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体/傅璎】 遂愿

阚七月vovo_:






* 七月要翻墙   没人拉就不回去啦!


* 三囍奶茶 全糖


* 本次列车共三站 『私设如山』







乾隆十一年,大金川土司莎罗奔又攻明正土司等地,清朝派兵前往“弹压”﹐遭到莎罗奔的抵制,乾隆帝调张广泗任川陕总督,自小金川进兵大金川征伐莎罗奔,屡屡失利



十三年四月,乾隆帝又命讷亲督师前往增援,但张广泗与讷亲互不协力,莎罗奔乃大破清军



同年十二月﹐乾隆帝以贻误军机罪斩张广泗,讷亲亦赐死,改用傅恒为统帅,起用已废黜还籍的名将岳钟琪率军自党坝大破金川军



乾隆十四年正月莎罗奔降。乾隆帝为笼络人心,诏赦莎罗奔,事遂平





Ⅰ.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仗在打到最艰辛的时候,皇上连发十二道上谕强令我班师,我抗旨不遵,拼尽最后一口气也一定要打胜。因为只要获胜,我就可以用军功跟皇上要一个人。一个被我弄丢了,拼了命也要找回来的人”






乾隆十四年,傅恒平定金川之战凯旋归来,向皇上请求赐婚,迎娶长春宫长宫女魏璎珞,皇上允之










富察容音看着眼前一身火红衣裳的大姑娘,眼角似乎还噙着泪


吓的一旁的明玉赶忙掏出一方手帕给皇后娘娘擦了擦


“娘娘,这是大喜事儿,您哭什么呀,而且您身子本来就没好全,万不能再哭了,伤了眼睛”




“本宫是高兴…明玉,你可是越来越啰嗦了”


富察容音不去理会明玉,自顾自牵过璎珞的手,轻轻捂在自己温热的掌心间


“娘娘!”明玉气的直跺脚





从一开始就一直保持沉默的魏璎珞终于开口了


她的语调似乎还打着颤,她轻轻的唤
“娘娘…”


像一个可怜巴巴渴求吃糖的小孩子




璎珞托着头顶繁重的发饰小心翼翼地蹲下,伏在皇后娘娘腿上,闷闷地说道“娘娘,奴才不想嫁人”


富察容音透过衣料感觉到了大腿一小片的湿润
“璎珞…”富察容音轻轻摇了摇膝间上的人儿,可那倔丫头就是死活不肯抬起头来



富察容音一下一下拍着魏璎珞的背,好半天璎珞才抬起头来,神色平静,就是鼻头还有些泛红


“你可算是起来了昂,我还以为你哭了呢”



明玉见魏璎珞起来了 觊觎已久 去拨弄璎珞头上的发钗,结果还没等仔细摸上一摸就被魏璎珞的手无情打掉


“啊!你这个坏女人!打痛我了”明玉一边甩手一边大叫着求关注求存在,但看魏璎珞和皇后娘娘都不理她又瞬间委屈起来



“你给我摸摸嘛~”明玉眼巴巴的看着璎珞头顶闪亮亮的发簪


“不给。”



“就摸一小下!”


“不要。”


“那你刚刚打疼我了,给我揉揉叭”明玉向魏璎珞伸出了白白嫩嫩的小爪子


“不揉。”



“皇后娘娘你看她!哪有这么欺负人的!”


“不看。”富察容音学着璎珞的语调回她




那时候天气总是刚刚好,明明还是二月吹来的风却一点儿也不冷,就连庭院里碧悠悠的茉莉花都好像比平时可爱了,闭上眼好像能闻到春天的味道


可是很多年后我一个人,又或是和我的丈夫我的孩子再去了那座宫殿,就再也闻不到春天的味道了


我想,那春天的味道,就是那年深宫里和你们相依相靠的日子吧




魏璎珞出嫁的日子选在了三月里,是春天真正到来的时候


傅恒终于如愿,用八抬大轿名正言顺的把他的小野猫娶回了家,顺顺利利地拜了堂,敬了茶



总算盼到了那一声“入洞房——”


一切都尘埃落定,从今之后,她是他的妻


是只属于他的姑娘了







富察府今天格外得热闹,锣鼓喧嚣一直到了夜里


可惜我们的主人公早早地就退了场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魏璎珞嘴里塞满了糕点还没来得及咽下,某人就出现在了她面前


“酒宴才刚开始,我就溜了”傅恒倒是毫不掩饰自己一颗急不可耐的豺狼之心




“会不会不太好”魏璎珞纯属多嘴问了一句


富察傅恒倒是实诚地点了点头“好像是不太好”



