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有相逢 (得体/涉及帝后)

8:30:

*严重私设 剧情都是我磕糖的激/情/产/物


*为了得体不知道篡改了多少次历史 我眼里的主角永远只有他们几个


*今天也是不愿意更新月是天下客的一天


*歌词引用延禧攻略插曲《宫墙柳》






*大概研究了一下得体的感情线。前面都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就是出现在后面“尔晴设计让傅恒娶自己,皇上罚她三步一叩”那里。如果一个不会走,一个会挽留,可能结局就很甜很甜了。




算是改写一下小说目前最后几章的结尾部分




-







「 宫墙柳 随风走 一步一叩首


爱悠悠 恨悠悠 作茧自己囚


谁说恩爱永不朽 碎了千金裘


一梦醉倒望江楼 管他万古愁 」







-






01




京城近来乌云密布,雨连绵不绝。时有滚滚天雷闪烁空中,间隔几下便又呼啸大作。




有人说,是要变天了。




变的,是紫禁城的天。




/




长春宫门口一样冷清,富察皇后在那日太后寿宴上从台阶跌下,便一直昏睡不醒。




璎珞被人所害,从屋内查出咒杀贵妃的木偶小人的消息传到了侍卫所,傅恒听闻,不顾一切也要往养心殿的方向赶。海兰察拦阻了他,拼命把他拖到巷口。




“你是不是疯了。你这样贸然闯入养心殿,皇上肯定会猜测你与璎珞姑娘有私情。你反而会害她更惨。”




“可是我不去,她就有可能死在养心殿里。”




海兰察从未见过如此模样的傅恒,方寸大乱,气急败坏。眼神里染上他看不懂的情绪。缓缓,他叹了口气。




“傅恒,你该找的人,在长春宫。”




/




外面开始下起了小雨,傅恒不停疾步匆匆赶往长春宫。还未入内寝,他便焦急的呼喊。


“姐姐,你救救璎珞吧。”




尔晴喂药的手倏尔一顿,傅恒便半跪在床沿。他握住皇后的手。理智尚被他抛到九霄云外,险些急的要哭出声来,哪里还有半分大清巴图鲁的样子。




那一刻,若是要以整个富察氏翻天覆地作为代价,让他救出璎珞,他未必不会点头。




“姐姐,我知道你是清醒的。我知道你只是沉浸在丧子之痛中,可是,求求你,求求你醒过来。求求你救救璎珞。”




姐姐,只有你了。


所以,求求你务必一定要醒过来。




尔晴到底是陪着皇后混于宫闺数载的人。神情不显于色。用绢帕擦拭了药渍,举止优雅到底。她看着傅恒眉目紧缩,心中勾起一阵妒火。




“富察侍卫,来不及了。等不到皇后,奴才这儿也有一个能救魏姑娘的法子。”




傅恒感到姐姐的小指指尖轻轻地在他掌间滑了一下。




-




02




天色偶有好转,璎珞跪在养心殿中央已有很久了。


她用破绽化解了小人巫蛊的诡计,可是皇上依然不放她回长春宫,甚至也不让她回到辛者库。就这么让她在这里跪了两个时辰。




皇上在等人。




璎珞肯定的想。皇上先前故意让小宫女散播自己咒杀贵妃未遂的消息,必然是在等一个听闻她出了事,就会放下一切赶来的人。




她知道,这招叫作引蛇出洞。


引来傅恒的不请自来,引来宫内对于他们两个有私情的谣言的真实佐证。


可她也矛盾。


已经过去两个时辰了,傅恒还未来这养心殿急于向皇上证明她的清白。




她怕他来,但又忧他不来。




她上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半个月前在辛者库的巷子里。




那夜很冷,她将衣裳褪去还他的一个人情。可他却拥住自己,他说,这具身子迟早会是他的,但是他不想以这种方式得到。他会等,等到自己能放下执念的那一天。




“皇上,富察侍卫跪在养心殿外有要事禀报。”




璎珞瞥见皇上整理奏折的手顿了顿,随之而来的一道如炬目光盯着她看了好半晌。显然皇帝对于傅恒此刻才到来感到颇为不满。




“他的要事就在朕眼皮子底下,他喜欢跪,就让他跪在养心殿外等着朕。”




-




03




时光好像过了很久,养心殿内外都很安静。


雪下的纷纷落落。


傅恒于殿外跪着,恪守君臣之礼。思绪却飞进殿内,落到她身上。忧心她是不是被针对了。


璎珞在殿内跪着,浑身却不舒坦。纵然她面色平静,心里却也是气不过。气的是屋外下雨未干透方才还接着下雪。才停了雪,傅恒的膝盖着于冰凉的地砖上已有良久,她担心他习武的旧伤。




皇上故意踱步在门口。


他问,“你可是答应了喜塔腊氏的请婚?”




