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拂鸳鸯枕(甜·得体)

8:30:

*婚后甜饼


*清汤寡水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


 


*注:时间线试图和历史对上后来发现好像有点困难


乾隆八年傅恒任命山西巡抚是真的


永琏和福长安这些小孩子的出生年月是我私设为了剧情改的与史实完全不符


 


-


 


 


【壹】


 


乾隆八年,富察傅恒出任户部右侍郎,不久后被命为山西巡抚。


 


彼时才费尽心思迎娶了美娇娘入府,就要忍受夫妻分离两地之苦。


璎珞心里头跟明镜似的,这皇上是摆明儿了要看她的笑话。可是苦于自己新作人妇,还需熟悉府邸的一切事务。额娘的眼睛也看大不清了,大嫂二嫂也早随各自的夫婿被派往各地,总要有人操持富察家。


 


“不碍事的,我还可以得了空就去宫里看看姐姐。”


 


傅恒有些新婚的难舍难分,流露出万般的无奈。下了朝就赶着来哄自家后院里的小狐狸。谁料想,这小狐狸还笑的一愣一愣的,尾巴都翘到了天上。甚至连他走了之后该做些什么都安排得妥妥帖帖。


 


胡闹。


他低低地吼了一声,将小娇妻圈在自个儿的怀中不让她放肆。


 


“你就安心的任职去吧,再不济,我还可以约着明玉赏花,看灯会。”


“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少爷,你就放心吧。”


 


傅恒瞧她认认真真掰着指头算的模样,不禁握住她的柔荑,放至唇边嘬了一口。


 


“怕你真的有心邀约,明玉也没空理你。”


 


璎珞有些恼了,美目圆睁的看着他,傅恒被看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才不缓不慢的说出真相。


 


“海兰察晚些时日也要被派去安徽,明玉念他一人,路途遥远,便要跟着。多拉尔夫人也同意了,在皇上面前也是过了明路的。”


 


怀里的小狐狸一个转身,不去看他。


 


“你们男人,当真没一个好东西。”


 


璎珞兴致缺缺,可傅恒此刻满心要离别的不舍。夫妻即将一别数月,岂能轻易放过这只到手的小狐狸。将她打横抱起,任凭软绵的捶打,一路进了里屋。


 


拉下帘帐,又是满室旖旎。


 


傅恒走的时候,璎珞送到了富察府门口,眼眶悄悄地红了几圈。


 


“昨儿个还不觉得什么,今天一想你就不在我身旁了,居然还有些伤感。”


“人家都说小别胜新婚,可今日一别,倒是想你想的真切。”


 


她扑到傅恒的怀里,玩着他腰间的穗络子。以此来掩饰内心的难过。傅恒捧起她的脸,轻轻替她擦拭脸颊的泪痕。


 


“昨夜也不见你话这么多。临了就拉着我不放我走了。”


“你且听额娘的话,我会吩咐青莲她们一同辅助你的。你放心,这些人我都特意留心过,大可放心去用。”


 


傅恒随着前往山西的大军一起越走越远。


 


“少爷,平安啊。”


 


璎珞在门口待到看不清傅恒背影才肯罢休,被青莲搀扶回屋。


 


 


/


 


 


【贰】


 


傅恒与海兰察离京月余。


璎珞抽空进过宫,现下,二阿哥永琏也年满六周岁,被送往尚书房读书。只是觉得这个长春宫少了些笑语愈发冷清了。


 


“说起来,与傅恒同岁的京城公子们,早已是膝下有个一儿半女的阿玛了。”皇后赏了璎珞留宫一同用午膳,也是托富察夫人的嘱咐与她唠些家常。


 


璎珞听懂皇后话里有话,双颊少见的绯红,道。


 


“可我一人有什么用。傅恒不过才与我成亲半月就被皇上派去山西。我纵然有心,也要看有没有那个缘分啊。”


 


皇后命翡翠取来放于书架的信封,摊开在桌上。


 


“明玉比你争气些,她七日前给我捎信来说是已有了身孕。索伦大人在明年开春即将结束了在安徽的任期,要回宫复命。”


“算下来,傅恒也快到回京的日子了。”