魏璎珞刚想说那你就出去吧,我再吃一会儿,傅恒的接下一句直接把她噎着了


“好像是不太好,还有很久天才亮,这样你会很累…”



“傅恒我当初怎么没发现你是个禽兽呢”
魏璎珞勉强把那一口糕点艰难地咽下


“我是个男人”傅恒看着她的眼睛充满了认真



“哦”魏璎珞强装镇定地扭开了视线,又淡定地把随意丢在一旁的红盖头重新抖来往头上一盖,大片大片的红色总算是遮住了傅恒炙热的目光


然后下一秒红盖头又被傅恒掀开,男人饥渴的目光暴露无遗




“你你别这么看着我啊”魏璎珞扯过一旁的喜被往里缩了一缩“嬷嬷们还在外面呢,你这人怎么那么心急,合欢酒还没喝,水饺还没吃呢”




“不管了,你就说生不生吧”傅恒凑过脸来


“不生”魏璎珞扭头


“你再想想”傅恒又凑近了几分


“不生”


“你再再想想”


“你这不是逼我生么”魏璎珞把被子猛的一摔




傅恒笑眯眯地看着眼前这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你倒是挺聪明”


傅恒利索的翻身上床,不由分说把这只不安分的小家伙压在了身下


满室旖旎,春光乍现




喘息间,傅恒突然开口


“今天我去拜见皇后娘娘的时候瞅见姐姐身旁的尔晴脸色很不好看呢”


魏璎珞用力揉了揉傅恒的脸蛋“这种时候你还想着别的女人?那好,你去娶她啊”




“抱歉,我错了”傅恒吻了吻小姑娘的耳垂


“我不接受!”


“那你想怎样”


“我要在上面!”小姑娘不老实的小手又开始乱动了


“不行”傅恒回答的很干脆“我不喜欢被动”




魏璎珞见这样都行不通只能软下来


“傅恒?少爷?…相公?”她小声试探着


“只许一小会”男人的嗓音听上去有些干涩


“成交!”



『怎么有一种要写车的感觉?赶快及时刹住刹住』





第一抹阳光透过窗棂


魏璎珞勉强拾起沉重的眼皮
她说,“女人只会为她心爱的男人生孩子的”



身旁男人迷迷糊糊回答道“嗯,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


“你爱我”



“然后呢?”


“我也爱你”


他吻了吻她的姑娘,又把她塞回他的臂弯里



情不知所起,故一往情深




Ⅱ.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


折腾了一夜第二天还是免不了入宫叩谢圣恩



皇上看见魏璎珞心里还是一惯堵得慌


想想祸害遗千年,都祸祸到他的心腹大臣上了,就很是心烦,象征性赏了一些东西,就挥挥手打发他们去长春宫谢恩了




璎珞今天打扮得一改之前的素净,特意挑了一间粉色的衣裳更显得活力机灵,叫傅恒都移不开眼来


但在进内室之前,傅恒就很有先见之明的松开了魏璎珞的手,这不刚进门自家的小野猫就秒变小白兔扑进自家姐姐的怀抱



好不容易才怀揣着大包小包的赏赐把自家媳妇拽回了富察府


其实皇上是给傅恒赐过宅子的,就在紫荆城不远,但小夫妻俩一商量,如今西北战事吃紧,母亲身子也不太好了,干脆把这宅子里能卖的都卖了,捐给朝廷,安安心心回富察府啃老,啊不是,是照料母亲




魏璎珞大概天生就有讨长辈欢心的本事,每日能把傅恒的母亲每日哄的开开心心的不说,让富察府的各位都瞧着顺眼,上下和睦,日子快活,把富察府管理的特好


有事没事就去拜见皇后娘娘,然后名正言顺的叫娘娘一声“姐姐”了,依旧喜欢伏在娘娘膝上,跟着娘娘作画习字制香,等着傍晚傅恒接她回家,要么干脆在长春宫赖上一宿


日常对着傅恒使点小性子,使唤他捡个风筝,帮忙扎个秋千,四处给她搜罗栀子花什么的


晚上不肯睡觉,白天不肯起床,害得傅恒连着两次上早朝迟到,叫皇上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奈何傅恒是他的宠臣,又有皇后跟着劝说,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小霸王继续危害富察府,于是魏璎珞的小日子是一日过得比一日舒坦