“臣请求皇上恩准臣的婚旨。”他不作答,眼里划过一丝笑意。“臣恳请皇上答允臣与长春宫宫女魏璎珞二人的婚事。”




“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若非有九成把握,臣断然不会出现在这养心殿上。”




璎珞未从前一句话的惊诧走出,被皇上跟跄的提到了傅恒面前。用她的脑袋来警醒傅恒刚刚说的话,有多失礼。




“富察傅恒,宫女与侍卫私通,乃是大罪。”




傅恒拍了拍璎珞的柔荑,告诉她别怕。继而他将她护于身后。闭上双眼,回想一月前。




“威逼利诱,非君子所为。”


“可我只要她平安。哪怕她恨我怪我,我也一定要她平平安安。”




我宁愿不要这个君子美称,小人我来做,坏事我来担,我也一定要你平安喜乐活完这辈子。




“璎珞,相信我。”他呢喃。




“皇上,是皇后娘娘命我来这里,请您赐婚。”




皇上神情恍惚了一下,话语间抑制不住的欣喜。“你说的是…皇后醒了?”




-




04




宫中太医集聚长春宫,确保皇后真正安然无恙,才接二连三地退下。


明玉正在喂皇后喝药,皇上走入寝宫,端过明玉手里的药碗,吹了好歇,才将药送入皇后唇边。




“朕记得,你是极不爱喝这些苦药的。”




他坐在床榻边,命人将药拿走。紧握住皇后微凉苍白的手。




“容音,是朕负了你。”




皇后心中仍有丧子之悲怆,心绞痛的难以呼吸。但她而今所痛,竟是这一番话。她看着傅恒与璎珞二人比肩而立,想起那年海棠盛开,她立于富察府内,折下一枝花别在头上,回首,是他在望着她笑。




他只是四阿哥,而她那时,也仅是他即将嫁娶的福晋。




现下他是一代君王,什么都有了,却没有了对她的承诺。


傅恒曾许诺自己要八抬大轿迎璎珞入府,立誓要不让璎珞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这些话,听着倒是耳熟的很。但让她不由得心生起羡意。




若真的傅恒一生一世双人,倒也算圆了她这个念想。




“皇上可还记得对臣妾许下的话,如今可还算数?”


“君无戏言。”




“臣妾自从嫁进宝亲王府,便不敢再奢求自由二字。可是如今的璎珞,她比臣妾有资格承受这两个字的分量。还烦请皇上,允了她与傅恒的婚事。”




说来说去,竟还是因为这一个小小的宫女。


皇上不明白,魏璎珞究竟好在哪里,富察氏姐弟争着要保她。




“皇后,宫中有过规矩。宫女与侍卫不能私通,违者,便是秽乱宫廷。”




他负手而立。


坐上这锦绣河山的主人,就注定要失去的太多。




“皇上往日最疼爱傅恒,可现下却……”


“皇后为何执意要朕为难。”




皇上遣退了所有人,只留他与皇后二人。


这场景,似寻常夫妻,却终又不是。




“因为,她是我的希望。”


“臣妾曾求过皇上将长春宫的宫女好生对待。皇上也允了臣妾,会在明玉年纪一到,将她许配给多拉尔大人之子【*海兰察】。怎么如今,到了璎珞这里,皇上却舍不得了。”




皇后病未痊愈。说话更比平日增添几许柔弱。


璎珞鲜活赤城,像极了刚入府邸的自己。




“皇上,臣妾就因为放弃了坚守,才成就如今的我。可是璎珞,她还在坚守着这份独特。”




许久,皇上一言未发。轻轻叹息。




“你还是在怨朕。”




-




05




皇上回了养心殿,神情阴沉的吓人。


李玉送上去的茶水也被他掀翻在地。




“你去,把魏璎珞给朕找过来!”




/




“你怕不怕死?”




璎珞跪的笔直,目视前方却不掺有任何感情。




“不怕。”




“哼,你不怕。傅恒可是怕你离他而去怕得要死。”皇上想盯着璎珞,把她看出个所以然来。“朕当真是不明白,怎么一个两个,都如此偏向你。”




“皇后手下怎么会有你和尔晴这样的宫女,一个三番五次地想要勾引朕,一个居心叵测,想打朕未来的御前侍卫的主意。”




“朕真是不理解啊,魏璎珞。若朕今天非要你死,傅恒也会冲进宫门,拦着朕的手。”




“富察侍卫的恩情,奴才无法偿还。还望皇上惩治奴才即可,莫要迁怒于富察侍卫。”




傅恒还有很长的人生路要走,如若她不曾存在,傅恒依然会是皇上身边得意的臣子,他会恭敬的接下这份赐婚的旨意,甚至就这般,和尔晴厮磨一生。




自己不能毁了他原本该得的一切。




/




傅恒在长春宫待了一夜,璎珞出了皇后的寝宫就回到辛者库,不曾与自己说过一句话。可他留了下来。他分明是听见皇上离开之前,当着他的面,说给皇后听的最后一句话。




“朕也想纳魏璎珞为贵人。”




不可以,璎珞早晚是他的人。怎么可以容忍到这时,拱手让人。


他不允许这样子的事情发生。




尔晴的祖父入宫觐见,他不知道璎珞也会在养心殿里。尔晴万般求他,求他当面与祖父说,给他孙女儿留上一份薄面。




他陪了尔晴去。




紫禁城突然下雪了,越下越大。他觉得冷,想到璎珞,浑身却又热血沸腾。


尔晴撑了伞,阴影突然笼罩在他的头上时,他选择了推开。




“你当真如此爱她?”


