的,兴高采烈地捧着问佐助好不好看。佐助有些好笑:“你喜欢就行了。”果然还是喜欢狐狸……这家伙。


猫婆婆的东西向来价值不菲,佐助花光了自己攒的零花钱才够买下,但他也完全不心疼。他对于钱本来就没什么太大的概念,花光了再去接任务就是了,虽然现在还小,但他知道猫婆婆这里有一些可以给他做的任务。


鸣人果然很喜欢这个面具,回去的一路上都爱不释手,戴上兴奋一会儿,又忍不住摘下来摸一会儿,佐助只是看着他这个傻样子感觉好笑,也不介意他就在自己旁边犯傻。


这样的鸣人,他太久太久没有见过了,真的很怀念。


 


佐助自然不是看起来的年纪,他的灵魂已经经历过几度生死,最后那一次是真的死去了。他以为终于会再次见到父母和哥哥了,却没有想到睁开眼见到了,却完全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样子。


死去之后,佐助醒来发现回到了六岁的时候,刚刚进了忍者学校,但家里还没有发生那场巨大的惨案,不苟言笑的父亲,温柔可亲的母亲,宠溺着自己的哥哥。


全都在眼前。


还有……


这个傻乎乎的吊车尾的。


佐助发现自己重生之后,就用最快的速度理清了现状,制定计划,查探自己的身体情况,一切稍稍有了头绪之后,他第一件做的事就是跑出来,来找这个吊车尾的。


然后就这么巧,小小地美救了英雄一下。


佐助看他这么被那些恬不知耻的大人欺负就来火,本来想教育他几句,但怕自己恶劣惯了这种黑暗的理念把他带坏,硬生生忍住了。所以说他果然还是讨厌木叶。


算了,再有人欺负他,由自己来报复回去就是了。嗯,暗中的。


佐助前世死前的时代,鸣人的处境和现在自然是天壤之别。世界的英雄,链接五村的纽带,自然而然接任火影七代目,受万众景仰,妻子柔顺,儿女双全。


唯一的污点,就是宇智波佐助。


佐助在和鸣人最终一战后,就以赎罪为名再也没有回过木叶。一半是他不想,一半是他不能,木叶并不能接受他。虽然他为木叶在暗中做的那些任务都并不是完全为了木叶,但对于又想利用他的能力,又惧怕他的能力的那些木叶元老这种流放他的态度也让他感觉很可笑。他其实并不介意,他反而感觉在外面更轻松——因为他虽然决定保护木叶,却真的还是不喜欢这个村子,也不喜欢村中绝大多数的人。


但是……那个傻瓜。


只有他,这个本应一身清白毫无污点的木叶英雄,始终在为了他在木叶的一席之地奔走,每次传来的字迹丑丑的短短信笺上都是健气满满的样子,但佐助却能从另一封字迹娟秀的信中知道这个吊车尾又做了多少。


在死亡前,佐助最后的心情竟然是无比轻松,甚至是开心。


那个吊车尾……终于可以活的轻松一些了吧。


在这个对他足够美好,又没有宇智波佐助存在的世界。


 


 


所以,这一次,换他来好了。


来守护这个傻瓜。


鸣人低头戳着面具,一脸开心,发现佐助在看他,转脸对佐助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白痴……


佐助轻轻笑了,在鸣人脑袋上不轻不重地捶了一下。




==============TBC==============

评论
热度(632)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