不久后魏璎珞怀孕了,更是作天作地,傅恒也只能是宠着,摸桃打枣上蹿下跳,得体的不得体的都干了


想着要不把自家媳妇送去长春宫养一阵,反正姐姐已经念叨了很久了,但是呢转眼又舍不得,刚去一天就大晚上把人接回来了,然后继续乖乖服从媳妇的使唤


想他堂堂一个军机处处长,晚上还要为如何爬上媳妇的床烦恼,没办法,好不容易娶来的媳妇,就得玩了命的宠着






很快,小姑娘又生下来一个小小姑娘


尽管小姑娘表示很不开心,因为她想到以后她的小小姑娘也会嫁人,也会生孩子,也会一只脚踏进鬼门关



这个时候傅恒只能吻着他的小姑娘然后告诉她


不会的,未来他的小小姑娘一定也会嫁给一个爱她宠她疼她的男人




他的小姑娘和他的小小姑娘以后都会过的特别幸福的


一定会的。





Ⅲ.使人有乍交之欢,不若使人无久处之厌





乾隆十九年,准噶尔内乱,乾隆帝打算对其用兵,询问群臣意见,由于受雍正朝西师之役败绩的影响,满朝文武多多持否定态度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傅恒挺身而出,力排众议,独自“奏请办理”此役


乾隆帝准




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
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


行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
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


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如果我有幸能活着,一定会回到你身边
————如果我不幸死了,也会永远想念你





傅恒发现自己的小姑娘跟着偷跑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额头的青筋暴动


关键是一路上他竟然真的没有发现他的小姑娘一直都躲在装军粮军资马车里


直到半夜回营掀开鼓鼓囊囊的被子才知道小姑娘早已野心勃勃地爬上了自己的床





“魏璎珞!你知不知道这是在胡闹!”傅恒一把扯过被子把只穿着一身单薄寝衣的媳妇兜得严严实实


魏璎珞才不吃傅恒的这一套,从被窝里挣脱一把搂住傅恒的脖子“我没有胡闹啊,我只是来陪你”






两个人僵持了很久,到底是傅恒先软下态度来


“你自己说,我该怎么送你出去”


傅恒对魏璎珞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无奈的叹气




“为什么要出去呀,我不走”魏璎珞搂紧了傅恒


傅恒火气又冒了上来“这里是战场!”


“我知道呀”魏璎珞早就看穿傅恒也是个纸老虎了,更加嬉皮笑脸肆无忌惮




“战场上刀剑无眼,你还小,还有大把时光…不值得”傅恒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世间哪有什么值与不值之说,有的只是愿意不愿意而已。若是你甘愿,便是苦海也甘之如捞.如是你不甘愿,便是富贵荣华,也弃之如敝雇”


魏璎珞用手捧住傅恒的脸“我甘愿,陪你,共度苦海,生死契阔”


小姑娘一字一句说的认真,傅恒深知她的脾气,知道赶她走这件事是不可能的了





下一秒就“粗鲁”地把魏璎珞揽进怀里


“喂,你们行军打仗前是不是都要排兵演练啊”小姑娘挑唆的声音在耳边柔柔响起


“粮草已足,可否床上一战?”小姑娘不停地魅惑着


“别闹,明天要早起练兵”傅恒努力按捺住他正在叫嚣的欲望



“可是易安想要一个小弟弟陪他玩”魏璎珞委屈巴巴地看着他




“等等,你就这样把阿嫦阿奺丢下了?”傅恒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除了儿子还有两个女儿这回事



这五年来,魏璎珞一共给富察府添了三个孩子,大儿子福易安


本来生了易安就不打算再要的,奈何傅恒是个十足的女儿控,母亲又一直念叨着想要一个小棉袄


最后还是皇后娘娘开口,那行吧,再生一次


这一生就是俩


一对双胞胎女儿,名字是魏璎珞取的,阿嫦和阿奺,寓意着长长久久




“嗯,丢给母亲了,喂,你怎么不问易安呢,说!你是不是重女轻男啊!”


“嗯,我重你轻男”






这场战役打的很快





乾隆二十年,师克伊犁,并俘获达瓦齐


同年六月,准噶尔之乱被清军平息


傅恒携妻魏氏班师回朝


乾隆帝再次授傅恒为一等忠勇公爵位



而富察府的小霸王也回归了


透过富察府的围墙


少女银铃般的笑声一直传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青丝绾君心,执手度流年,白首不分离。




年年有余,周周复始,事事遂愿。




【坑底】
【感觉没什么好说的 】
【在挑战极限的边缘试探 网卡+没电】
【食用愉快!爱你们!】

评论
热度(159)
  1. Yvonne.T阚七月vovo_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