“是。”




“爱之深,深到我心无法再容纳他人。”




-




06




傅恒知道皇上是要百般阻挠自己的这门婚事了。


可他没有想到,他居然是用这个方式逼自己屈服。




他和尔晴快要到养心殿,第一次觉得这皇宫内的每一步路,都走得如此艰难。


昔日熟悉的一砖一瓦,现在压抑着他喘不过气。




“奴才罪该万死。”




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


他愣愣看着跪在地上叩首的她,她走得极慢,起身又伏下,额头在雪里陷了进去。




尔晴说“她犯了大忌。皇上罚她在这雪中走完东西六宫,每三步就叩一次首,需走满十二个时辰。”




傅恒低下头看她,那是他与尔晴第一次对视。




“这一切你都知道,对不对。”


“你故意利用我,故意让她在雪里叩首的对不对。”




他在压抑怒火。


枉他自翊聪明,自视清高。如今竟连这点阴谋诡计都看不透了。




尔晴索性别过头,不再看他。




“是我做的,又怎样?”


“明玉不懂我,少爷也不懂。”




傅恒懒得在与她浪费时间,急急去扶起在雪里的璎珞。




“我带你走。”




“奴才罪该万死。”




“璎珞!”他额上的青筋暴起,捏住她手的力度不觉又重了几分。“听话,跟我走。”




“皇上问我,我不解释。因为那是事实,即使严惩,我也愿意承担。”璎珞突然不说话了,再开口却是浓浓的哭腔。“就像少爷,为了我,要娶尔晴。”




挣脱开傅恒松下的手,她又跪了下去。继续重复着她应有的代价。




-




07




尔晴是自己一个人回的长春宫,养心殿发生什么事,她一点也不想管。


明玉还是照常的为皇后娘娘打点一切,再不多久,明玉就要嫁给海兰察侍卫了。


是皇后娘娘钦定的亲事。




她心里愤愤,就连明玉最后,下场都比她还好些。




她离间明玉和璎珞,嘲明玉不懂自己渴望人上人的滋味,只知道死守这长春一角,为他人所使唤。可她也未想过明玉最后的结局,竟比她要幸福。




明玉看着她,想起海兰察和她说的话,气上心头,一个白眼翻了过去,径直从自己面前走开,还将脚步踏的哒哒响。


她是再也不想见到自己了。




娘娘呢,娘娘也不想了。


尔晴太让她失望了。




为了家族进宫,为了能被享受殊荣,她竟败的如此惨。




-




08




璎珞不知道自己磕了多少个头,不知道这是第几遍奴才罪该万死。




傅恒陪她一起淋雪,雪花下的大了,他为她拂去发髻上沾染的白色,突然想到了小时候姐姐常念叨的“霜落雪满头,也算共白首。”




璎珞有些支撑不住了,咬着牙继续重复她的叩首起身。傅恒却再也舍不得让她在漫天大雪间受冻。他横抱起璎珞,像捧着宝物。小心翼翼的走在雪中。




皇上还是准了璎珞不用做剩下八个时辰的叩首。




他看着傅恒,像看着自己的弟弟初成长的模样。




“你可知,我给了她两个选择。一,我让她承认从未喜欢过你,我便放过她。从此她在做任何事,只要无关你,朕都默许。可惜她还是选了第二条路。”




“两情相悦。”


“皇上当年,不也是这般盼着和姐姐一起。若换做当年的姐姐,她定然也会选择第二条路来证明自己的爱情仅非纸上谈兵而已。”




皇上叹了许久啊。


傅恒也心惊胆战了许久。


他在用姐姐来赌一个天子的感情。




“你们姐弟两个,是朕耽误了。”


“容音的一生,都被朕耽误了。”




“你抱着璎珞回长春宫吧,皇后病愈之前,你就住在宫中吧,和璎珞一起守着你姐姐。”




“朕,允了。”




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这世间的儿女,莫不要再被耽搁了。




-




09




皇后病愈半年后,魏氏被抬了旗,喜塔腊氏也被抬了旗。


尔晴被皇上纳作贵人,却鲜少踏足她的寝宫。




明玉和海兰察快成亲了。


璎珞和傅恒,也终于被赐了婚。




还是御花园的那座亭子里,他拥着她,被怀里的可人儿推开。




“少爷,不得体。”




“璎珞,我常在想,如若当初,我听信了尔晴的话,或者姐姐晚一步醒来。你与我之间,是否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会了,不会有如若当初。我说的啊,你是山,我是水——”






山水自会相逢。




山河远阔,人间烟火 无一是你,无一不是你。








-







「 一觉黄粱梦醒后 闲话到白头 」




评论
热度(1489)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