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得体夫妇】赏赐

炭烧乌龙芝士奶盖:

1. 自己产糖 丰衣足食 6000+ 甜甜小短文 另有mini番外
2. 近段时间的更新真的气死 不看也罢
3. 脑洞产物 切勿考究 随灵感写后续
4. 不喜勿喷 欢迎评论



宫中人人皆知,御前的富察傅恒大人甚得圣心,年纪轻轻,就入了军机处,各种赏赐总不断的流入富察家府邸。

可有一事奇怪,每次赏赐,富察傅恒都会拒绝金银贵物,也不爱传世名画之作,单单向皇上求赐药,总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此次富察大人督师大金川之役,胜利凯旋而归。皇上大悦,重赐了富察傅恒。
乾清宫众人听说,皇上今日还赐了一个极为神秘的木盒,说是富察傅恒求了很久的圣品,见他如此执着,也就忍痛割爱了。

李公公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对着面前一圈好奇的小宫女小太监,细声感叹道,“我啊,也不知道那木盒是什么,只知道这富察大人真的是个用情至深,一往方休的人。”

他听着屋内皇上唤他进去伺候,便留下了一帮不知所云的宫人。
众人相互对视,思虑许久,也没想出这之间有何许关联。


富察傅恒进宫领完赏,便快马加鞭回府。身后的随从见他如此归心似箭,也抓紧跟上。

富察傅恒现在的心格外焦急,他领兵在外征战两月余,不管前线战事如何紧张,和魏璎珞的家书一封封未曾断过。
可近日,他一连几封,都未得到璎珞的回信,如同石沉大海般。可又正巧赶上他回京述职,就未派人回京查看,想着自己亲自赶回来。

他今日入宫时便想着赶紧回府,生怕是她出了事。
向皇上述职时,皇上的话,他一句都没听进去。皇上龙心大悦赐了他求了许久的东西,他都一时未反应过来,还是李公公提醒了他。
皇上见他如此心神不宁的样子,有气无发,不耐烦的让他退下了。

富察府门前,早已有人等候,众人翘首以盼,等待着傅恒的回来。

富察傅恒见府门前阿玛额娘等人都在,急忙下马行礼,“阿玛,额娘,儿子回来了。”
富察老爷看着儿子满意的点点头,他这个儿子从小就没让他多操过一份心。
富察夫人向前赶紧扶起他,看着他略显消瘦的脸颊,心疼的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看着瘦的,回家了要好好补补啊。”

富察傅恒笑着点头,环视众人,却唯独不见他心心念念所想之人,急忙问道,“额娘,璎珞呢,她怎么不在。”

富察夫人见着傅恒满眼担心,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眼神复杂,“璎珞啊…她在屋子里…”

还没等富察夫人话说完,傅恒便告了退,急急忙忙转身冲入府内。
富察傅恒紧绷着脸,心中更为沉重。富察夫人的欲言又止,众人的眼神遮遮掩掩,让他心中隐隐约约有了不好的感觉,璎珞定时出事了。

只不过,富察傅恒没看见,待他飞奔入府后,他额娘和身后的众人一改严肃的神色,不知为何都相视一笑。

富察夫人看着自家儿子焦急离去的身影,无奈的感叹着,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生了这么个楞头傻小子,平日里极为冷静,可一遇到璎珞的事情,就全全慌了神。
富察夫人一想到那个唯独富察傅恒不知道的事情,心里就美滋滋的,领着众人回府了。

傅恒一路疾奔,他从未觉得府内的路如此遥远,似乎怎样都走不完。
他和璎珞的小院里里没有一个人,也不知道伺候的人都去了哪里,只留下一院安静的盛放的花团锦簇,在等着他。

富察傅恒轻轻走进小院,抬手推开了门,屋内也静悄悄的,徒留空荡荡的家具,让他正准备踏入的脚步,顿住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璎珞出什么事情了。

富察傅恒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室内,内心竟然隐约带着恐惧与畏怕。战场上腥风血雨,刀剑无眼,但他却始终去冷静坚定着一颗心,从未害怕过,从未退缩过半步。
可想不到这一刻,他的心,变的胆小了。
他怕了,怕得到一个他无法接受,无法承受的结果。

傅恒轻轻踏入沉寂的屋内,屋子里静的吓人,只能听见西洋钟的齿轮声,与他略带沉重的脚步。
傅恒一步步走入,他看见,他日思夜想,心心念念的妻子正孤零零躺在床上,闭着双眼,面色苍白,似乎一碰就会碎掉。
他愣在了那里,那一瞬间,他的心似乎被一手牢牢捏住,然后一点一点碾碎,化为尘埃,连呼吸都变的沉重,痛不可言。