 


皇后到底也是久居深闺,懂得子嗣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有多重要。哪怕傅恒真心待璎珞,也不能轻易堵住那些闲于八卦的悠悠众口。


 


“额娘那边……”她叩了叩桌面。


 


说了这么多,魏璎珞就是个傻子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催生大军到了。


 


这下可头疼了,往日都有傅恒在,替她挡住这些烦人的问候。还从未自己一人面对过。


 


永琏的聪慧,她是看在眼里的。


她也想有个如此贴心的儿子,还有傅恒这般优秀的阿玛,想必也不用过多操心。


 


但她也是亲眼目睹过娘娘产下小公主时的艰难,仿佛回到自己出生的那一刻,将娘的身影与皇后重叠,那种难产的痛苦,是她这辈子的阴影。


 


一个女人得是蠢到什么地步,才肯为男人拼了命的生孩子。


 


 


/


 


 


【叁】


 


从前璎珞不懂这个道理,现在她却是理解得透彻。


 


那次去长春宫之后,不出一月傅恒就风尘仆仆的回京汇报当地实况,许久没见到他了。璎珞脚一软,险些又在他面前丢脸了好大的人。


 


他清瘦了些,下颚也生出了几根刺人的胡渣。


她还嘲笑堂堂京城白月光少爷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山西风格转换的如此快。表面装的和老虎一样强硬,内心早已将那思念千回百转的唱了无数遍。


 


傅恒还有留在山西的政务,全部处理完了才得正式回京。璎珞心下腹诽皇帝的狠心,又可怜傅恒待在那里寂寞无聊。起了软意,让他好生的折磨了一个晚上。


 


“春和。”


“嗯?”


“春和。”


“怎么了?”


 


璎珞累的趴在他身上,慵懒至极。只是玩心大发,一遍遍叫着他的字。略带嘶哑的嗓音,在傅恒眼里是诱人的红果。不顾身下人怎样的叫唤,悉数隐没于唇齿间。


 


第二日,璎珞再无精力去门口送他远行。在傅恒未起床的时候,她早已把绣好的鸳鸯戏水和先前那个带有蜻蜓样的墨绿香囊交了个换。


 


想来也是那天,才得以有幸怀上了腹中这个小宝宝。


 


璎珞在后院移植了不少茉莉和栀子花,只盼闲暇时候能学到皇后几分淡雅的气质,好给她的傅恒长脸娶到一位贤内助,也好给腹中孩儿立一个恬静的额娘形象。每天的乐趣,也就来源于拍拍自己日渐滚圆的身子,和里头不知道听不听得懂话的孩子聊一些民间的话本。


 


连皇后都不禁打趣道,璎珞做了母亲后,变得不像璎珞了。


 


是了,她原本是多怕新生命的到来。可如今,她只想守好自己的一方天地。为傅恒与孩子,建立一个家。怀孕后才方懂得为母则刚蕴含的道理。


 


自打肚子显后,富察夫人疼惜,也不再叫她处理那些繁琐。


落下一身的清闲,璎珞也不知道能干些什么。每日都抄着温庭筠的南歌子来缓解相思之情。


 


唉,离了傅恒,就夜夜思念入骨。让他知道,可不是又要笑她徒有其表,实质是一只弱不禁风的纸老虎。


 


等几场冬雪褪去,终是迎来了早春的风。


她盼啊盼,也没盼到明玉回京的消息传出。


 


“明玉姐姐姑且啊,是回不来了。”皇后午憩,珍珠在长春宫特意候着璎珞。“索伦大人前些时日送来的家书说是明玉姐姐在回京的路上,生了。估摸着还要再耽误会时日,才可以照常前行呢。”


 


“生了?男的女的?”璎珞喜上眉梢,仿佛是她自己亲生诞下了个孩儿。


 


“是个健康的小少爷。已经取了名,叫安禄。”


 


璎珞点了好几个头,对于明玉此举甚是满意。抚上隆起的腹部,和珍珠说道。


 


“也不知我这胎是男是女,若是个女孩,那当真是可以与明玉攀上亲家了。”


 


珍珠笑她现在就开始再想这些有的没的,娃娃们还小,长大后承不承认这门私自做主的亲事还难说。


 


