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体/傅璎】富察老夫人的烦恼~(璎珞婆婆视角哦⭐)

三一:

『一时兴起突然想以一个特殊的视角给傅璎女孩发个糖,就采用我们富察老夫人的视角吧,看机灵媳妇如何收服婆婆~』


       看着一向乖巧的儿子跪在自己和自家老爷面前请求他们同意让他娶一个宫女为妻时,富察老夫人差点气的昏过去。


      就连一向沉着稳重的老爷也指着傅恒的鼻子骂他糊涂,气的直哆嗦。并非他们夫妇二人有意棒打鸳鸯,富察家乃名门世族,娶妻娶贤,怎么说也需找个门当户对的,这样才能维护他们富察家的威严,也免得被外人指指点点,若是让小人在这上头做了文章,事情就大了。


      富察傅恒是富察家众多儿子中最争气的一个,长相俊秀不说,从小便有着慧根,武功超强,又博学多才,还是个温文尔雅的君子,年纪轻轻便做了当今圣上的御前侍卫,此等殊荣,绝不是光靠着富察这个姓氏便能挣来的,富察老夫妇为此一直倍有面子,走到哪儿都不忘暗暗地炫耀一把。


      如今这个最让他们放心的儿子,居然说要娶一个宫女为妻。


      富察老夫人委委屈屈地拿帕子拭着泪,看着跪在地上一脸坚定的儿子,恨铁不成钢地说:


    “好你个臭小子,这二十多年来都乖乖巧巧的模样,不争不吵的,额娘一直觉得你最让人省心,不成想是额娘我看走了眼。”


       傅恒低头:“儿子惭愧。”


    “从小就规规矩矩的,你阿玛和额娘的话没一句不听的,没想到你是故意憋着给我放大招儿呢,你这是想气死你额娘吗?”富察老夫人哭卿卿。


       傅恒汗颜:“儿子不敢。”


    “不敢?我看你是吃了熊心或是豹胆了,也不曾见你胖,你倒是藏得深。”


       傅恒无奈:“儿子没有。”


    “这京城中那么多大家闺秀,哪个不是听了你的名字都会红了脸的,想嫁给你的人不知有多少,那魏璎珞再聪明再漂亮,我就不信我寻不到比她更好的!”


       傅恒这才抬起头来,目光中尽是富察老夫人从未见过的坚定,竟没有半分妥协的意思:


       “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在这场父母与孩子的博弈中,富察老夫妇还是输了。富察傅恒实在是把硬骨头,跪在他们房前不吃不喝几天几夜,更狠的是还搬来了救兵,把当今皇后富察容音也请来给自己求情了,富察容音一口一声一个我家璎珞如何的好如何的妥帖,最后连皇帝都在下朝后都劝富察老爷不必拘泥,三方齐攻,他们还是没能坚守得住。


       最后咬了咬牙决定任儿子去了,富察老夫人绞着帕子恨恨地想,我倒要看看你魏璎珞是个什么来头,居然有那么大面子,还把我儿子迷得神魂颠倒的!


       然后不过多久就把之前的嫌隙忘了个一干二净——这世上哪里有比璎珞更好的儿媳妇呢!


       模样秀丽自是不消说,长春宫的大宫女就是不一样,不愧是跟在自己女儿身边的人,礼数是一样不落处处周全;也一点不娇惯,刚过门就来身边亲自服侍自己,端茶送水,捶背捏肩样样合她心意;也讨人喜欢,一张小嘴能说会道,将她哄得是满心欢心;不仅上得厅堂,而且还下得厨房,那一手好菜怕是京城最好的厨子都及不上;偏偏又聪明得厉害,偌大的富察府,经她之手竟服服帖帖,府中上下对她都是满心敬佩,从认为她不过一个绣花枕头一下子态度大转变,倒说是自家少爷交了好运,才娶得如此贤惠的美娇娘。


       纵使富察老夫人再怎么挑剔,这也是半点错误都挑不出来了。因而怎么看自家儿媳怎么顺眼,若是有人在她面前酸酸地嚼舌根子,反倒会在她那里讨了个没趣。


      我的儿媳是全天下最好的,富察老夫人颇为得意。


    “璎珞啊,我听闻有座庙的平安符灵验得很,额娘想帮你和容音求一个,你明日陪我一起去如何?”


    “璎珞啊,索伦夫人家里的牡丹花开了,说是邀我们一同去赏花,她答应送我两盆,我送一盆给你放房间里看着如何?”


     “璎珞啊,我听闻......”


      富察老夫人正满心欢喜地准备着明天与儿媳的出行时,自家儿子却黑着脸来了,耐着性子给自己请了安之后,站在原地许久,终于忍不住说道:


    “额娘,您明天能不能不要喊璎珞再出去了?”


       富察老夫人一听来了气,把手一甩气呼呼地说:“怎么了,你政务繁忙没空陪璎珞,我带她出去散散心解解闷还不行吗!”


    “这个月才不过过半,前面您说要带璎珞给姐姐请平安符,结果说是要等庙里那个老和尚闭关结束硬是住了几天;后来又去海兰察家赏牡丹,偏偏又说是顺道去游春又几日未曾回府;平时更是一天到晚带着璎珞出去听书喝茶,非是玩了个尽兴才肯回府,儿子纵使有心陪璎珞,也怕是没机会呢!”


    富察老夫人心下一沉,自知理亏,撑着面子把头一扭:


    “罢了罢了,你嫌弃额娘打扰你们夫妇二人,我还不干了呢!要我说璎珞就该是我亲女儿,她倒比你贴心个百倍!”





      看着自家少爷表情愉悦地回来,璎珞笑着走到他面前,满心欢喜地说道:


    “傅恒傅恒,听说京城里来了一位有名的厨子,做的一手绝妙好菜,额娘不信,偏拉着我要去试试他与我谁做的更好吃呢!”


    “哦,额娘说你不必去了。”傅恒挑着眉闭目养神。


    “不去了!?”璎珞大惊失色,紧张地说道:“莫不是额娘怕我累了让我休息吧,不行,我得去给她解释,怎么好说不去就不去!”


      说罢便急匆匆地要出去,却被傅恒一把揽入怀里坐在了他腿上,被搂的紧紧的,继而听见自家少爷酸酸地说道:


   “你着急陪额娘,怎么就不曾想到家里还有个夫君呢,你这叫始乱终弃!”


      璎珞一愣,随即咯咯地笑了,伸手勾住傅恒的脖子,装无辜道:


     “少爷莫不是生气了吧?难道在吃额娘的醋?说出去多少人要笑话呢!”


      看着夫人笑盈盈的面孔,傅恒眼眸一沉,突然将璎珞拦腰抱起,不由分说便抱进了幔帐之中,将她轻轻放下,又欺身压上去,一只手抚在她的颈间,也不管璎珞瞬间羞红的脸,另一只手悄悄扯住她的梅花扣,在她耳边轻语道:


     “是,我吃醋了。”


    “所以,你要偿还我。”

评论
热度(292)
  1. Yvonne.T三一 转载了此文字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