他见过那么多样的魏璎珞,灿然微笑的,冷酷无情的,诡计多端的,鬼灵可爱的,却从未见过如此脆弱,如此虚弱的魏璎珞。

他缓缓走向她,那张在他在外领兵时日夜于梦中描绘过千千万万遍的面孔,愈发清晰起来。
只是那双灵动的眼睛紧闭着,没有像往常一样,带着欣喜与激动的眼波迎接他。
只是她的嘴唇如此苍白,未如从前一般,气呼呼的抱怨着他这次离家时间比上次还长,说着若是他下次再如此,就再也不搭理他了。

傅恒缓慢坐在床沿,静静凝视着魏璎珞平静沉睡的面孔,只觉得全身僵硬,如身处千年冰雪暴风中,迷失了所有的自我。

他伸出手,想触碰她的脸颊,但是又慢慢收回。
他在怕,怕的要死。
他怕他会触碰到了无生气的冰冷。

傅恒看着魏璎珞轻轻叠放于腹上的手,一时竟觉得眼眶有些潮湿,口中苦涩。

他和魏璎珞这一路走来,极为不容易。
他原本觉得他可以护魏璎珞周全,可未曾想到,因为自己,她还是受了苦。

魏璎珞曾是绣坊最好的绣女。她有一双极美的手,根根青葱,肤质细腻,她总是一针一线绣于最名贵的丝绸锦缎之上。
可是因为他,她被贬入辛者库,一双娇嫩的双手,干尽了苦活累活,留下了层层叠叠的疤痕,难以消去。

魏璎珞不表现出来,可偶尔也会沉默看着手上的伤痕累累,一言不发。

傅恒每每看到那些伤疤,就会恨着自己的曾经无能,只怪他未能护好她。
他无数次将这双手紧紧握入手心,承诺会帮她医好这些伤疤,不留下任何痕迹。
每次魏璎珞见他如此,都会收回手,笑着安慰他,说若非她没有走辛者库这一遭,皇上也不会赐婚成全他二人。

对魏璎珞而言,这些疤,是她和命运抗争留下的过去,是一种回忆。

但对富察傅恒而言,那是他一生的痛,他一生的恨。他恨自己没有保护好魏璎珞,让她受了伤害。

富察傅恒一直都在派人去搜寻淡去疤痕最好的方法和最有效的药膏。
起初每次皇上赏赐时,也求皇上赐些好药。
后来一些巧合。他得知皇宫内有一种极为珍贵的药膏,相传有生肌换肤之效。但因为每年用药极为考究且制作工艺复杂,是仅皇上一人可享用的圣药。

傅恒去向皇上求,皇上什么也没说就直接拒绝了他。
可是他不死心,就算要求尽天下药,他也要还魏璎珞一双玉骨柔肌的手。

他不知道求了皇上多少次,凯旋归来班师回朝时求,随圣驾林场打猎时求,上书房议完朝事和皇上下棋时也求。
皇上每一次都拒绝,到后来都被他求烦了,气的摔了杯子,说最后告诉他富察傅恒一遍,圣药极为珍贵,是他为皇后寻来的,绝不可能赐给他去医治魏璎珞,也绝不会让皇后给他,让他尽早死了这条心。

皇上话说到如此,富察傅恒依旧没有死心。冒着惹怒皇上的风险,找着各种机会,求着圣药的赏赐。
这次他督师大金川之役,胜利凯旋,他又一次求皇上赐圣药,可没想到这一次皇上竟同意了。

富察傅恒轻轻从怀中掏出那个被宫人传的神神秘秘的木盒,放在了魏璎珞的身旁。
“璎珞,”他缓缓开口,声音低沉沙哑,“这圣药我终于为你求来了,我终于求来了…”
富察傅恒细细观察着魏璎珞沉静的面孔,她嫁给他多年,容颜竟没有丝毫改变。

“真的?!” 静静躺在床上的魏璎珞突然睁开双眼,略带惊喜的问他。
富察傅恒被她吓了一大跳,身子一晃,竟直接坐到了地上。
魏璎珞坐起身,见他如此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富察傅恒看着她因为笑容而带上血色的脸庞,心中无奈的站起身,拍了拍衣上的尘土,重新坐回了床边。 “魏璎珞!你好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他紧紧皱着眉头,严肃的厉声问道。
他见魏璎珞满脸都是笑容,眼睛中藏着古灵精怪的坏主意,全无先前那虚弱苍白的模样。
这个坏丫头,如今都敢如此吓唬他了,看他不好好整治整治她。

魏璎珞见他面色如此严肃生气,一时收了笑意,拉住他的胳膊,小心翼翼的问道,“真的生气啦?”