 


/


 


 


【肆】


 


乾隆九年四月,傅恒与海兰察一前一后的赶回紫禁城。各地正常,百姓安泰,皇上龙颜大悦,准许他们二人调休一月,又加封了官位。


 


璎珞为从二品诰命夫人,明玉提升正三品诰命夫人。


 


说起来,明玉成亲时,傅恒送了一栋宅子给这对夫妇。后来海兰察自己也争气,一路晋升。新府邸挨着傅恒的府。与原先的宅子也离得近。让出明玉和璎珞平日有活动就可以到原先的旧宅子里举行。


 


明玉让下人连夜打扫干净。


才回京一天就有不少王公夫人竞相送礼来探望,可愁死她了。


 


璎珞偷摸摸溜过来看过一回安禄,把他软乎乎的身子捧在手里,笑得合不拢嘴。然后就被闻讯赶来的傅恒少爷像拎小鸡一样带回了家。


 


美名其曰,安心养胎。


 


变相的圈禁。


璎珞努了努嘴,再多的不满也还是被压抑下去。毕竟傅恒终于可以整日在她身旁绕着她转了。


 


唉。


可转脸又换了一副愁容。


 


傅恒疑惑地看着他一炷香内已经变换了好多种表情的小娇妻,笑从心底。


 


“你笑什么。还不都怪你!”


 


璎珞举着自己胖乎乎的肉爪子伸到傅恒面前晃了晃,满心怨道。


 


“这手粗的我针线活都做不利落了。给娘娘的翡翠裙,一拖再拖。”


 


傅恒俶尔想起什么,将腰间的香囊取下。


 


“璎珞,你可是想我了?”少爷挑眉浅笑,前去圈住自己的娇软伊人。下颚抵住她精心梳妆的发髻,取下那根雕刻着栀子花纹样的玉簪,落下三千青丝。把头埋在这乌黑之间,呢喃。


 


“收到你送来的信,说有了身孕。璎珞,你可知道我有多欢喜!”


“想起你有了我们的孩子,就再也顾不得其他,一心只想早点处理完那些烦人的折子,回来见你。”.


 


傅恒满腹深情。璎珞却扑哧一声笑得开怀。


 


“少爷居然有朝一日也会说这样的话。”


“嗨呀…看来我这肚子里的孩子还未出生就比他额娘还要受宠。”


 


小狐狸故意在这等着他呢。


 


“怎么会呢。因为是你与我的孩子,所以看重。”


 


少爷长大了,比不得以前的那个小奶狗了。


 


骚话少爷vs狐狸璎珞


少爷胜。


 


“甜嘴蜜舌。”小狐狸红脸,被乖乖抱回床上。


 


“夫人想好名字了吗?”


 


“嗯。我可是翻阅了好多书籍。又去问了姐姐有哪些避讳,思来想去很久,才择定了这个名字。”


“夫君觉得,福长安如何?”


 


傅恒思索了一会,称赞道。


 


“福泽长安,寓意极好。夫人进步了。”


 


“啊……我还没有想到那里。”璎珞眨巴了几下眼睛。“我原意是孟东野所作的那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祝愿夫君日后能平步青云,节节高升。为富察家的骄傲,也为我与孩子的骄傲。”


 


“还是你会说。”傅恒亲昵的刮了刮她的鼻尖。“只要夫人起的,都是极好的。”


 


璎珞得了夸赞,一夜好眠。


傅恒静静望着她熟睡的模样,直至天明。


 


 


/


 


 


【伍】


 


五年后,离紫禁城很近的那套宅子里。


 


“安儿,你跑慢些,别吓着妹妹。”


“安禄,你别和妹妹抢铃铛玩,多大的孩子了,还抢!”


 


明玉忙着看管两个翻天的小泼猴,璎珞还得时不时吩咐青莲把奶茶和糕点端上来。


 


“姨娘……昭华她咬我,痛痛……”福长安委屈巴巴走到明玉面前,他猜到自己的亲额娘铁定会偏心这个妹妹。他问过比他年长三月的安禄,这小哥们儿装的一副深沉,把手摸在自己下巴,学着人家老者一样。


 


“你还看不出来?你这妹妹长得像谁?”