富察傅恒见她如此小心试探的模样,心中的气早就消了一大半,但为了给魏璎珞些许教训,还是转脸甩开了她的手,起身准备出去。

魏璎珞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他从来没有这样对过自己,想来是自己的玩笑开的过了,他是真的生气了。

“傅恒!”魏璎珞想着赶紧拉住他,急忙下床忘了穿鞋。

傅恒一回头,看见魏璎珞光脚站在地上,拉着他的袖子,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他,便一丝生气的想法都没有了。
这个傻丫头,不知道光脚站在地上,是会着凉的么。
傅恒伸手一把将魏璎珞抱起来,将她抱回到床上。

虽然他的气已经全消,但是为了给魏璎珞点教训,傅恒为了装作自己还在生气,依旧紧紧皱着眉头,一脸冰冷,毫无表情。
璎珞见他如此脸色,生怕他在离开,紧紧拉住他的胳膊,怎么也都不放手。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富察夫人缓步走进来,只见傅恒侧转过身,一脸冷淡。而魏璎珞紧紧拉着他的胳膊,纠缠不放。
见此情景,富察夫人心中已经全明白了,不由得笑了起来,“璎珞,你这是还没跟他解释清楚呢?”

璎珞听着,略带苦恼的看向傅恒,嘟囔道,“他气大着呢,根本没给我说话的机会,我不想理他了。”

富察夫人看着自家儿子努力板着的严肃脸色,无奈的摇摇头,微笑指向璎珞,“傅恒,你现在若还摆着张臭脸给璎珞脸色看,一会儿怕是就要后悔死了。”

傅恒坐回道魏璎珞身边,脸色已经融化了半分,略带疑惑的问她,“怎么了。”
魏璎珞脸上难掩笑容,低头轻轻抚摸着小腹,“傅恒,你要当阿玛了。”

魏璎珞的回答让富察傅恒直接愣在了哪里,他脸上的笑,怎样也遮掩不了。

他,富察傅恒,要当阿玛了…
他,富察傅恒,要当阿玛了…

富察傅恒感觉自己脑中一片空白,只有璎珞的声音在一遍遍反复着。

魏璎珞看着他有点傻乎乎的笑容,不禁笑出了声,“傻子,怎么不说话了。”
傅恒回过神来,伸手紧紧将魏璎珞搂入怀中,“璎珞!我真的极为开心!真的极为开心!”

傅恒抱的是那样紧,仿佛要将魏璎珞嵌入身体里,璎珞在他的怀抱中动弹不得,急忙开口,“傅恒,你松开我点,疼。”

傅恒听之赶紧松开了胳膊,满眼都是心疼和歉意。他看见璎珞正轻轻揉着胳膊,想来定是自己过于激动,一时忘了分寸,打算也帮璎珞揉一揉手臂。

“额娘还在呢。”魏璎珞轻轻打掉他的手,小声提醒道。
富察傅恒一转头,就对上了富察夫人满含笑意和欣慰的眼神。
“额娘。”傅恒感觉自己此时无招架这种眼神,侧脸避开。

富察夫人最懂自己儿子了,他这是嫌自己在此煞风景了。见此,她笑着叮嘱了傅恒几句,就转身出去,还顺手帮关上了门。

屋内又只剩下许久未见的夫妻二人,眼中也只有彼此。

魏璎珞静静观察着傅恒,两个月不见,他黑了瘦了,却越发显得面容俊朗,比以前更为好看。似乎又是由于战场历练,眉宇间多了些曾经未有过的坚毅。

富察傅恒温柔凝视着着魏璎珞,从未感觉如此安心。他抬手抚上魏璎珞的脸颊,感受着她传递给他的温暖,如此炙热。
先前他看见她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真的是被吓去了半条命。如今想来,那怕是她故意在脸上敷了粉,来骗他吓唬他的小把戏。

“你个坏丫头,真的吓死我了。”傅恒无奈笑道。自己官场行走,又历经沙场,什么样子的事情没见过,今日却真的被她给唬住了。
魏璎珞俏皮向他眨着眼睛,还未开口,就被他轻轻拥入怀中。

“什么时候知道的啊。”傅恒低头看着怀中的妻子,眼中慢慢都是柔软的爱意。
魏璎珞掰着手指粗略算了算,“四日前才彻底去确认下来。现在三个月左右,还不是很安稳,就没告诉你,想着等你回来,给你一个惊喜。“

傅恒埋头于璎珞的脖颈间,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这是只属于魏璎珞的味道。“璎珞,谢谢你,我真的从未感觉如此时此刻一般,无比幸福。”
魏璎珞回手抱住傅恒,“我也是,傅恒,谢谢你让我如此幸福啊。”

傅恒听她这么说,不禁弯着嘴角,“我真是三生有幸,娶了你。”

“你现在说话可真是越来越好听了,”魏璎珞嘟着嘴,轻轻戳了戳傅恒,“也不知道从哪儿学的。”

傅恒看着怀中的小妻子吃着无名无处的小醋,闷声笑着,拉她靠入自己怀里,握住她的手,“来,我们试试这次的药膏。” 轻轻打开了一旁的木盒,取出了其中的药膏,这便是他向皇上求了多年,才求的圣药。

以前,傅恒只要在家中,每日定会亲自给魏璎珞上药,细细将派人找来的药膏涂在每一处伤疤。魏璎珞手上的每一道疤痕,他连位置都记得清晰,一道道如刻在他心上一般,未曾忘记过。

他富察傅恒的一生也无法忘记这些伤疤,无法忘记他的妻子曾经受过怎样的委屈。
他要用一生来宠来爱她,不再让她受伤,护她一世周全。

这些年来,各种号称绝世奇药的药膏也未曾断过,魏璎珞手上的的伤疤已经淡了很多,但是依旧还是能看到些痕迹。傅恒细细涂抹着皇上赐的圣药,“不知这圣药是否真如传言所说,生白骨,还玉肌。”

“若是不灵,你还要去找皇上麻烦?”魏璎珞看他如此认真专注的帮她抹药,笑着问道。

富察傅恒被她问的不知该如何回答,用未沾药膏的手指,轻轻弹了她的脑门,“坏丫头,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难怪姐姐都说,我把你给宠坏了。”

璎珞捂着脑门没说话,侧脸在他肩膀蹭了蹭。在富察傅恒眼中,璎珞像是一只令人怜惜的小猫,在软软绵绵的跟他撒娇。
傅恒心中柔软一层层泛起,轻轻低头,在她额间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我就喜欢宠你,没办法。”
富察傅恒百般无奈,魏璎珞只要一和他撒娇服软,他就没有任何办法了。

皇上都说他为人正直,性子冷淡,不怒而威,人人都敬他。可是每每遇到魏璎珞,就毫无原则,极为顺从,凡事都按着她的性子与想法。



这魏璎珞就这么好,只得让你如此。
先前每次他找到机会向皇上求圣药时,皇上都气的不行,怒其不争的指着他问道。

他富察傅恒的妻子,他的魏璎珞,自然是极好的,远远胜过世间万万千千的女子,谁也比不过。
因为她是魏璎珞,所以她值得他的一切付出,值得他的一片真心。
这是别人根本无法懂得。

只是如此回答,他怎么敢在皇上面前说出,皇上定又要气的摔杯子了。所以他便在一旁沉默不言语,从未给出过真正回答。

这得来费尽功夫的圣药,和往常的药膏比起,确实好上很多。膏质细腻,有着淡淡的雪莲香,涂在手上略带微凉,涂抹均匀后,毫无药膏的厚重黏腻感。
傅恒将药膏细细涂在璎珞的手上,然后轻轻推抹按揉,每一个动作都轻极了,生怕弄疼了璎珞。

魏璎珞看着傅恒认真的侧颜,只觉得心中无限温暖。她嫁给他这些年,他每一日都如此帮她涂抹药膏,每一日都是百般的温柔用心,如此情深,怕是她一生也偿还不起。

富察傅恒仔细给魏璎珞的手涂抹完药膏,如珍宝般放于手心,一抬眼,却发现妻子正眼眶微红,双眸水光波动的看着他。“怎么了璎珞,是我弄疼你了么。”傅恒急忙轻声询问道。

魏璎珞见他如此紧张自己,心中一软,眼中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我,只是太想你了。”

傅恒怜惜的擦去璎珞的泪水,见她百般委屈似的,含笑哄着她,“乖,我这不就在你身边么,乖啊,不哭了啊。”
璎珞看他神情温柔,跟哄小孩子一般,不禁破涕为笑,“你个坏人,说的我如同那无理取闹的稚童一般,不理你了!”