 


福长安煞有其事的嘬着手指头。看着自家妹妹与阿玛如出一辙的小脸蛋,就是这双眸子里流露出来的狡黠不太像阿玛,其他简直就是一个女生缩小版的傅恒。


 


“哦!像皇姑姑!太太说容音姑姑小时候也长这样。”


 


明玉揉着福长安的小光头。


 


“乖,妹妹小,我们让着她。”


 


金川战乱,傅恒和海兰察被派去前线。又留了璎珞和明玉两个人独守在家中。安禄和福长安也快到伴读的年纪,皇上格外开恩,让他二人可提前陪同阿哥们一起授课。


 


耳濡目染,安禄日常喜欢拿着海兰察给他木头剑舞来舞去。福长安,性格比他稍许安静,更偏爱读一些民间小说,还总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一代大侠。


 


而昭华,是这三人中的总指挥。


年纪最小,脾气最大。想要树上的果子,蹲在树下叫唤一声,哥哥就自然会上树帮她捣鼓下来;吃到不爱吃的小食,随手一丢,扔到安路的盘中。在家是祖宗,在外是霸王。连皇宫里比她大不了多少的永琮也得对她俯首称臣。


 


“这表妹,真不是个好惹的。”来自和敬公主的吐槽。


 


“福长安这样下去,早晚把他妹妹宠坏了。他就应该和我学习一下,我对和敬从来都是严加管教的。”来自同样也是宠妹狂魔却不肯面对这个事实的永琏。


 


“我觉得我妹妹挺可爱的啊,额娘说的,女孩子就是要活活泼泼的才可爱。”来自荣获十级宠妹证书的哥哥福长安如是说道。


 


“我喜欢昭华。我阿玛说了,不能让喜欢的女孩子受到欺负。”来自过于早熟的五岁的安禄。


 


……


……


……


哎呀,才眯了一会眼的功夫。


明玉大呼“不好了璎珞,安禄又和安儿打起来了。怎么说不听呢?”


 


被遗忘的永琮:“我也喜欢昭华妹妹……”


 


孩子们闹了好些时光,到了傍晚,皇后宫里派人来接阿哥公主回去了。璎珞也打算带着福长安和昭华打道回府,被年幼的安禄执意扣下。


 


用他甜甜糯糯的嗓音开口。


 


“姨……璎珞姨娘……昭华能不能留下来陪我……”


 


璎珞顿时心软成一滩水,一边痛心自己的儿子怎么还没用这个觉悟,一边把抱着昭华的福长安一起推了出去。


 


不就是昭华吗,给你!


再送一个福长安给你!


 


昭华:开心。


福长安:爱淡了,梦远了。


远在金川的傅恒:……


 


 


/


 


 


【注释】


1.温庭筠的《南歌子》


懒拂鸳鸯枕,休缝翡翠裙,罗帐罢炉熏。近来心更切,为思君。


本文中的鸳鸯香囊以及后文出现的翡翠裙是意象铺垫。


 


2. “太太”在满语中是奶奶、祖母的意思。


 


 


 


/


 


 


小番外剧场·昭华抓阄


 


富察家的霸王小姐满月之际,傅恒请了一大帮子好友来府里观看宝贝闺女抓阄。


 


(抓住毛笔)


 


傅恒:对对对!华儿抓它!


 


(抓算盘)


 


璎珞:华儿以后定是聪明的女子!


 


(昭华兜兜转转,又转到了胭脂前)


 


傅恒:……没关系。我的华儿日后是个美人儿。


 


(昭华松开胭脂那个青花瓷样式的盒子,递到安禄面前。一把抱住了正在角落里无聊的抠脚的安禄,笑眼弯弯,再也不肯挪半步。)


 


傅恒:……


璎珞:……


安禄:发生了啥???惊恐.jpg


明玉:对不起啊璎珞,我也不知道安禄会跑到哪里去……
海兰察:兄弟你听我解释!哎我真不是帮我儿子抢媳妇儿!哎哎哎!



评论
热度(500)
  1. Yvonne.T8:30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