富察傅恒爱极了魏璎珞如此耍小性子的模样,将她搂回怀里,柔声开口,“我啊,也是在哄我未出世的儿子啊。” 

傅恒脸上满是幸福与满足,看的魏璎珞也跟他生不起气来。她舒服的靠在傅恒温暖的怀抱里,玩着他修长干净的手,“如果你日后欺负我,我就带着儿子离家出走,让你怎样也找不到我。”
“好好好,”傅恒宠溺的应着,轻轻握住魏璎珞的手,十指相扣,感受着彼此的温暖,“算是我怕了你了。”

魏璎珞满意的点点头,看到有阳光透过窗棂洒进屋子里,只觉得今日格外美好。

春风和煦,百花争魁。
阳光正暖,而他,就在她身旁。




【小小小小的番外·论富察傅恒的套路有多深】

今日,紫禁城出了一件怪事,御前的富察傅恒大人,一改往日严肃的俊秀面孔,春回大地,脸上满是温柔的浅浅笑意。

众宫人纷纷四处打听,最终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说是富察大人的妻子怀孕了。
至于富察大人的妻子是谁,在那些早些年进宫的宫人中,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新进宫的小宫女小太监们就每日都拉着那些老宫人, 让他们讲述魏璎珞曾经在宫里的故事。
但因为皇上极其厌恶魏璎珞,宫人们也都是私下交流着。

上书房里,皇上死死盯着面前的富察傅恒,他微微低着头看着铺着锦绣绒毯的地面,也不知道突然想到什么,弯着嘴角一笑。

“富察傅恒!朕问你该如何处置金川,你是没听见么!” 
皇上严厉的声音让富察傅恒回了神,他一愣,抬眼望向皇上。

皇上见他竟如此游神,气不打一处来。又看了眼手中他刚刚递交上来的折子,气的直接把折子扔到了地上,厉声质问道,“富察傅恒!你自己看看!你这是些什么!”

傅恒捡起来折子,打开一看,诶呀,自己今儿竟然拿错了折子,递上了一份空白的。
便赶紧向皇上请罪,“臣今日一时恍惚,竟犯了如此大错,求皇上恕罪。”

皇上盯着富察傅恒,他今日在军机处不是不小心打翻了茶水,就是一失手墨汁污了衣袖,再或者就是不知道再愣什么神,谁叫也不应。
皇上看着他如此模样,心中又气又烦,不耐烦的说道,“行了,你的错误自己回府反省去,等反省好了,再给朕回来,免得在这里碍朕的眼。” 
半天没得到回应,一抬眼,看见富察傅恒又站着愣神了,皇上怒火攻心,狠狠扔了手中的杯子,“快滚。”

富察傅恒见皇上如此盛怒,默默低下头,“臣告退。”

富察傅恒一出去,正巧碰上海兰察,海兰察凑上来问他,“怎么今日皇上对你如此生气,还让你回府闭门思过,出什么事情了。”
富察傅恒垂眼遮去眼中默默的欣喜,面色平静地回道,“因为我犯了错,皇上才回震怒。” 然后边走边向海兰察挥了挥手,留下了一个背影。

海兰察见他并未如众宫人所说面带微笑春风和睦,还有些奇怪,“不是都说魏璎珞怀孕了么,怎么没什么表现啊。” 

海兰察走进上书房,皇上正在看着手中的折子,看他进来,便开始向他询问相关事宜。

“今日这富察傅恒不知怎么了,整个人一整天都跟丢了心神似的。”皇上喝了口茶,抬眼看了眼海兰察。

“皇上竟然不知道那消息?傅恒没说?”海兰察十分诧异,他小声向皇上禀报,“魏璎珞怀孕了。”

“什么!”皇上听此消息极为震惊,一想到今日富察傅恒的所作所为,心中怒火又烧了起来,“好你个富察傅恒,竟然敢算计朕,真是好大的胆子!”

殿中的海兰察一脸不知所云,反复思考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话。

此时的富察傅恒正满心欢喜的往家走着,今日皇上因为他的错而罚他闭门思过,还让他想清楚了再回去,这正好给了他最完美的借口,可以在家不去上朝。
如此在家中多陪陪璎珞,他求之不得呢。

多谢皇上赏赐,臣一定好好在家闭门思过,定不辜负圣意。

评论
热度(697)

© Yvonne.T | Powered by LOFTER